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
创业无关学历:四年霸王课 读遍常春藤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541字)

2015-03-23 创业无关学历:四年霸王课 读遍常春藤

不花钱读遍北美名校,你听说过吗?蹭课大王Guillaume Dumas用亲身实践证明了这一点是行得通哒!还在为学历不够高苦恼么?人家也没有得到学位哦,看看人家是怎么成功的吧!

猎云网3月23日报道  (编译:Jasmine)

猎云网注:不花钱读遍北美名校,你听说过吗?蹭课大王Guillaume Dumas用亲身实践证明了这一点是行得通哒还在为学历不够高苦恼么?人家也没有得到学位哦,看看人家是怎么成功的吧

 

2008年到2012年里,28岁的Guillaume Dumas读遍了北美顶尖名校——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麦吉尔大学还有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等,不过他并不是这些大学的学生,而是蹭课来着,因为他压根没有注册入学。这之后他在蒙特利尔开启了网上交友业务,业务相当成功。

蹭课的4年里,这位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青年从一个大学城流浪到另一个大学城,免费蹭课还参加研讨会,跟教授进行热烈的辩论互动。有的时候他会大大方方告诉别人他就是来蹭课的,但大多时候由于担心遇到不必要的麻烦,他都对此守口如瓶。蹭课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先解决生计问题,于是他就在咖啡馆打工,偶尔还接接单子,帮人代写论文。他通常是住在合作公寓或是其他廉价的学生之家里,但在布朗大学蹭课的时候,银子实在不够用,于是他直接抱着睡袋上了屋顶,就这么安营扎寨了。他当了4年的流浪学生,最终并没有获得学位。

太糟心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没钱交学费就要被拒之于大学门外,这是怎么了?知识和思想本该无私共享的啊!

Guillaume Dumas

Guillaume Dumas

这是一场疯狂的冒险,身份暴露很可能就会被丢出去,学到最后也拿不到学位,但是对于Dumas而言,这也是一种政治宣言,为了向社会传达自己的想法。“我认为这是一种政治抗议的行为,”他操着一口加拿大口音的法语说道:“太糟心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没钱交学费就要被拒之于大学门外,这是怎么了?知识和思想不应该无私共享么!”他出入各顶级名校,但是并没有拿到任何一所学校颁发的学位证书,这其实也是一种实验,他想知道这些名校毕业生的成功,到底是什么起了作用。这些常春藤名校毕业生之所以能站到各行各业的最高处,就因为那一纸文凭?还是因为他们在学校获得的强力广泛的关系网呢?如果说大学学位只是一张昂贵的入场券,有了它就能顺利进入麦肯锡、摩根大通(J.P. Morgan)这些世界顶级企业,那么学生还会在乎自己在课堂上究竟学到了什么么?

虽然说现在Dumas是高等教育体系的批判者,但他刚开始去北美大学蹭课只是因为这样很有趣。他的父母一开始甚至不希望他去上大学:父母都是高中一毕业就开始工作,最终成了小企业主。他说:“我妈妈一直认为我应该去当屠夫,她朋友的儿子在给屠夫当学徒,看上去赚得还不少。而父亲希望我留在魁北克乡下,当个伐木工人。”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因为加拿大林业这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

于是Dumas最终向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拉萨尔学院提出了申请,并成功入学。他回忆说:“我和其他人一样, 18岁的时候也进了大学,当时我认为上大学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必须去上。”但是同样和其他18岁的大学生们一样,一进了大学,他就开始坐立不安,他不确定他想要怎样的生活。更糟糕的是他选择困难症发作,不确定应该主修什么科目,他喜欢心理学,但同样也喜欢物理学和哲学。并且加拿大学费补助并不是全额的,所以他每年要交4000美元学费,尽管这跟美国学费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但他还是觉得这太浪费了(他不是一个人,硅谷创投教父Peter Thiel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从拉萨尔学院辍学,开始在附近的麦吉尔大学蹭课。他表示:“在麦吉尔大学搞到课程表然后混进去上课神马的简直不要太容易,于是我就想,要不去其他大学试试吧。”

Dumas于是攒了钱开始周游美国,蹭遍了北美东西海岸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伯克利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到处都蹦跶了个遍。他不仅仅对课业感兴趣,还特别热衷校园社交。他这样说道:“我是一个特别擅长交际的人,亲和力十足,所以常有人邀请我参加派对。大家都以为我是其他系其他班的同学,我多少算是隐姓埋名在过日子了。”

除了学费昂贵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激起了Dumas辍学蹭课的念头。他是弗兰克·W·阿巴内尔(Frank Abagnale, Jr.)的粉丝。弗兰克·W·阿巴内尔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天才大盗,他先后冒充过至少8种不同职业的人:飞机驾驶员、儿科医生、美国联邦探员、律师等,用各种手段诈取几百万美金。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逍遥法外》(Catch Me If You Can)就是以他为原型,根据他当年传奇经历改编的。影片上映两年后,Dumas进入了大学。Dumas起了辍学蹭课的念头时,他就被一种美好的可能性迷住了——他走在不同的大学校园内,融入到“同学”当中,完美无缺地扮演该校学生的角色。对他而言保证诡计不被拆穿已经成为了一种游戏。这个过程中他还积累了很多小经验,比如说,他会在学期一开始的时候就露面,这样不容易被怀疑,中途再跑过去容易被拆穿。并且他认为最好做好保密工作,不要轻易告诉别人你没注册入学,是来蹭课的,因为你根本没办法确定对方会同情你呢,还是会因此排挤你、敌视你。有一点让Dumas非常意外,在所有人知情人当中,偏偏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社会主义历史的教授在发现了他的身份之后,扼腕叹息,而不是立刻轰他出去。

