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应届实习生挤不进大厂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862字)

2022-06-30 应届实习生挤不进大厂

来源:图虫
大厂暑期实习一位难求或成必然。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马舒叶。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锁HC”、“打飞的往返”(打飞的,由乘出租车“打的”衍生而来,指乘飞机出行)、“拼运气入职”……

随着高歌猛进的互联网大厂开启“降本增效”,2023届准毕业生,踌躇满志入场,却被暑期实习“卷”得发懵。

“投递几百份简历,有回应的都是小公司销售岗,大厂很多是一轮游(即在第一轮游走,即只进入了第一轮便被淘汰)”、“面试从2面扩到3面、甚至4面,流程一等一个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选正式员工”……在社交平台上,不少应届生吐槽实习“难”。

已经拿到大厂暑期实习机会的人,也丝毫不敢松懈。

“你相信吗?为了能在毕业前找一份大厂暑期实习,我准备了2年。”早在大一就已经开始全勤实习的Justin,是北京某985高校的学生,在大三暑期实习前,他已经积累了3段大厂实习经验。

和Justin一样,在研二暑期实习前,卷卷一边忙着论文,一边已经在某出行公司实习了4个月。卷卷坦言,去年拿着空白简历都能轻松进入大厂,今年捏着实习经验却还是一再被拒。

“卷”的根因,则在于实习生和大厂在暑期实习期的“互惠互利”。

国内某互联网大厂HR张峰告诉燃财经,一方面,暑期实习本就是互联网大厂造出的概念,区别于日常实习,抢占了准应届生秋招前最自由的实习时间——暑假,目的就是“掐尖”。“对互联网大厂来说,能够提前薅一波优秀的实习生作为正式员工的预备役,是非常划算的。”

另一方面,对准毕业生而言,大厂对暑期实习生会开放一定的转正名额,这就成为毕业生进入大厂最为便捷的途径之一。“国内有部分大厂依赖暑期实习,有的大厂甚至依靠暑期实习完成招聘纳新,转正比可以高达1:1。”张峰透露。

诱惑力有多大,竞争就会有多激烈。但与往年竞争基本来自于毕业生之间不同,今年大厂的缩招,使得想要进入大厂开始暑期实习的毕业生们难上加难。

Justin在进入阿里的终面时,被HR通知其应聘的岗位已被临时砍掉。卷卷也在拿到百度的offer后,被突然通知整条业务线撤销……

张峰直言,大厂的缩招政策固然会导致今年暑期实习机会减少,但应届生“千军万马”集中涌入互联网大厂带来的供需失衡,也是重要因素。

张峰进一步表示,多年来,互联网大厂用高薪、高成长平台、高福利吸引大量的人员涌入。但如今,随着互联网行业的日渐成熟,人才招聘标准逐步提升的同时,业务缩进,岗位变少。未来,大厂暑期实习一位难求或成必然。

“对准毕业生来说,寻找新的出路或比削尖脑袋进大厂更为关键。”

为进大厂准备2年

今年大三在读的Justin,刚刚结束了上半年大厂暑期实习岗位的投递。

Justin大厂暑期实习岗的投递之旅,早在春节便早已开启。一开始,Justin锚定了阿里、腾讯、字节三家企业的实习生提前批招聘,春节便开始投递。

“要做产品就要去大平台,头部大厂是最好的选择。不管是以高暑期转正率闻名的阿里,还是作为‘产品人心头白月光’的腾讯,都是不错的选择。”

事实上,对于Justin这样早有准备的学生来说,大厂暑期实习岗的争夺战或在2年前就已经打响。

为了拥有一份饱满抢眼的实习应聘履历,Justin在大一就开始了实习。

从大一到大三,已经积累了3段大厂实习经验的Justin,每次实习期都超过半年,寒暑假更是从未休息过。“实习的时候,我就已经能够独立完成同正式员工一样的工作内容,所以在投递心仪公司的理想岗位时,我很有信心。”

