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主动关房到被动封闭,复工后的城市民宿在等待市场复苏的到来
软银终止投资WeWork,创始人净资产一年内下降97%
软银考虑放弃收购WeWork30亿美元股权,或招致股东起诉
不仅开店迅猛,红星美凯龙还大力搭建线上渠道
热衷“买买买”的融创开始卖资产,孙宏斌意识到了什么
万科的模糊转型
慢节奏的龙湖变了?吴亚军霸气宣称“1月已完成全年基本融资”
尽管新冠疫情重创酒店民居行, Airbnb仍打算进一步融资
到了夏天,家电大姐依然是你大姐
宜家就是个不服老的北欧老炮儿
OYO没有3.0,也没有未来
扫货写字楼,PE巨头黑石开始抄底
不是老潘在跑路,只是黑石在加仓中国
OYO中国减员7000人,7名创始高管已离职5名
宜家入驻天猫加速线上布局,业务焦点依然是消费体验
疫情下暴露短板的长租公寓,不正常的
OYO大撤退
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链家为什么一定要做它?
民宿复苏前夜:有人割肉离场,有人腾笼换鸟
OYO日本公寓业务举步维艰,为实现盈利间接辞退半数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