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何小鹏马斯克隔空互怼,双方“旧怨”未了,“新仇”又起?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87字)

2020-11-22 何小鹏马斯克隔空互怼,双方“旧怨”未了,“新仇”又起?

国内造车新势力中,恐怕没有哪家像小鹏汽车这样,与特斯拉有如此深的羁绊。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国企业家,作者:王玄璇。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11月21日,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发布朋友圈称小鹏汽车的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疑似隔空回应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近日指责小鹏偷窃技术。

何小鹏在朋友圈表示,“看来昨天我们发布的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我想说的是,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在11月20日的广州车展开幕首日,何小鹏透露,小鹏汽车下一代自动驾驶的软硬件体系将进行大幅升级。同时,何小鹏透露,2021年小鹏汽车将推出首款搭载激光雷达的量产汽车。

何小鹏的话音刚落,有网友在Twiter上转发了小鹏汽车相关新闻,并评论道:“为什么小鹏会用激光雷达?我相信它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精度,但会严重限制其自主方法的可伸缩性。他们有没有意识到他们无法复制特斯拉的方法?”

随后,马斯克转发了这条消息,并表示:“他们有特斯拉的旧版软件,而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

在网友询问马斯克,小鹏汽车是否复制了特斯拉的源代码时,马斯克转发了一篇前苹果工程师被逮捕的新闻,回复网友道:“是的,他们(小鹏汽车)也偷了苹果的代码。”并连续对此做出补充评论,强调道:“这只是小鹏的问题。其他中国的公司是没有的。”

昔日恩怨

何小鹏和马斯克不是第一次隔空互怼,双方的纠葛源自一场涉及自动驾驶商业机密的纠纷。

2019年3月,特斯拉起诉其前员工曹光植,称该员工备份了公司的一些源代码信息,包括Autopilot和神经网络等存储库,将超过30万份文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随后入职小鹏汽车。特斯拉暗指,曹光植将这些数据带到了小鹏汽车。

起诉书显示,曹光植于2017年4月24日正式入职特斯拉,2019年1月3日辞职。在特斯拉工作期间,曹光植主要担任计算机视觉科学家,在神经网络团队工作,是仅有的40个有权访问Autopilot源代码的人之一。领英信息显示,2019年1月,曹光植加入小鹏汽车,担任自动驾驶感知技术相关的负责人。

2019年3月,小鹏汽车发布声明,表示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均未发现任何可能的违规行为,该公司已针对此事启动调查。

与官方回应相比,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朋友圈的表态显得火药味十足。何小鹏表示,早就听说马斯克在特斯拉内部多次提及小鹏汽车,并要求团队关注后者,直指特斯拉起诉曹光植是为了打压小鹏汽车。

为配合案件调查,2019年6月,小鹏汽车提供了公司发给曹光植的笔记本电脑的法证图像,及其电子邮件以及其他文件。

值得注意的是,曹光植在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承认,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自动驾驶源代码的文件。不过他否认窃取技术机密的指控,声称自己没有将与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任何商业机密带到小鹏汽车,也没有使用这些数据为新雇主谋取利益。

2020年1月17日,小鹏汽车收到法院传票,特斯拉直接起诉小鹏汽车,这让小鹏汽车感到愤怒,并且拒绝继续配合。特斯拉要求小鹏汽车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等近30项内容。

2020年4月,小鹏汽车向特斯拉发出“严正声明”,称自去年3月提出诉讼以来的一年时间里,特斯拉对小鹏汽车存在“明显的霸凌行为”,提出要求小鹏汽车提供全部源代码等“诸多无理要求”。对此,小鹏汽车表示“严词拒绝”。

叫板特斯拉

恐怕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的企业比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羁绊更深。因与特斯拉路线相近,小鹏汽车也被认为是国内造车新势力中最像特斯拉的一家。

还没有进入造车行业之前,何小鹏就给特斯拉CEO马斯克写过邮件,想问他一个“制造+科技”的问题。虽然马斯克没有回复,但特斯拉所代表的硅谷先锋理念是何小鹏所欣赏的。

特斯拉从电子电气架构、自动驾驶芯片、算法、车载系统等均为自主研发。小鹏推出的智能轿跑P7则是“从软件到算法,从数据到运营,从仪表到大盘,甚至主板设计都做了”。在招股书中,小鹏汽车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全栈”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商。在自动驾驶领域,小鹏汽车是继特斯拉之后,第二家在量产车上搭载非Mobileye芯片的汽车公司。

“我非常相信特斯拉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如果这个‘伟大’需要以市值衡量,我认为将超过5千亿美金。”何小鹏在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聊天中毫不掩饰对马斯克的欣赏。

这些欣赏变成了何小鹏超越特斯拉的动力。

2019年12月30日,首批国产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交付。李斌和理想汽车CEO李想均表示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何小鹏表示,“我们的车比特斯拉好多了”。

小鹏P7在2019年4月在上海车展正式亮相之后,就被认为是特斯拉Model 3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在2020年4月小鹏P7的发布会上,何小鹏在介绍P7时,多次将各项产品参数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3。何小鹏称:“在放倒后排座椅后,P7的后备箱扩展容积达到915L,与Model 3的865L相比多出50L,优势非常明显”,他还说:“目前,我们的最大续航里程为NEDC工况下的706km,已经相当于部分燃油车型一箱油的使用里程,超越了特斯拉Model 3,成为中国续航最长的智能汽车”。

成绩与隐忧

根据小鹏汽车公布的数据,小鹏P7自今年6月下旬开始批量交付,10月P7交付2104辆,第三季度共交付6210台P7,其中支持XPILOT2.5或者XPILOT3.0自动辅助驾驶配置车型达到98%,P7已超越G3,贡献了大半数业绩。小鹏汽车10月整体交付量达3040辆,同比增长229%。

何小鹏表示,“在10月20日,第10000辆P7在中国肇庆工厂下线,刷新了造车新势力产量破万的最快用时记录,这展现了小鹏汽车在研发、制造、品牌、销售和服务里面的全方位布局所带来的综合实力的提升。”

销量增长的同时,小鹏汽车也实现了毛利率转正。

11月12日,小鹏汽车公布了2020年Q3财报,这也是小鹏汽车上市后的首份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三季度营业收入共计19.9亿元,同比增长342.5%。小鹏汽车Q3季度实现了4.6%的正毛利率。另外两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的毛利率也颇为亮眼。蔚来的毛利率提升至12.9%;理想汽车毛利率为19.8%,连续两个季度实现正毛利率。

毛利率转正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终于爬出“卖一辆车亏一辆”的泥潭。

但造车新势力们与“老大哥”特斯拉相比仍有很大距离。

今年上半年,特斯拉交付17.9万辆新车,三季度又交付了13.9万辆,同时公司库存充足,继续为年底的冲量做准备。据统计,蔚来、理想、小鹏在今年1-9月份的销量分别为2.6万辆、1.8万辆、1.4万辆,特斯拉在中国区的成绩是8.1万辆。

而特斯拉第三季度汽车业务的毛利率达到27.7%,已经连续第五个季度实现盈利。

另外,特斯拉价格不断下探,对造车新势力也造成了一定威胁。其中,走纯电动路线的蔚来和小鹏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影响,这也是香橼日前做空蔚来的原因之一。香橼认为在中国投产的Model Y可能会损害近期的市场情绪和蔚来的订单增长动能,并援引德国银行的分析称,特斯拉中国产Model Y售价将降至35万元至40万元之间。

一边是上涨的交付量,一边是日益激烈的竞争,刚刚“走出泥潭”的小鹏汽车和中国造车新势力,未来还还有很多路要走。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