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嘉御卫哲:我要找十位年轻合伙人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711字)

2021-09-16 嘉御卫哲:我要找十位年轻合伙人

下一个十年,卫哲定了新KPI:10个新合伙人,20家新千亿市值公司。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作者:周佳丽。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迈过十周年,嘉御基金迎来了一个里程碑。

9月初,嘉御基金正式更名为“嘉御资本”,同时旗下首支独立子基金——专注早期科技投资的前沿科技基金也终于亮相。投资界独家获悉,这支全新的基金已经在嘉御内部模拟运营了3年,于今年5月底开始独立募资,不到3个月便完成首轮关账。至此,嘉御基金真正从单一产品、单一基金升级成了一家多基金、多产品的投资集团。

一切似乎水到渠成。2011年9月,在面向御翠园的浦东嘉里城里,卫哲率队创立了嘉御基金。十年里,这支队伍执掌超160亿元,摸索出了一条独树一帜的投资路径——退、管、投、募,迄今投出了泡泡玛特、安克创新、思摩尔国际、沪上阿姨、锅圈食汇等30余家明星企业,仅在过去一年就斩获4家千亿市值IPO,超前完成了十年前立下的“投资100家企业,创造1000亿美元市值”目标。

以嘉御资本之名,这支队伍下一个十年的愿景已经展开:帮助20家有千亿市值潜力的创始团队,共创千亿市值的公司,为投资人创造2000亿的增值财富。值此之际,卫哲也悄悄给自己定下新的KPI——在未来十年里培养十个年轻的创始合伙人,让他们独当一面掌管各自的产业基金。

十年酝酿,嘉御基金正式更名,首支独立基金亮相

时间回到2011年的那个五四青年节。彼时,中国PE正在经历着一段疯狂的岁月,从券商直投、保险机构到银行,企业家和民间资本纷纷投身PE,围抢Pre-IPO项目。那是中国PE扎堆的时代,专门面对Pre-IPO的投资达到了历史顶峰。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资本盛宴,但刚刚年过40、头顶着诸多光环的卫哲却出奇得冷静。他陷入思考,中国PE行业到底需要一家怎样的投资公司?卫哲开始计划着一件大事——创立自己的投资基金。与全民PE时代下那些财务性投资公司不同,从创业走来的卫哲选了一条几乎无人踏过的路:先通过为企业提供战略升级、运营和战略提升而创造价值,再通过投资分享价值。

那年9月,面向着御翠园,卫哲在浦东嘉里城为自己的再次创业选定了办公室,嘉御基金正式诞生。在嘉御基金的第一版PPT里,有关于未来“嘉御资本”的模式与概念就已经被记录下。

十年来,那一页至今未变过,所有的嘉御人都在朝着这一模式而努力、迭代与升级。“十年里,我们建设和培养团队,积累行业经验和人脉资源。我们都知道会有这一天,也都盼着这一天。”酝酿十年终于等到这一刻,卫哲忍不住感慨,“水到渠成。”

告别嘉御基金,迎来嘉御资本,旗下一支全新的前沿科技子基金也浮出水面。投资界独家获悉,区别于主基金,嘉御前沿科技基金专注信息产业技术方面的早期科技投资,自今年5月底开始启动独立募资,仅不到3个月就完成首轮关账,得到了行业龙头企业、政府引导基金等投资人的大力支持。据透露,前沿科技基金计划投到15-20个项目,期限为10年,9月首轮关账以来已经投出两家早期科技项目,并且还有不少高潜力的储备项目。

这是嘉御在成员企业队伍以及产业类LP群体不断壮大之后的顺势而为。实际上在嘉御内部,这支基金已经模拟运营了3年。期间,一行年轻的理工男投资人队伍投出了超20个早期前沿科技项目,所投项目百分之百完成两轮以上融资,“如果嘉御主基金IRR(内部收益率)在50%,他们则在70%多,跑赢了主基金的大势。”卫哲透露。

掌舵者正是嘉御“四大金刚”之一——方文君。2014年,有着丰富投资经历的方文君正式加盟嘉御资本。在随后的7年里,这位80后年轻投资人专注科技领域,先后投出了蓝城兄弟、安歆公寓、EMQ、阿丘科技、趋动科技、星思半导体、飞致云、墨云科技等项目,为嘉御带来了丰厚回报。他自己也从高级投资经理,一路做到董事总经理职位,直至成为今天嘉御前沿科技的创始合伙人。

从内部模拟到走出一个真正的、独立的基金,并放手由年轻团队自由负责投资与募资等事宜。这样的模式与路径即使在今天的创投圈也并不多见。

十年,从嘉御基金到嘉御资本,看起来不过两字之差,背后含义却意味深长。一方面,这意味着嘉御基金从单一产品、单一基金真正转变为一家多基金、多产品的投资集团;同时也成功避免了团队个人成长的天花板,越来越多年轻的嘉御人有望成长为第二代领军人物。

