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教育智能硬件的战火烧向内容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37字)

2021-04-21 教育智能硬件的战火烧向内容

来源:企业供图
无论是平板电脑还是智能灯,一边挤压传统智能硬件市场,一边争抢着自己的流量入口。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DoNews,作者:翟子瑶。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当线下获客成本越来越高时,教育硬件成为了新流量入口,在线教育公司们纷纷向硬件下手,毕竟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新的增长入口。

字节跳动的大力神灯、作业帮喵喵机、好未来智能灯,以及猿辅导智能写字板,无疑大家同时看准了这条赛道的未来趋势——通过捆绑课程,建立属于自己的智能生态链。

不止如此,科技公司也看准了这块蛋糕,科大讯飞推出了X1Pro学习机;小米推出了AI英语学习机“小爱老师”;网易有道推出了翻译机和词典笔,大疆推出了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erS1……

据QuestMobile统计,仅2020年一季度在教育硬件领域就有56起投融资事件。资本看重教育硬件的潜力,据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预测,到2022年,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将达570亿。伴随80、90后的读书郎、文曲星、小霸王、步步高等逐渐退出了教育类产品的舞台,智能硬件应运而生。

当在线教育纷纷入局教育硬件,无论是平板电脑还是智能灯,一边挤压传统智能硬件市场,一边争抢着自己的流量入口。

传统教育硬件的转型

在80、90后的学生年代,小霸王、好记星、读书郎、文曲星等产品是学习过程中的陪伴产品。如今,这些传统硬件已逐渐淡出10后们的学习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平板、手机以及各类AI智能的教育硬件产品。

制造业起家的读书郎也在低调进入教育市场,进行智能硬件夹击下的转型。与在线教育公司不同的是,用户购买之后读书郎的平板电脑后,可通过该设备免费学习读书郎自研的线上课程,其既有录播课,也有双师直播课。

读书郎教育研究院院长邓登辉曾表示:读书郎虽然是在出售平板,但其逻辑却是“将内容硬件化,再销售出去”。反其道而行之,成了读书郎低调转型的机会。

而步步高、好记星等厂商也推出了智能产品却早已不及当年。据公开资料显示,一向被认为“哪里不会点哪里”的步步高,于2019年6月发布了步步高家教机S5,2020年7月又推出升级版——步步高家教机S5 Pro。这两款产品除支持各类网课学习类APP外,同时实现云端和线下实体的互动。

学生家长小迪谈到:“我给孩子选择教育硬件产品,更倾向于陪伴孩子阅读的AI机器人,至于小时候用过的产品早已成为历史。”

她觉得好记星、步步高都已经过时了,无论有多少新的功能,都难以改变旧有的印象,那已经是上一代人用的产品了。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从家长体验的维度告诉DoNews:“百度的智能机器人是他用过最好用的教育智能硬件,对孩子是一个很好的陪伴和学习引导、解决问题的工具。”

机会与冲击

2020年的疫情不仅让在线教育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同时也带动了教育类智能硬件销量。觅机科技创始人叶群松所 研发的绘本阅读智能台灯也在当时有明显的业绩提升。

与其他做教育硬件的公司不同,觅机科技除了自己研发阅读灯外,还为传统家具台灯企业提供AI教育解决方案。

叶群松也是一名8岁学生的家长,他认为培养孩子的独立阅读习惯非常重要,但由于自己平时工作原因,并没有足够的时间陪孩子读绘本。叶群松开始尝试陪伴、引导孩子的智能硬件。

叶群松体验过点读笔、智能机器人后,均不能让他满意。在他看来,无论是点读笔还是智能机器人都不能培养孩子的专注力。而把阅读功能嫁接在台灯上则会最低程度的干扰孩子独立阅读。

2019年,叶群松与团队开发了绘本阅读灯,这款阅读灯利用AI识别绘本封面,通过捕捉儿童翻页动作以及AI识别绘本内页的方式来调用相应的音频资源,自动播放,形成伴读的氛围,从而培养儿童的阅读习惯。

相应的,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突出的大力智能灯可以陪伴孩子写作业、实现视频语音的智能交互,价格亲民,很多家长纷纷入手了“大力神灯”,一灯多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好视力等传统做灯的企业。

从家长的体验看,叶群松认为,“大力神灯”一方面在代替家长为孩子检查作业方面提供了便利,但把屏幕安装在台灯上也让他对孩子的视力有了担心。尤其现在的孩子处在一个多屏的生活学习环境中,叶群松的女儿8岁也早已戴上了眼镜,这也是他在做智能阅读灯时,没有做屏幕的原因。

凶险的价格战与技术隐忧

教育智能硬件作为新的流量入口会成为线上教育的标配。但在线教育公司做台灯,把课程嵌入灯内容易,但做一盏舒适护眼的台灯却并不简单。

互联网公司用互联网的思维做硬件,目的是流量和用户,然而对于灯本身来说,护眼、灯光舒适是最基础的需求。有行业人士分析,一个大学毕业生就可以把灯点亮,而一款护眼灯包括了灯珠的摆放、加多少层匀光板,匀光板什么材质等因素,互联网公司在生产制作时难以控制和把握,这将会是互联网大厂做灯的短板。

另外,装在灯上的屏也是一个产品冲突。护眼灯的技术会保护孩子的视力,但在灯上装屏幕又会影响到孩子视力。

“如果灯下的屏幕换成墨水屏不伤眼,但达不到互联网视频互动直播的需求,然而普通的屏幕对孩子的视力也会有一定影响。两者很难达到平衡。”叶群松说,这也是目前互联网企业以及教育类智能硬件在做屏时的一个难点。

“除了底层的技术逻辑,当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后,又会形成一轮凶险的价格战”,叶群松判断道。

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所研发的大力作业灯上市后,成为大力教育课程的流量入口。作业帮、猿辅导等在线教育机构在综艺、网剧以及线下公交站牌等渠道烧钱做足了广告后,智能硬件又成为一波新的投放。从发展趋势上来说,叶群松认为,To C的硬件价格战会非常凶险,很可能发展成买课免费送的阶段。

回归内容之争

硬件产品的竞争之外,还会回归到课程内容的竞争上。

家长无论是买硬件还是买课程,都是为了孩子可以更加高效的学习上课。而当线上教育的硬件产品内所接入的课程无法满足家长需求时,必然会抛弃某种硬件产品,背后则是换更加符合需求的课程内容。

除了线上教育发展智能硬件之外,线下类教育机构也会生成自己的智能硬件产品。未来,传统企业、线上教育以及线下机构都将会形成三股智能教育硬件的竞争力量。毕竟,AI硬件最大的价值是数据。

“每一件硬件产品的背后是一个学生,学生的背后不止有智能灯,他们的房间有更多可以智能化的产品,”叶群松称,智能教育硬件与物联网的结合,会有更多适用于孩子的产品,这也是智能教育硬件的发挥空间。

教育智能硬件的发展尚未成熟却已经进入到了各家争抢的厮杀阶段,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流量入口的标配。

而在更多广告投入、抢占市场份额的同时,硬件产品的底层逻辑、生产标准以及采购的课程质量关乎学生和家长的使用体验和学习效果,才是用户最关心的,也是产品走的更远的关键。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