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明星独角兽沦为“弃子”,拖欠千余名商家上亿货款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83字)

2021-08-14 明星独角兽沦为“弃子”,拖欠千余名商家上亿货款

来源:受访者供图
上亿资金去向成谜,百名商家多日蹲守贝店,却还未等来一个结果。

【猎云网(微信:ilieyun)杭州】8月14日报道(文/蛋总)

8月13日,位于杭州钱江智慧城的贝贝集团总部所在地东谷创业园被一排警车包围,百余名商家再次汇聚贝贝集团门口,为贝店拖欠商家的维权会议等待一个结果。二楼会议室内,贝贝集团董事长张良伦与几位商家代表进行了谈判,但仍协商未果。

经过长达4小时的谈判,商家代表现场公布沟通结果:贝店股东未达成共识,公司正在寻找新的投资方,目前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针对1500多位商家汇总的超1.4亿元拖欠总金额,贝店方面暂未确认。

从8月6日开始的第一次线下讨债至今,百名商家蹲守贝贝集团已成为常态。不少外地商家更是一直驻扎杭州,期待贝店能给出解决方案。对此结果,现场商家一阵唏嘘不满,表示几小时就沟通了个寂寞。

“我已经在这边住了一周,每天对贝店的蹲守都没有结果。”来自东莞的刘女士对猎云网表示,入驻贝店才8个月,就有4个月货款被拖欠。“在这里每一天都是煎熬,体重也下滑厉害。这几年小厂都不好做,库存压得太多,已经濒临破产。我们就想找一些渠道把库存清一下,所以基本上不赚钱。”而如今,贝店拖欠13万货款对于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那么,昔日的社交电商独角兽贝店究竟发生了什么?千名商家维权的前夕,贝店为何又频频法人变更?1.4亿元资金又去往了何处?

千名商家维权未果,贝店仓促换马甲

来自广州的商家王先生表示,这已不是其第一次奔赴杭州总部维权。

“最初贝店给答复说是上周五(8月6号)一定给解决方案,我专程从广州飞到杭州,结果8月6号那天去了贝店一直没有人接待,说没有解决方案,让我们商家各自回去该上诉就上诉。周一更多商家去了贝店维权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鸽子,不给商家正面答复,一直也见不到贝店的高层负责人。”

王先生表示,此前询问贝店小二原因的时候,贝店以“新业务上线,要拉长账期、压货款”、“更换服务器系统出了问题”等理由搪塞。现在虽然贝店成立专班接待组电话,但一直忙线,有商户拨打了1个半小时才得以打通。

据了解,目前贝店的拖欠情况分三个类型:一、最近一个月平台违约不按时出账单;二、三个月前已经确认的账单,逾期一直未打款;三、申请退店的商家,最后一步等平台在30个工作日内退还保证金,但是很多商家半年还没收到款项。

王先生很无奈,他很担心贝店会把资金进行转移,到时候解决了也很可能账上无钱。“律师说贝店如果宣布破产,到时候跟贝贝集团关系不大。我们本来几个人的公司,一年到头都没赚很多钱,到时候只能直接解散,没钱无法经营。”

现场商户跟猎云网透露,入驻以来,贝店一直会催促商家参与活动,各方面提成并不低。技术服务费是6%,店主佣金在15%以上,合下来平台要收21%以上的费用。他们不解,资金和货物压力都在商家身上,本该最不缺钱的贝店到如今会无法提现。

杭州本地化妆品代理商朱先生累积拖欠货款在150万元,属于金额较大的头部代表。他表示,此前自己本不想参加贝店618活动,但是贝店小二一直积极鼓动其参与,考虑到之前合作还比较愉快且到账及时,朱先生再三犹豫下还是答应了。

“我们能明显感觉到整个贝店是在走下坡路,2018年公司在贝店上的全年销售额达千万,但是2020年就只做了300万元。如果这次618不参加,我们的欠款也只有40万左右,现在直接飙升到了150万。”朱先生苦笑,作为本地企业,之前都是无障碍出入贝店,此次7月末上门,直接楼上的门都是锁着的。“我手下50名员工,贝店拖欠我货款,我员工工资都没有着落。贝店应该要意识到,这次拖欠货款背后牵连的是上千家企业的员工。”

在销量下滑、货款拖欠的情况下,现在在场维权的商家基本上从7月就开始陆续把贝店上的商品下架,并开始退店措施。

8月9日,贝店发出一则《贝店业务调整通知》,称将于8月10日起进行业务调整,原商城业务将升级为导购业务,接入淘宝拼多多等第三方供应链资源。接下来,贝店将接入更多全网供应链。

维权发酵期间,平台仓促转型,更换“马甲”,也难掩拖欠数百商家超亿货款的窘态。有分析人士认为,集团着力发展新业务,扶不起来的贝店或将成弃子。

裁员近半、法人变更,资金链问题早有端倪

2017年7月,贝店作为品牌直采社交电商平台面世。正式上线开始,仅花了百天时间,贝店订单量便破了百万。第二年贝店会员用户突破5000万,年度活跃用户增长率高达1837%。2019年5月更是完成8.6亿元规模的战略融资,跻身杭州独角兽明星创企。

恰逢社交电商风口,贝店迎来了其无比辉煌的岁月。然而从2019年开始,前有巨头,后有新秀的追逐下,社交电商的故事开始没有这么性感。商户能够明确感受下,贝店仍是一个好的销售渠道,但是它的销售能力却在下降。

