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我,90后投资人,选择逃离创投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3188字)

2021-09-21 我,90后投资人,选择逃离创投圈

很多90后投资人其实都在迷茫。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马慕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90后,这个曾被称为“垮掉一代”的群体,正逐渐成为投资圈的一股新力量。

不知不觉已步入而立之年的他们,有的已经投出不少明星项目,年薪百万;有的正意气风发,潜力挖掘着下一批独角兽;还有的,在经历了一番风雨成长后,似乎已看透了行业的运转规则,陷入了焦虑与彷徨,甚至想要转身逃离。尤其那些中小机构的90后投资人,面对“一九效应”愈发明显的基金市场,他们的无力感越来越重。去往更头部机构还是直接放弃这个行业,成为了他们常常突然思考的一件事。

“很多90后投资人其实都在迷茫,我也在迷茫。究竟要不要赌长期?要不要相信自己?未来是不是还有机会?说实话,如果说我现在要离开,当然也会有点不甘心。”一个92年投资人对投中网直言。

而当无情的压力传来,他们究竟如何做选择?对于未来的职业发展,他们又有着怎样的规划?近日,投中网与三位90后投资人与一基金行业的猎头聊了聊。

能否投出独角兽,个人力量微乎其微

92年,投资从业2年

2021年上半年,我离职了。很直接的原因,觉得没奔头,没劲。

我上一家机构在市场上算得上中腰部吧,2021年明显感觉到投不进项目,压力很大。其实去年,很多市场上的明星项目我都见过,当时和创始人聊的也不错,但种种原因最后内部没通过,就这么错失了。

2021年以来,我明显焦虑了很多。其实我身边一些和我差不多年龄段的投资人,大家都产生了对这个职业的怀疑。尤其是像我这种在中腰甚至尾部机构的从业者,单从工作属性上看,投资并不是一个好的工作,既不稳定,薪水也没那么高。

进入这个行业时,我真的是有初心的:不断接受新东西,投出独角兽,陪伴优秀的创始人成长。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但在这个圈子里干了几年后,就会逐渐认识到,能投出独角兽的人非常少数。

而在投出独角兽概率的影响因素中,自己能够发挥的作用又极其微小。它与许多变量有关——宏观背景、基金所在的位置、管理层的眼光魄力等等,最后才是你自己。

这个圈子里,有很多投资人的家庭背景极好,跟一些另类投资哪怕赔了也无所谓。但那些没有这种背景的小伙伴,即使再秉持长期主义,所看赛道的大方向再正确,中间过程中的一些行业波动也有可能会击穿其物质和心理的防线,最后只能出局。

想想我刚入行时,也有很多不适应,很累,要从0-1学习很多东西,积累资源。但整体来看,经历这个工作我还挺开心的。因为如果没有进创投圈干投资,我相信很多思维模式我都不会有突破。

一直以来,我的成长环境、价值观等都很中产,接触的人生轨迹大多也都是好好读书上名校进名企,赚点钱过生活。以前我是一个很佛的人,但现在会下意识地用创业者的思维思考一些事情。

我自己的90后好朋友,人家的小生意也能做到千万,有些人已经卖过公司了。原来,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可以创业的人,现在我觉得也还好,很多事情没那么难。即使做不了非常大的事业,也能做个小生意。

对投资行业产生动摇,“到哪家基金都一样卷”

93年,投资从业3年

我硕士毕业之后就进了机构,当时真的是一腔热血,干劲十足。

投资最吸引我的一点就是总在与创新同步。简单来说,就是坐在“投资人”这个位置上,不管能不能赚到钱,你就一定能看到很多创新,确实见多识广,非常锻炼人。

我所在的机构规模不大,刚开始还觉得没什么所谓,一样出去筛BP投项目。但慢慢地,我的新鲜感就被现实打败了。特别是这两年,大机构越来越大,中小机构话语权相对变弱,身在其中的我逐渐产生了一股无力感。

最开始,我其实还挺想跳到更大的机构。但我现在感觉,在哪个基金工作本质上都差不离,都只是螺丝钉,只不过大机构的螺丝钉看起来镶金罢了。大机构未必有想象中的那么光鲜,人家也未必会把汤汤水水撒给你。

如果我接下来真离开不在投资行业的话,我以后也应该不会再来基金了。如今,基金行业的模式只有一套规则,那就是马太效应。大的基金已经太大,如果规则不发生变化,到哪家基金都一样卷。

越卷下去,年龄越大就越难考虑新的机会。因为这个行业会把你的薪资养得很高,能力养得很单一,到时候你就基本离不开这个行业了。

在投资行业这三年,我看到的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投资人大都认为自己的认知高于一般人。但其实,很多时候,投资结果与投资决策都是分离的。举一个特别简单的例子,你去打扑克的时候,你可能出错了一张牌,但最后却赢钱了,而且赢了很多钱。这时候,大家都会从结果评价你的能力,殊不知背后更多的都是偶然。