但是Dumas并不觉得遗憾,他学到了很多,即便没有拿到学历,但学历什么的对他的事业没有任何影响,因为他自己创业了,这么一想,他就淡定了。

Harvard, naturally  哈弗大学

Harvard, naturally  哈弗大学

 

很多工作要求学历,但也有很多压根不care

不过Dumas并不建议大家跟风学他:“我也得承认,不是谁都适合学我。”一则,很多职业卡死了学历线,拿不出专业学位就只能洗洗去睡,比如说医生或者律师。不过Dumas还是认为社会过分夸大了学历的价值,其实现在有很多行业更看重个人价值的产出。尤其对于创业者、自由职业者还有科技工作者而言,拼出身不如拼实力,只要你能产生价值,谁在乎你有没有文凭呢。“历数科技大鳄,中途辍学者不知凡几,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想必这些人大家都如雷贯耳。”他说:“那些想要成为企业家、开发者的人如果还纠结学位问题,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那些想要成为企业家、开发商、创业者的人如果还纠结学位问题,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呢。

 

学位往往对于大公司才更加重要,大企业的人力资源部据此设下一个门槛,来筛选简历。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自由职业道路,人们自己创业,直接提供服务,比方说平面设计、还有私人顾问、写手什么的。今天,34%的美国劳动者都是自由职业者,并且截至2020年,这个数字有望达到40%。考虑到接受高等教育需要付出的惊人成本,Dumas认为在学位上砸这么多钱,根本不值得。

谈到费用,Dumas指出,美国大学的学杂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120%,是通货膨胀率的四倍。预计等到2018年,私立大学4年平均学杂费用可能上升到33.4万美元。与此同时,大学毕业生找工作也困难重重。Dumas辍学那一年,经济衰退异常严重,无论历届的还是应届的毕业生,一毕业就面临着严酷的就业难题,许多人处于半失业状态,大材小用、学非所用的比比皆是,很多人甚至找不到工作。一晃四年过去了,这个问题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愈发糟糕。2008年,超过35%的大学毕业生失业,而到2013年中期,这个数字已经升至44%。

 

合作伙伴不是钱买来的——友谊无价

精英名校之所以能够漫天要价,原因之一可能就是给学生提供了一个平台,全球精英汇聚一堂,互相之间能够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校友人际网。这些聪明睿智、雄心勃勃的同学,很可能会成为各行各业的翘楚。Dumas就得到了这样一个交际网,不过他认为不花钱也可以获得这样的交际网。他花费时间游走于课堂和校园派对之间,呼朋唤伴。与人交谈中,他会有意显露出好的一面,既风趣又体贴,让大家都觉得这哥们能处。于是他成功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朋友圈,这是他得到的一笔宝贵财富,一生受用不尽。Dumas认为,任何人都能够和聪明风趣的人结识并建立终身关系,即便不在名校校园这个环境里。你要做的就是走出去,参加各种社交圈、学术会议、讲座、甚至是逛逛酒吧,然后耐下性子花点时间结交朋友。毕竟大学生之所以更容易结交朋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不得不去社交,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家门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理由,在大学以外的地方,也同样适用,很多人背井离乡出来闯荡,他们也不得不去结交新朋友。

图三

 

如今的在线教育:教育体制惭愧后的自救

Dumas喜欢待在教室里,细细品读哲学、文学著作,时不时和学生甚至是教授高谈阔论。“大学的文化氛围,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比拟”他说:“能够接触到各种各样不同专业、不同思想的人,对我而言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但是对于Dumas来说,这种经验是越来越高不可攀了。因为今天,只有富有的人或愿意欠一屁股债交学费的人可以走进学术殿堂。虽然到处换学校蹭课这种做法可能不是适合所有人,但Dumas表示,想要免费体验大学文化,还是有很多方法的。例如,他建议参加对公众免费开放的大学讲座,参与对话和辩论。他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对我们的时代发表自己的见解。他和三个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智囊团,名叫Logomachy,在那里他们敲定解决社会问题。

在Dumas看来,学校体验相当之重要,所以当EdX和Coursera等应用推出免费在线课程的时候,他并没有很兴奋。“我认为这只是大学的营销策略,” Dumas 表示:“这些大学向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收取高昂的费用,他们愧疚了,于是想通过这种法子来赎罪,来净化自己肮脏的灵魂。但无论如何,但有些体验,只有处在真正的教室里才能体验到,这一点是在线课程永远无法带给我们的。”

图四

最终,Dumas并没有因为拿不出文凭混得比别人惨。事实上,由于他没有为了交学费而欠债,经济状况远比许多大学毕业生更好。他现在是一个企业家。“创业靠的是聪明的头脑和广泛的人脉。”他说:“没有哪个客户闲的蛋疼关心你哪个大学毕业的,他们只会关心你能不能提供一个好产品。”

他在蒙特利尔创办了一家公司,叫做Datective。他帮助土豪客户创建线上档案,世界范围内交友,然后冒充这些客户和对方交往,有些人扮演学生,一扮就是几年,对他们来说,这个工作棒极了。

Source:FC

想要了解更多创业创新知识,快速添加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