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四年亏损6.7亿,徐峥、王家卫们的欢喜传媒还能翻盘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1768字)

2021-05-29 四年亏损6.7亿,徐峥、王家卫们的欢喜传媒还能翻盘吗?

欢喜传媒绑定渠道方或许可以走一条捷径,但前路还是充满悬念。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锌财经,作者:葛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近日,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旗下在线视频平台“欢喜首映”的小程式已成功上线,并接入快手、抖音、微信及百度的流量入口。

一直以来,找到长期可持续的合作伙伴是欢喜传媒做流媒体平台的方式。

一方面,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B站和猫眼等互联网内容平台均达成了战略合作。另一方面,欢喜传媒先后与芒果TV、华为视频、小米视频等大屏渠道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样的合作看似是一笔双赢的买卖,但也有着诸多未知数,光线传媒与360的失败案例就在眼前。虽有“导演天团”支撑,欢喜传媒近四年依旧处于亏损状态,唯独2019年短暂地扭亏为盈。

想要做中国版“Disney+”,欢喜传媒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

想做笔双赢的买卖

“我们不希望在线视频的规模超过传统电影院的时候,欢喜传媒作为一个影视公司一点办法都没有。”此前,欢喜传媒副总裁姜玉霞接受采访时曾说到。

区别于爱优腾芒之间的IP版权战,欢喜传媒的重点是如何获取有效触达用户的途径。这方面,欢喜传媒与字节跳动、B站和猫眼等互联网内容平台均达成了战略合作,背后的合作逻辑各有不同但又殊途同归。

最初,字节跳动斥资5.6亿元从欢喜传媒手中买下因疫情电影《囧妈》的独家放映权,还包括其他影视内容独家线上放映权。据了解,《囧妈》在线首播三天就获得了1.8亿人次的观看量,给了字节跳动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之后,欢喜传媒还牵起了B站的手。去年九月份,欢喜传媒获得了B站5.13亿港元的战略投资。B站拥有以Z世代为主的超1.72亿月活用户,这也是欢喜传媒在内容消费及用户触达上所需要的。

除了互联网内容平台的渠道,欢喜传媒今年还升级了与华为视频之间的合作,并与乐视超级电视达成合作,与二者共享相关用户付费收益。

另外,欢喜传媒也在试图探索出一条不重度依赖第三方平台的内容路径。前年,欢喜传媒推出“欢喜首映”,采用线上独家内容播映权,提供会员制的无额外广告服务。

不过,看似双赢的合作还是有诸多不确定性。此前,光线传媒曾与360在2014年联手打造在线收费点播业务“先看网络”,不到一年时间双方“和平分手”。

对此,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回应称,“只有独立的付费网站出现才能标志这个市场开始进入到一个相对成熟一个阶段,这个网站必须是内容公司,不仅仅是一个渠道。”

欢喜传媒的合作形式能走多远,还是一个未知数。

“导演天团”是命脉

除了经常披露与互联网巨头的合作消息,让欢喜传媒备受关注的还有其“导演天团”。

公开资料显示,欢喜传媒即为原文化中国董事局主席董平与导演宁浩、徐峥共同创办的影视公司。宁浩、徐峥、陈可辛、王家卫、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贾樟柯等均是旗下签约导演。

有意思的是,欢喜传媒与这些导演是“导演合伙人制”。在这种制度下,欢喜传媒会授予导演一定数量的公司股份,并与导演签订合作协议,以此来实现导演与公司利益的捆绑。

导演拿了股份,就变成了股东导演,个人利益将会与公司利益更加一致。

近几年,欢喜传媒确实带来了很多知名的电影。其中,包括31亿票房的《我不是药神》、22.13亿票房的《疯狂的外星人》、16.14亿的《港囧》、13.16亿票房的《后来的我们》、2.65亿票房的《綉春刀2》、6999万的《江湖儿女》等。

不过,欢喜传媒和导演的合作年限基本上都是6年。据了解,欢喜传媒的大部分导演是从2016和2017年开始的合作关系,这也意味着2022年之前都会是欢喜传媒影视作品的高发期。

合约结束后欢喜传媒能不能留住导演,仍是一个悬念。

该亏损,还是得亏损

近四年,表面风光的欢喜传媒实际上累计净亏损6.7亿元。2017至2020年期间,欢喜传媒只在2019年实现了盈利,其余的年份均是净亏损。

对股东导演的增股绑定,是欢喜传媒前几年亏损的原因之一。

早在欢喜传媒2016年引入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4位导演股东时,为他们配发过新股产生非现金开支11.20亿港元。2018年,欢喜传媒引入张艺谋作为导演股东,配发1.5亿新股产生2.7亿港元非现金开支。

这导致欢喜传媒2016年亏损12.52亿港元,2018年亏损4.45亿港元。

之后,欢喜传媒在2019年年初春节档影片全部因为疫情撤档时,宣布《囧妈》在字节跳动旗下的多个平台在线首播。这种行为招来全国不少院线老板的联手抵制,但抵制归抵制,欢喜传媒一时间不仅至少赚得6.3亿,股价也直线拉升。

根据欢喜传媒披露的财报信息来看,其业绩不太稳定。毛利率方面,欢喜传媒2020年的营业收入达到6.33亿元,和2018年的1.75亿元相比翻了三倍有余,但是2018年的毛利率高达51%,而2020年的毛利率为-3%。

在最近的媒体采访里,欢喜传媒CEO项绍琨曾提到欢喜传媒2021年的计划,一个是继续开发制作头部的影视剧内容,另一个是继续展开与合作伙伴合作。

渠道上,欢喜传媒将偏向于“独播+渠道合作”的模式。“如果我们完全靠欢喜首内部自然增长的话,恐怕时间就要长一点。现在有合作伙伴的渠道支持,发展速度就会更快。”项绍琨说道。

如今,欢喜传媒绑定渠道方或许可以走一条捷径,但前路还是充满悬念。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