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假期刷到张泉灵,她喊我去上课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71字)

2021-05-03 假期刷到张泉灵,她喊我去上课

当你不够专业时,你就贩卖焦虑。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作者:克瑞斯。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01罗振宇指给的明路

按照“一万小时定律”,一个人要成为某领域的专家,需要10000小时,以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10000小时至少需要3~5年。

出走央视、创业已6年的张泉灵,如今仍没有足够强大的新身份,来替换“前央视著名记者”“前央视著名主持人”的Title。

在这6年里,她的身份先后变换了好几个: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少年得到董事长、语文老师。

从时间上来计算,张泉灵的每个新身份,似乎都称不上专家的级别。

在她的抖音个人账号上,其流量早已不复当年在央视统治地位的收视效果,点赞数集中于百位和千位数。

在张泉灵关注的13个人当中,是北大、央视、“得到”和罗振宇,这些都高度重叠于她这几十年的师从和就业。

不论是北大、央视还是“得到”,对于她来说,都是光环。

罗振宇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热度,和张泉灵不相伯仲,平凡的数据,象征着他们基本错过了短视频时代的红利。

2017年,张泉灵和罗振宇到《奇葩说》补位高晓松,与马东凑成了央视离职人员大拼盘。和一群伶牙俐齿的嘉宾、选手舌战一季,张、罗也都借辩题走过心。罗振宇结辩时说下班后得把自己打碎了重建,才能恢复元气;而张泉灵没办法释怀的是,自己在节目上穿着并不那么得体的服装。

从那一年开始,得到和米未之间像是搭起了一道输送资源的管道,薛兆丰和刘擎的脑门上自带“得到”广告,像罗振宇远程安排在这个综艺上的人肉广告牌。

张泉灵和罗振宇尽管早年就是央视的同事,但借马东的平台,新的生意得到酝酿,早在2018年,罗振宇就把张泉灵安排到了自己的策划会上,当时她还在研究古诗词课程,给每首诗词配一幅古画,想让孩子深刻体会语言美,但罗振宇直接跟张泉灵指了条“明路”:“要不你做个语文课吧。”

基本从这个时期开始,在我们的社交网络信息流中,张泉灵的新形象开始刷屏——一个焦急地要传授你技能的语文老师。

02当你不够专业时,你就贩卖焦虑

信息流中,在张泉灵“乱拳式”的挥舞之下,过去的投资人形象开始瓦解,她的新项目,至少在营销环节上,吃相并不好看

张泉灵在早年就强调,从央视到投融资市场,媒体所冠以的“华丽转身”描述并不恰当,而如今从投资人角色切换到语文老师,“华丽”则更显得无从谈起,张泉灵这次的跨界,反倒是粗糙的。

从早年追随傅盛参与紫牛基金,到如今追随罗振宇,进入“得到”系统,这背后,是张泉灵的一种接近“知天命”年纪的焦虑,也是一位母亲的日常焦虑。

她自己的儿子就处在应试教育的环节中,她很清楚家长对孩子教育的焦虑点在哪。

而“焦虑”对于“得到”系来说,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词汇。

张泉灵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讲述她朋友文怡的故事。

文怡早期在电视台上教做菜,网络时代,她成了 KOL,收获很多粉丝。

文怡决定要卖一个产品——3 块案板,就是厨房里中餐用的剁、切以及生熟分开的 3 块案板,最后卖了 1500 元。因为中国人习惯用木质案板,总有水和汁渗透到木头纤维下,所以案板上一块一块发黑,那都是霉菌。文怡卖的案板把厚木头压缩薄,表面致密,不会有任何的霉菌,也没有任何涂层。就是这个案板,文怡1 个小时内卖了 1 万个,相当于这个德国品牌在亚太地区一年的销量。

