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攀上“元宇宙”的高枝,虚拟主播吸粉百万可以走多远?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252字)

2021-12-07 攀上“元宇宙”的高枝,虚拟主播吸粉百万可以走多远?

虚拟人这条赛道可以被照亮多远?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DoNews,作者:伊一。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在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博主等自带流量的关键词之下,柳夜熙在抖音火了。

第一条短视频里,柳夜熙背对着镜头,坐在化妆台前梳妆打扮,周围的人举着手机开着闪光灯拍照。突然柳叶熙转过身来,周围的人群吓得后退了几步。一个小男孩走上前问:“你是人吗?你在这里化这么丑的妆,是想吓人吗?”

“当然是啊!”柳夜熙让小男孩“摸摸看”,反问道:“这是美妆,你不觉得很美吗?”

自称“会捉妖”的柳夜熙是抖音首位虚拟美妆达人。2021年10月31日,柳夜熙发布了第一条视频,获得300多万点赞,涨粉上百万,并以此视频登上热搜。 隔日,柳夜熙发布了第二条视频,点赞数同样超过百万。

截至目前,柳夜熙用三条短视频收获了622万粉丝。根据目前的账号规划,只发布了先导片。“孵化”柳夜熙的创壹科技创始人谢多盛表示,后续故事会以单集剧情的形式陆续在抖音发布。据了解,柳夜熙背后的大中台团队有150余人,小前台团队人数则在10人以内。

事实上,在柳夜熙之前已经有虚拟偶像或数字人进入大众视野,并开始商业化的尝试。例如二次元虚拟偶像“洛天依”登上央视春晚,并现身李佳琦直播间带货;乐华娱乐推出d额女子虚拟偶像团体“A-SOUL”,与Dior等各大奢侈品牌合作的法国的虚拟网红Noonoouri。

当行业玩家批量复制下一个“洛天依”或“柳夜熙”,虚拟人这条赛道可以被照亮多远?

虚拟偶像量产化

东方面孔、中国风妆容以及捉妖师的身份,柳夜熙的形象有意与当下的国潮风尚做契合。妆容中荧光元素的运用,充满科幻感的特效以及赛博朋克风的后期色调又迎合了Z时代的审美偏好。

半年前,创壹科技嗅到了这样的机会,着手打造虚拟人“柳夜熙”的IP。

今年2月份,创壹科技拿到千万元的首轮融资。过去三年,团队在后期特效视频制作中储备的例如CG和面部驱动技术等技术经验,以及美妆领域的品牌资源,终于在元宇宙的概念之下,有了新的机会。

几年前,创壹旗下的慧慧周账号就曾因“控雨”特效而红。随后,慧慧周账号又结合了剧情内容,陆续打造出“翅膀”、“下车转场”等视频。目前,慧慧周账号在抖音已有1400多万粉丝。

如今,谢多盛对于柳夜熙的走红并不感到意外。这是是“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概念下的产物。 团队在复盘时曾展开过讨论,认为柳夜熙的爆红“50%是因为元宇宙的概念热度,30%是因为其2.5次元的设定和技术水平,20%是视频创意和世界观的搭建。”

目前,虚拟人大多以虚拟偶像的运营模式为主,可大致分为养成类、人格化类、二次元女团等类型,虚拟人所处时空也多是二次元或者三次元。创壹科技对于柳夜熙的定位则是2.5次元——二次元是纯CG,三次元是现实世界,2.5次元则是游离于二者之间的存在。

柳夜熙等后续虚拟人的变现方式主要有两种——传统IP经济和元宇宙未来的商业可能。在传统IP经济方面,主要包括品牌广告、IP联名、知识付费、电商等;在元宇宙未来商业可能方面,谢多盛表示,目前公司还在盘算中,但这类变现方式是公司的大方向,具体包括参与元宇宙的基建路口,例如虚拟的以太网络协议等。

从长期来看,创享投资合伙人朱春涛认为,虚实结合的世界需要柳夜熙这样的产品来做连接和支撑 ,虚拟形象这个方向肯定是未来。但目前的技术和社会结构下 ,大部分都还是早期的应用或者广告营销公司,“技术的门槛国内企业建立的不够完善。”

从概念到应用

虚拟主播的出现可以追溯到20年前,大多以2D或3D的虚拟形象出现,再加以配音,应用到媒体场景中,比如2003年央视少儿频道推出的虚拟主持人跳跳龙。

对今天虚拟偶像的发展具有创新意义的,是2007年亮相的初音未来。她的原型是一个用于语音合成技术的音源库,独特之处在于奠定了虚拟偶像“养成型”的孵化模式,即粉丝直接参与创造虚拟偶像的价值,并进行线上分享和传播。这一关系下,“我支持偶像”变成了“我制作偶像”。很大程度上,初音未来的走红与当代年轻人追求个性、自由和话语权的文化内核相吻合。

官方引导下,日本网友对初音未来进行了大量同人创作,按自己喜好赋予其设定、故事,塑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2012年,哔哩哔哩通过二次元形象和语音进行合成技术推出了“虚拟歌姬”。2016年,以名为“绊爱”虚拟YouTuber为起点,带动了虚拟主播的热潮。

近两年,仿真人的AI虚拟主播得到了进一步应用。一个月前,湖南卫视推出的数字主持人“小漾”,在后续节目中进行了人格化培养,有望加入改版后的《快乐大本营》,成为中国首个综艺节目虚拟主持人。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同比增长70.3%。

从虚拟偶像虚拟歌姬洛天依到人气虚拟主播VTuber绊爱,再到虚拟偶像女团A-SOUL组合的出现,不难看到B站、字节跳动、阿里等互联网公司的操盘和布局。

验真还是被证伪?

在电影《西蒙妮》中,人们曾描绘过AI虚拟主播的理想形态:她是一个由计算机虚拟合成的、高度逼真的三维动画人物。她美得令人无法拒绝,一言一行都与真人一样,并可以完成一切表演、播报,且不会有任何绯闻,妥妥的一枚“完美代言人”。

虚拟主播的形象多样化,可根据直播用户的爱好来设定形象,多样化便捷,动作丰富。业内人士分析称:“虚拟主播的内容可塑性强,在互动上可做多方位延伸,游戏,歌唱,舞蹈等均有一定的可塑性。同时具有一定神秘感,部分主播用虚拟形象覆盖真人,同时做到真人发声,对于互动声线甜美或者有魅力的,均对用户有一定的吸引力。”

也有分析者称,虚拟主播于直播领域中,国内重视程度不高,目前,国内对于虚拟主播直播领域较为不看重,平台内对于板块扶持力度不大。同时虚拟主播对于IP要求偏高,对于普通公众来说,知名的二次元虚拟形象对其才有一定的吸引力,若非知名IP,打造IP、磨合IP的阶段较为困难。相对于其他类型的直播所需,虚拟主播背后需要更多团队运作,成本更高。

根据直播和短视频数据平台小葫芦发布的《B站虚拟主播数据表现》,虚拟主播的形象正在多方位发展,例如在游戏内的互动,用虚拟形象替代明星和主持人,以及请IP形象给快消品代言等。

而在直播领域,若要打造虚拟主播,需要对IP重新进行孵化。对于团队和个人来说,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虽然通过给大主播打造虚拟形象来实现快速IP孵化也许是一条捷径,但对于虚拟主播所产生的未来发展和商业机遇,还是应该客观理性的对待才是。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