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瞄向面食赛道,再造“瑞幸”,陆正耀底牌够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99字)

2021-05-13 瞄向面食赛道,再造“瑞幸”,陆正耀底牌够么?

陆正耀急着讲个新故事。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5月13日报道(文/林京、王非)

52岁的陆正耀开始新折腾。在被瑞幸踢出局后,他转头“杀”入餐饮行业。

瑞幸造假风波后,去年7月,在股东特别大会上,时任瑞幸董事长的陆正耀,与董事黎辉、刘二海以及邵孝恒被罢免。

瑞幸管理层里,许多都是陆正耀的“神州系”旧部,今年1月,陆正耀就联合这些旧部,上演了一出逼宫戏码。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最终以失败告终。

据Tech星球报道,陆正耀开始新的创业项目——小面日记,钱治亚等原瑞幸核心骨干旧部已经加入,瑞幸在职、离职员工也正在被邀请加入,目前策略是先在全国开500家店,美团点评搜索“小面日记”显示,唯一一家店铺地址在北京望京东煌大厦地下一层。面馆只是起步,未来要吸纳其他小吃品牌,做成一个美食城,最终是一个线上化的APP。

针对此消息,猎云网向多位陆正耀周边人士进行求证,根据所得到的信息,基本可以确定他正在谋划此项目。

曾经将神州优车、神州租车和瑞幸咖啡三家公司迅速送上市的陆正耀,每一个项目背后都带着其个人的鲜明特色,即通过融资、烧钱、补贴抢占市场,快速上市。可如今站在他背后的是,崩塌的神州系“帝国”,屡次受到证监会处罚,陆正耀手里还剩多少“底牌”?

“陆正耀式”创业风格

创立“小面日记”,陆正耀的各种操作跟其过往风格几乎一致。先挖角核心骨干人员和技术团队,瑞幸管理层多为神州系旧部,在瑞幸员工里,很多都是由神州程序员、技术人员转岗而来。

据悉,目前瑞幸原CEO钱治亚、瑞幸副总裁李军、瑞幸副总裁周斌等核心骨干人员已加入小面日记,负责开店选址事宜的瑞幸在职、离职员工也正在被陆正耀邀请加入。

而小面日记打算“先在全国开500家店”、最终做成一个线上化的APP的规划,都与瑞幸的发展路径极其相似。

无论神州租车体系公司,还是瑞幸咖啡,上市挂牌、融资和减持套现的历史,都是陆正耀惯用的资本运作套路。在激进的扩张方式中,陆正耀也多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神州优车就因“雪藏”宝沃财务被强制摘牌。

小面日记并非瑞幸暴雷后,陆正耀的第一次创业。今年1月6日,在社交软件脉脉上有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爆出陆正耀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陆正耀称其是可以与“抖音媲美的市值千亿美金的项目”,和ROM(Rest Or Meet)模式类似,目标是一年铺货20万台。目前该项目已经停止。

根据新京报获取的一份文字资料显示,这两个创业项目有一定关联,或与一家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有关。该资料还明确提到,舌尖科技由原瑞幸咖啡核心团队创建。

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中自然人张英认缴金额800万元,王海龙认缴金额200万元,王海龙也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舌尖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最早名为北京圣凯莱科技有限公司,2021年2月4日更名为芥末共享(北京)科技有限公司;2021年4月2日,才更名为现在的舌尖科技。

从该公司的知识产权栏目可以发现,最早该公司申请过“摩盒”、“摩仓”等运输工具、餐饮住宿类的商标,目前大部分都处于“等待实质审查”阶段。今年4月,该公司正在申请贡小面、渝粉记、小面归蜀山等商标。这都与陆正耀的两个新项目不谋而合。

过去一年,陆正耀多次遭到证监会处罚。2020年11月26日,中国证监会对陆正耀连开两张罚单。第一条行政处罚书披露,在收购宝沃汽车过程中,陆正耀以他同学名义注册成立一家公司,2019年1月17日,北京宝沃的67%股权及工商登记变更到此公司。此时,神州优车实际控制了北京宝沃,但神州优车在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披露的财务报表中未将北京宝沃纳入合并范围,导致其少计资产比例分别超过58.32%和64.05%,构成信批违规。证监会决定对陆正耀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的罚款。

在另一条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证监会对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陆正耀、靳军等人也开出罚单。原因是,氢动益维未按照要求如实披露与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之间的关联方关系和关联方交易,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二十条的规定,构成信息披露违法。证监会决定对陆正耀给予警告,并处以十万元罚款。

2021年3月,陆正耀被冻结股权,冻结股权标的企业为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被冻结股权2.7亿人民币,冻结期限至2024年3月。

陆正耀旗下资产也遭受考验。陆正耀个人极其擅长套现,屡次上演金蝉脱壳的戏码。神州租车在港交所上市之后,从2015年6月开始,陆正耀及其合作的投资方在短短9个月时间将神州租车42%的股份抛售给市场,套现了16亿美元。当年正是由于股东的大量抛售,神州租车的股价从峰值20港元暴跌到8港元。

在瑞幸暴雷之前,瑞幸在2020年1月8日更新的招股书显示,瑞幸的实际控制人陆正耀和钱治亚已经分别将他们持有的瑞幸股份抵押了30%和47%。全部管理层质押的股份数量,甚至超过了瑞幸在2019年5月IPO和2020年1月配售的总股份。

浑水报告称,瑞幸咖啡的管理层通过瑞幸咖啡股权质押融资高达25亿美元。去年4月7日,高盛发布报告称,陆正耀旗下的家族基金Haode Investment因股票质押贷款违约,贷款方已决定,对抵押品采取强制执行程序,即强行平仓。

陆正耀通过Haode Investment质押的股票,涉及7635万股瑞幸咖啡美国存托股(ADS),涉及金额高达5.18亿美元,约为37亿人民币。

其余资金走向何处?在陆正耀去年五月的道歉声明中,他称质押瑞幸咖啡股票所得资金,全部用于支持旗下各个企业的经营发展,没有用于个人挥霍,更没有转移资产,对此愿意接受任何调查。

过往,神州系和瑞幸都获得了与陆正耀关系非常密切的资本的支持。他们分别是大钲资本的创始人黎辉和愉悦资本的创始人刘二海,三者通过“流量+品牌+资本”的打法,将企业陆续送上市。

瑞幸事件之后,铁三角关系走向“反目”,陆正耀个人信誉又遭受严重损伤,他还能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吗?

