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历劫:平台砍业务,民宿主逃离,坚守者苦苦支撑
携程梁建章:休闲旅游的机会将更多向国内转移
海外疫情重创境外游:旅行社大裁员、导游做直播卖化妆品自救
疫情期间被取消的航班,为什么有人没有免费退票?
疫情下的欧洲旅游中介:倒卖一张回国机票,净赚15万
疫情“寒冬”:万豪、希尔顿上万员工休无薪假,高管减薪
春节零收入,清明五一未可知,全年50%收入不保的民宿行业还撑得下去吗?
峰瑞资本合伙人杨骁:2020,旅游行业的翻牌与重启
去哪儿网“退票”之困:投诉已等40天,联系不到客服
第一波廉价机票潮杀到:今天,我从深圳飞重庆,只需71元
疫情之下:携程、飞猪们2020怎么熬?
抱歉,您的旅游团被取消,老板正垫资退款
OTA的抗疫账单:与数百万退改订单赛跑,垫付退款数十亿
集中退订巨额垫资,携程飞猪等OTA平台迎艰难嬗变
机器人版王者荣耀真人秀:这群天才大学生背后,是大疆教育野心
孙正义的“时光机器”理论能在OYO上成功吗?
OYO推进2.0模式,能否在中国市场破局?
20亿美金,OYO融到了续命钱?
同程吴志祥:磨合团队最好的办法是打胜仗
蘑菇街股价下跌85.8%创历史新低,还能回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