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七个上海投资人丢失的春天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324字)

2022-05-14 七个上海投资人丢失的春天

来源:图虫
春天的确来了,只不过在人们能够亲身感受到它之前,就匆匆离开了。但这不意味着,夏天就不可人,秋天就不可爱。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泡腾VCer(ID:ptvc2020),作者:TOT Girl。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采访身处一线的投资人,抽丝剥茧,揭秘创投圈。理性之外寻找感性,观点之中收获平静。

从冬天到夏天,正常需要60天,但对于上海人而言,只需要开门的一瞬间。

在这个难忘的2022年,每个坐标上海的投资人都丢失了一个春天。

曾经以追逐“不确定性”为傲的投资人,如今却身陷不确定的时局里。焦虑和不安以指数级别日渐增长,对当下和未来的恐惧,从机构蔓延到每一个被投之中。

当风投女王徐新都要在社群里抢面包,那些身居资本圈高位的投资人还好吗?在这一波疫情中,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受到了哪些影响?

泡腾VC和7位坐标上海的投资人聊了聊,看看他们的这个春天过得怎么样。

01、“被饿醒后,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李牧柯|被封45天

To live or not to live, it's a question。

我从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担心生存问题,甚至没想到我会因为没饭吃而哭。

混乱的那几天,我连续几个早晨被饿醒,在厨房摸索半天却空空如也。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一样,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后来生活有了基本保障,但我的焦虑却与日俱增。

上个月我们机构进行了一批“优化式”裁员,搞得整个团队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谁会下一个死。老板的焦虑和压力大得要溢出屏幕,不停布置错误动作,但没人敢说什么,只能在乱七八糟的低效会议里硬撑。

我的被投情况很是糟糕,程度只能用悲惨来形容:门店、供应链、物流全线封锁,营业额自从在某个晚上掉到0,就再没起来过。创始人给员工开了无数场苍白无力的会,但都没办法振奋大家的信心。品牌们能做的只有联合起来抵制房租,但最后能否免掉谁心里也没有底。

我还会继续看项目,但今年注定不会再出手了。圈子里传言说现在是抄底捡便宜的好时机,我根本不信。就像炒股,你进去已经是半山腰,又能捡到什么好东西?

过去几年,大家都太顺风顺水了。上市敲钟、财富自由的故事没少听,但现在变天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只会越来越难。

02、“自愚者,方能战疫也”

赵维|被封60天

疫情期间,我对于“摆烂“一词有了深刻认识。

何为摆烂?上午抢菜乐此不疲,下午核酸放飞自己,晚上连线排位不息。疫,异时,逸也。自愚者,方能战疫也。

封控时期,我最大的变化就是把工作时间调整到下午两点开始,夜里十二点结束。不仅如此,我还把尘封多年的打印机搬出来,本想着用纸质报告提升效率,没想到折腾机器和纸张就能浪费掉半天时间。

不过效率低也没什么不好,疫情期间的工作本就是互秀摆烂技能,摸鱼的逸士不差我一个。

解封遥遥无期,要开的会却越来越多。任何开端良好、畅所欲言的会议,到最后都会退化成废话连篇的口水仗。

领导对待我们就像幼儿园老师对待小朋友,每天事无巨细汇报自己都做了哪些事,甚至能精确到每分每秒,仿佛少说一件就会被我们举报不务正业。

老板的状态一直很鸡血,反正业绩不用他背,士气全靠他吹。只不过在看到我们麻木机械的表情时,他会冷不丁警告一句:“有些基金已经开始优化了。”

吓唬谁呢?能不能先把我优化了?现在是钱的问题吗?是有钱也买不来心理健康的问题。

03、“跳槽就是换个地方,继续被新的领导PUA”

周放|被封0天

我不在上海,侥幸逃过一劫。

出于对疫情严重性的预判,我出差后没有返回上海。但这丝毫没有缓解我的焦虑。上海是已知被封控下的不安全感,在路上则是薛定谔的隔离管控担忧。

行程码随时可能会带星,健康宝莫名其妙就会弹窗,出火车站极有可能被就地带走隔离,恐慌从坐上高铁的那一瞬间就开始蚕食我。

疫情紧张下的四月,我们的外派任务几乎全部暂停,我只得待在酒店,一边看项目练手感,一边光明正大约面试。不用见面的好处是,我再也不用躲着同事刷岗位,背着老板投简历了。

我身边想跳槽的同行不在少数。朋友劝诫我,从A换到B,无非是在另一个地方继续被新的领导PUA,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但被PUA又怎么样呢?万物下行,人人自危。人生本就是一场PUA,不论是被生活、被工作还是被家庭。顺风顺水,就不是人生了。

更何况,光脚站在水里的人没有选择权,努力爬上岸才是第一要义。

04、“封控第七天,我和老公都露出了动物的本能”

陈佳仪|被封50天

刚封控时心态还很平稳,以为只有说好的四天。

结果等来了一个又一个四天,等来了新鲜蔬菜弹尽粮绝,还等来了一辆120把楼上的密接全副武装地带走。

第七天的时候,我和老公都显露出了动物的原始本能,从惺惺相惜变成划分势力范围。我们开始抢占仅有的沙发和书桌,甚至分配家具在不同时间段的使用权,甚至好几次为抢占地盘大打出手。