面食赛道迎来投资潮,成为新风口

从租车到咖啡,陆正耀是不停追逐风口的人。今年以来,伴随着新消费投资热潮,线下连锁拉面馆与拉面速食等品牌相继获得融资。

尤其是,兰州拉面目前正成为投资机构在线下消费领域争抢的新品类。其中最受欢迎的三个品牌分别是马记永、陈香贵和张拉拉。

其中,今年4月,陈香贵兰州牛肉拉面已经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投资机构为源码资本,目前,它正在以10亿元人民币的估值寻求新一轮融资。

张拉拉兰州手撕牛肉面,则正计划以6000万美金的估值进行新一轮融资,其上一轮融资的投资方为顺为资本和金沙江创投,估值约1亿元。

最受关注的马永记兰州牛肉面,模仿日式拉面馆风格,定位于中高端消费。该品牌成立至今不到两年,门店规模也仅有十几家,但却被挑战者资本、险峰资本、凯辉资金、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知名PE/VC机构争抢,其中红杉资本更是递出了高达10亿元以上估值的投资意向书。

近年来,粉面品类也出现了很多细分化的黑马,如拉面、鱼粉、米线、拌面、小面、螺蛳粉、酸辣粉等。加上海底捞推出了4个子品牌都是做面的,足以看出面食赛道的魅力。

作为后起之秀,面向年轻白领群体的和府捞面,至今已拿下5轮共计8.45亿元人民币融资。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熊向东曾表示,中国餐饮市场“池大鱼小”,面食品类,与火锅、烧烤、米饭,均为全国性的餐饮大品类,具有广阔全国连锁化发展前景。

在知乎“如何看待陆正耀新项目小面日记?”的问答区,有人理解为“瑞幸2.0+细分市场的美团”。“线上美食app是从美团、饿了么虎口中夺食,一旦正面交锋,那烧的钱就是无底洞了。”

也有网友为其规划了一条“瑞幸式”路径——先搞App,不接受现场点单,只能在App上下单,而且首单价格极低,这样可以迅速收获第一波用户。有了用户就有数据,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

此外,在许多面食品牌走向中高端趋势下,陆正耀会把面条的价格打下来吗?

能否复制下一个“瑞幸”

过去十余年时间里,陆正耀曾一手搭建起庞大的“神州系”版图——2014年,神州租车登陆港交所;2016年,神州优车在新三板挂牌;2019年3月,收购宝沃汽车;2019年5月,成立仅18个月的瑞幸咖啡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整个神州系内部业务互相协同,宝沃汽车也曾复制瑞幸模式,试图为资本讲述一个“汽车零售”的故事。瑞幸财务造假事件之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首先受波及的是两家上市公司神州优车、神州租车,相继遭遇信任危机,股价大幅下跌。

神州租车CFO曹光宇曾表示:“瑞幸事件对公司造成的影响,主要是导致目前公司没有再融资的可能了。”

2020年12月,陆正耀把神州租车卖给私募巨头MBK Partners。今年3月,神州优车发公告称,公司未向股转公司提交复核申请,公司股票自今年3月22日起终止挂牌。

陆正耀不止一次失信资本市场。神州优车迟迟未披露年报背后,是其对宝沃汽车股权收购的信批违规。

2021年1月18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1月15日,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收到股转公司下发的纪律处分决定书。股转公司称,2019年1月,神州优车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收购北汽福田全资子公司北京宝沃67%股权,并不晚于2019年1月17日控制了北京宝沃。神州优车在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披露的财务报表中未将北京宝沃纳入合并范围,导致其少计资产比例分别超过58.32%和64.05%,构成信批违规。

作为神州系的最后一块拼图,关于宝沃汽车的最新消息是它与小米接触较深,但双方谈判陷入了僵局,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雷军想趁陆正耀陷入资本困局将宝沃收归囊中,但是出价太低,远远低于陆正耀的心理价位。

陆正耀曾表示,从来没有为钱发愁过,自己总会在不需要钱的时候,启动大笔的融资,保证这些钱能够支撑公司运转两到三年。

但2012年,神州租车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最终折戟。神州租车在招股书中IPO资金用途一栏,列出的第一条就是“偿还债务”,并表示“无法从日常运营中获得足够的现金流”,更坦言,“公司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无法实现盈利”。最终决定撤回IPO申请,该公司宣布称受资本市场状况影响,认为公司价值未能得到合理体现。

在瑞幸咖啡成立的时候,神州优车危机四伏。在财新的《瑞幸狂奔》一文中,接近陆正耀的市场人士曾表示,“神州系统里几乎所有板块都在亏损,专车政策又已封死。如果当时不做咖啡,神州可能会迎来大裁员。”

陆正耀的商业世界里充满冒险与“赌”,每扩张一个业务的背后,其商业操作手法几乎都一致。小面日记是他目前急需去讲的新故事,这次是运筹帷幄,还是孤注一掷?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