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租个礼服租个包,春节迎来新租赁经济小高潮
百位司机上门讨薪,彩虹巴士突然停运,共享经济再“爆雷”?
国内首份新租赁经济报告发布: 押金模式已死,信用将取代押金
以租代买,快租客想为大学生们提供高性价比的电脑租赁服务
中国互联网这一年:短视频兴起 共享经济趋冷
顺风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车,共享经济去年为何遭遇滑铁卢?
共享纸巾成传销套路、300余人被骗,代理商“血本无归,想跳楼”
给ofo最后的敬意
谁杀死了ofo?
MaaS软件供应商Ridecell完成6000万美元B轮融资,帮助出行软件平台管理车辆
供应链不成熟、投资人灰心,融资1300万美元的共享厨房Pilotworks宣布倒闭
​尚科办公社区获数10家投资机构数千万元融资,打造共享办公生态圈
共享单车oBike因政策监管问题退出新加坡,用户押金退还尚未解决
营造共享经济生活圈  咪会儿打造城市生活共享平台
解放父母双手,笛檬小车开进数百家景区,千家资源正待开发
帝猫玩具:用蒙特梭利儿童教育理念,为玩具租赁市场赋能
马云早稻田大学对话:与“日宅”一起大开脑洞
Airbnb、Uber难成主流,皆因不上保险的共享都是耍流氓
小智停车位:切入17万亿市场规模,用“智能停车+车位共享+终端产品”解决停车之痛
共享经济:资本过热,催熟还是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