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年薪2.3亿,他即将坐拥5家上市公司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771字)

2022-06-30 年薪2.3亿,他即将坐拥5家上市公司

来源:图虫
他创办的微创医疗被称为“能产生上市公司的上市公司”。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29日报道(文/韩文静)

“原来我在美国的时候是上市公司副总裁,出门司机开加长豪华轿车接送,还会有人专门乘飞机赶去听我的演讲,排队等着跟我握手。”

回国创业之初,常兆华的落差感很大,当时的上海浦东张江还是块荒凉的庄稼地,“没有一个红绿灯,甚至一家餐厅都没有”。在一间再也普通不过的厂房里,常兆华找到了一块立身之地开始创业,这也是微创医疗诞生的地方。

如今,他创办的微创医疗已经成为了知名的跨国医疗器械公司,并且“孵化”出了多家上市子公司。在一份国内科技公司高管薪资排行榜上,常兆华以年薪2.33亿元“领跑”医疗领域的一众高管。

没有什么一夜成名,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常兆华在医疗器械领域耕耘了二十余年。

然而,已经是花甲之年的常兆华,依然没有停止在医疗领域扩张的想象力。本月,随着微创脑科学有限公司(简称“微创脑科学”)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微创医疗拆分“又下一子”,常兆华的版图也随之继续扩大,即将坐拥五家上市公司。

不过,随着医疗类企业普遍估值走低,微创脑科学的发展也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微创医疗对标“美敦力”的故事,不知道能否持续地讲下去。

常兆华的资本操作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常兆华赴美留学,在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生物系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和导师在纽约北部一个农场里开始创业,并创造出了不菲的成绩,带领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1998年,抱着一腔实业报国的热忱,常兆华归国来到当时百废待兴的上海浦东张江,凭着一张办公桌就开始了创业。

那个时候,中国的医疗器械产业还相当落后,基本停留在“手术刀加止血钳”的时代,只有少数的医院和医生能做类似微创伤手术,而且所用器材全部依赖进口,费用高昂。

回国之初,常兆华没有因浦东的工作环境落差之大而逃离,也没有因高端医疗产业发展的缓慢而减少对微创的信心。

从最早的球囊导管起步,再到后来的冠脉支架,如今微创的产品几乎覆盖所有耗材细分领域……常兆华带领微创推出了一系列医疗器械高端产品。

有数据显示,在全球平均每6秒就有一个微创的产品被用于救治患者生命,或改善其生活品质或用于帮助其催生新的生命。

2010年,微创医疗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一时风光无限,此时的常兆华或许没有想到,微创医疗有一天也会陷入亏损的困境。

随着“摊子”越铺越大,市场也出现了一些怀疑的声音,微创医疗的多元化业务,相比依赖单品类,看上去构建了一个庞大且复杂的风险对冲体系,但由于多个业务不够成熟,甚至没有商业化的产品,难以给微创医疗提供业绩支撑。

2020年,在疫情和集采双重压力下,微创医疗出现5年来首次亏损,亏损达12.48亿元。2021年,微创医疗交出了五年来最差的一份财报,亏损进一步扩大,达到了17.63亿元,同比扩大了约5成。

微创的医疗器械产品组合包括心血管、大动脉及外周血管、神经血管、电生理、骨科、外科、糖尿病及内分泌等,随着公司不断成立单独的业务板块,微创对创新赛道的执着,需要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如何更好地规避企业经营风险、释放公司的价值?

常兆华想到了一招——拆分上市,他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微创医疗将采用“生产上市公司”的模式,即一边拓展新业务,成立子公司,一边引进各路投资者一起“养”,再拆分出来上市。微创医疗也因此被业内戏称为“能产生上市公司的上市公司”。

拆分是巨头惯用的分担经营风险、吸纳资金的一个重要方式。去年6月,威高股份拆分威高骨科在上交所上市,截至发稿前,威高骨科总市值达到200亿元,占威高股份市值近一半。

大部分公司缺乏足够的资金以支撑漫长的产品研发周期,拆分上市可以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帮助企业渡过漫长的研发周期,降低母公司的研发资金压力。

微创“再落一子”

