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德邦维新:如何打赢“未来之战”?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940字)

2020-11-04 德邦维新:如何打赢“未来之战”?

来源:猎云网
如今,“半路出家”的德邦已经越来可能成为另一个“突围者”。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一点财经(ID:yidiancaijing),作者:邱韵。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物流大战档口,“双11”亿万包裹正在等待快递业诸侯们的瓜分,这个早已红海一片的赛道,挤满了竞争者。

除了EMS、顺丰以及三通一达这些土豪列强外,德邦快递以及拼多多扶持的极兔速递都是无法让其他竞争者小觑的对手。

2018年,德邦品牌名称由”物流”改名”快递”,全面发力快递业务时,德邦快递董事长崔维星曾发出这样的感叹:“以前一眼望去没对手,现在全是对手。”

事实上,自2013年德邦开始战略转型之时,其已经开始涉足快递业务。而后凭借着在零担(30kg-3T)运输市场上长期积累的优势,切入大件快递这一细分领域(3-60kg)并实现2018年收入破百亿,一举超过原有的快运业务。

最近德邦快递、顺丰、申通、圆通、韵达等相继公布了三季报,五家企业中韵达、申通两家营收、净利双下滑,德邦快递在营收增长的同时,165.82%的净利润增长傲视群雄。快递业务上,前三季度其营收已达到113.08亿元,与申通的147.12亿元差距进一步缩小。

快递行业“三通一达”格局已形成多年,除顺丰外,其它后来者均被它们挡在门外。如今,“半路出家”的德邦已经越来可能成为另一个“突围者”。

站上“第二曲线”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电商业务增速加快,而与电商发展息息相关的快递行业迎来发展高潮。

浙商证券研报显示,1-9月实体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5.3%至6.65万亿元,实体网购渗透率同比提升4.9个百分点至24.3%,增强快递增长原生驱动。比如9月份快递业务量完成80.9亿件,同比增长44.6%,增速创三年来新高。

但实际上,新一轮电商发展行情,传导给快递行业时所带来的结果是复杂的,除了订单量的增长,还有激烈竞争下并不新鲜的价格战,以致量增利减成为绝大多数快递企业的现实问题。

根据浙商证券研报,受今年快递价格博弈影响,圆通票单价同比大幅降低,三季度票单价2.15元,同比降低22%,最终带来三季度单季营业收入同比增加15.35%至88.39亿元,但营业成本同时也增加22%至81.58亿,最终带来净利润同比降低19.22% 至4.15亿元。

当然,价格战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尤其是从更长的时间维度观察时。

前三季度,韵达、申通营收、净利双降,前者分别下滑4.81%、47.83%,后者分别下滑6.03%、99.53%;圆通的情况稍好,营收增长8.34%,增幅远大于净利润的0.69%。

但它们的营收增长都与快递行业的订单量增长严重不匹配,唯一匹配的似乎是顺丰。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国累计完成快递业务量561.4亿件,同比增长27.9%。

甚至顺丰的业绩增速要远高于此。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其营收、净利分别增长39.13%、29.84%,是唯一增长超过快递行业订单量的快递巨头。

似乎快递市场正在向头部聚集,来自中金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快递品牌市场集中度指数CR8为82.9%,同比提升1.1个百分点。

单量增长、市场集中度提升,从中受益的除了顺丰、圆通,还有“通达系”外的“局外人”,比如京东众邮,拼多多支持下的极兔,以及近年来在快递领域发力的德邦。

此前一直以“局外人”姿态试图从外破局的德邦,在今年二季度与韵达联盟。同时,公司任命“老臣”黄华波出任副总经理,对黄华波等31个高管实施股权激励,德邦完成了内外兼备的变革。

成效是显著的。10月28日,德邦股份(603056)发布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德邦实现营收189亿元,同比增长2.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6亿元,同比上升165.82%。尤其是三季度,单季营收为73.34亿元,同比增长11.88%;净利润1.42亿,同比增长2245.62%。

德邦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业绩,除了今年二季度来的内外改革,还与它长久以来的发展方向调整有关。

