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因为一笔2亿元融资,我第一次听说“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这个词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82字)

2021-09-09 因为一笔2亿元融资,我第一次听说“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这个词

来源:好心情
资本和巨头们也嗅到了这个百亿赛道的机遇。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东四十条资本(ID:XXX),作者:王满华。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字节跳动又双叒叕出手了,这次投了一家心理健康互联网医疗平台。

9月7日, 专注于CNS(中枢神经)及精神心理健康领域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宣布完成2亿元C轮战略融资,本轮融资由字节跳动领投,复星健康、德诚资本、兴富资本等跟投,老股东通和毓承、KIP中国超额认购。

字节跳动在医疗健康的布局并非首次,早在2020年8月,字节跳动就以数亿元对价完成对百科名医的全资收购,并在同年底开了一家线下诊疗机构——松果门诊。

因此,字节本次出手并不足为奇,但是“好心情”融资报道中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的注意。报道指出:“好心情本轮融资刷新了国内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最大单笔融资记录。”

近年来,关于心理的讨论的确不少,还催生出包括“虚拟男友”、“游戏陪玩”等在内的“孤独经济产业链”,但“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这个概念却是头一次听说。

结果通过查询资料发现,这个市场远比我想象中要大——相关注册企业超过10万家,市场规模近500亿;需求也更加旺盛——全球受精神健康问题影响的人数高达10亿,中国2.5亿;而向来敏锐的资本和巨头们也早已下场布局。

2.5亿精神疾病患者,催生了10万家 “心理咨询”公司

“晚上做梦会一直梦到自己在自杀,画面清晰到我根本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经常会呆坐在那一天什么都干不了,会突然间地痛哭,直到把自己哭到胃抽搐到呕吐……”梁晨对投中网如此描述自己的状态,几个月前,她刚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

今年6月,演员惠英红也在一次采访中讲述了其患抑郁症的经历:“当时会把家里镜子都盖住,整天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流泪,还吞过100多颗安眠药……”

事实上,与梁晨和惠英红一样饱受心理疾病影响的人,不在少数。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统计,全球有近10亿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精神健康问题影响,其中仅抑郁症患者就有3亿人,机构预测,到2030年,抑郁症将在全球疾病总负担中排名首位。在中国,精神障碍患者数量也达到2.5亿人,总患病率高达 17.5%。

与高患病率相对应的则是我国医疗资源的严重短缺。

“挂号太难了,每次挂号都要提前两周预约,专家号基本没戏,但是情绪失控往往都是突发性的,没办法,只能去挂一个“不对口”的普通号。” 张佳月对投中网表示,她的母亲是一名中度抑郁症患者,不时会需要去北医六院治疗,但每次的就医体验实在“不敢恭维”。

“每次到医院都能看到候诊室排起长队,有些人一打听还是专门从外地来的,因为老家医疗资源有限,只能慕名来北京,通常要提前半个月就来排队挂号,结果看病就用了10分钟。”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精神科医师仅4万名,相当于每10万人拥有的精神科医师不足2位,尚不足国际标准的1/4。此外,据《全国精神卫生工作计划(2015-2020)》分析,我国精神科医疗资源主要分布在省级和地级市,县域及以下的基层医疗机构鲜有精神科、心理科,精神卫生供给不充足,分配也不均衡。

北京安定医院曾参与的一项国际性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精神疾病存在巨大的“治疗缺口”,需要治疗却没有寻求或未能获得治疗的患者所占比例极高。在我国,有92%的严重精神疾病患者没有接受治疗。

旺盛的市场需求与严重短缺的医疗资源,催生了一大批心理服务公司和机构。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心理咨询”的相关企业已超过10万家,而这些企业按照商业模式大致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专门提供心理健康知识、搭建社群的新媒体公司。这类公司主要通过微信公众号,喜马拉雅FM、荔枝FM等音频类平台,以及抖音、快手等视频类平台,提供心理健康相关资讯、两性情感类文章、心理学知识科普,以及提供助眠音频、冥想等视频课程等,并会搭建相关社群便于患者间交流。代表企业有KnowYourself、青音轻心理;

