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解约、高管离职,OYO的故事到头了?
产业“变局”加速,家居行业未来在何方?
房多多登陆纳斯达克,创始人段毅:我特别清楚自己不能做什么
车企卖地求生,房企造车圈地
故事快讲不下去的互联网新秀们
每租出一间房亏损3800元,长租公寓IPO生死时速
WeWork遭遇IPO滑铁卢,共享办公行业最大危机被揭开
共享办公巨头WeWork的上市计划黄了
翻完WeWork38万字招股书,我们发现:这个世界还是1950年的人说了算
有路联合PropertyGuru发布2019年中全球跨国购房数据报告
孙正义的“时光机器”理论能在OYO上成功吗?
OYO推进2.0模式,能否在中国市场破局?
6万亿装修赛道的8类玩家和2大机会
20亿美金,OYO融到了续命钱?
为了租房,我下载了近10个APP
直击新城总部:“王晓松一定要演戏,不演不行”
新城控股:地产黑马膨胀史
曾经挖角格力的志高空调净利暴跌1109%
下沉市场崛起,BAT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