2019魔幻募资:投资经理都裁了,只留下合伙人找钱
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合伙人周超:国资背景的LP如何选GP
LP跳槽观察:“我不想做卖方”
退出七年之痒:绝大部分项目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海外LP究竟是如何尽调GP的?
GP和LP最想问对方的十个问题:IRR要求多高?什么条款最不能接受?
ARK是WeWork的「新骗局」吗?
VC的自我革命
搞定27位LP,15天募资1.65亿美元,他凭什么?
我,90后,做VC
钱荒时代,母基金募资突围战
GP与LP“开撕”,谁动了我的钱袋子
转行、跳槽、妥协、幻灭,创投圈不敢有鄙视链 | 特写
95%的VC/PE已经不可能赚钱了
揭秘家族基金:最隐秘LP,这个香港家族靠小米赚了数百倍回报
创投圈惊奇一幕:为了募资,GP主动帮助母基金找钱
晟道投资完成一支早期人民币基金募集,管理资金规模超50亿元
君联资本新一期近百亿人民币基金募资完成,90%以上老LP持续支持
八个月,我从政府引导基金募到3个亿
这半年,我找险资LP募资,处处碰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