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穿梭在城市角落的闪送员们:留住我的除了自由高收入,还有客户的感谢和尊重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93字)

2020-11-09 穿梭在城市角落的闪送员们:留住我的除了自由高收入,还有客户的感谢和尊重

来源:猎云网
“高收入”、“自由”、“开心”、“幸福”,是闪送员对工作认可度最高的标签之一。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9日报道(文/苏舒)

“叮叮叮叮……”从打开“闪送员APP”开始,冯禧航的手机就没有停止振动。

订单信息一条接一条的从手机上弹出,刚刚结束采访的冯禧航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盯着手机频幕,为了抢到一个心仪的订单,他眼睛盯着信息一条一条的过去,然后手快速滑动着手机,突然之间,手机停止震动,“叮叮”声消失,冯禧航抢到了一单。

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冯禧航立刻打了电话,告知客户自己将在10分钟内到达指定取货地点。取货地离冯禧航所在地并不远,不到两公里的地方,闪送平台给了近半小时的取货时间,冯禧航一般告诉客户会在10分钟左右到达,但实际上,冯禧航从打完电话过去取货,不到十分钟,时间绰绰有余。

这是冯禧航十分喜欢闪送平台的一点,也是坚持跑闪送两三年风雨无阻的一点,和外卖平台不一样的是,闪送给闪送员的取货、送货的时间非常充足,甚至有少部分闪送员采取地铁、骑自行车这样相对电瓶车、摩托车速度更低的交通工具配送,也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配送。

冯禧航这一次订单是在一个电子城,取到货的时候,冯禧航才知道是这次配送的物品是手机。拿到货的第一个动作,冯禧航拿出了手机拍了几张照片上传在闪送员APP上。“这样即能让我们检查一下物品是否属于违禁品,也可以用做留存货品证据。”

这一单需要从北京木樨园送到欢乐谷附近,全程13公里左右,闪送给到的配送时间将近一个小时。拿到货品后的冯禧航,大步走到自己的摩托车旁边,将货品放到后面蓝色的配送箱里锁上,然后戴上头盔,油门一拧,冯禧航的背影消失在马路尽头。

这样的流程,每天都在冯禧航身上上演。从早上7点钟出门,到晚上9、10点钟回家,冯禧航基本每天可以接10单左右。但相对而言,冯禧航更愿意接远距离的配送单子,从北京大兴区到通州区这种跨区的单子,尽管花费的时间更长,但是一单跑下来的收入也十分可观。

像冯禧航这样的闪送员,已经有100万多人,一部分是下班后去跑闪送补贴家用;一部分是全天接单的闪送员,以闪送为生,一个月跑闪送下来可以拿到8000-20000元,甚至更多。这群蓝色的闪送员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既是工作,也是旅行,没有被困在系统里面的他们,还可以在配送途中遇到不同的人,看不一样的风景。

做闪送后有了高收入,也改变了生活环境

谈及为什么会选择做闪送员,回答最多的两个词便是“高收入”、“自由”,这两个词中间是并列相连的关系,并不冲突。做闪送员,有着最大限度的自由,可以灵活的安排工作时间。自由的背后,还有着相对高的收入。

在做闪送之前,冯禧航是在朋友的蛋糕店上班,一个月拿着6000块钱的固定工资,也没有节假日。偶然的机会,了解到闪送这个平台,冯禧航抱着试试的心态下载了闪送,没想到这一下,做闪送员,就成了他“全职“的工作。

闪送员一单的配送费是用户下单时配送费的80%,换句话说,如果这一单用户下单界面是100元,闪送员则可以拿到80元的收入。此外,在节假日闪送平台还会推出一些活动,配送员可以拿到更多奖励金。

在北京已经跑了两年多闪送的冯禧航,一天平均收入300-400元左右,最高甚至可以拿到700元。当然,高收入的背后,必然离不开冯禧航个人的努力。冯禧航坦言,最开始的时候,很多地方不熟悉,每天接单量比较少,但不到两个月的时候,冯禧航逐渐熟悉了闪送的配送流程以及大部分道路时,“收入看着看着涨起来。”

如今,冯禧航一家四口都在北京生活,但相比于之前在蛋糕店的工作而言,冯禧航表示,“以前的收入刚刚够维持生活,但是现在的收入可以让我在维持生活之余带着老婆孩子出去转转,玩玩,带着女儿看看不同的风景,生活水平好了很多。”

和冯禧航一样被闪送平台的高收入自由吸引过来的是,上海的配送员钟鹏,钟鹏比冯禧航入行更早,2015年年中,钟鹏就了解到了闪送这个平台。当时的钟鹏还做着小生意,空闲时间都用来和朋友喝酒打牌。