德邦主营业务由快运、快递两项业务组成,前三季度这两项业务的总收入占比达到97.21%。其中,快运是德邦的起家业务,快递则是其转型业务

此次德邦业绩的增长,正是由于快递业务驱动,前三季度快递业务营收同比增长9.53%,营收占比已提升至59.66%。甚至第三季度在快运业务下滑3.73%时,是快递业务21.97%的增速支撑了整个业务的增长。

数字是企业最好的语言。三季报说明,快运、快递同时发展的德邦当前已实现用两条腿走路,在快运增速见顶时,其正站上由快递铺就而成的第二条成长曲线。

“以时间换空间”

2019年年报首页上,德邦放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办公室墙上各种数字表格,着力体现德邦的数字化;一张就是一辆德邦快递的物流车,车厢上写着这句话:“大件快递发德邦”。

在此一年前,为了展示自身全面发展快递业务的决心,德邦品牌名由“德邦物流”转变为“德邦快递”,试图从大件全面切入快递市场。

这并不是德邦首次涉足快递,早在2013年时它就已推出快递服务。两年后,崔维星强调德邦“致力于成为覆盖零担、快递、整车与仓储供应链的综合供应商”。

直到2018年时,受德邦原有快运业务服务的大量中小企业自建物流等因素影响,其开始全面转战快递。

“德邦这几年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市场瓶颈期将会非常快到来。尽管以前我们也有增速慢的时候,也遇到过危机,但是企业要想长远发展,就必须时刻保持自身的强大竞争力。所以,我给公司定下两个任务:一个是聚焦,另一个是突破。”崔维星给德邦定下的聚焦就是快递。

近些年来,随着电商行业的壮大,作为底层基础设施的快递行业也在迅猛发展。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 年我国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达到 10.63 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 25.83%,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 8.52 万亿,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 20.71%。

然而,快递与快运并不一样,要想从快运到快递,德邦需要改变很多,比如快递业务需要送货上门,必须有足够的人员配备和配送工具,需要对配送网络和配送系统做升级调整。

“未来三年,德邦将每年投入35亿元,用于构建大件快递的整个运营配送体系,打造大件快递的核心竞争力,给电商赋能。”2018年7月,在将品牌名变为“快递”时,德邦同时还公布了自己为期至少三年的“快递建设计划”。

这一计划不可谓不宏大,2017年德邦净利润5.47亿,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9亿。此后,德邦开始从末端、场站、运力三方面进行智慧系统建设,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物流网等技术对自身的物流体系做升级迭代。

2019年底,德邦仓库一年增加20个,营运车辆由2017年的10742辆增加至12980辆,乡镇覆盖率由2018年的80%增长至94%。

不可避免地,巨大的建设投入对德邦的毛利、净利润增长带来压力。从2019年一季度到2020年一季度,德邦股份毛利率从此前的14%下滑到10%以下(2019年6月是10.41%),德邦的净利润也在这段时间内由盈转亏。

去年全年,德邦净利润仅为3.24亿元,同比降低53.8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只有0.37亿元,同比下滑91.94%;现金流继2018年后继续下滑至6.6亿元,同比下降58.43%。

德邦将利润下滑的原因归结为加大运输、分拣、末端派送等环节的资源投入,致使营业成本增幅大于营业收入增幅。比如劳动外包工时数由1500余万小时上升至8000余万小时,支付总额由3.92亿元升至17.95亿元;分拣设备增加 6.17 亿投入。

当然,前期的投入是为了后期的规模与市场占有,德邦“快递建设计划”的实质是“以时间换空间”。事实证明,前期的“牺牲”确实为德邦带来了“空间”上的增长。

《一点财经》统计发现,2017年到2020年(第三季度),德邦快递业务营收占比由34.04%增长至59.83%,且还在进一步提升。

同时,受智慧系统建设、运力扩建等影响,德邦的利润水平开始回升。今年三季度,德邦毛利率回升至11.71%,超过2019年全年;受自有运力提升影响,运输成本占收入比重下降3个百分点;受收派效率提升影响,人力成本占收入比重同比下降1.94个百分点。