不过内战打得再火热,也无助于缓解我因为工作和外部环境产生的焦虑。这种焦虑在工作日尚且能被集体的低效而掩盖,却在每个能听到时间流逝的周末变得尤为明显。

今年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正常开工过,虽然周会、月会、季会开不停,但一个项目都没过。封城的第三周,老板宣布暂停给了SPA但还没打款的全部项目,等到疫情结束后再重新讨论投不投。

最近找我们融资的创始人不减反增,但质量却越来越差,中早期项目的估值和融资口风也松了很多。不过上半年不能出门,下半年现金流收紧,再便宜的价格也无人敢投。今年我们交割的全都是去年或者疫情前结束尽调的项目。被投一点没增长,我们也越来越绝望。

老板多次明示暗示,下半年开始裁员。最开始我很紧张,尤其叠加上疫情的不安全感,觉得被裁员无异于被社会抛弃。

现在我想开了,有N+1总比什么都没有强。人的底线总是可以无限降低。当你以为已经到极限,其实你远没有到极限,就像被无限延长的封控时间。

05、“人在上海,钱在股市,2022年最倒霉就是我”

吴斯奕|被封48天

人在上海,钱在股市,堪称今年最惨组合。

我在科技行业摸爬滚打多年,明显感到今年行业分化更为严重:半导体中上游产业受疫情影响不大,整车公司业绩则因为俄乌战争增速放缓。

除此以外,项目信息大幅减少、创始人无心沟通、项目估值直接砍半的情况屡见不鲜。即便创始人对估值依(xīn)然(zhī)坚(dù)持(míng),但今年预收打折扣已是必然。

但有时二级市场价格比一级市场还低,老板劝我们别看一级项目,往二级市场转。结果同事刚给老板推荐了一支低价科技股,隔周市值就跌去30%,打脸堪称迅速。

二级市场的情绪严重传导到一级市场,每个人都在焦虑。但焦虑也没用,因为没人知道怎样投出下一个大时代。

我现在对未来经济发展的心里预期下降了很多,时不时就会想起刚封控的时候,那时家里没有绿叶菜,甚至连小朋友的纸尿裤也没有。

只想在解封后彻底抹去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和创伤。政策的不确定性人尽皆知,带来的风险却无人可控。

06、“为开而开的会,只是为了缓解老板的无效焦虑”

韩徽|被封58天

疫情下没有生活可言,生存就是第一要义。

被封控的第30天,我突然顿悟了一个道理:在生存面前,什么KPI、OKR都是浮云。紧跟团购、定时抢菜才是硬道理。

自从进入远程办公,我们变得比平时还要忙。以周会为例,平时一个小时就能结束的汇报,总会被拉长到2、3个小时,可实际讨论的项目数量不增反降。

不仅如此,我们还莫名其妙多了各种内部沟通会、领导沟通生活状态会、研究汇报会、项目进展催促会,以及各种颗粒度细致到难以想象的会。

这些为开而开的会,本质是为了缓解领导的无效焦虑,而非处理真正的问题。毕竟疫情下,被投歇业,我们也云办公,大家都半死不活,哪有那么多问题产生。

今年我们的机构节奏整体变慢,开年至今只交割了一个项目。大环境也变得更难,项目越来越不好跟进,创始人也不愿意随便交流、作业群里的消费信息像一夜之间被蒸发了一样。

我们的被投更加糟糕,在上海的品牌四月收入几乎为零,现金流也在断裂边缘。

虽然我还在看消费,但却十分焦虑如果只看不投,会被老板开掉。每次上会看到其他同事对着项目侃侃而谈,我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老板。

前两天出门做核酸,恍然发现盛夏已至,而我上一次认真看这座城市,还是在乍暖还寒的初春。

07、“沉住气,万物皆周期”

安冉|被封52天

我们公司大部分同事在上海,小部分在北京,目前全靠北京团队在维持正常运转。

鉴于目前上海的情况,我们对项目进行了必要的区分:加大生物医疗投入、放缓半导体项目、消费以投后为主。

不过,我们还在持续性看消费,因为许多颠覆式创新正在酝酿之中,现在是储备创业者的好节点。即便创始人不找我们,我们也会主动联系,不过现阶段不考虑出手。

现阶段,绝大多数项目的融资金额都会大打折扣,创始人只能妥协,否则就不要融钱。那些此前大量投线上消费品的基金,头部项目估值基本跌了百分之六七十,基金净值砍半。

不过对于那些有真创新、技术强大的团队,市场也会开出高价,有些消费品牌也可以趁着这一窗口期占领更好的商铺位置。中国市场盘子这么大,即便赛道不会再出现整体爆发,但系统性复苏、单点爆发肯定还会出现。

我至今被封控已经一个半月有余,心情经历了从不可理喻、怀疑人生、到气愤绝望,再到平静如水的一整个周期。

如果现在是谷底,那往前走的每一步都是上升,我们反而应该对即将到来的曙光充满信心。

沉住气,万物皆周期,黑暗过后就会有光明。

有一句老话叫做,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春天的确来了,只不过在人们能够亲身感受到它之前,就匆匆离开了。

但这不意味着,夏天就不可人,秋天就不可爱。

时局动荡,我们能做的,唯有守住对于春天的那一份期待。平铺心力,寓清于浊,静候花开。

文中皆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