第二类,线上心理咨询平台。这类平台通常会拥有一支心理咨询师团队,提供面向C端个人用户和B端企业用户的在线心理咨询、心理疏导等服务。代表企业有壹心理、阿尔法心理、简单心理;

第三类,线上线下联动的互联网医疗平台。这类平台除了能提供简单的线上心理咨询外,还能提供医患咨询及诊疗辅助服务。具体来看,就是利用数据算法将患者和公立医院精神科的医生进行精准匹配,从而提高诊疗效率,建立在线一对一联系,并提供药品续方等服务,相当于是一家精神领域的医疗辅助平台。代表企业有好心情、昭阳医生。

这三大类公司共同构成了一条全新的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2021-2027年中国心理咨询行业发展现状调查及投资前景趋势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心理咨询业市场规模已达到480.4亿元,且规模正在不断扩大。

百亿精神心理互联网赛道,字节、真格已入局

显然,资本和巨头们也嗅到了这个百亿赛道的机遇。

在线心理咨询平台简单心理早在2014年就获得了真格基金、华创资本和Tim Draper的天使轮融资,并在随后几年又获得了来自NEA恩颐投资,以及老股东真格、华创、Tim Draper的两轮注资。

同样还是线上心理咨询平台,壹心理自成立以来累计获得了4轮融资,背后投资方包括北极光创投、赛富投资基金、头头是道投资基金、枫海资本等。

而上文提到的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心情,在本次融资之前,也累计完成了3轮融资,股东包括恩华药业、通和毓承、韩国KIP(中国)、台湾中华开发、中子资本等多家知名风投机构及上市公司。

此外,壹点灵、初心客厅、昭阳医生、小懂健康等平台也在过去几年间获得了多轮融资。

在刚刚过去的8月,精神健康品牌FLOW冥想获得了由Evolve Ventures和光速中国共同领投的数百万美元天使融资;6月,昭阳医生则获得来自经纬中国、千骥资本、欧普家族办公室的数亿元B轮融资;4月,壹点灵则获得了由58产业基金投资的数千万元B轮融资。

不知不觉间,精神心理互联网这一赛道已经涌进了一批实力入局者。但58产业基金也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从行业阶段来看,我国心理健康行业在需求侧、支付端、供应链三个环节仍处于早期阶段。

报告指出,在需求端,用户普遍不能正确认知心理健康,因此具有较强的病耻感,使得其发现自身有问题、并寻求干预的比例低;在支付端:对比美国的医保、商业保险、雇主侧,都承担员工/被保人的心理健康需求,我国目前仅有广州一城刚刚试点将精神心理咨询纳入医保,因此普遍民众看不起心理医生的问题仍待解决。而在供应链端,我国仍面临咨询师短缺、服务能力参差不齐等问题。

与此同时,原本是为精神患者带来温暖、治愈的行业,也暗中滋生着灰色地带。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以“心理咨询”为关键词的投诉达2600多条,其中大多都是针对一些心理咨询机构诱导消费、收费高昂的投诉。

有维权者表示,其在某心理咨询平台上消费近万元,对方承诺服务周期为一个月,还可提供代聊服务,结果平台只发了几个word文档了事。

此外,自2017年人社部取消心理咨询师职业资格认证后,已经没有由政府主导的统一的心理咨询师资格考试。但目前市场上,却存在很多培训机构宣传心理咨询师证书,声称证书受“国家认可”,并且“零门槛”、“两到三个月即可拿证”、“拿证即就业”。

和心理疾病的对抗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当前我国心理健康行业的成熟度尚低,本就为心理治疗增加了难度,但愿这些不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中梁晨、张佳月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