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院线电影寒冬下,网络电影的春天怎么还没来?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56字)

2021-06-28 院线电影寒冬下,网络电影的春天怎么还没来?

来源:壹图网
在网剧、微短剧的重重夹击下,在院线电影随时可能出爆款的威胁之下,网络电影能否在视频业谋得一席之地?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Insight,作者:黄依婷。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院线寒冬已经持续了很久。

五一的短暂回暖后,原先众多影视公司想要在端午节再搏一把,但却遭遇爆冷。

16部电影齐齐上映,“史上最卷端午档”没能跑出业内预期的业绩。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2021年端午档总票房超4.6亿,远不如2019年的7.85亿。

不够积极的宣传、不够劲爆的影片、不够优质的口碑,都成了这次节日档票房惨淡的缘由。

院线电影遭遇寒冬,另一边,作为替代品的网络电影,却同样境况萧条。

据云合数据后台及各大平台数据统计,2021上半年上映的网络电影累计264部,但票房过千万的仅有28部,未到去年全年79部数量的一半。

这其中,《白蛇:情劫》、《黄皮子坟》、《封神榜:决战万仙阵》等多部电影,均出自《白蛇传》、《鬼吹灯》、《封神榜》等耳熟能详的热门IP。他们将这些老故事一次次嚼烂,也在不断挑战着观众的审美疲劳。

网络电影的味道依旧老旧,网络剧、微短剧的市场却蓬勃兴起。

继《隐秘的角落》带火了爱奇艺迷雾剧场之后,近日,《猎狼者》又带火了芒果TV的季风剧场,长视频平台在精简网剧方面的尝试屡屡获得成功。

抖音、快手的微短剧频道,也在逐渐形成编剧、演员、制片完整产业链,吸引着千万用户的关注。

在网剧、微短剧的重重夹击下,在院线电影随时可能出爆款的威胁之下,网络电影能否在视频业谋得一席之地?又能否逃脱“烂片”、“尬演”的骂名?

蹭IP、混熟脸,质量跟不上

2021年,网大还是没有摆脱“蹭IP”的原罪。

3月上映的《白蛇·情劫》,一如既往地讲述着那个被说烂了的故事:白蛇许仙浪漫相遇,为报恩情以身相许,最终放弃成仙命运。

没有惊喜、没有创新,这部豆瓣评分4.6分的作品,尽管过2000万的票房成绩在今年的网大电影中还不错,但逃不过网友的差评:

“奉劝导演,学什么不好要学抄袭,就差把《白蛇:缘起》粘贴复制了”;

“除了美术,其它全烂”;

“板上钉钉的抄袭,对原创伤害太大”……

在豆瓣上,观众的愤怒情绪几乎要溢出屏幕。

根据DataENT数娱统计,在今年上半年28部票房破千万的网络电影中,有10部是IP或系列性的作品。如《盗墓笔记》、《鬼吹灯》、《封神榜》这类IP届的常青树,自然要被改编了一遍又一遍,如《武松血战狮子楼》这类古典文学IP,也被从箱底翻了出来炒冷饭。

其中,票房排名第一的《重启之蛇骨佛蜕》,改编自《盗墓笔记》,豆瓣评分仅4分,排名第一的评论这样写道:“你可能是重启了,但我是一定死机了。”

自从2015年改编自陈凯歌导演的《道士下山》的网络电影《道士出山》大火之后,IP成了网络电影逃不开的捞金套路。

蹭院线电影IP、蹭经典港片IP、蹭网络文学IP,这些年里,网络电影想尽一切办法“压榨”IP的价值。

以2016年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为例,在这部电影首度宣布开拍后,一群网络电影制作组加班加点,炮制出创造了《我是潘金莲》、《她才是潘金莲》、《潘金莲复仇记》等潘金莲系列电影,据媒体统计,当年潘金莲IP被网大蹭了9次之多。

除了蹭IP,网络电影还在混脸熟。

3月上映的《老板娘》,制作阵容颇有名气,导演与编剧是王晶,其导演了《九品芝麻官》、《赌神》、《鹿鼎记》等数十部经典作品,主演徐冬冬也拥有《余罪》、《将爱情进行到底》、《追龙》等代表作,演技可圈可点。

然而,“白开水一样的剧情”、“尴尬的表演”,用户评论显示出对这部电影的失望。3.4的豆瓣评分,在豆瓣所有电影中排名也是靠后。

除此之外,刷“明星脸”的电影还有2月上映的《反击》,其导演与主演是赵文卓,3月上映的《窈窕老爹》,主演是林雪、陈明昊等知名演员。从评分上看,它们都未达及格线。

引入明星也未能带来票房与口碑的增长,2021年,观众变得难“讨好”了。

凡酷文化总制片人谌秀峰在接受东西文娱采访时表示,“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观众的审美与内容要求大大提升了。以前制作差,弹幕里是怀着调侃的心情来的,说你是5毛特效。现在就不是调侃,他直接就会骂了。花同样的钱,干嘛不看一点好的?”

