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从在LOUIS VUITTON教人做皮具到自创品牌,骊作成为成都商圈手作文创“新宠”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71字)

2021-10-12 从在LOUIS VUITTON教人做皮具到自创品牌,骊作成为成都商圈手作文创“新宠”

来源:猎云网
文创品牌未来可期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红碗社(ID:hongwanshe2020),作者:Julie,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从工作室到核心商圈”

有多少人是通过各种短视频APP的网红街拍知道成都太古里的?短视频里,在太古里广场上亮相的男女老少,总是给人潮流、时髦的感觉,太古里也因为它的潮范、美景、商圈文化吸引各地游客前去打卡。

在小红书上搜索“成都·时尚”,相关笔记竟达8万+篇,而“成都·时尚”相关资讯的阅读数达到2亿多人次,以每天0.65篇的人均阅读数排名全国第一。不知在什么时候,这座以串串、火锅著称的都市成为了向时尚靠拢的新一线城市,其文创特性也在逐渐显现。

骊作(LEAZOO)正是在2017年先后落户于成都太古里(2017-2019)和成都大悦城(2017至今)的一家以手工皮具定制和体验为主的生活方式类品牌,创立于2015年,最初由三位从事不同领域的85后青年创立的皮具手作体验服务工作室演变而来,其首创将皮具的生产制作、体验娱乐及产品展示融合进购物中心门店的体验消费模式。

红碗社此次采访到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方彬先(后文都称“Fang”),他也是骊作项目的发起人,创业前在商业地产从事数据分析师和策划师,目前主要负责骊作的运营管理与团队建设。

据Fang透露,三人分别来自不同领域,其中Roy在LOUIS VUITTON从事7年售后与质量管理工作,曾经举办现场体验教学活动近百场。当时只是针对LV内部的一些体验教学,没想到响应参加的人数逐次增多,他们便萌生了自己开创体验教学品牌的想法。另外一个合伙人李鹏程(黑爷)原是媒体人出身,目前负责品牌推广及商务合作。

Fang告诉红碗社,2015年骊作是以工作室的方式进行教学,大家都是白天上班,晚上才会去打理工作室,经营了一年多,在圈内也小有名气,很多商业地产纷纷投来橄榄枝,但在后来入驻太古里和大悦城,也是因为商圈给到了文创品牌一些租金政策利好。

据Fang介绍,目前骊作的业务板块分为三个:体验制作+成品售卖+订制,顾客可以选择自主DIY体验制作皮具,教授过程不另外收费,客人自己动手制作和购买一件成品价格一样,据统计,骊作已经吸引累计超1万人次到店体验,体验手工皮具制作商品超过百件,主要涵盖男女包款、腰带、手表带、挂饰、宠物项圈等。平均客单价400-500元,两年内重复体验或购买的人数达到一半以上。

“先做好本土化和私域”

红碗社好奇与骊作从2017年进驻成都太古里和大悦城至今,一直没有走出过成都,除了在骊作的微信小程序能买到系列成品,在其它大型电商平台并不见其踪影。

Fang表示,皮具手作不同于书店、绘画等其它文创品类,十分考验商圈氛围,在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没有跑出来之前,不能贸然前进,皮具手作体验具有非刚需、低频次、高客户黏性的特征,先建立高黏性的用户基础,再进行扩张,才是安全的方式。

Fang进一步介绍,骊作一直在不断尝试更新运营模式、完善细节,包括橱窗的设计、工具区、店内案台座椅的角度、光线等等,运营者们都会亲自考量这些因素,及时做修改和调整,争取每一个细节都能够促进消费者的情感体验。骊作手制除了为手工皮具爱好者们搭建便捷、完善的交流平台之外,还是体验手作文化和释放闲暇时光的好地方。

“骊作在产品理念方面一直秉承几个原则,品质上多采用头层植鞣牛皮与Chevre Sully山羊皮(爱马仕全球皮料供应商出品),植鞣皮料最大特点就是其可塑性强,坚固、耐磨、易上色,植鞣皮料湿了之后,会变软,处于此种状态下,可以随意做造型,客人还可以体验自主染色的过程,让颜色跟随双手在皮料上流动,其中骊作独有的烫印服务更是为消费者自己的作品赋予个性化的印记,满足消费者的各种礼品需求。”

