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始于明星创企,历经动荡危机,格灵深瞳如今冲刺IPO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29字)

2021-06-23 始于明星创企,历经动荡危机,格灵深瞳如今冲刺IPO

八年间,格灵深瞳如何涅磐重生?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6月23日报道(文/盛佳莹)

6月22日,格灵深瞳申请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拟募资10亿元。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 年,格灵深瞳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5,196.35 万元、7,121.07 万元和24,271.56 万元。主要来源于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和商业零售三大业务领域的产品及解决方案的销售。

上市前,红杉资本持股13.99%,是其最大的机构股东,天使轮投资机构策源创投和真格基金,分别持股9.99%和8.43%。创始人兼CEO赵勇持股22.53%,为实控人。

从2013年诞生以来,格灵深瞳从一家备受关注的明星AI公司到濒临生死危机,如今再次出发冲刺IPO,八年间,格灵深瞳如何涅磐重生?

“出道”即巅峰

2010年,毕业于美国布朗大学计算机工程系的赵勇加入谷歌研究院担任资深研究员,在此期间,赵勇曾担任安卓操作系统中图像处理架构的设计者,以及谷歌眼镜(Google Glass)最早期的核心研发成员。他还负责探索谷歌未来针对高性能图像分析处理的云计算架构设计。

在Google的工作经历对赵勇此后的创业产生了巨大影响。彼时,赵勇团队在Google攻克了“场景识别”的技术难题,即用户戴上谷歌眼镜,看到的图像会在系统中与谷歌街景做比对,然后快速定位所处位置和周边信息。“500毫秒内,能将用户位置精确到‘米’级别。”

这在当时是一项极具突破性的技术。当时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还只停留在识别二维图像,而赵勇团队突破的“场景识别”技术可以让图像以三维数据呈现,信息的维度因此也得到了延展,从静态的“人脸识别”延展到动态的具体行为上。

获得阶段性成功的赵勇看到了人工智能的爆发趋势,萌生了自主创业的想法,但赵勇也有一丝犹豫:“在Google做任何事都很顺利,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对自我的能力产生怀疑,无法确定成果是自我能力的体现还是因为公司的名气。”

2012年,在硅谷演讲的徐小平遇到了赵勇,也嗅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当时,赵勇计划冬天回中国南部一个城市创业。爱才心切的徐小平等不及,给赵勇订了一周后回国的机票和酒店。

为了满足赵勇一心想深耕技术的需求,徐小平答应他,帮他物色一位CEO。

2013年,赵勇回到国内。格灵深瞳的雏形也随即形成:将场景识别应用到零售行业,通过消费者的行为分析建立用户画像,帮助零售商优化公司战略。

徐小平也为赵勇找到了在当时看来非常理想的CEO。名校出身、口才极佳、有着零售行业背景、曾在宝洁、华联、以及两家美国上市公司做过高管的何搏飞也正想自主创业,赵勇欣然迎接这位合作伙伴,“完美契合了我为 CEO 设定的功能。”

同年,格灵深瞳正式成立,何搏飞出任 CEO,赵勇担任创始人兼 CTO。早于AI四小龙的商汤和云从,成为了国内最早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

成立之初,格灵深瞳就拿到了真格基金和策源创投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一年后,又拿到了红杉中国投资的数千万美元融资。

一时间,格灵深瞳风光无限,尤其被徐小平和沈南鹏寄予厚望,认为这家公司未来价值3000亿美元。

在当时看来,格灵深瞳拥有领先的计算机视觉技术,团队成员均来自名校学霸,加上顶级投资机构的加持,有望成为一家徐小平口中的伟大公司,格灵深瞳甚至曾放言:“环顾四周,没看到一个对手”。

但创业的光环泡沫,很快就破灭了。

生死危机

就在格灵深瞳将技术落地场景定位于零售行业时,线下零售行业正在悄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互联网发展日益成熟,电商逐步崛起,自2012年起,全国的实体零售业陆续步入下行轨道,百货业持续三年处于低增长,各地实体店纷纷出现关店潮。

这导致格灵深瞳定位的客户群体,陷入生存困境,几乎砍掉了技术创新的市场预算。赵勇回忆起当时情景时说:“格林深瞳在零售行业做了10 个月,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市场对于实体零售极度悲观。”