一场影响深远的对话,缔造嘉御独树一帜的投资规则

回首嘉御的第一个十年,离不开一位关键先生——黑石集团创始人苏世民。

2012年8月,在黑石集团纽约办公室里,苏世民向卫哲分享道:没有退,募、投、管三件事都白做。“那次沟通对我来说可谓价值千金,震动很大。”他依然记得那场对话,不可能让一个做投资的人又要负责退出,投资人是买方心态,而退出端则是卖方心态。他也开始意识到:在中国投资圈,投资机构们往往针对“投”设置了一系列法则,却很少听到他们的退出标准。

自此之后,嘉御基金就一直有人专门负责退出工作,并将此放在做投资的第一重要位置。十年间,嘉御演绎了一条独特的退出纪律——八分之五理论。所谓八分之五理论,就是一个8年期的人民币基金在第5年底的DPI实现大于1;12年期的美元基金则以12乘以八分之五,就是要在7.5年时完成DPI大于1 的目标。

这并非易事,但十年来嘉御以此为铁律,在投资的超百个项目中,已经有三分之一完成了上市或者并购退出,各期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都坚守住了八分之五理论的底线,是中国投资圈为数不多跑完十年一个周期的基金。

仅次于“退”,嘉御把管理放到了投资之前。早在2011年正式创办嘉御基金之前,卫哲就在反复问自己:“我们的钱,与别人的有什么不同”。他十分清楚,资本本身没有竞争力。自2012年起,嘉御便着重开始培养资本以外的能力。

当今天的同行们大谈“投后赋能”,这支队伍早已对此进行了重新定义,把对企业的投后管理、投后赋能进行前置,转变为嘉御特色的投前咨询、投前赋能。在完成投资动作之前,他们就注重企业的运营提升,给予免费的、系统的、专业的战略咨询。

帮不上忙,就不投。作为从事投资的坚定战略,这样独树一帜的差异化打法,慢慢演化成嘉御日后的独特气质,也是其成长路上最大亮点。

越来越多企业为之动容,为嘉御独家创造了投资机会。投资界获悉,在嘉御百余个投资案例中,超过80%是在企业不开放融资时获取的,“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的打法,不去市场上抢项目,而是以创造投资机会为主,十年一百个项目中超过80个项目是没有其他机构竞争的。这是我们把‘管’做到极致以后带来的成果。”

关于“投”,嘉御摸索了五六年,“直到2018年,我们才把‘投’这个字搞明白——拒绝小而美,拥抱高大上”。卫哲进一步阐释,好项目依然稀缺,嘉御形成了自己的逻辑:拒绝没有200亿市值潜力的小而美公司,只拥抱能成长为千亿市值的高大上公司。

为了捕捉到更多未来的千亿市值项目,在嘉御内部,一个标新立异的团队结构生动连接着各个成员和所覆盖的行业。类比大学主修专业和辅修专业,这样的投资人组织体系可概括为“1+1”分组模式——一个组,不只看一个行业;一个行业,不只看一个组。

如此一来,就避免了当一个行业只有一个组看的时候,有时出于为了投这个行业而投项目;同时也为嘉御的投资生态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电子烟供应链巨头“思摩尔国际”是企业服务组投资人投的,火锅渠道品牌“锅圈食汇”是跨境电商组投出来的。

现在,根据嘉御最新的要求,投资人最低跟投额度是上一年度收入的三分之一。“这是苏世民教我的第二招。”卫哲告诉投资界。

依次做好了退、管、投,所有的投资机构都认为最难的募资,反而变得水到渠成了。嘉御颠覆了一级市场公认的“募投管退”运作规律,在不断探索与迭代中,以LP与投资企业为价值原点,沿着“看好,看懂,帮上忙”的行为准则,修筑了一个更加完善的嘉御生态体系。

遗憾错过拼多多、SHEIN,“农夫型”播种赋能,投出一张庞大版图

这十年,卫哲接触过的创业者数以千计,在嘉御总部大会议室中央的那张皮质沙发上,曾来来往往过字节跳动张一鸣、拼多多黄峥、完美日记黄锦锋、SHEIN许仰天等超级独角兽创始人。遗憾的是种种原因下,嘉御都未能成为他们的投资方。

作为同行中最注重内部培训、内部复盘的机构之一,在卫哲看来,错过之后的复盘才最重要,“比如错过SHEIN,我们就在问为什么当时只看亚马逊,不看独立站,我们对它存在哪些误区,只要走过这个误区就没关系”。他打比方说,做投资好比坐地铁,要相信永远有下一班地铁会来,“应该在下一辆地铁来之前找到好的位置做好准备等在那里,而不是去追那辆跑掉的地铁,但实际上有太多投资机构想去追那辆跑掉的地铁。”

尽管错过了SHEIN,但嘉御在出海品牌上的投资已经多点开花。早在2017年起,嘉御就已经深度布局包括安克创新、致欧家居、如果新能源、泳装品牌Cupshe等在内的6家跨境电商企业。这其中,嘉御对安克创新的投资堪称经典一役。

