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刚刚,一位北大系女博士的两家医疗公司,一起被字节投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22字)

2021-09-10 刚刚,一位北大系女博士的两家医疗公司,一起被字节投了

随着不断落子,短视频+广告+医疗的商业格局逐渐清晰,字节跳动以资本覆盖的模式,试图走出一条与百度医疗广告不同的新路。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张楠。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字节跳动在医疗健康领域频繁出手,这次一下投了两家公司,而且实际控制人是同一人。

天眼查信息显示,北京美中宜和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中宜和”)、北京宏达爱瑞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小荷健康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荷健康”),美中宜和与宏达爱瑞,创始人都是归国博士胡澜,可以说这次投资,字节跳动是“一炮双响”。

据了解,小荷健康是字节跳动全资持股的子公司,2020年5月,字节跳动5亿元全资收购百科名医,以弥补在专业医疗内容领域的不足;9月,头条健康更名为独立品牌“小荷医疗”,发布了面向患者的“小荷”APP和面向医生的“小荷医生”APP,随后悄然成立线下门诊机构“松果门诊”,初步建立起医疗健康赛道线上+线下的布局。

今年9月7日,字节跳动2亿元入股专注于CNS(中枢神经)及精神心理健康领域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本次入股的美中宜和与宏达爱瑞,前者是专业的妇儿医院,后者则是一家肿瘤多学科会诊平台。

与游戏、教育等开始就“买买买”的激进布局不同,小荷健康成立一年后,才开启细分领域的扩张,显然在字节跳动内部,对医疗健康这一规模庞大但“坑”太多的赛道,采取了较为审慎的态度,不过显然预期也在不断提升,随着不断落子,短视频+广告+医疗的商业格局逐渐清晰,字节跳动以资本覆盖的模式,试图走出一条与百度医疗广告不同的新路。

清华启迪系退出,字节跳动接盘

提起美中宜和,一二线城市的读者应该不会陌生,这是一家专业的妇儿医院,成立于2006年,能提供产科、妇科、儿科、辅助生殖、产后康复、产后休养、医学美容一站式服务,截至目前,拥有7家妇儿医院,2家综合门诊中心及5家月子中心,已覆盖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三大区域。

面对一家知名的妇儿医院,字节跳动手笔也是不小。信息显示,小荷健康一次性入手美中宜和17.58%股权,系老股东宁波杭州湾新区人保远望启迪科服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天津新美和康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所得,二者都是清华大学旗下启迪系的公司。

宏达爱瑞是一家肿瘤多学科会诊平台,成立于2018年,旗下拥有北京美中爱瑞肿瘤医院等品牌。信息显示,小荷健康本次购入宏达爱瑞10.71%股权,也是启迪系老股东转让所得。

美中宜和与宏达爱瑞的创始人都是归国博士胡澜,北京大学医学院(原北京医科大学)毕业,发家经历却与清华启迪系密不可分,说好的清北世仇呢?

当然,调侃归调侃,胡澜真正的底牌,还是其医疗专业+投行的背景,北医毕业后胡澜取得了美国俄亥俄医学院的博士学位,美国密西根大学的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2002年到2005年,曾任职于美国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大通,归国后创办美中宜和。

2012年,美中宜和正式开启资本化运作,十几年间,美中宜和至少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融资,如华平资本、高瓴资本、华兴资本、药明康德等几十家机构和产业资本都是其股东。有了美中宜和的资源,胡澜的宏达爱瑞融资更加迅速,2018年成立后,仅三年便完成了四轮融资,股东包括远洋资本、大钲资本等。

