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父母的网络社交:朋友圈多发筹款,快手抖音才分享生活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91字)

2021-02-19 父母的网络社交:朋友圈多发筹款,快手抖音才分享生活

在小县城里,可能没有滴滴、共享单车,但是一定有快手、抖音的广阔天地。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杨雪梅。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在小县城里,可能没有滴滴、共享单车,但是一定有快手、抖音的广阔天地。

快手、抖音,这两个在2016年左右异军突起的移动应用已经完全地渗透进了小镇小村。过去几年,短视频平台在村镇市场不断深入,如今,对于这块市场里的用户,尤其中年群体来说,在这里发现熟人,分享日常,讨论奇葩轶事,快手抖音之于他们,更像是社交场。

春节期间,他们不再过多地关注年轻人的学习、工作和感情,而是分散出一部分精力拍短视频、发抖音快手、讨论和互相拉赞。就像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也在改变长辈们的交流方式。

被短视频改变的过年方式

短视频的渗透,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过年的方式。

从今年春节的观察来看,抖音、快手在下沉市场的统治力愈加强大。能明显看到的是,短视频平台的普及已经突破了年龄的界限,上至六七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小孩,统统都在玩抖音快手。

以郑云老家所在的北方一个小村镇为例,往年,叔叔阿姨们聚到一块,基本就是吃饭打牌聊八卦,年轻的90后、00后小辈们还必须要坐在旁边认真聆听,长辈们要是起兴了必要给他们“上上课”、过问工作学习和感情状况。每次碰到这种场合,年轻人都想赶紧逃离“现场”。

不过,今年郑云破天荒的没有挨批评,因为长辈们都在沉迷拍抖音或快手,几乎没功夫搭理小辈们。

从几位阿姨的账号来看,她们都有相互关注。每拍完一条抖音,会兴奋地拿给周围人看,并且让大家帮忙点赞发评论。而这些点评赞数据,也会成为她们日常炫耀的一部分。

郑云点开她们的视频发现,很多视频的点赞量都超过了50个,粉丝数甚至比郑云的还高,而这些点赞基本都来自他们身边熟悉的人。

过年期间,郑云还经常被父母拉着拍短视频,他们会为了拍出好看的视频,特意跑去换几件衣服,一遍一遍地拍,直到拍到满意为止。更让她惊讶的是,不太懂手机的父母,竟然自己学会了剪视频,虽然是套用抖音里的模版,但可以看得出来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正因为有熟人会看到,沉迷快手抖音的长辈们在拍视频时,都会想方设法营造出一个美丽人设。他们没有炫酷的拍摄技能,最喜欢使用简单的特效模板,发布的内容还有一部分是由照片和背景音乐组成的小视频。

在第二朋友圈里发现“秘密”

此次春节回乡的晓月也明显感受到,在一二线城市混得风生水起的移动互联网,也在深刻改变着下沉市场用户的社交方式。

在小县城以及村镇互联网市场中,可能会用微信发视频、打电话,但是发生活动态更多会选择通过快手、抖音。一定程度上,快手抖音成为了他们的第二个朋友圈,甚至代替了微信朋友圈,成为他们半熟人社交的重要纽带。

晓月的父母以及身边的长辈们,在朋友圈更多是转发各种公众号文章、新闻链接,却跑到抖音快手上分享生活和发现半熟人的地方。

“闺女你看,这个人是你妈的同学,这么多年没见,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她”“你表姐的前夫这么快又结婚了,你看我刷到了他的快手”“这是**家的儿子和闺女,长这么大了,这几年都咋没见过”……在回家的那几天,晓月的妈妈经常和她分享在短视频平台里发现的趣事。

过去,大家会在茶余饭后聚在一起聊聊家长里短,现在,加之年轻人和中年人大部分都在外务工。大伙儿更喜欢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日常,甚至能关注到许久不见的半熟人的动态。

互联网影响着人们的传播方式。过去有事情会口口相传,现在人们则通过抖音、快手发现新社交。

晓月发现,最吸引长辈们的内容,一类是本地主播用家乡话演绎的段子或者本地风味的笑话、奇葩事迹;另一类是熟人半熟人圈子发布的日常动态。

但是短视频平台里的熟人关系链,也让不少年轻人“头疼”。和父母喜欢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发现熟人、半熟人社交不同,年轻人相反则不太愿意在社交平台上让熟人看到自己的日常。相比较短视频平台作为社交媒体公开的空间,他们更喜欢具有更强私密性的朋友圈。

晓月身边,除了这些长辈,很多小年轻也在玩抖音。家里一位上中学的堂弟就把抖音当第二个朋友圈用,但不幸亲友们刷到其抖音上发布的早恋对象的照片和视频,迅速成为了长辈们讨论和批评的对象。

社交香饽饽,抖音快手啃得下吗?

不得不说,无论是,还是抖音,社交属性在过去一年都得到了明显的强化。

在招股书中,快手阐述的平台定位是内容社区和社交平台。在一二线城市,可能内容社区属性更强,但是在下沉市场,社交属性则更加突出。

在年前的一份公开信中,抖音CEO张楠就提到了抖音的社交数据:每天有一半用户会在抖音看到朋友的内容,跟他们互动。这组数据意味着抖音正在从一种娱乐方式,变成一种社交方式,甚至是一种生活方式。

也许是发现了社交场景的潜力,抖音于2020年 4 月下旬上线了视频通话功能,可以在互关好友之间发起视频或语言通话,且带有美颜功能。抖音即时通讯功能的上线,直接对标微信视频通话。

而在抖音的聊天界面,除了视频通话外,还有表情、语音、红包等功能。有消息称,抖音还灰度内测了“连线”“熟人”功能,通过一系列组合拳动作,剑指“社交”。

短视频平台的社交性正在凸显,但能否真正全面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以及如何挖掘社区内用户社交链的价值,也是短视频平台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我国移动互联网活跃用户规模虽有增长,但整体在趋于稳定。《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12月,网民各类互联网应用用户规模和使用率中,即时通信和网络视频(含短视频)占比最高,超过90%,分别达到99.2%、93.7%。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87335万,网民使用率88.3%,用户规模在过去9个月增长了12.9%。

社交之于抖音、快手,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如今,天然拥有成熟社交关系链背景的视频号出现,在抢夺用户时间方面来势汹汹,对抖音、快手来说,微信视频号基于“微信生态”的优势,奋起直追,留给他们攻克社交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