本月,微创医疗拆分微创脑科学有限公司(简称“微创脑科学”)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摩根大通和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IPO前,微创医疗持股54.64%,中国微创投资管理持股10.64%,Stride and Strive持股1.96%,HNA持股为4.95%,Nectar Neuro持股为2%。

此次微创脑科学的拆分上市不是常兆华拆分的第一个故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目前,“微创系”旗下已有五家已上市或即将上市的公司,分别为微创医疗、心脉医疗、心通医疗、微创机器人,以及已经IPO过会的微创电生理。若微创脑科技成功上市,“微创系”将再添一家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被微创医疗独立拆分出来的业务,基本上都处在蓝海市场或者热门赛道。

近年来,神经介入领域正在成为资本的新宠,去年心玮医疗、爱威科技纷纷传出上市消息,微创脑科学的拆分上市,无疑顺应了市场的发展趋势。上市完成后,微创脑科学仍将是微创医疗的子公司。

心脉医疗拆分之时,我国外周血管介入医疗器械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外资企业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心脉医疗抢先布局成为了国内主动脉介入领域龙头企业。

今年3月,微创医疗发布心脉医疗科技2021年业绩显示,心脉医疗科技收入6.8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5.59%;归属于心脉医疗科技股权持有人的净利润3.16亿元,同比增长47.17%。

在全球医疗器械行业中,手术机器人属于技术复杂且极具临床及商业价值的细分领域,微创医疗也开始竞逐百亿手术机器人市场。微创医疗机器人去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首日收涨超6%,市值一度超400亿港元。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当母公司产品过了高速成长期,市场不能够再给出高估值,所以母公司平台并不适合融资,更适合各个业务板块分拆融资。

常兆华曾在2020年的股东大会上做过解释。他表示微创除生产产品外,也是个生产上市公司的公司,通过这个经营模式,实现公司的持续性增长。

有“微创系”的加持,子公司的融资也显得轻而易举。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微创集团累计融资10亿美元。微创心律管理、微创脑科学等业务独立融资,获得高瓴、易方达等知名机构青睐,展现了出超强的吸金能力。

根据微创医疗的公告表示,目前微创集团还布局了非血管介入、内分泌、康复医疗、运动医学、辅助生殖、体外诊断、皮肤及身体管理、五官科及消毒灭菌等新兴业务领域。未来,微创医疗在上述领域再度拆分出上市公司,也具有一定的可能性。

年薪2.3亿,微创的下一个故事在哪儿?

常兆华曾说,“微创是一个有万亿市值基因的公司”。但母公司持续的亏损,不得不让人思考,微创的下一个故事是什么?

此前,钛媒体整理出了中国高管薪酬Top50,其中有29位高管来自大健康领域,占比58%,有6人出自医疗器械行业。

常兆华以2.33亿年薪,位居大健康领域榜首,“拔得头筹”。然而常兆华的持股比例相比于其他公司的高管,却不算太高。而且目前微创拆分的这几家子公司的股东里,也没有常兆华的身影。

今年以来,常兆华三次增持港股微创医疗,最近一次是五月份,变更后持股数量为46889899股,持股率占2.57%。

值得注意的是,微创医疗的港股股价从去年高点72.85港元急转直下,截至发稿前为24.25港元。常兆华持续增持,这释放出了什么信号?

有外界分析也许明年微创医疗的第一大股东将变为常兆华,这或许为微创医疗顺利回归A股科创板上市在做准备。

常兆华曾经说过,“我头脑一直很清醒,就是不要自己陷入那些大家都能做的事务当中”。他认为行业选择如果不对,其他99件事都做对了,也许还是失败;但如果行业选择得好,其他99件事都做错了,或许还有挽救的希望。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微创的三家上市的子公司中,只有心脉医疗实现了盈利。作为微创系第二家拆分上市公司,心通医疗在2021年亏损1.83亿元;微创机器人的盈利也遥遥无期,2021年净亏损高达5.84亿元,同比亏损扩大179.28%。

由于微创医疗连续分拆子公司,市场已对其“空心化”产生担忧。近期,港交所上市企业数量屈指可数,加上医疗类企业普遍估值走低,此时微创脑科学上市并不是好时机。已到花甲之年的常兆华,若想带领微创医疗实现“万亿市值”的目标,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