民营医院在中国一直是个比较热的概念,强者如爱尔眼科,截至9月9日,市值超过2400亿元,巅峰时市值更高达4000亿元。2019年2月,启迪系上市公司启迪药业(曾用名启迪古汉)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北京美中宜和的股权,但仅半个月后,启迪古汉便公告称,由于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方案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终止筹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借壳上市失败,再恋战明显意思不大,由此两年后的今天,启迪系给自己手里的股权找了个好买家,字节跳动历来出手大方,如业内盛传在与腾讯争夺收购VR设备公司Pico时,将原本50亿元的估值抬到90亿元。以民营医院的热度,再参考2019年复星医药出售所持和睦家股权的交易对价,本次字节跳动收购两家公司股权的花费,应该不会少于20亿元。

免走百度覆辙,借鉴腾讯经验,字节选择自己投

本来字节跳动布局医疗,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不过观察最近几次在医疗健康细分赛道的布局,字节跳动的意图逐渐清晰起来,总结起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避免踩坑,一个是流量连接。

医疗健康规模大但坑多,众所周知的魏则西事件,让百度陷入难以翻身的舆论旋涡。2016年21岁的魏则西身患滑膜肉瘤,因误信百度搜索医疗广告的莆田系医院,以致耽误病情在家中病逝,现在百度的传播内容中,仍不时可见路人对这一事件的抨击。

此后百度虽然花费大量成本治理违法医疗广告,但无奈一是野鸡医院依然存在,并且防不胜防,二是百度营收结构中,寄予厚望的AI业务贡献依然有限,只有广告业务才能撑起营收。而且也不止百度,国内搜狗搜索、以及曾宣称不做医疗广告的360搜索,都曾在莆田系医院的强大金钱攻势中败下阵来。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接受《财经》专访时曾表示,“‘魏则西事件’在头条真的不会发生,首先,我们现在不做医疗广告。同时,我们每一个环节都会避免出错。”

不过显然,不做医疗广告,不代表不做医疗健康业务。2020年,曾负责搜索业务的前百度副总裁吴海峰加盟字节跳动,挑起医疗健康团队的大梁,百度多名前高级员工也跟随吴海峰一同入职字节。业内曾担忧,字节跳动也是以广告为主营业务的互联网公司,又挖来这么多百度的员工,会否重蹈百度的覆辙,在医疗广告上栽跟头呢?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2018年,字节跳动就曾因为违规保健品广告,遭到工商部门300万元的处罚。不过现在看来,有了百度的前车之鉴,再加上自己踩过的一些坑,字节跳动选择学习腾讯:找到那些优质的医疗健康公司,入股或收购他们,然后再做他们的广告,这样既可以享受到医疗健康赛道的红利,又能避免如魏则西事件的悲剧。

我在《腾讯,十年构建起一个庞大的LP版图》曾经写过,马化腾在提出腾讯要“连接一切”后,腾讯已经证明自己作为连接者的商业价值,独一无二的巨大流量,配合移动支付、精准广告等服务,移动生态内的合作伙伴发展迅速,腾讯也从中获取到不止投资收益,腾讯用自己的核心优势,让伙伴们认可了其作为移动生态连接者的地位。

腾讯有游戏这个印钞机,左手大笔投资游戏公司,右手再把流量导入这些公司的游戏,再加上电商、支付等生态,一来一回,可以说腾讯榨干了手里流量的每一分价值。字节跳动目前掌握着的,是除腾讯以外最大的流量池,但字节跳动能导入的有什么?广告。在教育被压缩、游戏还没起量、直播电商还不能挑起大梁的情况下,最大的业务只有广告。

2021年,字节跳动广告营收目标为2600亿元,如果上半年按这一数字的一半粗略计算,1300亿元已接近阿里巴巴上半年广告营收的1446亿元,也许在明年,字节跳动就会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医疗广告这一块最大的肉骨头,字节怎么会放过呢。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字节跳动在精神健康、妇儿医院、癌症医院等医疗健康的细分行业中已经进行了布局,将来如果某一天出现诸如“字节入股一家泌尿生殖健康医院”“字节入股一家皮肤病医院”等新闻,也不用太诧异,这只是字节跳动布局医疗健康产业的必由之路而已。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