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这位亏损大户逆袭:1年赚了7年利润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94字)

2022-03-20 这位亏损大户逆袭:1年赚了7年利润

来源:官网
吊诡的是,尽管国际份额不断攀升,又迎来了最强财年,京东方的股价似乎还在走下坡路。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3月20日报道(文/黎曼)

“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再是董事长,我是创始人”,在京东方2019年的一场短暂的媒体见面会上,62岁的王东升宣布正式不再担任董事长,将手中的接力棒交与了并肩作战20多年的陈炎顺。

曾经,王东升带着京东方从国内一家籍籍无名的电子管厂变成“面板之王”,改写全球显示产业格局。陈炎顺上任后,在众人注目中正带领公司全面转型物联网,寻找更多的变现途径。

如果王东升时期的京东方是在打天下,奠定江湖地位,那么继任的陈炎顺就应该是做创收,争取产业附加值,将蛋糕做大。

近日,京东方发布了一份异常争气的的财报数据:2021年全年,京东方利润总额为 34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68.79%。这份数据不仅刷新了公司记录,而且去年单年的归母净利润基本相当于其2013年至2020年期间的归母净利润之和。

这份成绩单似乎显示着陈炎顺继位后的有力措施。要知道,曾经的京东方因为巨额的投入在财务上严重依赖国家补贴和外部融资,并获得了“亏损大户”、“吞金兽”的称号。如今这份亮眼的财报,是否能代表京东方走出阴霾?

最强财年的喜与忧

陈炎顺继任董事长三年,迎来了京东方近十年来最强财年。

根据京东方近日公布的2021年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约219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1.89%;京东方利润总额为 34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68.79%。

前年,京东方归母净利润达到50.36亿元,而2021年一季度就盈利51.82亿元。也就是说,去年一季度赚了前年一年的钱。

其实去年对京东方来说也是一个关键节点,京东方在这一年扭转了过去十个季度连续同比下滑的趋势,而且是去年利润的四倍,也是过去7年之和。

欢呼之际,快报也解释了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主要在四个方面:

首先是行业变化影响。2021年,半导体显示行业在上半年延续了史上最长的景气周期;三季度以来,随着需求端出现调整,行业产品价格出现结构性回调,全年行业整体景气度较去年相对较高。经营业绩同比大幅提升。

在LCD 方面,面对产品价格结构性调整,京东方积极调整产品组合,仍保持较好的盈利水平。在柔性 OLED 方面,出货量快速提升,业务发展取得重要突破,2021 年 12 月单月出货量首次突破千万级。最后是“屏之物联”战略得到深化。

京东方脱胎于一家电子管厂。1992年,该厂连续亏损7年,35岁的王东升临危受命,担任该厂厂长;1993年,王东升带领员工自筹650万元种子基金进行股份制改造,创立京东方,王东升担任董事长兼CEO,开启市场化、国际化、专业化的发展之路;1997年,公司在深圳B股上市,用时五年实现涅槃重生。2003年,京东方收购韩国现代集团从事液晶显示器业务至今。目前其已在多个细分市场保持全球领先,首次跻身Brand Finance全球品牌价值500强。

当前的京东方已经构建了以显示事业为核心,MLED、传感器及解决方案、智慧系统创新、智慧医工等事业融合发展的 "1+4+N" 事业群,还向智慧车联、智慧零售、智慧金融、工业互联网、智慧园区、数字艺术等各个物联网细分领域拓展。

其中,显示事业是其核心。2021年上半年,该业务贡献了97.57%的收入和95.16%的利润。

这份亮眼的财报,苹果公司在其中功不可没。

2020年末,京东方成功进入苹果供应链,向苹果公司提供OLED 屏幕面板,应用于iPhone13系列机型。京东方在供货的产能方面大约是在1500万块以上,占苹果使用总量的10%左右。

