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张一鸣,周末发呆了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911字)

2021-05-23 张一鸣,周末发呆了吗

退隐之后,张一鸣又可以回归自己喜欢的生活——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杨苏。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没想到,连张一鸣也告隐江湖。

三天前,张一鸣发了一封全员信,出人意料的是,他选择卸任CEO一职,由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南开大学室友,堪称“睡在上铺的兄弟”,也是张一鸣两次创业的搭档,情谊深厚。

“这几个月,有不少同学问我怎么从今年开始没有更新双月OKR。”张一鸣解释卸任的原因: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他坦露了自己的诗与远方——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这些需要我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

互联网江湖盛传一个段子:“心脏和字节,只能有一个跳动”,用来调侃字节跳动工作压力巨大。但张一鸣从不标榜自己是工作狂,也不是很擅长社交,他还罕见透露了自己的日常生活:“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字节跳动涌现一个个大将,张一鸣转身幕后

38岁的张一鸣,挥了一挥衣袖。

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CEO一职,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将接任成为新CEO。他们两人将于2021年底前完成字节跳动CEO职责的过渡交接。

对于卸任的原因,张一鸣称,虽然公司业务发展良好,但希望公司还能持续有更大的创新突破,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因此,张一鸣决定放下公司日常管理,聚焦远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计划“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以十年为期,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

在张一鸣看来,科技公司面临的外部环境正在变化: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逐步显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些因素决定了字节跳动“需要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并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据了解,字节跳动正在探索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的公益项目,“我个人也有些投入,我还有更多想法,希望能更深度参与。”张一鸣在全员信中说。

这一年多来,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持续大调整。去年3月,字节跳动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中国)董事长,作为中国职能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运营;抖音CEO张楠担任字节跳动(中国)CEO,作为中国业务总负责人,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运营、市场和内容合作,包括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搜索等业务和产品。

今年3月,字节跳动迎来新的CFO——周受资。一个月后,他又被任命兼任TikTok CEO一职,这是继去年8月凯文·梅耶尔辞任后,经历种种坎坷的TikTok等来的新负责人。

几场调整过后,张利东、张楠、周受资的名字开始越来越多地被大众熟知。这一次,是梁汝波。这位字节的新CEO是张一鸣的大学室友,也是张一鸣两次创业的搭档,尽管历任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外界对于梁汝波这位字节跳动的联创却感知甚少。直至如今,梁汝波也站在了聚光灯前。

那个接替张一鸣的男人:梁汝波是谁?

正如王兴与王慧文,张一鸣与梁汝波也是相识于大学时代。他们都是南开大学微电子专业的同学,同住在一个宿舍,深厚的友情是从一台电脑开始。

2003年,张一鸣还在读大二,电脑机箱不慎被盗,显示器成了摆设。于是张一鸣拉上了梁汝波,一人出显示器,另一人出主机,就这样组成了一个可以继续使用的电脑,两个人共享使用权。从大学时期种下的情谊,也为日后两人创业埋下了伏笔。

从南开大学毕业后,张一鸣正式开启了创业的漫漫长路,而梁汝波则去了微电子公司Accelicon Technologies做工程师。尽管选择了不一样的路,但是在张一鸣的心中,他和梁汝波的友谊,并没有因为毕业分道而驰有所影响。

毕业一年后,张一鸣还给梁汝波分享了一个做垂直搜索引擎的网站——酷讯网,他向梁汝波展示着酷讯网可以搜索房产、旅游、招聘等信息,梁汝波给出了“这家公司不错”的评价。也是这一次,张一鸣证明了在梁汝波的心中有一个和他志同道合的梦。

到了2009年,连续创业的张一鸣决定拉上梁汝波,他们做了一款垂直于房地产搜索引擎的“九九房”。但张一鸣的想法并不止于房地产的消息搜索引擎,两年后,张一鸣辞去了九九房CEO的职位,并拉上了还在九九房担任研发总监的梁汝波,正式开始筹备今日头条。

2012年3月,在北京知春路锦秋家园的一栋民房里,今日头条正式诞生。张一鸣、梁汝波等一群人,在那个寒冬未走春天未至的日子里,在电脑前搓着手打下了今日头条第一行代码。

创业维艰。在最初的那几年,站在张一鸣身边的梁汝波,干起了零碎繁复的“杂活”,采购安装服务器、设立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建立管理系统……梁汝波几乎在今日头条各个部门流转,深入一线,帮张一鸣打理好了最底层的架构。相传抖音的第一行代码就是梁汝波写的。

此后至2016年,梁汝波的身影一直在今日头条的各个产品和业务线活跃,从今日头条、头条号到广告系统、用户增长系统再到飞书,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他就像张一鸣手上的“扳手”,哪里需要拧螺丝就去哪里。

2020年起,梁汝波在字节跳动担任HR负责人,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在字节跳动的多年时间里,梁汝波就是这样在多个岗位流转、历练。

尽管张利东与张楠在外界有更多的声量,但张一鸣最终还是选择将手中的接力棒传递到有着近二十年同窗情谊的梁汝波手中。或许在张一鸣看来,陪伴着走过字节跳动草莽期到辉煌期的梁汝波,才是那个最适合“掌舵者”的人。

这个睡在张一鸣上铺的兄弟,在2019年字节跳动7周年前夕,陪伴着张一鸣重游字节跳动诞生的地方时,听着张一鸣回顾着曾经创业时的场景,时而低头微笑,时而点头赞同,偶尔两人目光对视,相视一笑。

“我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退隐之后,张一鸣又可以回归自己喜欢的生活。正如他说,自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也不是很擅长社交,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张一鸣的签名档一直是喜欢发呆,他所说的发呆,不是放空,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但在忙碌的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情况是,很多事情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但他并不知道。字节跳动7周年时,张一鸣和大家分享了《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一个句子——“有时候早餐前,我已经相信六件看似不可能的事会发生了”。他强调自己很喜欢思考理论上可能存在,但是现实中尚未发生的事情。

“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比如,在2017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他开始觉得时间不够用。

三年前,张一鸣跟一些创业者做了一个分享,核心是说CEO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做很多审批和决策,容易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最近半年逐渐形成一个想法:要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脱离开CEO的工作,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系统思考,研究新事物,动手尝试和体验;同时,伴随字节跳动在教育公益、脑疾病、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的持续探索,他个人也有些投入,今后还将有更深度的参与。

他宣布卸任后,有人迅速把他归于近期宣布“荣退”的大佬之列,有人说他以退为进,只有一名字节跳动的匿名员工写下:在520宣布,一鸣真浪漫。

很多年前,张一鸣曾在微博中写道:“一个人在他的信仰上站得越不牢固,他就越要用双臂紧紧抱住那些使之区分于其他信仰的教条不放;相反,一个人在他的信念上站得越牢固,他就越可以自由地把双手伸向那些与他信仰不同的人。——弗兰克”。

从他早已停更的微博中,可以看到一个跟普通人并无两样的张一鸣:那里记录了他读书、坐地铁、打羽毛球甚至是陪老婆的点滴。他说,勇气和坦诚,不是技巧,更像是一种本质的素质。

几年前在一次旅途中,张一鸣发了个朋友圈:旅行的部分意义在于时空切换,更容易把主体当作客体,审视自己和生活本身。

江湖的传说仍在上演,张一鸣将站在更高的地方审视他一手创办的字节跳动。勇士不退场,换个方式竞争而已。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