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
神了!高中生上课用手机炒股赚$30万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14字)

2014-12-18 神了!高中生上课用手机炒股赚$30万

还记得你的高中是怎么度过的吗?如果忘了,没关系。那么你拿着你的手机经常做些什么事呢?聊天玩游戏,对吧!看看别人家的高中生吧,看看他是怎么利用手机的:17个月,把9000美元变成了30万美元。所以你还抱怨没钱不幸福吗?醒醒吧,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

猎云网12月18日报道 (编译:小白)

还记得你的高中是怎么度过的吗?如果忘了,没关系。那么你拿着你的手机经常做些什么事呢?聊天玩游戏,对吧!看看别人家的高中生吧,看看他是怎么利用手机的:17个月,把9000美元变成了30万美元。所以你还抱怨没钱不幸福吗?醒醒吧,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

新学期开学才没几天,Connor Bruggemann就开始想方设法装病请假了。他躲进自己的寝室,关好门,一切准备就绪后,他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自己的秘密事业。近两年来Connor四处打工攒下来一笔数目不小的钱,大概有1万美元。今年暑假的时候,Connor拿着这笔钱,他央求他的爸爸给他开了一个Etrade账户。起初,他只会买一些比较出名的大宗股票,像苹果、威瑞森(Verizon)这一类的。但是现在,Connor改变了他的策略。他逐一清算那些股票的价值,然后把他所有的个人资金都放在了ACYD,一支每股只卖0.003美元的低价股上。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仅仅依靠买卖低价股,这种常人看来充满了风险、商业骗局和大幅资金变动的方式,Connor的1万美元初始资金一下子就累积到3万美元以上。抛售股票的那一天,他特地请了假。但是大多数时间,他仍是新泽西的一个16岁高中生。他用手机,随时随地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买进卖出了大量的股票。

买卖低价股赚钱的事其实我们常有耳闻,高中生创业这样的新闻也不陌生,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技术的进步让原本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更加容易,这才是Bruggemann备受关注的根本原因。二十年前,即使是最高端的家庭网络也无法做到实时股票交易;十年前,你或许可以在家庭办公室里做这些交易。但是在今天,仅靠我们口袋里的“超级计算机”,一个小孩子也可以在他的西班牙语课上用零花钱买卖股票。

Connor Bruggemann

 

他从小就有商业头脑

Bruggemann从小就很有商业头脑,他的妈妈Lynn说。在他上幼儿园的时候,爸妈给他准备了一套可爱的万圣节服装,还有一个装满爆米花和糖果的小篮子。“他回来的时候,篮子里只剩下了钱,”Lynn回忆道。再后来,他又尝试在家门口摆摊子卖柠檬水。“我们住的地方有点偏避,几乎没有车辆路过。但是他不介意这一点,他在那里摆了5小时的柠檬水摊子,结果还真有人来买了。”

14岁的时候,他利用周末的时间在当地的一家餐馆打工。他把挣到的钱都存到一个储蓄账户里,但是他总觉得利息太少。于是他的祖父鼓舞他去股票市场试试手气。他的爸爸John,前摩根大通的副总裁,经常出入纽约证券交易所,最终同意了这个建议,前提是必须有Etrader账户的监护权。“我总是在他们面前说起股市的繁华,可能或多或少也影响到了他们。”John说道。但是他从来不玩低价股。“这不是我的风格。虽然低价股收益高,但是风险也大。很有可能给,今天赚了一大笔,明天就输得更惨。”

 

 

高风险高回报游戏

Bruggemann和他爸爸却是两种完全的态度,他爱极了这蹦极一样的感觉。他是一个足球狂热爱好者,有着对数字和细节极其敏感的头脑。在玩股票之前,他还偷偷赌过球,在网上赌过钱,直到被爸妈发现严厉教训了一番。对Bruggemann,还有其他许多人来说,低价股则是另外一种挑战方式,它的风险值得你去尝试。“在低价股市场,骗局和背后操控无处不在,很多公司甚至都没有合法经营权,”他说,“这就好比一个像你跟我一样的普通人坐在这里,然后对你说:‘我们和松下电器有一笔500万的交易。’事实上我们都知道那是扯淡。”其实事情远没Connor想得那么简单,根据美国证监会(SEC)的披露,近两年来,低价股欺诈案件愈演愈烈,防不胜防。

在众多低价股交易中,ACYD是Bruggemann的第一笔大单交易。ACYD是一家为公用Wi-Fi系统生产大型无线设备的制造商。他有一次在电话会议中听到该公司的CEO表示公司拟将买回原来股份从而促使公司股票涨到每股1美分的价格。电话会议结束4天后,Bruggemann迅速地回拢资金买入几百万股ACYD的股票,当时的价格每股只有0.3美分左右。又过了四天,公司官方正式宣布股份回购计划,不出所料,股票价格迅速攀升。