在设计上,骊作以简约、纯色的经典款式为主,这也是方便初学者操作,“一般简单的挂饰、卡包等四五个小时就能做好,我们注重消费者体验,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亲自动手学习制作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皮具;同时,我们目前在微信视频号、抖音、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都发布了一些皮具手作相关的有趣内容,我希望骊作在让消费者花心思、时间去体验的同时,能感觉到乐趣,骊作想成为一个有趣的品牌。”

提及目前骊作的主要挑战,Fang表示,最大的挑战和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私域粉丝的积累。“去年疫情给了骊作很大的启发,成都大悦城店在关门的两个多月里,营收不降反增,靠着粉丝群的互动,竟达到了五六万的销售额,充分说明骊作是一个具有高用户黏性的品牌,我们目前私域粉丝已接近一万,其中有半数在骊作消费过。”

Fang介绍,在联名方面,2017年,骊作与成都博物馆合作出品系列产品,选用馆内邛三彩、皮影、石犀等元素结合现代手工皮具,打造极具设计感的产品,并以馆内重点文物“石犀”的形象,开发皮具产品,同年11月已于馆内上线及售卖。同年,骊作与法国奢侈品Roger Vivier合作,为其开发以“红底高跟鞋”形象为主题的手工皮具挂饰,并提供成都店烫印服务。

随后和美国家居品牌Harbor House亲子手工皮具活动与骊作达成了在成都、大连、沈阳、重庆等6个城市的线下体验活动合作。2018年,成都远洋太古里携LEAZOO骊作在V&A《鞋履:乐与苦展览》中设置LEAZOOLEATHERSPACE皮具空间。LEAZOO骊作作为唯一指定商家在鞋展中提供成品售卖和免费体验服务。

“文创品牌未来可期”

谈及目前有无对标品牌,Fang列举了日本一个以小学生书包制作而深受喜爱的品牌“土屋鞄制造所”,这是一个来自日本,诞生于1965年的皮革品牌,由一个小小的制包工坊开始,最初是为幼小学童制作皮革书包而设,五十多年来坚持人手制作的传统,加上简约风格和特色设计,如今土屋鞄制造所已是一个在日本无人不晓的皮革包包制作品牌。

“骊作想成为自主拥有生产线的品牌,正如土屋鞄制造所,起步规模虽然不大,但却是一个小而美的品牌。若未来有资本进入骊作,首先解决的就是供应链问题。目前我们原料采购集中在广东,曾经也尝试过与一些代工厂合作生产,但经过一番考察后,发现能符合我们要求、有资质的厂家少之又少。总结原因,莫过于皮具箱包行业的供应链能力升级动力不足。不同于服装、鞋类的高频次、刚需消费,以箱包、挂饰、皮带为主的皮具行业自我升级动力欠缺。因此,骊作在规模扩大之后,一定会考虑自建资质更高的供应链。”

Fang进一步表示,掌握供应链才是把一家单独的店做成连锁品牌最核心的部分。精品连锁咖啡品牌Seesaw的打法给了他很大的启发。正因为Seesaw从2014年开始就启动了“云南计划”,成为了国内咖啡连锁品牌中最早启动且唯一自建供应链的品牌,Seesaw在建设供应链体系上投入巨资,其持续升级自身供应链从咖啡原料端到消费应用端的能力,因此才有勇气说今年要把店开到100家。并且Seesaw在产品研发、供应链、数字化、门店营运等方面,都有值得骊作学习的宝贵经验。

Fang总结说,“就皮具手作行业而言,骊作入局较早,但目前缺乏对设计、手工、原材料都精通的相关人才,相信这也是行业面临的困难,但目前骊作一个不到十人的团队,具有很强的凝聚力,每个人既当销售、又当老师兼客服。营销层面,合伙人李鹏程也在不断尝试新的方向,但目前最核心的就是做好视频号的内容营销,运用专业团队拍摄出符合年轻人审美的短视频内容,争取让私域粉丝大幅增长。”

从骊作来看,本土化文创品牌的“走出去”似乎有些艰难,但长远来看,发展得“慢而稳”也许是一个好的方式。反观日本文创产品,之所以能够渗透到日本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能是日本政府主导产业发展方向与国民文化自觉意识共同作用的结果。Fang表示,作为行业探路者,骊作在中国的文化产业机制不断完善与发展的大背景下,有了更多创新的机遇。期待更多从业者将有地域特点的文创品牌带向全国。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