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曾比海底捞还牛,如今破产卖商标,又一百亿餐饮巨头崩塌!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16字)

2021-05-07 曾比海底捞还牛,如今破产卖商标,又一百亿餐饮巨头崩塌!

百亿餐饮巨头谭鱼头轰然倒塌,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云掌财经APP。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曾经有多辉煌,如今就有多落寞。

从“曾经登顶餐饮界巅峰”,到“以前员工上万人、工厂数百余亩、资产近百亿”,再到“短短几年间轰然倒塌”……几乎全部店铺关张、全国各地餐饮公司注销,高额债务、先后10余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从百亿帝国沦落到商标被拍卖,谭鱼头最终留给餐饮业的,只剩无限唏嘘。

曾经辉煌无限地谭鱼头,怎么就说没就没了呢?

1溢价超15倍

据了解,本次拍卖的成都谭鱼头商标专有权共有49个,拍卖的商标有“谭鱼头”“谭状元”“巴椒渔府”“谭家坝子”“谭红”等,其中有6个商标正在续展过程中。

对此拍卖方特别提示,在到期前,管理人已向商标局递交了续展申请书及相关材料,但最终是否能够续展成功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总局审查后决定,此风险由竞买人自行了解并承担。

本次商标专有权拍卖的起拍价为100万元,保证金10万元,增价幅度5万元(及其整倍数)。最终,8名买家缴纳了10万元保证金报名。经过8人188次竞价和169次延时,备受瞩目的“谭鱼头”终于以1510万元成交。因竞价过于激烈,原本5月2日上午10点就该结束的拍卖,延时至12时19分方结束。

按照规定,拍卖余款将于5月17日16时前通过线上支付或汇款至管理人指定账户。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

业内人士指出,此次保证金较成交价款明显偏低,因此,买家是否属于冲动还有待观察,最终要看5月17日16时前尾款是否到位。

而据了解,成都谭鱼头公司破产前,包括成都商铺等多数资产已被处置,如今能处置的有价值资产为49个商标、位于成都的30个车位、位于重庆的4422.83平方米商铺,另外还有几家空壳股权。

4月8日到4月9日,成都谭鱼头名下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49号B1层的30个车位也在该平台进行了拍卖。公告显示,根据成都谭鱼头各债权人参考标的物周边邻近车位的市场成交价后,以协商议价方式确定每个车位以15万元作为起拍价。拍卖方式为整体标的拍卖,起拍价为450万元,保证金50万元,增价幅度5万元,因无买家问津,该30个车位流拍。

4月30日至5月1日,成都谭鱼头名下重庆市渝中区渝州路190号附1号1-2楼房屋第一次拍卖,建面4422.83平方米,起拍价4845.94976万元,建面每平方米起拍价1.09万元,但流标。

2曾是百亿餐饮帝国

谭鱼头是谭长安白手起家的火锅帝国。1996年退伍回家的谭长安拿着5000元的转业安置费在成都老家的一个小巷子里开了第一家谭鱼头火锅店,主打鱼头火锅。

跟别人家的火锅店不一样,谭长安使用一次性清油锅底,消费者看得见的放心,为了让消费者满意,谭长安把厨房的墙壁拆掉换成了透明的玻璃,这也是第一个使用透明厨房的餐饮店。

谭鱼头火锅店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此后谭长安不到3年的时间里,在全国50多个城市开了90家连锁店,到了2000年营业额突破了3亿元。