到9月底的时候,ACYD每股价格刚过1美分,在那个时候Bruggemann持有的ACYD股票总价值已经就超过了5万美元。到了10月份,每股价格已经接近6美分,是Bruggemann当初买入时价格的20倍,这时他所持有的股票总值离20万美元就差一点点。不过到12月底的时候,股价出现明显的回落趋势,跌至4美分每股的时候,Bruggemann选择了抛售大量的ACYD股票,以防不测。

Connor Bruggemann2

第二年三月份,ACYD跌回原形,一直到今天仍然是0.0036美分的单价,几乎和Bruggemann买入时的价格一样。这笔交易尽管收益颇丰,但着实给Bruggemann敲了一下警钟,低价股买卖可不是什么好玩的游戏。“我自己总结出来的经验是,在你投资低价股的时候,首先做好赔本的准备。风险总会存在的,”他说,“我不止一次把全部家当都扔进了股票里,但是几乎每次我的运气都挺好的。”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不是几乎每次,就是每次,否则我现在哪有钱坐在这里跟你聊天!”

外国科技媒体回顾了Bruggemann这段时间以来的股票交易记录和银行对账单。Bruggemann的账户里一共有30多万美金,其中一半的数目来自ACYD的买卖。另一半数目来自其他各种各样的小额股票交易。

尽管Bruggemann的收益很有说服力,但是专家仍然坚持认为他的成功并不代表他有一套自己的成功秘诀。“给猴子一部智能手机,时间久了它也会打字,”一位经验丰富的投资者Paul Kedrosky说,“鉴于几乎人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一个来自新泽西的小孩能够靠零花钱发小财纯属概率问题。”

 

“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

Bruggemann的个人成功不光光靠运气,也需要勤奋;是不厌其烦地研究和敢于承担风险的双重结合;还有及时规避损失的良好意识。虽然他从事股票交易活动只有短短的17个月,这一切的确没有说服力。但是不可否认,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整个股市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他抓住了成功的机会。

 

股市就像赌场,从低价股盈利的几率对玩家来说很不乐观。高风险和高欺诈率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有经验的操盘手评价Connor所获得的惊人成功是一个奇迹,没有方式方法可循,也无法被模仿。事实上,当我跟别人谈起Connor的成功时,几乎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

“在股票市场,没有奇迹只有牛市和熊市,”Howard Lindzon说。Lindzon是Stocktwits的创始人也是一名投资者。他建议我不要报道Bruggemann的故事。其他股票商对此则表现得更加刻薄。“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其中一人对我说,“这显然是某个低价股为了推广自己的产品而精心策划的骗局,这就是赤裸裸的营销骗局。你怎么能相信!”

 

 

手机被没收也要炒股,网站被质疑仍要坚持!

在他和他的哥哥共用的房间里,Bruggemann摆放了两台电脑,用来从事股票买卖。但更多的时候,他说,他更喜欢用手机来交易。他用一个叫Level2的手机应用来跟踪股票,这个应用可以告诉他谁在买这支股票,谁又在卖那支股票,买进卖出的价格是多少,买进卖出量又是多少。他还在聊天室里根别人一起讨论他买的股票,以及其他觉得有价值的各方面信息。而最后实际的买卖操作发生在应用Etrade上。

由于过于频繁地玩弄手机,不仅Bruggemann的手机被没收了好几次,他的父母也是经常被请到学校。“去年学校打电话给我说物理老师没收了Connor的手机,要我现在去学校一趟。”Connor的妈妈说,“然后我问学校这件事发生什么时候,电话那边回答说是在9:35。于是我说,你们这么做很有可能会让他亏钱。他喜欢炒股,9:35意味着股市开盘,这个时候他拿出手机说明他有重要的交易需要及时调整。但是校方坚持表示这是在物理课上,他应该好好上课。好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只能作罢。”不过Connor显然没有因为手机没收这点小事就放弃。尽管阻力不断,他还是用他的收入给自己买了一辆全新的宝马,又给他的爸妈各自买了一台MacBook作为生日礼物,还各送了一台iPad给他的兄弟姐妹们。

