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
缘创派联合创始人王翌:15小时融资2000万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09字)

2015-03-17 缘创派联合创始人王翌:15小时融资2000万

缘创派的这个“缘”字,我还是想再次强调一下,我和闫辉就是有很大机缘的,所以我俩在认识十多年却一直交集不大的情况下,终于还能一起合伙创业。而我们与那些投资人之间的缘份,也把他们都变成了我们创业路上的合伙人。现在缘创派的管理团队中,合伙人也越来越多,已经有七八位了,我们希望将来能有30位,像阿里巴巴那么多,你们懂的:)

【猎云网北京站】3月17号 报道

注:本文系缘创派联合创始人王翌独家投稿,授权猎云网发布

好久没这么正正经经的打字了,摸着键盘有点手生!先赞一下“手心输入法”,把臃肿的搜狗卸载后,用PC版的手心输入法,哇!好干爽的感觉!支持前东家360的新产品!至少,现在,这个“手心”还很“干净”。

OK,广告时间结束,说干货!

周五早晨有一位创业者在缘创派官方群里提问,说是不是融资后公司的控制权就要丧失了?然后群里的各位创始人们就冲出来吧啦吧啦,把我从出租车后座上吵醒了,看到大家普遍对融资中的一些事情还不理解,于是我承诺,会写一篇正式的融(chui)资(niu)经(gong)验(guan)稿分享出来。

其实,我们的A轮融资是在14年9月底敲定的,只是因为融资的方式太奇葩,折腾半年才做完所有手续。本来也没想公布,但是从春节前就有一些投资人找上来说要给我们投资,我们不知道如何应答才好。

既然缘创派从来没公开发布过任何融资的消息,我们当然不能跟人家说现在要融的其实已经是B轮了,但是你说暂时不需要投资也不好,投资人没准又觉得你矫情,况且缘创派确实是需要再融资的,所以我们决定春节后对外公布有关缘创派A轮融资的信息。

实事求是的招供,这轮我们确实拿了超过2000万人民币,是做了VIE架构的,收的是美金,也就是360万刀,你没看错,这个数字是特意选定的,为了向我的前东家360,最后致敬!结果……新闻发出去之后,戏剧性的一幕也出现了,就在同一天,在360做HR的前同事给我发来消息,说从下个月开始,我的竞业限制就被解除了!这就是缘尽于此的节奏嘛?

其实这是一次非典型的A轮融资,我们没有引入机构投资者,而是由10位投资人以个人出资方式投进来的,看起来更像是众筹一次天使投资的做法,但缘创派的估值在这轮超过了1亿元人民币,而且在我们打算去融资的时候,网站已经上线18个月,之前我个人以及闫辉的前老板CSDN创始人蒋涛的天使基金——极客帮,也一起做过Pre-A的投资,所以现在肯定要算成是A轮。

既然是10位投资人分享了一轮投资的权益,所以上述那位在群里提问的创业者可以不用为我们担心,缘创派的运营控制权仍然牢牢掌握在初创团队手里。不过我更想说的是,其实在创业早期,一次好的投资行为,是肯定不会改变团队控制权的,投资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创业者的合伙人,那些担心投资人来抢走公司控制权的创业者,其实是对风险投资的认知不够。初创期公司的少量股权出让,一般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更,除非你遇到了那种不成熟的投资人。

我做过多年的投资,五年前还从零开始一手建立了360的投资部,而在十年前我自己也是个创业者(当然,那回创业是失败的)。在从创业到投资轮回的这十年间,接触过的投资人越多,我就越明白好的投资人对创业团队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在缘创派决定去融资的时候我就和闫辉商定,我们只找最顶级的投资人去谈。

最初接触我们的投资人是hans(GGV的童士豪,他也是小米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在启明创投的时候,我与hans曾经有过近一年的共事经历,他是我见到的海外背景的VC投资人中最勤奋因而也本土化最成功的一位,我们也比较谈得来,于是当他问到我离开360之后会考虑做什么的时候,我就把当时已经上线的缘创派给他看了一眼。

那时候的缘创派起步不到一年,团队算上我和闫辉只有5个人,而且我刚从360离职,还没想好是做一个自己的基金去继续风险投资生涯,还是转到缘创派来专职创业,并且另外有两家非常成功的上市公司以及一家准上市公司都还在邀请我加盟去负责战略投资。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一年前的我,正是今天的我非常看不起的机会主义者!因为,机会太多了!不是吗?