2016年初,在看中出海赛道的长期价值之后,嘉御出海品牌投资团队开始寻找可投资的优质标的。不久后在老友的介绍下,卫哲接触到了安克创新团队,彼时这支新锐出海品牌已经成立5年,以做充电器起家在海外消费电子行业位列排头兵,收入近20亿元,利润也有两个亿。

一开始,不缺钱的安克创新并未开放融资。随着对安克创新的深入了解,嘉御发现了这家快速成长起来的企业内部渐渐浮现的管理问题和组织架构等方面的困惑。秉持着先管理后投资的运作规律,嘉御在经过全方面的行业研究后给安克创新进行了三次深度的管理培训和分享,为这支管理瓶颈中的潜力队伍送去了符合起成长路径的商业战略、组织管理咨询服务。

在这套成体系的赋能服务下,嘉御一期人民币基金获得多次独家投资安克创新的机会,自2017年首次投资后又两次加注,一举缔造嘉御人民币基金迄今为止的最大单笔投资,成为安克创新重要机构股东之一。2020年8月,安克创新成功登陆A股IPO敲钟舞台,巅峰市值近800亿元,陪伴在后的嘉御回报丰厚。

过去十年沿着新消费和新技术,这样的赋能型投资不甚枚举。比如如今总市值超2300亿港元的思摩尔国际,当年为解决“代工厂”标签和股权激励体系,嘉御组织了一个分支团队在思摩尔国际办公室驻扎三个月,靠着对技术品牌进行C端产品露出的三页战略PPT,打动了这家“不差钱”的行业巨头,成功在IPO前投了进去。还有泡泡玛特、江南布衣、锅圈食汇、沪上阿姨等明星项目都在不开放融资的档口下,单独为嘉御打开了窗口。

卫哲曾说,嘉御从来不是捕捉风口和窗口的“猎手型”基金,而是相信春耕秋收、相信趋势的“农夫型”基金,先咨询后投资。大多数企业不缺钱,缺的恰恰就是嘉御这样志同道合、能够给到战略指引的钱。这背后是嘉御以研究为驱动的、利他的咨询和赋能实力,还有与企业家始终保持同理心,且并肩创造价值的投资初心。

过去十年,嘉御编织了一个庞大的投资版图,完美实现了“投资100家企业,创造大于1000亿美元市值”的第一个十年愿景。

新十年,他给自己立下一个KPI

人们开始期待嘉御的下一个十年传奇。

卫哲的一个基本的投资准则是:“投资行业有大而强、小而富,但企业只有大而强,没有小而富、小而美。在二级市场,优秀的投资机构不会去看200亿美金市值以下的公司。”

冷静看待过热行业,洞察细小的未来机会。未来十年,新消费和新科技依然是嘉御重力布局的方向,同时不断地根据市场的周期,调整在新消费和新技术的资产配置。卫哲坚信,未来10年,这两个行业各能诞生100家千亿市值公司。

早在创立之初,嘉御就基于对新消费场景中的新人群,人、货、场的理解,牢牢把握住85后那些25岁左右的年轻人,投出了一系列明星消费公司。如今,以95、00后为主力军的消费人群已经登场,乃至未来的05后,人、货、场的逻辑次序依然不能改变。嘉御在新消费人群的原则也不会变——永远聚焦25岁的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是新消费、新人群的核心。

出海,是嘉御非常重视的另一大投资板块。卫哲不止一次地提到,“国内不能投资的消费红海领域,恰恰是出海的蓝海领域”。自2017年起至今,嘉御已经在跨境电商和出海品牌领域,构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专业投资体系。

手握大量技术驱动房和技术需求方资源,嘉御将持续深耕新科技领域的投资。但以一贯的“看好、看懂、能帮上忙”的投资风格,嘉御并未全然投身于广阔的新技术当中,仅聚焦在能看懂且能帮上企业忙的信息产业技术领域。

走过中国创投行业的浮浮沉沉,卫哲对人才的重要性深有体会。新十年之际的嘉御,一个崭新的创业机制正在向组织上下延展。在遵行投资的基本准则和纪律的同时,嘉御将更加在意团队组织建设上的细微变化和成长。除了更人性化的决策体系之外,嘉御也更大程度地给优秀年轻投资人成长空间,让他们承担更多责任。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管自己基金的投资人不是好投资人,他们必须走出第一代创始合伙人的认知边界。”卫哲透露,在已经开始运作的前沿科技基金带动下,更多独立产业基金正在嘉御资本内部酝酿,消费、出海品牌等子基金有望在近年内亮相。

世界在变,趋势在变。“只有年轻一代团队的成长,才能够让嘉御资本在新的十年把握好新消费趋势,把握好新技术趋势,布局好新经济的优秀的赛道,为嘉御的投资人取得更好的价值和回报。”新的十年帷幕已经徐徐拉开,卫哲给自己设下一个KPI——在未来十年,培养10个可独立运营基金的团队。

现在,这支活跃的投资军团正以上海浦东嘉里城总部为中心,渐渐向周边开枝散叶,朝着下一个十年踏浪而去。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