越来越挑剔的观众,使得网络电影行业“找不到编剧”的问题暴露无疑。

演员谢苗曾公开透露这样的内幕,“如果以正常的衡量标准来看,网络电影的剧本现在有80%应该是不达标的”,“我拿到一个网络电影的剧本,我不会奢望它能讲一个好故事”,“如果我以院线电影的标准去衡量网络电影,那我这一年不用拍戏了。”

诸多影视从业者也在接受骨朵影视采访时表示,好的内容才是核心竞争力。为了寻求一部好剧本,越来越多影视公司不惜一掷千金,对剧本的投入不限制价格。

一些从业者开始注重网络电影的内容,渴望推动行业向前发展。不过,相比较网剧而言,网大的变革显然慢了很多,无论是从内容还是形式上,它都没能及时跟上观众喜好的变化。

网剧都变短了,网大却越来越长

没有去院线看电影的年轻人,并没有转头涌入网大,他们成了“倍速狂魔”、“微博追剧人”。

李林是一名30岁的大城市“打工人”,他每年9点下班后的最大乐趣就是在床上“躺尸”刷视频,对他而言,没有1.5倍速的世界是不完美的。

“即便如《觉醒年代》这样难得的好剧,我也必须1.5倍速刷完,因为时间有限,每天下班后满打满算3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开1.0倍速简直像在耗费生命”,快节奏的生活让李林习惯了“奔跑”,他告诉连线Insight,“没有倍速的视频不会点开看。”

至于网络电影,李林更是没有兴趣,“曾经花一个多小时看了一部网大,看完的感受只有后悔和愤怒,愤怒导演糊弄观众,后悔我为什么要花这么长时间看烂片。”

李林代表了绝大部分年轻人的现状。根据新京报调查显示,近七成年轻人使用倍速观看视频,其中,视频内容注水和私人时间减少是年轻人选择的主要原因。

摸透了人们对“快”的追求,一群短剧正在兴起。

自从《隐秘的角落》里,演员秦昊贡献了爬山名场面以后,最近他又出现在芒果TV短剧《猎狼者》中,化身一位退伍的森林警察,不停地追逐与打斗。

在主演不断奔跑的节奏里,这部剧目前已播出8集完结,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截止目前,其累计播放量已突破8.3亿。

《猎狼者》是芒果TV剧场化短剧的重要尝试,而这部剧所处的“季风剧场”,属于湖南卫视去年9月重点推出的短剧计划。

芒果超媒董事长张华立曾公开透露,为了抓住男性用户,他们想尽办法反对长剧注水、摆脱流量依赖,更是不惜翻出一些压箱底的项目,只为抓住好剧本。

季风计划的“前辈”爱奇艺迷雾剧场,更是被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陈潇形容为“这个时代的互联网产品”,它以“短小精悍”的身形,帮助平台“实现小步快跑,从而快速试错,然后把好的部分加以复制”。

互联网的剧场里没有最短,只有更短。

今年6月,抖音在上海举办短剧发布会,抖音短剧业务负责人刘畅表示,抖音短剧正吸引着成千上万的用户观看,成为抖音平台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一边,根据《2020快手短剧生态报告》显示,去年快手小剧场收录短剧超20000部,其中播放量破亿的剧集超2500部;近1200位短剧作者粉丝数超100万,超30位短剧作者粉丝数突破1000万。

一切考验着制作团队的效率。

快手热播短剧《这个男主有点冷》的主创周潇曾对全现在这样揭露:

“9天左右的拍摄周期里,我一边写剧本、一边拍、一边剪辑,花了大概100万”;

“其实我心里是明白的,这种短剧拍不了太复杂的故事……我的秘诀就是‘立人设’。《这个男主不太冷》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支线内容,就是两个人在谈恋爱。”

