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华晨破产,宝马“玩完”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13字)

2020-11-22 华晨破产,宝马“玩完”了?

负债超千亿,华晨汽车正式破产重组了!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云掌财经APP。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华晨汽车的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汽车)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对此,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

近日,华晨汽车在公告中确认,目前,华晨汽车已经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企业因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

此外,同时,此次的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导致其财务状况进一步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日前,据媒体报道,宝马对此回应称,其增持在华合资企业华晨宝马股份的交易不会受到后者母公司华晨汽车集团债务问题的影响。

自今年4月以来,华晨汽车就爆发了各种关于财务方面的危机。据悉,华晨集团发行的债券价格不断下跌,已成立债委会,协调相关方不要抽贷、断贷等。

1走上破产重组的道路

近日,一条供应商申请破产重整的消息,将华晨汽车集团的窘境彻底公之于众。

11月1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格致汽车科技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编号为(2020)辽01破申27号。

11月15日,华晨汽车集团披露公告称该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仍具有不确定性。

其实,早在今年8月份,华晨汽车集团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就出现暴跌。今年10月份,华晨汽车集团因未能如期兑付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再次陷入舆论漩涡。11月4日,华晨汽车集团称自己虽多方努力筹集资金,但由于资金困难,仅能兑付债券利息部分。

除此之外,根据天眼查披露的信息,华晨集团先后被标的执行了19次、冻结款项上亿元,光是2020年9月11日-10月19日就有10起立案。这也无形中印证了华晨汽车的艰难状况。

据悉,10月23日债券到期之前,华晨集团方面曾多次抛售股份,以缓解资金压力。

华晨集团分别在今年5月和7月两次转让华晨中国股权至辽宁交投集团,转让股份高达11.8%;6月9日,华晨集团将直属上市子公司申华控股股权无偿划转给集团子公司辽宁华晟;9月22日,成立子公司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将手中持有的华晨中国股权全部转让给辽宁鑫瑞,至此,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股份;出现违约后前后时间,辽宁鑫瑞与吉林信托签署股权质押协议,将持有的全部华晨中国股权全部质押出去,套现现金。

但这些都只是杯水车薪。

据华晨汽车集团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为71.4%。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6.77亿元。

10月23日前后,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双双对华晨主体信用评级降至负面(分别为BB级和BBB级),但其实从今年9月份至债券违约前,东方金诚就已经连续四次调低对华晨的信用评级。

2“利润奶牛”供养

接连不断的债务危机、频繁暴雷背后,主要原因是华晨汽车多年来对宝马输血的过度依赖,以及自主板块长期孱弱所致。

华晨宝马一直都是华晨集团最大的利润奶牛和核心支柱。财报数据显示,在2015-2019五年间内,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华晨汽车累计亏损34.84亿元;而华晨宝马5年来同期贡献利润共计269亿元,这无疑是极大程度减缓了华晨集团的运营压力。

值得关注的是,华晨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的亏损总额整体呈现接连扩大趋势,五年的亏损金额分别为5.4亿元、6亿元、8.6亿元、4.2亿元、10.64亿元。

不难看出,华晨中国主要依靠华晨宝马的“输血”实现大额盈利,不过这种“躺赚”的日子即将成为过去。

查询华晨与宝马2018年签署的合作协议显示,2022年前,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届时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宝马宣布提升华晨宝马股比后,华晨汽车自身的财务和业绩情况被外界关注,这也进一步影响了上下游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对华晨汽车的态度。这也一定程度表示,届时华晨从华晨宝马处分得的利润比例可能也会“腰斩”。

根据华晨汽车集团官网显示,华晨汽车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实际控制人为辽宁省国资委,是中国汽车产业的主力军。企业旗下有“中华”“金杯”“华颂”三大自主品牌以及“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大合资品牌,产品覆盖乘用车、商用车全领域。而从旗下自主品牌市场表现来看,用“捉襟见肘”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相关公开数据显示,华晨宝马上半年共卖出了26.2万辆新车,与之产生鲜明对比的是,华晨中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仅有3000余辆。而2020年1-10月份销量不足百辆车型的名单中,华晨中华旗下轿车中华H3仅卖出2辆,旗下SUV中华V6仅卖出36辆,惨淡程度可见一斑。另外一大合资品牌华晨雷诺上半年表现也不及预期,共销售11733辆新车,同比下降近五成。

3曾经的当红炸子鸡

华晨汽车集团并非一家没有故事的车企。

1987年,华晨汽车集团的前身,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由沈阳全市近百家街道工厂组合的企业改制而来。耳顺之年的董事长赵希友探索出了公开募股,把买股票的摊子支到了国家体改委的大院里。后来,乘着国务院下发向社会公开募股的政策东风,神秘的仰融携款而来,在百慕大群岛注册了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了金杯股份。1992年华晨汽车在纽交所上市。

2002年,一切戛然而止。在仰融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探花的第二年,财政部发文认定,华晨资本归国家所有,仰融经历资产清查、职务解除后,出走美国。同年10月,仰融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辽宁省检察院批捕。

在经历了多年高管走马灯式的换人后,在大连市副市长任上刚干了一年半的祁玉民,手持一纸意外的调令来到沈阳主持华晨工作。

2019年祁玉民退休,在他卸任之时,华晨汽车集团2018年销售收入突破2000亿元,实现利税超过350亿元,成为辽宁省唯一年销售收入过2000亿元企业集团。

有观点认为,华晨依托合资企业躺赚,乐不思蜀忽略了自主品牌发展。事实上,这种说法并不完全准确。祁玉民很早就提出要重视发展自主。只不过,在他看来,自主车企没必要事必躬亲。他梦想中的产品,底盘是保时捷调校,造型、内外饰用意大利的;发动机和宝马合作。三大资源一整合,自然出好车。

彼时,华晨尝试从宝马引入生产工艺、相关技术,打造了一系列产品,市场并不太认可。

某种程度上说,华晨与宝马合资公司的成功,成为了华晨汽车集团的资源诅咒。与宝马集团的17年合作,让华晨汽车尝到了利用外资研发技术的甜头,但由于过度依赖合资板块,华晨汽车自主板块的发展始终羸弱,销量不断下滑,市场占有率缩水,营收下降。

如今,自主业务停滞,债务缠身,未来华晨汽车该何去何从?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