与此同时,BAT等科技巨头下场零售行业,这些巨头企业与消费者顺畅的沟通渠道,天然占据了消费市场。

格灵深瞳想改变行业方向,但零售背景的团队在转型时遇到了“水土不服”。

当时,人工智能市场仍处于初期阶段,落地场景有限,应用规模最大的行业一是安防,二是金融。

格灵深瞳想要抢下这两块蛋糕,必须拿出一套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作为初创企业的格灵深瞳虽然有一支抗打的技术团队,但在产品、行业内销售能力并不强,更严重的是,当时的格灵深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局限性。

直到2016年,格灵深瞳外部销售频频碰壁,内部资金面临断裂危险时,“账上的钱只够撑几个月”,赵勇才意识到,不能再躲在代码世界里,公司已经开始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为此,他必须调转业务方向。赵勇选择押注安防,并且更换公司管理高层。

2017年1月,原CEO何搏飞离职,赵勇接任CEO。原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资深科学家邓亚峰接任CTO,安防行业资深人士、原伟昊科技电子副总裁黄辉栋担任总裁并负责销售。

新的管理层加入后,不少员工无法适应新的节奏,格灵深瞳进入了一段离职潮,人才的吸引力也随之下降,曾经名校学霸云集,但那段时间“HR 部门收到的简历里,能有个本科都算不错了,很多都是专科。”

原本高调的格灵深瞳也在这次高层换血后,离开了聚光灯,走进了沉寂。

多年后,赵勇复盘格灵深瞳前三年的失败,除了管理职责不明确、主营业务与人才结构错位外,技术选型上也出现了失误。

当时,格灵深瞳深以为傲的三维视觉过于超前,长期合作的深度摄像头厂商PrimeSense被苹果收购后,格灵深瞳在此后三年内都找不到合适的供应商,导致其三维数据的识别率在长时间内达不到理想标准。

而商汤、旷视等主流AI公司大多以“深度学习+人脸识别”为核心。

直到新的CTO上任,格灵深瞳才逐渐从“三维视觉感知”,朝主流的“深度学习+人脸识别”转移。

痛苦转型中的格灵深瞳错过了人工智能的狂热时期,当依图、商汤等公司成了万众瞩目的计算机视觉独角兽时,格灵深瞳被指掉队,甚至一度被怀疑倒闭。

赵勇将公司的PR业务暂停了两年,融资也不再对外公布,赵勇静静地在蛰伏,将自己置身到战略和产品上。

冲刺IPO

当一家明星公司星光黯淡时,人们期待听到涅磐重生的故事。赵勇也确实将这个故事继续了下去。

沉寂了四年之后,赵勇带领格灵深瞳冲刺IPO。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 年,格灵深瞳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5,196.35 万元、7,121.07 万元和24,271.56 万元,复合增长率达到 116.12%。其营收主要来源于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和商业零售三大业务领域的产品及解决方案的销售。

随着各行业对人工智能技术的需求涌现,格灵深瞳凭借AI能力的技术储备,研发出面向交通管理、商业分析等领域的算法模型,并实现了算法的标准化。在产品化方面,面向各行业细分需求,格灵深瞳发布了灵犀数据智能平台。同时,面向高频应用场景,基于智源智能前端产品和灵犀数据智能平台的计算和分析能力,格灵深瞳发布了面向城市管理、智慧金融、商业领域的深瞳行业应用平台等产品。

不过由于前期研发投入大但收入规模较小,报告期内,格灵深瞳的净利润分别为-6990.22万元、-41352.66万元、-7820.16万元,三年累计亏损达到5.62亿元。

三年内,格灵深瞳员工规模几乎也没有发生变化,2020年263名员工人数甚至低于2019年的287名。

但重新回到大众视线的赵勇对此充满信心:“我认为企业保持财务的健康性,保持产品、技术的扎实进展。未来人工智能、大数据绝对是一场长跑,我们也许瘦一点,更适合长跑。”

在招股书中,格灵深瞳描绘了未来长跑的发展战略。第一,依托成熟的算法模型生产能力,研发升级人工智能算法平台,提高算法的跨平台能力,以实现更高效的技术复用,降低研发成本,提高研发效率,通过提供高性价比的算法产品为人工智能的产业化奠定基础。

第二,持续深入开展多领域关键技术融合创新,与人工智能技术跨界交叉形成各类产品,丰富完善现有产品及解决方案。

第三,专注高价值行业。专注于已出现或即将出现商业应用价值的行业,深入行业业务场景,以高性价比的人工智能算法、丰富的创新产品系列构建完善的智能化解决方案,切实推动所服务行业的效率变革和增长动能转换。

创业八年,始于明星创企,也曾历经生死危机归于沉寂,如今,格灵深瞳冲刺IPO继续往AI世界驶去。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