建设还未结束,但成果已然显现。

面向未来之战

2018年末、2019年初,在福建的一次官方活动中,崔维星见到了顺丰CEO王卫,后者打招呼说“崔老板,身材越来越好了”,他没有多说。两人很早就认识,德邦没做快递的时候曾经去顺丰考察过,但现在,他们成了对手。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世间多的是殊途同归。虽然出发点不同,但顺丰、“通达系”、德邦、京东们,正变得越来越相似,即朝着综合型物流服务商迈进——德邦从物流改成快递,京东从快递改成物流,它们都想为自己找到更大空间。

快运、快递兼有的德邦,现在要做的是固守自己在原有战场(快运)的优势,向新领域(快递)强势进军。在这个新领域,作为新人的它并没有积累,唯一能做的是将自己在快运的优势移植过来,这就是德邦选定大件快递为突破口的原因所在。

“小件市场已经是红海,通达系有低价优势,顺丰在商务上的品牌认知度强,我们找到了大件快递这样的差异化市场。”崔维星曾对德邦的快递市场发展路径进行了解读。

随着电商的繁荣,小件市场确实风生水起,只是极低的进入门槛,较弱的品牌认知度,使这个市场衍生出众多企业,一直深陷“价格战”漩涡,第三季度韵达、申通、圆通净利润的纷纷下滑正是源于此。

甚至,哪怕是打价格战,它们也不一定能够守住自己的“地盘”,净利润下滑48.54%的韵达营收增幅仅0.81%,净利润下滑123.96%的申通营收也下滑了5.73%。

而在德邦选定的大件快递这一细分市场上,虽然顺丰、苏宁、京东等均有所涉及,但并没有特别强认知的品牌出现,市场竞争远没有小件市场那么激烈。

而且,这个市场具有价值高、破损率高、操作难、服务链条长等特点,对网络稳定性、运输能力要求较高,具有一定的市场门槛。

在快运市场已有积累的德邦在这一领域具有比较优势。2019 年,德邦快递单票重量为9.73 公斤、收入为 28.19 元,均高于同行均值。

中国商业正在全面触网,在最近的双11促销中,卖的除了服装日化,还有房子、汽车等。历经多年发展,中国中国电商发展已经进入到新的阶段,品类更宽广,触达更深是表征之一。同样的,家电、家居等大件商品,同电商的适应性也在提升。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2019年,线上渠道对家电销售的贡献率达到41.17%,预测受疫情影响今年的家电电商渗透率有望达到50%。甚至在奥维云网的统计中,今年一季度家电零售线上占比已突破七成。

电商向“大件”倾斜,相应的,大件快递的发展也在加快。易观报告预测,2025 年我国大件配送市场规模将达到 4100 亿元。

在其他企业向这一领域进军时,德邦早已路在中途。今年,其对家具、生鲜等大件快递专业市场进行进一步深耕,比如在家具家居配送中推出“双层送装网络”,实现 “送装一体”、“送装分离”。

2018年时曾有媒体问崔维星如何看待德邦从物流到快递,顺丰从快递到物流,他回答说,UPS就是从快运走向快递,FedEx是从快递走向快运,两条路径没有谁近谁远之说,但方法要准确,“不能跟风追随马上就搞”。

向综合型物流转型的未来之战已经开启,不跟风的德邦有望以大件快递占有一席。“肯定要做一线,不做一线就没有活路。”崔维星信心满满。

结语

当前1357.43亿美元市值的UPS快递,的确与德邦有诸多相似之处,模式直营为主,路径从快运到快递……

两者更为相似的是“以时间换空间”战略,是对趋势的把握。在UPS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前80多年用以进行网络建设,后二十年进行综合物流培育,前者恰逢全球空运、铁路大发展,后者德邦恰逢全球电商潮流。

中国第一、二轮的电商发展高潮,德邦并未大规模参与,得利的是通达系以及顺丰。如今,以家电、卫浴、家具等大件商品为主的第三波电商发展高峰即将来临,已然维新的德邦,能否乘风破浪,时间会有答案。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