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
一场由共享经济引发的“互联网革命”悄然来袭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91字)

2015-07-08 一场由共享经济引发的“互联网革命”悄然来袭

“我一直持有这样一种观点:互联网革命刚刚开始萌芽,它的改革将如工业革命一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最终的改革结果就是,我们不仅会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我们所熟知的社会也会再一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过程我们暂时无法预测,我们只知道工业革命使人类从农耕社会步入到城市和工厂的现代化社会,那么互联网革命将带领我们到何处呢?”

猎云网7月8日报道 (编译:小白)

猎云网注:纵观历史,没有哪一次的社会变革会平静且顺利的展开。人们渴望安于现状,但社会需要前进。阻力越大,爆发的力量越惊人。正如百年前的工业革命,涤荡了千年的农耕社会。当如今人们对共享经济产生恐惧并极力抵制时,无论其结果如何,一场新时代的互联网革命正在暗中酝酿。

本文作者为Stratechery的Ben Thompson

不得不承认,Airbnb和Uber这两个应用都是当前共享经济的完美典范。但是前者——Airbnb的影响力似乎稍逊色于Uber,尤其是在“评论家”的眼里。究其原因,我猜是人们看待司机和二房东之间存在着某些差异:虽然Uber的司机都是出于自愿地提供打车服务,同时Uber也一再强调他们的司机拥有来去的自由,但是Uber归根结底控制了打车定价和司机的收入份额。鉴于这一点,人们不仅开始质疑Uber的司机到底算不算公司的雇员,也导致了各种传言描述一个估值上百亿的公司是如何压榨每小时最多只挣几十美元的可怜司机的。

反观Airbnb,则更具有双赢的意味:二房东赚到了钱,而房客则以便宜的价格找到住处而非入住酒店并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找到家庭氛围浓厚的住宿;通常情况下两者皆有。更重要的是,双方都对这样的安排十分满意。

当然,二房东和房客之间的关系性质因人而异:如果是酒店方,在意识到Airbnb的威胁越来越严重时,他们显然会指责Airbnb是窃取他们正轨酒店生意的黑店。而Airbnb,则始终在提倡“家”的概念。去年夏天,在宣布他们的新品牌和企业使命时,Airbnb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Brian Chesky 郑重其事地写道:

2007年,我和 Joe 向第一批Airbnb上的客人敞开了我们的家门。他们预定了一个房间,但是结局却远非只在一个简陋杂乱的公寓暂住了几晚那么简单,他们的收获远远不止这些。我们同他们分享了常去的咖啡店,一起去吃这里最美味的玉米饼,在他们有空的时候一起跟朋友们闲逛。此时此刻,他们虽身处异乡但却非异客。当初只是为了方便朋友之间转付房租的想法如今已经走得更远更有意义,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但是我们意识到Airbnb社区比最初的Airbnb品牌更深入人心。因此我,Joe还有Nate,我们三人用了去年一整年的时间来深刻反思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我们问自己,我们的使命是什么?Airbnb完美定义是什么?答案就在我们眼前。长久以来,人们一直把Airbnb与房屋出租联系在一起。但是,请记住下面的话,Airbnb是家。房屋只是一个空间,但是家是每个人的归属。正是无论到哪里你都可以找到归属感,才让我们这个全球化的社区变得如此具有魅力。这也正是我们公司的核心理念:创造归属感。

有那么一部分城市,他们同样十分关心“家”,但是在他们看来,Airbnb却是家的破坏者,以物质利益诱使房东赶走原来的租客,然后在Airbnb上全天候出租。比如Airbnb的最大市场巴黎,近几周对Airbnb上未经授权的房屋进行了突击检查。华尔街日报对此的报道如下:

巴黎官方称,在本市大约有30,000个旅游公寓可供出租这个数字是全市所有房屋的2%,但其中却有近三分之二属于非法运营。Airbnb表示这是其平台边缘外的问题;除此之外只有17%的房东表示除了自己的主要住宅,他们还出租其他的公寓。然而其中到底有多少未经官方授权的出租房屋我们并不清楚。

一些酒店业主和其他活动家认为全天候的旅游公寓存在较大的问题。罗伦特公爵,也是法国酒店联盟主席,他反驳道:这早已脱离了共享经济的意义,而是见不得人的经济。

正是最后一句话,道出了围绕“共享经济”的争论连绵不休的真实原因:举一个不太合适的例子,就拿我自己的经历来说,很明显至少有相当一部分的业务源于Airbnb拥有的公寓和房屋。换句话说也就是,住在这些专业清洁打扫过的房间里的人,几乎从不真正地同房东一起喝咖啡或者吃玉米饼,出门闲逛等,虽然Airbnb的传奇成立故事将这段经历描述地极其引人入胜。总之,正如法国酒店联盟主席所言,“这是见不得人的经济。”但是,为什么见不得人呢?