为了接下苹果公司的订单,京东方在2021年将旗下的B7、B12、B11工厂进行改造,专为苹果生产OLED 屏幕面板。

另有数据显示,预计京东方2022年会向苹果供货5000万块OLED 屏幕,和韩国LG公司的7000万块OLED 屏幕已经拉近了距离。

不过,成为比重日益增长的“果链”,也藏有隐忧。如若将自身出货量高度依靠苹果,这样的境况或难持久。

以曾经的知名的果链“欧菲光”为例,去年3月,欧菲光突然被苹果通知终止合作,取而代之的是与闻泰科技在半个月之后签署合作协议。这一事件说明,成为果链就可能要随时承担着流失苹果订单,财务将受巨大打击的风险。

因此,除了苹果外,京东方也需要其他产品线上获得有力支撑点。当前京东方更为详细的财报未出。

“亏损大户”与“吞金兽”

京东方的国际地位在日益加强。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Omdia数据,2020年三星显示器公司在中小尺寸 OLED 市场的份额最大,占据市场份额的73.1%,其次是LG Display占据12.3%和京东方占比为8.7%。

Omdia预测,2022年三星显示器公司的市场份额将小幅下降至65%,但京东方的份额将超过10%,有望超越LG来到全球第二的位置。

但吊诡的是,尽管国际份额不断攀升,又迎来了最强财年,京东方的股价似乎也没有应声大涨,反而是持续回落,已经从至高点每股7.5元下滑至4.36元。

为何投资人不买账?

除了国内股市行情较为魔幻之外,其实京东方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亏损大户”。

2006年由于市场业绩出现大幅亏损,决定取消原定到香港上市发行H股计划。2005至2006年,京东方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5.7亿元与17.4亿。

2008至2011年,京东方连续5年扣非净利润亏损,亏损额分别为10.19亿元、11.89亿元、20.75亿元、38.71亿元。2013年之后时有盈利,时有巨亏。

下图为京东方2012年至2021年近十年来的净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净利润并未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在非经常损益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

以下为京东方2010年至2019年之间每年的政府补贴。这十年间京东方所获政府补贴高达119.73亿元。扣除掉政府补贴,京东方在这十年的净利润时有亏损。

政府在京东方的发展进程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行业特殊的经营模式,导致其政商关系远比其他行业更为紧密。来自地方政府的土地与资本供养了京东方的崛起,京东方相对成功的经营发展,也没有辜负地方政府的投资。

比如合肥市政府除了吸引到京东方落户之外,还获得了超预期的产业集群回报:吸引十多家配套企业落户合肥。

此后,京东方又相继建成了合肥8.5代线、鄂尔多斯5.5代AM-OLED生产线、重庆8.5代线、全球最高世代的合肥10.5代线、武汉10.5代线。

为了吸引京东方进驻,鄂尔多斯市甚至划给了京东方一座煤矿。这个与主业毫不相关的资产最终被京东方卖掉了。

京东方还有过超常规的融资规模。据历年财报,上市以来,京东方累计募资额高达2038亿元。而截止目前京东方A的总市值是1707亿元,融资额远超市值。

京东方化身成为一只“吞金兽”,这都源于京东方有着巨大的资金缺口。这个缺口和液晶周期这个行业特性密切相关。

液晶周期,即一批先驱企业开拓了液晶显示产品的应用,创造出液晶显示的市场需求。当产品被市场接受后,一时供不应求,价格上涨,从而吸引新投资、新玩家进入;产能过大又导致了生产过剩、价格下降,造成产业衰退。

但价格下降同时也导致了需求扩大——成本下降吸引更多需要显示器的工业品开始采用“便宜了”的液晶面板,液晶应用范围扩大。于是再次出现产能不足,引发新一轮投资和企业进入。

曾经,京东方就是在产业衰退期获得入场券而突然闯入液晶显示行业。

在2001至2003年这个产业低潮期,韩国现代集团的液晶显示器业务(HYDIS公司)因负债过重无法支撑而被出售,京东方抓住了这个绝佳机会,拟出资3.8亿美元收购其生产线和全部技术,创下当时中国海外高科技收购的最大案例纪录。随后,京东方利用HYDIS的技术资源,建设了5代线,并于2005年10月开始量产。

在反周期进入行业,京东方紧接着经历了巨额亏损,这条线的主打产品17英寸显示屏,其市场价格在动工建线时是每片300美元,但到量产时,已经跌到了150美元。京东方全年亏损近16亿元。