非常感谢hans,强势风格的他狠狠逼了我一下,说,缘创派我可以投,但条件是,你,必须进去,全职做CEO。我回来和闫辉讨论了一下,觉得至少说明这个事是有戏的,我们应该和hans认真谈谈。但我当时不想做CEO,我以为hans当时提出那个说法,是他还不了解闫辉的原因。接下来我拉上闫辉,与hans见了两三次,期间hans也拉来GGV在中国的另外两位主管合伙人符绩勋和Jenny与我们都见了。

在那之前,我们觉得缘创派起步还不错,纯粹靠口碑传播,第一年也圈了大几万个注册用户进来,看起来做成一个上亿价值的个人网站是没问题。但是在三位华人VC圈里顶级投资人的轮番拷问之后,我们对缘创派这件事的思考真正有了一些深度。

首先,hans对团队提出一个问题,这么几个人实在太单薄了!他能给开的价,基本上就是给我和闫辉两个人的,我们那时候还不能说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团队,所以缘创派在当时确实不值钱,而且我当时也很诚实的跟他讲,我不算全职员工,这样他就更犹豫了。

其次,我们当时对缘创派的商业模式还没有清晰的思考脉络,GGV也不会替我们想的。所以只能说,有了一个貌似还可以的开头,但不知道终点会走向哪里,这样的项目能去融200万美金吗?没错,这就是当时hans给我开的价,当然,他想占的股份比例也不低,那也无可厚非,谁让我们没想清楚呢。

在2014年的5月,如果你有一个做了刚一年的网站,只有几万个注册用户,每天不到两千人登陆上去看,这时候有一家国际顶级VC要投200万美金给你,你要不要?在当时,闫辉和我几乎就准备答应了。

但是在最后关头,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我觉得我们根本没想清楚这件事,这样去拿一笔投资,对自己是不负责任的,对投资人也是。

于是我们把融资的事放了放,接下来的两个月,虽然我们仍是这几条枪,但是我和闫辉的内在已经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思考商业模式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也完成了从投资人到专职创业者的身份切换,把所有精力集中到缘创派上来。

这时候我们发现,之前我们对商业模式的思考太少了,随着我们对未来的预判能力加强,商业模式的推演和迭代越来越清晰,我们很快就把这件事想到10亿美金的未来了。然后在2014年的9月,我们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公司搬家、扩招到10人以上、搞定A轮融资,这三个里程碑的事件。

9月15日我们从位于CBD的必帮咖啡二楼撤退,搬到了北五环林萃桥的上林世家,这是个幽静的高档社区,我们租了一间190平米的三居室,搬来的那天,缘创派从5个人变成了8个人,然后很快就到了10个人,到现在又是半年过去了,已经整整30个人,实在塞不下了,下个月又得搬家!

好像跑题了?下面是大家最想听的,我们A轮的2000万融资是如何在15个小时内完成的。

我记得很清楚,9月25日,我们搬家到新办公室后的第十天。早晨约了张震在望京喝咖啡,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位VC投资人,十年前我和黄志光一起创业做“周博通”的时候,张震是第一个找上我们的投资经理,那时候他在IDG。现在,他和几个兄弟一起做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叫高榕资本。

那天是张震第一次见到闫辉,但他和我已经是至少第20次见面了。作为一位投资经验极其丰富的兄长,他快速做了个判断之后,当场建议我们用一个之前没想过的方案:不向单一机构投资者进行大笔的融资,而是直接把这轮融资的需求分散给一些个人投资者,用类似众筹的方式。原因也很简单,他说,兄弟,你们不能站队,至少不应该在这么早的时候就站队。