我们同龄人很多都很着急,从一个跳板跳到另外一个。但2021年教育行业大变这个事就给人一个很好的教训——这个世界不会总像你预期的那样去运转。

终归来说,投资这份工作还是很让人成长的。它的成长周期不是线性,有点像凹曲线,即前期很缓,但累积到一定的量之后,往上走的曲线就会很陡峭,累积周期很重要。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做到现在,可能才刚刚入门。可遗憾的是,此时的我却对投资行业动摇了。

竞争压力很大,“投资真的太难了”

91年,投资从业4年

2021年5月,我开始看其他行业的新机会,现在手里已经拿到了几个offer。

离开一级市场的原因是因为,投资行业的竞争压力特别大。如果你跟一些创业者的关系没有特别好,你就可能就拿不到一手的deal。如果只看FA推给的deal,那就只有同行竞争。可太贵的又追不起,最后只能是看了个寂寞。

如果你想和创业者保持好关系,功课就要做更多。这个行业比较现实,比较目的驱动,疲劳就疲劳在这儿。

其实,投资人给创业者资金,与创业者一起做事情,合作共赢这事挺好的。但如果天天这样,有时候就会感觉为什么人和人的交往如此有目的性。

包括在基金内部,投出一个项目前,你还要搞定IC,得到投委会的信任。但信任这件事很难把握,不是说谁看的deal多,做得多,老板就信任谁。投资真的太难了。

之前,我也曾想过换一家机构——专注深耕在某个领域,运营状态就像一个好的创业公司,基金团队一起把事情做好做大。如果去的时间点正好是那个机构需要形成自己的中层,对我来说肯定是更好的。但这两点都满足的机构已经非常少了。

投资就是游牧民族,哪里水草好就迁徙到哪里,居无定所。比如现在教育行业这块地不肥了,大家就去追新消费或其他赛道。而且我越来越感觉,做基金最大的挑战在于应对不确定性。中国的商业环境5年一个大变化,但基金的存续期更长一些。就像我们2015年投的一个项目,本来2021年要上市了,但突然变化来了,IPO进程又无期了。

另外一个很大的感受,现在的投资行业已经不拼认知了,就是简单粗暴地给钱做投放。什么叫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是投资一家公司的创新带来的指数型增长,现在更多的就是吹资本泡泡。这种环境下,你说小规模的基金怎么生存,大多只能往更早期看。

其实人也一样,在北京这个城市,如果你要看别人的话,自己就不要活了。我身边有很多跟我同龄甚至比我更小的创始人,人家公司的估值都好几亿了,怎么比?还是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好了。

95后投资人的选择:跟着谁,比在哪个平台更重要

基金行业猎头

90后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如果在投资圈的话,90年-95年之间的从业者2021年也要30岁了,也不算特别年轻。

2021年上半年,行业流动更多的其实是95年-98年这个年龄范畴的小伙伴。有些小朋友自己的想法也挺多的,他们有些甚至会主动找猎头打听市场行情。

我也遇到过一些在行业做了5年以上的投资人离开了这个行业。他们有些会转去做业务,有的会去自己的被投企业中做战略,等等。

当前,VC/PE的马太效应越来越强烈,有一些90后的投资人会选择跳到互联网大厂的战投部。从个人角度,我认为这是一种良性的进步。因为确实,大多中小VC给到这个年龄段的薪水水平不高,而且本身小基金现在也不好抢到项目。在大厂战投部,起码产业资源会更丰厚。

现在市场主要有两种现象:一种是从三线跳到二线,往更头部走;另一种是跳到同一级别的基金,但相比上一家,跟的合伙人相对会更得势。

而95后这个群体,但凡有点行业sense,在选择更心仪的机构时,都会格外看重是否有个直线主管来带他。特别是那些对某个细分赛道特别有热情喜好的95后投资人,他们希望基金老板更懂赛道,哪怕机构所在的市场位置没那么头部。在他们眼中,跟着谁,有时候比在什么平台更重要。

一线机构比较偏爱很聪明又很能吃苦的小朋友。比如一些投科技的基金,对求职者理工科背景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可以说越来越挑。另外,这些机构也希望对方得有点理想主义,对一级市场有情怀,这样才能长期坚持下去。

某种程度上,投资更多处理的是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投资做得好,也在于内部流程较顺利,即投资人在机构中要能推动项目,与IC的交往起码不差。

如果说是91年、92年左右,目前市场的某些主流投资人,跳的好的前提一定是其有很强的流程管理能力。归结为两个点,要么其sourcing能力特别强,能挖到别人挖不到的“水下项目”,可以做到极度搜索;要么就是研究能力很出众,能够极度聚焦。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