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周期波谷,政府引导基金如何为创企提供长期资本?
联想创投陈蜀杰:政府引导与市场运作不是互相制衡,而是共同发展
钱荒时代,母基金募资突围战
八个月,我从政府引导基金募到3个亿
政府引导基金暴增,但为什么大量资金却“沉睡”在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