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陷“回扣”风波,爱尔眼科“过冬”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06字)

2022-01-12 陷“回扣”风波,爱尔眼科“过冬”

来源:爱尔眼科官网
机构“出逃”,股价“腰斩”。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1月12日报道(文/韩文静)

爱尔眼科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近日,一位微博名为“急诊向日葵艾芬”的网友拿出爱尔眼科的行贿记录,将爱尔眼科送上了热搜。随后爱尔眼科进行了回应,但仍未能平息市场的疑虑。

“行贿”事件曝光后的首个交易日即1月10日,爱尔眼科报收37.29元/股,跌幅为3.72%,总市值为2016亿元。相较于半年前爱尔眼科在盘中创下的最高股价72.27元/股,目前股价已然腰斩,市值缩水近两千亿元。

作为一支“十年十倍”的高成长企业,市值千亿的爱尔眼科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面对业绩的放缓、股价的暴跌以及层出不穷的负面舆论,爱尔眼科还能继续在眼科这条黄金赛道,讲出自己的高增长故事吗?

艾芬再次“炮轰”,爱尔眼科被指“行贿”

截至1月11日,艾芬已经公布了6张爱尔眼科贿赂国家公职人员的名单,均以“爱尔眼科行贿中国”为题,名单里包括爱尔眼科贿赂国家公职人员姓名、单位、电话号码、转帐发生日期、转账金额、开户行、卡号、患者姓名、手术名称等详细信息。

从披露的名单来看,江苏宿迁市多名公职人员、医生以及社会人士均参与其中。艾芬在微博中质疑爱尔眼科,“如此大的金额,如此众多的人群,是否构成行贿罪?”

对此,微信公众号“宿迁爱尔眼科医院”回复称:表示针对近日网传涉及不规范经营行为的信息,深表歉意,公司于2019年就对相关情况进行整改,并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撤换了管理团队。

其实,艾芬与爱尔眼科的纠纷还要回溯到2020年5月,当时,“武汉抗疫医生艾芬视网膜脱落”的话题一度登上热搜。

艾芬医生经熟人介绍在爱尔眼科做了右眼白内障手术,植入了人工晶体。后来,艾芬医生在微博发布内容称,自己术后出现眼前模糊,右眼几乎失明。2021年12月31日,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在其官方微博发表声明,表示艾芬的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

1月1日下午,艾芬在微博回复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声明称:1.不是自行提供的术前B超和OCT结果,是根据爱尔的要求在我院做的。2.这两个检查有没有异常和眼底视网膜平复不是一个概念;3.我的白内障病变程度很轻,根本遮盖不了视网膜周边。4.希望爱尔医院公布我的正确的术前白内障照片。

爱尔眼科表示,对于艾芬女士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眼病诊治事件,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高度重视,迅即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并于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1月4日,爱尔眼科对外发布了《关于艾芬女士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称“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然而时至今日,艾芬仍然在微博上对爱尔眼科的多方面行为进行质疑。

营收、净利双增,股价却近腰斩

由于市场空间广阔、壁垒高,眼科一直以来被誉为黄金赛道。

数据显示,我国眼科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461亿增长到2020年的1410亿,其中,民营眼科医疗机构的增长率比公立更高,行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

作为我国眼科民营机构的老大,爱尔眼科从事各类眼科疾病诊疗、手术服务与医学验光配镜,享受到了眼科赛道在资本红利,并在这些年来一骑绝尘,公司在二级市场上获得充分认可,市值一举突破千亿元大关。

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实现营业收入115.96亿元,同比增长35.38%;实现归母净利润20.03亿元,同比增长29.59%;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21.75亿元,同比增长37.58%

在市场上有“眼科茅台”之称的爱尔眼科,是首批登陆科创板的28家公司之一,从2009年上市至今,爱尔眼科的市值也一路飙升,从不足百亿元,突破三千亿元。

上市十余年时间,爱尔眼科总营收从2009年的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9亿元,增幅19倍,归母净利润也一路攀升,从2009年的0.9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7.2亿元,增幅18倍。

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净利双双增长的同时,股价方面,爱尔眼科却遭遇了滑铁卢,近半年来“跌跌不休”。

2021年7月,爱尔眼科的股价最高曾飙涨到72.27元,市值超3600亿元。然而截至发稿前,爱尔眼科的股价跌落至36.28元每股,总市值1961亿元,市值已经从最高点蒸发了近2000亿元。

爱尔眼科2021年三季报发布后,其前十大持仓机构的变动引发了关注。知名机构纷纷“出逃”,高瓴集团、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型基金等明星机构从前十大股东中消失。

高瓴资本在2018年通过定增的方式买入爱尔眼科,根据公司2021年中报披露,高瓴持有8216.83万股,位列第五大流通股东,2021年三季报显示,高瓴已退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公司第十大流通股东持有2158.43万股。

有市场分析指出,高瓴退出一方面是由于爱尔眼科业绩的增速放缓,而另一方面,高瓴已经通过投资爱尔眼科获得了良好的收益,选择落袋为安。

此外,从机构持仓数量来看,截至2021年三季度,爱尔眼科的机构持有数量为316家,较半年报时的1043家大幅减少了727家,显然,机构正在提前“跑路”。随着机构减持、医药事故频发等利空出现,如今的爱尔眼科正在逐渐跌下神坛。

“眼茅”的扩张后遗症

在利润逐年增高的情况下,爱尔眼科并没有选择投入更多的资源深耕眼科领域,而是通过新建和并购开启扩张步伐。

爱尔眼科官网数据显示,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家上市公司、600余家眼科医院及中心,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

2014年以后,爱尔眼科呈现急速扩张的趋势,爱尔眼科开启了“买买买”的资本运作方式,通过引入产业基金进行资产并购,开新医院或收购市盈率低的医院,扩展眼科医疗网络建设。

得益于从体系外收购眼科医院,经培育待盈利后再置入上市公司的方式,爱尔眼科业绩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2021年年底,爱尔眼科再度以5.01亿的价格收购了14家体外医院,包括收购义乌爱尔、沅江爱尔等14家医院的部分股权。公司方面强调,此举意在进一步实现下沉市场的布局。

然而,高速扩张一方面带来了业绩的高增长,另一方面也为公司埋下了隐患。

在爱尔眼科以工业流水线式的手术为主的发展模式背后,是公司对于研发的“吝啬”投入。数据显示2018年—2021年9月,爱尔眼科研发支出占比分别为1.22%、1.53%、1.38%、1.36%。

这种过于重扩张、轻研发的模式,也导致爱尔眼科医疗事故频发,艾芬的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数据统计,2014-2020年,爱尔眼科作为当事人的医疗损害相关案件共计75起,对患者的赔偿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爱尔眼科涉及141条自身风险,包括股权质押、法律诉讼等。

此外,爱尔眼科还曾多次因为虚假广告被罚。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9年,爱尔眼科的子公司因出现违法广告、违规生产与销售等行为,被行政处罚100次左右。

深陷舆论危机的爱尔眼科,未来要面对的难题可不仅仅是舆论。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眼科医院集团,爱尔眼科的 “量”得到快速增长,但“质”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疯狂扩张的眼科民营巨头如今在质疑中踩下刹车,如何缓解业绩焦虑、提升医疗服务能力,成为了爱尔眼科亟需解决的问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