 

工业革命

 

uber

我认为,Chesky 在他的文章中引用了工业革命,十分值得玩味:

曾几何时,我们一直认为归属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城市也是由小村庄转化而来的。每个人都互相了解,每个人都拥有一个地方,被叫做家。但是,上个世纪突如其来的机械工业革命彻底打破了这种宁静,信任和归属感被批量生产和团队旅行所取代。我们不再信任陌生人。久而久之,我们失去了作为一个社区本该拥有的意义。

Chesky 把重点放在了旅行这件事上,但是实际上他的话纯属无稽之谈。在过去,几乎每个人都以土地为生,通常赖以生存的土地还不属于自己;土地主和教堂几乎控制了所有的耕地,为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商业活动一直被有所约束。工业革命以及随之产生的农业革命彻底地推翻了地主和教堂的统治。得益于工业革命带来的高效率技术比如纺织机,人们可以集中精力,把劳动力转化为高价产品与人买卖交易,从而获得比以前更充实富裕的生活。

毫无疑问我对过去150年中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充满了敬意。说到底,我只是简单地描述了一下在18世纪的工作情形,人们把它称之为“专业化”——无聊枯燥至极,又过度劳累;这就好比如今的Uber坚持对外宣称他们的司机为“创业家”。然而,当你仔细考虑过去的出租车薪酬系统与过去地主农民之间的关系在结构上有多么相似时,为什么每个人都那么急切地想昭告天下新的老板比过去的更糟糕呢?

当然是因为工厂的崛起以及伴随其中的可怕状况,最终催生了现代法治国家的出现。童工被禁止,工作时间以及最低工作安全条例得到实施。更进一步,管理条例被广泛地应用于国内外贸易,并且随着工厂和贸易中心周围的城市逐渐成形,涵盖日常生活的管理条例亦紧跟其后。

这一切发展不可避免:当 Chesky 在工业革命之前写道“每个人都互相了解”时,其背后隐藏的事实是每个人认识了解的人都十分有限,并且了解的那些人都有着相同的共享观念,都处于相同的社区群体。在这种情况下,管理可有可无,因为人们可以自我约束,互相监督。但是,工厂和城市的兴起对权力和人们共同产生了影响,扩大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机会;于是共享的观念不复存在,因为在当前自身利益主导下的共享交易根本不存在,因此所谓的自我约束也纯属乌托邦幻想。我们需要管理约束,正是因为在当前形势下我们无法进行自我管理和互相监督。

 

Airbnb与信任感

 

air

带着想要曝光的强烈好奇心,当我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我正坐在从Airbnb上租来的一间公寓里。上传的房间照片还算过得去,但是底下有大量的评论和反馈在说这件公寓的单间房是多么出人意料的宽敞以及交通十分便捷,赞誉之情溢于言表。所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公寓。事实确如反馈的那样:公寓很漂亮,我对自己的选择十分满意。另外,我和我的家人都小心翼翼地保持房间整洁,努力使房间如我们搬进来时一样漂亮干净。当然,在我信任Airbnb上的照片和评价的同时,未来的房客肯定也会看到我的反馈,并加以考虑。

Chesky 承诺的那种社区群体很难说真的存在;在短租期间我没有亲眼见到我们的转租人,而且似乎以后也不会见到。我更不知道我们的转租人最爱的咖啡店,也不知道哪里的玉米饼好吃,最关键的是我完全没有在家的感觉。撇开这些不谈,一些明显的特点倒是没错:共享的观念和共同的责任。我的转租人为了利益努力提供一个完美的住宿,而我则尽力保持它的完美,有这样的观念和责任便足够Airbnb一直良好地运作下去。进一步引申开来,相比传统酒店,Airbnb的一大优势在于:Airbnb的概念首先灌输了信任,然后由品牌加深巩固,如此步步深入。