生活的压力接踵而至,而生意收入却并不稳定,钟鹏在2015年年底彻底停掉生意,跑起了闪送。“其实最开始还有些抹不开面子,毕竟自己之前还是个小老板,但是真正接触做起来之后会很快乐,也很充实,最主要的是收入跟自己的努力程度挂钩,相对来说稳定很多。“

在上海工作多年的钟鹏,在没有跑闪送之前也没有走遍整个上海,反倒是在做了闪送员之后,现在的钟鹏,可以骄傲的对身边人说起,上海的每个角落我都十分熟悉,甚至于会鼓励身边的朋友也加入闪送员的队伍,“收入真的可观,甚至于高过身边在工厂上班的朋友,加上时间很灵活,朋友们都很心动,现在也有好几个朋友都在跑闪送,我们没事的时候不再是打牌喝酒,更多的时候会聚在一起讨论一下跑闪送的心得。”

现在的钟鹏,早上7点多送完孩子上学后,钟鹏便开始接单,到晚上十点收工回家,平均一天收入可达500-600元。和冯禧航不同的是,钟鹏更愿意接路程相对短一点,在上海中心地段的订单,“我可以骑着车穿梭在陆家嘴的街道上,然后在外滩停下来看看风景,这种工作自由度特别符合自己不喜欢被束缚的性格。”

用户的真诚感谢让闪送员获得尊重,幸福感爆棚

“您会用哪些词来形容闪送这份工作?”“开心、幸福”

几乎大部分的闪送员都会用这两个词来形容这份工作。高收入且自由是他们选择做闪送员的理由,但真正能留住闪送员的,还是工作的幸福感。

在采访中,上海的配送员朱俊就一直强调了“成感和幸福”,成就带来的幸福感。相比于外卖小哥一单多送而言,闪送专注于一对一配送,一次只送一单,完成这一单需要和两个不同的人打交道,而将货品完成的送到收件人手中,听到收件人的一声谢谢,是朱俊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用闪送很多都是白领,需要配送一些文件之类的东西,他们素质都很高,无论是取件的时候,还是收件的时候,都会说一声谢谢。之前的工作也会收到客户说谢谢,但那大多数都是礼貌性的,而闪送的客户都是发自内心的,闪送真的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朱俊特别高兴的对记者说道,而这声谢谢承载的更多的是人们对配送员群体的尊重,不分职业贵贱高低的平等意识,这也是让朱俊一直坚持做闪送员最终要的原因。

在做闪送员之前,朱俊跑了很多年的保险,但是最让朱俊不能接受的是,做保险的时候上门推销时,大家都是十分抗拒,并且态度并不友好,更重要的是,一个月跑下来,可能签不了几单保险。但闪送完全不一样,朱俊回忆道,他印象最深的一次上门送件,收件人是一个外国人。朱俊当时到门口的时候敲了很长时间的门一直没有回应,打电话也不接,正当朱俊打算将事件报备到闪送客服的时候,客户打开了门,并且十分友好的解释道,因为人不舒服睡着了没有听到敲门声和电话,得知朱俊在门外等待了很长时间,外国客户在取货后喊住了朱俊,接着立刻从家里面拿出了两块巧克力塞给了朱俊以补充体力。

这两块巧克力一直甜到了朱俊心里,“其实这样的客户有很多,他们会十分尊重我们,并且会真心感谢我们的服务。”留住朱俊的,不止闪送的平台的高收入,更多的还是用闪送的人。

钟鹏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当时他接了一个配送盆栽的订单,盆栽很大也很重,在接单之前,钟鹏也没有想到收货地址竟然是没有电梯的老楼房。整整五楼,在夏天被燥热空气环绕的时候,钟鹏抱着盆栽爬上了五楼送到了一位年迈老人的手中。

老奶奶看到汗流浃背的钟鹏后,转身拿了一瓶冰水和50块钱塞给了钟鹏,因为年迈无法做饭感谢钟鹏的她叮嘱了好几次钟鹏,要他拿着钱去吃点好的。

尽管钟鹏一再推脱不要这50块钱,但老人还是坚持塞给了钟鹏。钟鹏最终没有收下老人的钱,但他感觉到老人这份心意比转多少钱都开心。

像这样的客户有太多太多,冯禧航、钟鹏、朱俊等闪送员们每天都会遇到,一天的疲惫感会在这一句感谢,一块巧克力,一瓶冰水中消失不见。但记者问到这几位闪送员是否一直会坚持做这份工作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们都回答道“只要还有闪送这个平台,我就一定会坚持做闪送员。”

在采访结束后,冯禧航又换上了蓝色的带有闪送logo的棉服后,和记者说再见后转身,手机又开始“叮叮叮叮……”,一转身,冯禧航的背影越来越小,而路边一辆又一辆带着闪送配送箱的电动车,呼啸而过。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