终于,实习经验丰富的Justin顺利收到了阿里的面试机会,过关斩将地成功通过了3轮面试。

然而,今年2月份席卷而来的大厂裁员潮,让本来信心满满的Justin陷入了恐慌。在身边不少同学投递的简历都石沉大海后,坚信自己可以的Justin则变得更加的勤奋和努力。最让Justin担忧的,是虽然与面试官相谈甚欢,但offer却迟迟发放不下来。

“一开始HR让我再等等,解释这是正常的内部审批程序,我也就没多想,毕竟是大厂,流程繁琐很正常。但等了一个多月后,我不但没有等到offer,HR甚至关了流程,告诉我这个岗位被砍掉了。”

大厂裁员潮的辐射半径超越Justin的想象。

在接下来的投递过程中,Justin发现,原本最心仪的“微信事业群产品岗”,去年还疯狂招人,可今年不仅没有暑期实习岗,甚至预计连秋招都没有名额。“我了解到,仅有一份实习经历的师兄便是去年通过校招进入的该岗位。”

和Justin一样,差在运气的还有研二的卷卷。

本硕均就读于985高校的卷卷,今年3月几乎每天都在面试暑期实习岗位。在此之前,她刚刚结束了出行领域某大厂公司的日常实习。

卷卷表示,实习期间,只要学校有组会,她都要从西二旗坐高铁往返学校。而她的朋友,则是每月打一次“飞的”,往返实习公司与学校。

“我们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为了暑期实习。”

结束日常实习后,卷卷更是将目标锁定到了阿里,“在师兄师姐的口中,阿里不仅转正率高、平台资源广,个人成长机会也更多。”卷卷回忆表示,自己从大年初十就开始忙于阿里的线上面试。

但阿里的面试流程相对较长,再加上面试的安排都是突然通知,导致从过完年到3月份,卷卷几乎走到哪都要拿着手机,生怕漏掉面试电话。“如果在去年,我的履历进入阿里绰绰有余。但今年,收到的却都是各种业务线被砍掉的通知。”

“一边准备毕业论文,一边操心实习,我经常会焦虑。”卷卷直言,每天的日程表里都有额定任务,容不得半点差错。“3月集中面试,4-5月完成小论文,6月中旬开始暑期实习的同时做学校的科研项目,7月继续准备秋招。”

最后,卷卷拿到了字节的实习offer。虽然字节的暑期实习转正率很低,也没能入职她最心仪的岗位,但经历了长达大半年的暑期招聘折腾后,卷卷还是选择了入职。

与justin和卷卷不同,就读于某211院校的大三学生小韩,经历了大厂简历投递没有回响后,迅速调转方向,转投了中厂。

幸运的小韩,很快就被一位在某知名潮购小厂工作的朋友内推,拿到了实习机会,但小韩仍然遗憾于不能进入大厂。

如今,为了7月的大厂秋招,小韩报名了欧莱雅校园创想家的项目。这个原本申请者多为大一大二学生的商赛项目,也多了不少像小韩一样的大三学生。

正如小韩所说,“大厂暑期实习已经进入供过于求的时代,谁都无法避免被卷,打不过就只能加入。”

“卷不起”与“招不动”

“实际上,‘实习难’背后,是大厂‘招不动’的现实。”当前就职于字节的小钙,同样担任字节实习生Mentor(导师,给实习生提供指导),其表示,受部门预算缩减影响,今年的暑期实习生岗位招聘人数明显低于前几年。

李峰同样表示,对于企业而言,有工作项目,才会有岗位需求。而当互联网大厂开始缩减、关停业务线,那些曾经围绕在大厂周围的光环消失了,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实习生的HC出现数量的锐减都实属正常。

如李峰所说,大厂的知名度、成长机会、人才培养制度,甚至就职福利,都曾经是吸引年轻人心向往之的重要标签。不过,这一切都在2022年的春天按下了暂停键。

现如今,成功进入某大厂游戏部门实习的Justin表示,去年整个游戏部门招收的暑期实习生建了多个500人的微信大群。而今年,该业务线的实习生却只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人数也不过在400人左右。

“调整后部门人少了,活多了,我们当然也希望招暑期实习生进来分担工作。”小钙直言,投递简历的很多应届生确实都非常优秀,但由于预算减少、编制有限,只能优中选优,将offer给那些工作能力更强、实习周期也更长的实习生。