这种商业化的信任给传统酒店带来的危机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事情远非Airbnb在某一特定方面更具有竞争力那么简单;相反,“信任”的重要性一直无可比拟,对旅行者和房东都是如此。相对于典型的住宿家庭,酒店可能会更加不方便的一点在于又贵又没有人情味,但是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在Airbnb出现之前,旅行者和转租人毋庸置疑地也是把信任放在最优先位置。也就是说,Airbnb为人们所创造的这个信任平台,其实并不是说住宿家庭比酒店更值得信任;而是传统酒店拥有的信任优势被中和了,住宿家庭得以在新的维度与酒店展开竞争,比如便捷、价格和环境因素等等。结果人们发现住宿家庭的优势十分明显:再次以我的个人经历为例,我住在一个经过改造的优雅舒适的单间房里,周围非常友好的邻居,以及支付少量的费用。

最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如果没有Airbnb提供的住宿我可能根本不会踏上这段旅程。住在酒店不仅费用高,而且也无法让我切实地感受陌生国家和文化中的点点滴滴——总之有些细节是你在品牌酒店难以体会到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统计这些公寓给官方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困难:因为我住的公寓从未进入市场,然而仅仅少一个单间对整体的住房会有何种程度的影响呢?况且我只不过在这儿住几个星期而已。

所有这些顾虑都可以应用到Uber以及其他各种共享经济类型的创业公司:真正使这些企业运作的不只是移动访问互联网、定位数据信息以及其他我们所能想到的;同样重要的还有系统化,和引申出来的商品化的信任感。但是有一点要清楚,商品化的信任感并非全新的概念:Ebay在探索开拓互联网业务的基础运作方面有着不可忽视的贡献。而移动端的加入使得这种运作方式以指数形式飞速发展:从允许用户在最后一刻预定酒店房间的应用到使得世界各地每一个城市每一个房间都有可能成为住宿公寓的应用,我们一路见证了这种进步。

 

互联网革命

 

zuihou

我一直持有这样一种观点:互联网革命刚刚开始萌芽,它的改革将如工业革命一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最终的改革结果就是,我们不仅会进一步提高生产力,我们所熟知的社会也会再一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过程我们暂时无法预测,我们只知道工业革命使人类从农耕社会步入到城市和工厂的现代化社会,那么互联网革命将带领我们到何处呢?

我越来越倾向于共享经济将会为我们揭开最终的答案:全球普遍的商品化信任感将淘汰一大批现代社会的基础设施,包括某些低效率行业,比如最初以信任为基础的传统酒店,以及国家为了促进保障信任而颁布的一系列管理条例。另一方面,任何新世界里同样也会存在新的陷阱:有的人缺乏信任,或者无意与他人建立信任关系。我并非一个极端自由主义者,恰恰相反:我们需要一个更加严谨的安全网络和基于仲裁的司法系统。

资产的性质也会随之改变,不只是酒店:更多的房屋和房间将投入服务,房屋所有权的定义开始转变。毫无疑问,这个变化首先会发生在汽车上:Uber的未来愿景是让这个世界没有一辆闲置的汽车。这个愿景将不仅影响到汽车制造商,保险公司、经销商、汽修工厂等等都会受到影响,进而影响到每一个人。我们将不再定居在某一处,更加乐于四处行走,特别是当我们的工作变得与我们的财产一样灵活。最终,这一切将会改变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正如工业革命时期郊区小团体社区到大城市的转变,直到我们自以为非常了解城市中的一切,了解个人、群体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未来发展的必然性并不代表改革之路将会一帆风顺。巴黎的事件已经向我们展现了这一场革命的艰难:出租车司机打砸汽车,烧毁汽车,恐吓乘客,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持世界的原样阻止进步。并且从目前看来,保守的人们似乎暂且赢得了胜利:法国政府不得不对UberPop采取限制措施。然而,新旧世界的战争才刚刚拉开序幕,与工业革命时期的巅峰相比——我们现在所说的战争根本算不上什么。

Source:stratechery

想了解更多创业创新知识,快添加猎云网微信公众账号:ilieyun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