与贝店一同到了瓶颈期的还有其母公司贝贝集团,大额融资的同时总是伴随着裁员传闻。2015年和2017年,贝贝网分别经历了两次裁员。

据媒体报道,到2020年3月,贝贝集团更是启动了两轮裁员,总共裁掉了500多人,主要为技术与产品部门。当时在具体人数上,贝贝方面仅承认裁员50人,占集团员工比例5%。贝贝集团前员工小吴(化名)则对猎云网透露,裁员持续好几天,个人预估有50%员工被裁。

“大部分主管应该提前安抚过,大家表面上都比较镇定。”小吴认为,当时裁员很可能是因为技术开发任务重要性低,但是薪资高,人力支出较多。“当年年终奖都没发,钱给走的人当赔偿。”

据钛媒体报道,去年贝贝集团之所以要裁员,跟疫情、高层变动的关系不大,主要问题在于业绩不佳。

小吴坦言,当时公司真实业绩作为员工并不知情。贝贝集团的资金链情况在裁员后一直被外界质疑,如今或许能佐证张龙珠回复商家的那句“经营不善”。

事实上,从2020年开始,在电诉宝、黑猫投诉等网络纠纷服务平台上已陆续用户投诉,反映贝贝集团旗下“贝店”、“贝仓”入驻店铺均有违背承诺,退店不退保证金的情况。

此外,据电诉宝受理用户维权案例显示,“贝店”还涉嫌存在发货问题、霸王条款、商品质量、网络售假、货不对板、退款问题等,种种恶评影响之下,“贝店”甚至曾一度被消费者评价“不建议消费”。

同时,在天眼查上,猎云网还注意到从2020年10月开始,贝店就开始进行主要人员变更,历史法定代表人从顾荣变更为姜莹莹,又在今年6月由姜莹莹变更为张思荣,8月又变更为彭晓惠。

此外,还有多名商家注意到,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杭州贝店科技有限公司于8月5日申请了简易注销,目前正处在公示期。商家对猎云网表示,此前部分商家交保证金后获得的收据盖章就显示为贝店科技,此外收据盖章还有显示为贝佳科技、贝购科技、贝友科技、微拓科技等。目前,已有商家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对贝店科技的注销申请提交异议信息,理由为“有债权债务未结清”。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对猎云网表示,贝贝集团旗下贝仓、希美等平台还在正常运用,以公司规模来说不会造成贝店商户提现不了的问题。近期贝店问题集中爆发以后,贝店却没有给出解决方案,资金链上也许存在问题。

“很可能是这半年来希美业务还没做起来,其他业务也表现一般,同时贝店业务又在一刀切,大量资源和精力导入到新业务上。商家提现不出,贝店也没有分批处理,就会进一步造成商家的恐慌和挤兑。”

据商家透露,此前云集、同程生活也面临过货款维权的情况,但是最后都陆续进行了赔付。“贝贝集团其他业务正常运营,贝店却拖欠货款、数月维权未果的情况对于我们可以说是始料未及。”

资金是否流向希美?商家喊话贝店:上亿货款去哪了

3月,张良伦宣称“2021年贝店将 All in 希美,押注自有新品牌”;8月,贝店商家维权无路,资金不知所向。如今,贝贝集团杭州总部楼上希美员工仍在正常工作,楼下贝店商家蹲守大门,场面着实形成反差。

商家拍摄:贝贝集团楼上员工仍在正常办公

天眼查显示,贝店运营主体为杭州贝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是杭州贝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张良伦为执行董事兼CEO,持股比例达51.2%。而希美运营主体是杭州贝晖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为杭州贝贝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实控人同样是张良伦。

在场商家不由质疑:贝店的资金是否流向了希美?对此,贝店方面没有回复,只是把资金问题归结为经营不善。

事实上,就在2019年贝仓贝省推出的同年,商家也明显感受到了在贝店的销售额下滑,且账单系统开始变乱。据此前媒体报道,贝店大部分流量被导给了贝仓,但是贝仓发展也并没有特别突出。

此次,贝店转型后仍保留了希美业务的导流入口。据商家表示,希美的入口从推出之后一直出现在贝店的首个推荐位。可见时至今日,贝店的流量和资源又一次导向了希美。

最令商家不解的是,5-6月份,贝店的小二仍在和商家积极备战618,有大部分货款都是在618期间积累的。“明知平台无法提现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积极催促我们备战618?”

主业贝店成为弃子,新业务却不温不火。采用会员模式,通过加盟发展代理商的希美从成立之初更是指存在以收益回报诱导代理商之嫌。4月,其宣传益生菌被指曲解崔玉涛观点、涉嫌误导消费。

事实上,希美这类以工厂代工产品,公司负责贴牌的模式走向新品牌的赛道是大势所趋,不少社交电商都在转型之中。然而虽然新业务的出现是为了解决集团疲软的老业务而推出,贝店老业务走下坡路的同时,商家的积极性也在不断降低。

随着社交电商风口逝去,近几年淘集集、呆萝卜、同程生活等相继遭遇资金链断裂,被众人围追讨债,也暴露出依靠融资驱动的中小电商潜藏的商业风险。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法律事务部执行主任孟博律师对猎云网表示,电商平台无正当理由拖欠商家货款的行为,构成违约。《民法典》第五百七十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民法典》第五百七十九条规定,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报酬、租金、利息,或者不履行其他金钱债务的,对方可以请求其支付。

朱先生表示,目前大部分商家都已经起诉贝店。他相信,贝店背后还有贝贝集团,母公司应该要正面解决这个问题。“商家心凉了,即使贝店破产,贝贝集团也无法独活。无论是希美、贝仓还是贝省,贝贝的业务都需要商家去支持合作。我会贷款自救,让我的公司能够正常运转,但也不会放弃起诉贝店。”

时至今日,从花生日记、蜜芽、环球好货到现在的贝店,社交电商一个个倒下,风口过后行业洗牌或已正式开启。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