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协同创新基金合伙人周超:国资背景的LP如何选GP
退出七年之痒:绝大部分项目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海外LP究竟是如何尽调GP的?
GP和LP最想问对方的十个问题:IRR要求多高?什么条款最不能接受?
VC的自我革命
GP与LP“开撕”,谁动了我的钱袋子
八个月,我从政府引导基金募到3个亿
LP如何筛选新GP?一个经过300位LP轰炸的GP视角
文娱基金退场潮:90%将倒下
GP爆雷,那些“冷暖自知”的被投们
深创投孙东升: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建议节省“子弹”放缓投资
明势资本第三支美元基金完成募集,总规模1亿美元,将持续押注早期科技投资
五岳资本蒋毅威:资本寒冬降临,VC如何反周期投资破局?
风投基金寻钱记:钱去哪儿了?
投中汇聚LP/GP深圳论道,开启投资转折新时代
正在消失的GP:风投这个行业到底怎么了?
创投寒冬难熬?有外资保险LP说,国内GP太高冷了!
压垮创投业的最后一根稻草?基金税负调整“十人谈”
青山资本张野:募资难是有人希望LP更理性将GP分层
那些GP没有告诉LP的事:轻信IRR你就输了,LP要看清GP的营销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