成立10年,谭鱼头便在2007年登上胡润餐饮富豪榜,谭长安的身家已经达到20亿,公司资产已近百亿。谭鱼头基本已经完成中国大陆布局,准备向海外发展。

当年公司品牌无形资产价值8亿元人民币,成为四川省最大规模的股份制餐饮企业。“谭鱼头”的迅猛发展,极大地繁荣了四川传统餐饮业,并成为“川菜”产业向外扩张的领军者。

用谭长安的话,以前自己的员工上万人、厂房数百亩、资产近百亿、门店遍布大江南北,包括台湾和香港。此后,谭鱼头又成为第一个将火锅带出国门的企业,“曾登上餐饮巅峰”。

而彼时的海底捞却只刚刚开了13家分店。因而,有人说,20年前,你可以不知道海底捞,但谭鱼头的名号却家喻户晓。谭鱼头的的确确当时把‘海底捞’甩好几条街”。

3三次豪赌上市失败,百亿帝国崩塌

手握100亿的谭长安并不满足——谭鱼头只要一天不上市,他心里就怎么也不甘心。按他的说法,去香港开公司、开分店的目的就是上市。谭长安在香港的公司,是按上市的规则来做的;会计事务所,是普华永道。任何标准,谭鱼头都是按照上市规范去做。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2009年,谭长安等到了第一个机会。

当时,一家叫做福记食品的公司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买下来,谭鱼头就能借壳上市。

想法很好,只可惜谭长安有个猪队友,再还没中标时,就已经开始对媒体的高谈阔论,吸引了真功夫、俏江南等一众内地餐饮大佬的注意力。最终谭鱼头铩羽而归,输给了以6.58亿港元投标、又有国资背景的安徽创投。

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

2011年,谭长安打算以2亿港元将维奥集团收入囊中,可惜最后又被中国铀业发展公司以9.84亿多港元抢走。

两次求而不得,反而让谭长安心中如被万千蚂蚁啃食,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哪里吃过败仗?让他放弃上市,不可能!谭长安心一横,买不到壳,就自己IPO!

2012—2013年,谭长安和香港的一个风投做IPO,双方签了对赌协议,风投一次性投入2000万美金,而谭鱼头则需在3年之内达到盈利目标,在香港A牌上市。

对赌的风险极高,如果没有完成目标,谭鱼头将面临天价赔偿。但头脑热到发胀的谭长安,哪里看得到风险?甚至一条后路都没给自己留。

风投只投资了500万美金时,谭长安就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筹备,光4000平米以上的店就有四个,仅仅一个北京亚运村旗舰店就投资上亿,其它三个店投资规模均在五千万以上。

但急性子的谭长安却没吃到好果子。风投剩余的1500万美金迟迟不到账,几个大店经营上出现问题,谭鱼头没钱了!谭长安突然惊醒,自己这是被资本坑了!

2015年,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新闻发布会公布,谭鱼头食品(成都)有限公司、成都谭鱼头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欠债2亿多元人民币。

最后只能靠变卖资产度日。2020年8月,谭鱼头关闭了在大本营成都的最后一家店,重新归零。

三次上市计划泡汤,谭长安家底却被败个精光。

4创始人成“老赖”

亲手创立的百亿帝国轰然倒塌,至于谭长安自己,也早已成为了一个“老赖”。

资料显示,谭长安因没有可执行财产,已有5起案件被暂时中止执行,而这5起案件的涉及金额超3100万元,未履行比例为100%。

谭长安也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谭长安也多次被限制消费。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6月,由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岷江支行申请。谭长安欠建行成都银行不到5万的金额。截至2018年3月27日,谭长安尚欠建行成都岷江支行借款本金44921.69元、利息2954.52元、罚息1126.94元。

谭长安称:“我窘迫的时候,包包里连一块钱都没有了。”

对于被执行人身份、被限制高消费,谭长安表示,这并不影响他吃饭,正常生活就可以,也不影响他做事。“我很多年没有收入了,全靠家人养。我是谭滋鱼的顾问,实际不在员工名单上,也不拿工资。”他家的主要收入来自妻子的薪酬,她在合作伙伴的公司担任财务。

“我们会把商标拿回来,继续做谭鱼头高端品牌。”对于商标被拍卖一事,谭长安如此回应。

据了解,谭长安已开始谋划全国布局新品牌新“谭滋鱼”。此外,谭长安还开始在抖音上做起“网红”,分享起他的创业经验和故事。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