小钙补充道,大厂部门多,流程也相对繁琐。实习生从入职、熟悉业务流程到真正能够分担工作,至少需要培训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抗压能力不够或工作能力不足,做两个月就跑,不仅会浪费了本就珍贵的实习名额,也会浪费部门对他们的培养成本。

“这就导致,大厂面试官在面试实习生时,往往会安排3轮甚至5轮面试。尽管我们也知道这样很‘熬人心智’,但某些时候也是没办法的举措。”

小钙坦言,现如今,优秀成了一个部门招聘暑期实习生最基础的门槛。在“硬性条件”不相上下的前提下,能否被录取的决定因素更为主观。

“在普遍认为大厂‘招不动’时,本质上还是大家想去的行业过于集中。”去年通过校招入职B站的22届毕业生张张,在谈到应届生实习去向时表示,所有人都想去大厂,在小红书晒得都是大厂入职通知,很少听到有人想去中小厂实习。“很多人宁愿谎称还未找到实习,都不会说自己去了一家普通企业。”

究其原因,张张表示,很多应届生认为,大厂实习生的头衔不仅能为简历镀金,还能给自己“长面”。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学生还认为,如果不去大厂实习,职场发展就会很难、很不顺。

如此之下,今年腾讯的暑期实习申请通道刚开放,直接因为申请人数过多被“挤爆”。同时,入职后张张惊讶地发现,去年校招其所在的岗位录取比例竟然高达3000:1。

实习“新风口”

“互联网行业的最佳红利期已过,没赶上‘好时候’的我们,面对越来越严苛的就业环境,能做的就只是如此了。”张张坦言。

李峰也表示,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大厂对人才的筛选机制会越来越规范。这种规律早就在投行等金融行业体现的淋漓尽致。“在行业野蛮生长初期,入行门槛低、岗位需求多。而随着行业日渐成熟,想进来的人更多了,但与此同时,企业对人才的要求也就高了。”

一位入职字节三年的产品经理对李峰的话深表赞同。“当年,今日头条刚开始入驻武汉时,即使专业不对口、无岗位实习经验,但我还是很快入了职。而三年后,同样的岗位已经明确要求专业对口且至少需要2段以上相关实习经历,应聘的学生也清一色毕业于985高校或国外名校。”

实际上,随着岗位需求的减少,招聘标准已经越来越高。

李峰表示,对于毕业生而言,要破除内卷的困境,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顺应趋势,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成为“卷王之王”。另一种则是大胆破局,寻找更加新兴的赛道,它们往往处于发展初期,潜力巨大,机会更多,学到的技能也会不一样。

张张就是李峰口中“大胆破局”的应届生之一。入职B站前,不满足于在大厂做螺丝钉的张张,每一次实习都选择当时的新兴赛道。无论是某知名的新能源车企,还是某内容种草平台,只要是能学到本领的,张张都不拒绝。

而每一次实习,张张也都接触到了核心业务,独立策划活动、参与决策、提出看法……正因如此,校招时的张张拿到了比身边朋友都高的薪资待遇。

当前在大厂已实习近一月的Justin直言,在大厂确实很难接触到核心业务,大多都是些小修小补的工作内容,很难获得满足感。回忆起此前在某创业小厂实习,“已经能够独立推进产品功能设计”、“推动DMA实现5倍增长”的成绩,Justin表示,那种成就感至今还会让自己无法接受。

“能力固然重要,但有时候选对行业比只有能力更重要。”一位正在参与暑期实习的23届毕业生表示,自己很早就决定进入芯片领域,并选定了芯片开发相关企业。虽然实习经验空白,但3月初就顺利入了职,现在也早已内定转正。“身边的朋友不少奔波于大厂面试,但却因为面试失败陷入了焦虑和失落。”

现如今,曾一心向往大厂的Justin开始认真思考秋招要不要改变策略,投递有潜力的小厂。“也许,大厂的头衔真的没有那么重要。能否让自己有进步有提升才更关键。”

然而,无论是互联网大厂,还是极富潜力的新行业,正在经历“暑期实习”毒打的23届应届生,都需要探索新的出路。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