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造假门”升级,陆正耀要承担什么刑责?
又一家咖啡创业公司溃败:融资4亿,打水漂了
联想创投“未来午餐会”硬科技系列直播
4天蒸发400亿,复盘首日再现闪崩50%,瑞幸必将“死路一条”吗?
陆正耀道歉,也感到失望,但不后悔
陆正耀发布声明:不等最终调查结果就要求公司退市,深感失望
神坛跌落:瑞幸咖啡只用一年,大钲黎辉一损俱损
农夫山泉、三顿半、瑞幸都下注的挂耳咖啡,小耳朵藏着哪些大商机?
空间+盒子+终端,Kupper氪普咖啡的进击“三重奏”
峰瑞资本黄海:热闹背后的品类逻辑——以咖啡行业投资为例
Bellwether Coffee获4000万美元B轮融资,并推出环保咖啡烘烤机
连咖啡完成2.06亿元融资,已重回盈利状态
加盟上岛咖啡三年后,我躲在包厢里哭了一夜
“烫嘴”的互联网咖啡:混战、失速与洗牌
资本狂飙谁来雕刻时光?创始人无奈:离创立初衷越来越远
咖啡连锁品牌“FISHEYE 鱼眼咖啡”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华创资本等投资
疯狂的瑞幸咖啡,刹不住了
“燃烧”的互联网咖啡
股东内斗,创始人自杀,曾号称要在华开5000家门店的“咖啡陪你”败走中国
中国咖啡与资本混搭简史
咖啡火了,咖啡店却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