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腾讯管理层的公开信:像这样改变,有道理吗?
张小龙、张一鸣、梁宁共同的产品思维,到底是什么?
微信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社交产品有终局,社交没有
腾讯的长期主义
湖南籍创业者的“霸蛮”的江湖
员工过年,老板花钱:王卫包飞机,马化腾发红包,史玉柱请喝酒
小程序进入冷静期
AI社交大爆发,头腾二张算法斗猪年
张小龙的小程序困局:懂用户,可惜不懂创业者
【猎云早报】张小龙:每天有1亿人教我做产品;世界首富亚马逊CEO贝索斯决定和妻子离婚;北醒光子完成B+轮融资
张小龙:每天有1亿人教我做产品,要做最好的工具与停留时长
微信的自救
对话一线创业者:2018年小程序创业是否还有“风口说”?
腾讯大改“微信搜索”,再战阿里百度会如何?
微信七年,社交求变
微信调整公众号注册数量上限:个人由2变1、企业类主体降为2个
全面复盘腾讯
中国社交二十年
微信“死于”印度:本地化难题待解,巨头们也需花钱买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