这就是好的投资人,他会站在你的角度给你提出建议,而无关乎他本身所处的位置和立场。

我们仔细想过之后,觉得这个方案既大胆又有一定的可行性,之前确实没有听说过在A轮这么一个较高的估值阶段仍甩开机构向个人筹资的先例。为了不“站队”,即使是某个个人投资者,我们也不应该给他太高的份额,所以我们最终定下来的就是一个奇葩的方案:以30万美金为一份,去找10份投资,凑成300万美金。

在我们感谢张震提出这个建议的同时,当场就请他认购了一份,然后他说,兄弟,你去刷脸吧。果然,当天上午和中午我们又拿到了三四份的意向,下午我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个方案是没问题的了,不过考虑到马上就要十一长假,很多VC们已经开始出国度假,我也没有太乐观,先在微信上与我们锁定的目标投资人挨个发了消息,反正这些人都很忙,几乎没有人马上回复我们,我以为要等到十一后挨个见面拜访,所以消息发完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到了晚餐时间,我的微信上就开始热闹起来,有几位投资人开始详细来问缘创派的情况,我当时是写过一份简单的融资用的商业计划书,于是就把这份BP直接在微信上发了出去。晚上回到家是9点多,我统计了一下,已经确认投资意向的人超过10个了,并且还有几个人在继续沟通,这些人里还有想要更多份额的,于是我决定在当晚24点之前close,毕竟我们也没打算融太多钱,够用就好,不想出让太多的股份比例在A轮上。而且来的人太多,还要协调各种关系,到最后我们实际上拿到了超过400万美金的意向,最终决定还是少出让一点股权,所以还是卡在360万美金这个数字上。

我们做的这个平台叫“缘创派”,所以我们比较信缘份。在这些投资人里,李涛和陈征宇是我原来在360时的领导,他们是完全无条件的支持我,几乎还不知道缘创派是干嘛的就同意投资了。当然,他们已经离开360在自己创业了,我才比较放心去找他们,毕竟我们不打算站队,就必须绕开与360有关系的钱。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也在我们选定的10位投资人中,因为他是我十年前创业时的投资人,当时我的那个项目没有成功,一直觉得欠了文胜一个人情,希望这次能还他一个大大的回报,这个机缘我是等了十年的。

另外几位投资人也与张震类似,是风险投资行业里资深的从业者,其中王梦秋女士之前是百度的高管,转型做投资已经非常成功,她操盘的清流资本也是最早给我们发出termsheet的机构投资人,我们在这一轮不想让机构进入,但还是邀请梦秋以个人身份成为了我们的股东。

其他像深圳的麦刚和跨越中美的Matt都是与我比较谈得来的独立天使投资人,他们一眼就能看出缘创派的独到价值,所以才愿意以他们往常个人投资习惯的十倍以上价格来投这样一个项目。

从去年9月末到现在,又过了半年,我们不断的把缘创派这件事往更远的未来去想,沿着更清晰的商业化路径去推演,现在已经想得非常清楚了,用不了多久,我们也许会再去做B轮融资。

在这期间我个人也一直在不断的反思和总结,对创业这件事的理解有了比在做投资的时候更直接的感悟,在感觉到内心变得更加强大的同时,我们一定是要感谢创业这件事的,因为创业,能把我从一个机会主义者变成坚定的理想主义者。

缘创派的这个“缘”字,我还是想再次强调一下,我和闫辉就是有很大机缘的,所以我俩在认识十多年却一直交集不大的情况下,终于还能一起合伙创业。而我们与那些投资人之间的缘份,也把他们都变成了我们创业路上的合伙人。现在缘创派的管理团队中,合伙人也越来越多,已经有七八位了,我们希望将来能有30位,像阿里巴巴那么多,你们懂的:)

抱歉,文章太长,并且有那么点儿标题党。当然,若是你觉得缘创派这个事情有意思,欢迎来找我们聊聊,我的微信号是wangyi360,请创业者随便加,或者直接访问我在缘创派上的个人页面 http://www.ycpai.com/u_4099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