朋友的经历让张泉灵大受启发:在消费领域,能够直接抵达你内心焦虑的,就是最能够让你掏兜的。

卖语文课,是能够直接抵达妈妈们内心焦虑的事。

张泉灵开发了语文课程,针对6-14岁的孩子,课程年段包含幼小衔接班、小学1-4年,共5个阶段。

身为董事长的张泉灵并未走向幕后,而是像罗振宇一样,孵化自己成为大IP。她开始研发给自己量身打造、直达鸡娃妈妈焦虑痛点的课程,她参与语文课程的直播和教学,在线教孩子们锻炼“观察、感受、描述、创造”方面的能力。

罗振宇为其站台,自信十足:“泉灵当年在央视的时候负责过出镜记者的培养,一年级的孩子用张泉灵的方法进行训练之后,可以当堂完成400字的自我介绍,要知道,能写400字的作文,那可是小学四年级的要求啊。”

善于提炼的罗振宇,马上精炼出张泉灵对其受众的巨大价值——“央视级别的训练”“一年级就能练就四年级的技能”。

罗振宇在“知识焦虑”的领域德高望重,其语言系统自成一派,师出央视同门的张泉灵,立刻融会贯通,在2019年的中国商界木兰年会上,她大胆地提出:通过泉灵语文课一个学期的试验,她发现完全可以在孩子身上产生奇迹。

对很多妈妈来说,“奇迹”一词分量无穷。

03打扰了抱歉,再为明年抱歉

她的“焦虑”投放几乎是不设边界的,如果你经常刷微博、抖音,都会刷到一个自动播放的张泉灵怼脸拍视频,一边说着:“别划走!”,一边用着她在央视主持时候的标准手势。

但与此同时,网友对她的吐槽,成却为一种常态。

“天天垃圾广告什么意思”“好好的央视不干,去跑传销了”“很反感你的什么五感法写作的广告”......

去年年底开始,张泉灵开始在全网进行课程的广告营销,推广《泉灵老师的语文课》《泉灵老师的写作课》。

这些广告轰炸引起了网友的叛逆:“别划走,我就划!”“作文课我是没听,活活把我多年没用的叛逆期勾起来了”。

甚至还有网友翻拍了这支广告的前几秒,一边怼脸拍一边对着镜头比划着说:“别说话,我是那个喜欢划的小仙女。”向张泉灵版本“致敬”。

张泉灵的答复是自黑式的,她回复网友:打扰了,抱歉。再为明年抱歉。

一场聪明的公关,但并没有遏制网络世界的情绪。

负面评论似乎让张泉灵却挫越勇。果然,2021,她来了,她带着她的广告又来了。

只是这次,是在抖音上轰炸。

曾经在《奇葩说》上抱怨自己的服装不得体的张泉灵几乎消失,她在这几年姿态不断放低,罗振宇“打碎重建”的心理建设方法,在她的身上显灵。

她的疯狂营销和网民的吐槽形成对峙,为过去那个优雅央视主持人辩护的人,越来越少了。

课程里,她几乎每节课的自我介绍都离不开“我是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或者“我是前央视记者张泉灵”。

她懂得自己的头上有几道光环,以及每一道光环的变现价值。

讲课的时候,她去掉了新闻主播的严肃性,变成少儿节目主持人的拿腔弄调、手舞足蹈。

从张泉灵个人账号的评论区,她的互动基本是“沉默式”的,尽管她喜欢在视频里提出话题,给粉丝们在评论区提供互动机会,但在评论当中,关于课程产品退货、购买环节的答疑,却无人应答。

一些视频的下方,沦陷为售后服务的投诉区。

和张泉灵语文课亲力亲为的疯狂营销相比,她和大众最接近的场景中,一言不发。

几年前,张泉灵曾经说过,从央视辞职后的半年,哭过的次数比过去十年还多,她说:“其实人在面对自己弱小的时候,就会特别痛苦。”

这几年的负面评价,足够让她的痛苦变本加厉,她喋喋不休的形象,在网络上有一个明确的休止之处,与网民的交流,她的语言戛然而止。

如果说张泉灵的沉默,是在修炼如何变得强大,那么她的强大,实在是让人有点害怕。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