Tim Sykes

Tim Sykes,著名的低价股专家,也是Bruggemann的偶像

Bruggemann今年刚提交了他的大学申请,申请的专业主要集中在金融学、经济学还有企业创业方向。他还利用闲暇时间创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股票咨询网站,每年只要支付2000美元,就可以在上面分享自己总结的炒股建议和经验,还有专属的聊天室,用户可以在这里跟Bruggemann还有其他经验丰富的老手交流炒股心得。作为天才儿童Tim Sykes的忠实粉丝,Bruggemann希望他也可以像Skyes一样,在自己的网站上与股友们分享自己的炒股技巧以帮助他们盈利。与Skyes对其客户承诺的“七天快速致富”不同,Bruggemann从未在他的网站上夸下海口,他也尽量避免任何不切实际的承诺,但即使是这样,若稍有不慎,他的网站仍会被怀疑是低价股惯有的恶劣营销手段。

 

总之怀疑之声不可避免,总会有人猜测Bruggemann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在网站上列出一些低价股供大家参考。向不知情的人推荐自己正在交易的股票往往是许多低价股骗局的惯用伎俩。“如果有人想出钱买我的股票交易信息,我肯定不会赚这笔钱的,他们也别想从中赚一毛钱。”面对质疑,Bruggemann的态度十分坚定明确。

 

在这里,我不得不强调,虽然Bruggemann所做的一切可以说是光明磊落,但是他的网站,从其本质而言,很难令人信服。Bruggemann表示,他不会随意公开他当前持有的股票信息,什么时候买进卖出哪支股票他也会谨慎提醒他的追随者。而且仅从目前看来,对Bruggemann的网站和他的建议感兴趣的人并不是很多。“我们一共只有16个人,每天这些信息都会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大家。我Twitter上的关注粉丝也刚过1000,并不是人人都订阅我的Twitter,但是一旦我发布新的内容,他们会适当地参考。”

Connor Bruggemann3

 

John:做一个称职的监护人

Bruggemann的追随者或许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极具诱惑的挑战。用他的个人传奇经历博取公众的信任,再用一套漂亮的说辞,比如教你怎么快速致富等,让他们追随自己,很有可能下一个天才少年就是Bruggemann。然而我们可以看到,他至始至终都在本本分分地做自己的事情,这样的低调品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的父亲John的影响。John不仅经历了股市的大起大落,也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当2008年的金融危机席卷华尔街的时候,整个家庭都能感受到失业带来的失落情绪。“度假的次数变少了,我们不得不缩减开支,就像其他的家庭一样,直到爸爸……重新找回原来的工作。”

 

除了保管儿子的部分储蓄,John坚持要求Connor继续上大学。他也帮助Connor创建了自己的投资咨询网站,同时还监督他在网上的活动,防止他过度承诺。“他把Tim Skyes看作偶像,相信自己也有那份洞察力可以与大家分享。他向我解释自己的计划,给我看他正在做的事情,我也一直在告诫他,不要让别人觉得你是在推销某支股票。比如:大家都听我的,赶紧去买X,Y,还有Z,别问为什么,不买你会后悔的!这种方式太低端了。”

虽然他的爸爸在某种程度上监管着Connor的Etrade账户,但是他们给予了Connor足够的自由去管理自己的财产。“其实我管的很松,”John说,“钱都是他自己赚的,他有权利处理自己的财产。”话虽这么说,John仍然要求Connor把部分的利润转到一个更加稳定的投资账户,并且由John保管。“我拿走这部分钱的原因是防止他赔本赔得底儿朝天。我当然相信他自有分寸,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扔在一个篮子里,但是万一呢?万一输光了,他还有我给他保管的钱,可以支付将来的房租。如果他一无所有,我会自责一辈子。”

Connor Bruggemann4

马上,Bruggemann就要迎来18岁的生日。他常常拿他父亲监管他炒股这件事打趣,说他不到最后时刻就不会罢休。其实Bruggemann一直都很清楚他所面对的世界。“我现在买的股票,它的公司CEO前不久因为挪用公款被捕入狱。在这之前,他还从Gril Scouts偷窃了18.5万美元。”他说。而这个不光彩的市场吸引他的地方在于,在这里他的竞争者和他不相上下,他有信心可以击败他们。

“人们总说低价股没有诚信可言,但是华尔街的股市难道就干净了吗?”

Bruggemann反问道。他说,曾经他也买过一些著名的大牌股票,但是操控这些大股票的人太精明老练,根本玩不过他们。看似有利可图,但其实无形之中他们镬取了我们更多的利润,只是我们很难发现而已。为此,他很认同Mihael Lewis在他的新书《Rash Boys》中说的一句话:任何有市场的地方,都有不守规矩的玩家。他还把Lewis的这句话贴在了他的书桌上,每日提醒自己。低价股确实有很大风险,他承认道,但是在我们推崇备至的华尔街,有些手段也不干净。

Source:TheVerge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