紧接着,由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新一轮产业衰退期持续到2011年。在这一液晶周期衰退阶段,京东方继续反周期投资。而由于液晶生产线本身就动辄投资数百亿,再加上此次周期持续时间长,京东方的资金缺口在中国工业史上前所未见。

生产新一代产品就要重建一条生产线,这个成本无疑是巨大的,投资者无法轻易豪赌。就在去年12月28日,京东方还宣布,总投资465亿元的重庆第六代OLED柔性生产线正式量产,这些量产的产品将会广泛应用在下一代柔性智能手机、可折叠笔记本等下一代的高端产品。

在这样的行业特性叠加巨大的投入下,一时的亮眼财报确实恐难说服投资者。

两只手抓创收

没有投资人愿意为京东方的最强财年买单,这对企业来说无疑是一种消极信号,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京东方并没有脱离危险境地。

“我将密切关注京东方的发展。”王东升卸任后,他如此说到。尽管京东方已经成为中国的骄傲,但是它仍旧对创收有着刻不容缓的需求。

王东升作为京东方的灵魂人物,苦苦经营20多年,一手将京东方从国内一家濒临破产的电子管厂变成“面板之王”,改写了全球显示产业格局。京东方的市场份额在过去十年间不断上升,2018年其显示屏出货量已高居全球第一。

如果王东升时期的京东方是在打天下,奠定显示江湖的地位,那么2019年继任的陈炎顺就是在做创收,争取产业附加值,将蛋糕做大。

陈炎顺加入京东方28年,是创业团队成员之一,亲历了京东方从无到有自建生产线、打破日韩对面板产业垄断的突围之路,以及带领中国打破了少屏困境。

2019年继任后,他在众人注目中带领公司全面转型物联网,而能否迈出“王东升时代”进入“陈炎顺时代”关键一战在于,其附加值收入占比能否在行业低迷期顶上来。

作为王东升最中意的候选人,陈炎顺给京东方制定的战略是两手抓:一只手巩固其LCD领域的龙头地位,同时更多聚焦OLED以及新兴的Mini LED和Micro LED等领域,另一只手将拓展物联网业务。

这个策略是基于面板行业面临的巨大挑战。据群智咨询的研报,今年3月大部分液晶面板价格仍延续跌势,跌幅在2美元至6美元之间,只有32英寸液晶面板价格止跌。

受俄乌战争局势及其连带影响,群智咨询认为,从需求侧看,小尺寸LCD电视面板需求短期维持强劲,但难以持续;从供应侧看,LCD电视面板投片持续维持高位。

传统液晶面板赚钱难了,要巩固自身的龙头地位,扩张Mini LED和OLED等高附加值产品业务变得势在必行。

3月9日晚,同为面板龙头企业的TCL电子也发布了Mini LED电视新品,覆盖65、75、85、98英寸,售价均在万元以上,这将拉动TCL华星大尺寸Mini LED背光液晶面板的出货。

此外,最新消息称,在OLED方面,京东方也正与荣耀谈判制造双层串联结构的OLED面板,以用于今年晚些时候将推出的智能手机,该技术可使智能手机的功耗降低约30%。

至于进军物联网,陈炎顺用更生动的比喻来描述这个战略:“做美食”。

他表示,京东方目前的显示主业就像是稻子和大米,转型物联网,则是将大米加工为米花、米酒、寿司等多形态产品,从而增加其附加值,并延伸到市场更广泛的应用中去。

“把显示领域千亿级投资积累的显示、传感、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技术,更多运用到物联网体系里,获得更大的市场应用新空间。”他说。

如何在这条赛道起步?

陈炎顺介绍,物联网显示的细分市场无处不在,他们选出市场规模潜力大,能更好发挥京东方底层技术优势,以及更适合京东方进入的几十个方向,以显示技术为基础进行应用场景赋能。

目前,在智慧金融领域,京东方为全国2000余家银行网点提供智慧金融解决方案;在智慧交通上,已经有11个城市地铁线路有京东方的解决方案;京东方还为20余个城市的园区提供智慧园区解决方案;还有智慧屏、以及智慧能源操作系统等。

至于该战略将取得什么样的成绩,还将拭目以待京东方更多的业绩披露。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