于是,这部每集不超过3分钟、共计32集的剧目,在经历了老公出轨、霸气离婚、偶遇霸道总裁、英雄救美等高密情节后,收获了超8亿播放量,主角涨粉超500万。

以《这个男主不太冷》为代表的微短剧,正在入侵网剧市场。根据骨朵数据统计,2020年各综合视频平台共上线微短剧共272部,占全年网络剧总数量的比重超过48%。

网剧变得越来越短,网络电影却似乎没有向时长妥协之意。

根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监管中心数据,2017至2018年,网络电影中60-70分钟影片数量占比下降了11.7%,与此同时,时长在70-80分钟、80-90分钟、90分钟以上的网络电影数量占比均有所增加,这体现出网络电影越来越长的趋势。

2017-2018年网络电影各时长段占比分布,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截止2019年4月,根据网络大电影头条统计数据显示,爱奇艺平台所有网络电影片均时长为76分钟,超过60分钟的时长准入标准。

相比于院线大电影,同为爱腾优平台投放的短剧与抖快短视频的微短剧,或许才是网络电影最大的威胁。它们在线上与网大短兵相接,用更快的节奏、更套路的剧情,从网大市场分占用户注意力。

在这种情况下,网大拿什么吸引年轻人?

网大的春天还会来吗?

观众的口味愈来愈挑剔,视频平台的筛选门槛也变得越来越高。

2020年起,爱腾优先后兴起了网络电影分账制度的新一轮升级,让网络电影的游戏难度更上一层楼。

以优酷为例,在今年5月新公布的分账规则中,最大的调整莫过于将考核指标从“有效观看时长”变为“有效观影人次”,即电影分账收益的计算公式为“分账收益=内容定级单价*有效观影人次”。

所谓有效观影人次,即是“分账周期内每付费用户连续观看单一付费授权作品超过6分钟的一次或多次观影行为”。

同样一部电影,相比于累计观看时长,有效观影人次更注重观众持续观看的效果——只有足够吸睛的作品,才能吸引用户持续观看。某种程度上说,升级后的考核数据更“脱水”。

在内容分级和分账周期上,优酷也作了微调。

最优质的S级影片,其分账单价从6元下调至4.5元,其余的A+、A、B三个等级,单片分账价格分别较之前下调1元。

这大幅挤压了网络电影的利润空间,仅拿到1元分账单价的尾部作品,或面临一场腥风血雨的淘汰赛。

除此之外,拉长的分账周期还在进一步挤压网络电影的生存空间。

在新制度下,优酷将S/A+/A三个评级的分账周期从90天延长至180天。这意味着,滥竽充数的影片将很难再在观众清一色的骂声中,上演“营造噱头、吸引流量、赚足快钱”的戏码。

被迫拔高游戏难度,网络电影还要面临政策的“紧箍咒”。

风暴始于2016年。当年广电总局《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颁布,一夜之间几十部大电影遭到下架,席卷爱奇艺、乐视等各大平台。

在“乐视十不准”、“爱奇艺九禁”、“搜狐七把控”等各大平台声明中,2017年,网络电影上映数量从上年的2500部下降至1973部,并在随后几年内持续缩减。

2019年,在业界“去大宣言”,坚持要将“网络大电影”变成“网络电影”的口号中,网络电影再度迎来大洗牌,上映电影数量较上年腰斩。

在愈发严格的竞争环境下,网络电影粗放的痕迹逐渐消退,正想方设法变得“高大上”。

2020版的《倩女幽魂》,尽管还是那个老套的书生与女鬼的故事,但在1400多个特效镜头下,富丽堂皇的兰若寺、凌空飞旋的剑阵、冷暖分明的色彩应用拔高了影片“颜值”,最终赢得了4575.8万分账票房。

根据总策划刘朝晖向文娱思享会透露,《倩女幽魂:人间情》总成本4000万,这样的投入规模,在网络电影圈已然是奢侈。

尽管其只有4.8分豆瓣评分,但不少业内人士公开表示,《倩女幽魂》无论是制作还是票房,已经算是网络电影的出圈作品。

4000万投入的《倩女幽魂》,是网大高制作成本的一个典型。根据云合数据去年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显示,2017至2020年,投资成本300万以下的网络电影占比由50%缩减至40%,投资成本在1000万以上的则由1%增长至12%。

不断提高的投资门槛、不断升级的分账规则、日趋严格的政策审查,都在印证着网络电影正在发生的改革与阵痛,在全新的规则下,这个行业激烈的洗牌还将持续。整个网络电影圈都在呼唤一部口碑票房双优的出圈作品,带领行业走向春天。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