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吞掉家长10亿学费,他凭什么敢在直播间求原谅?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871字)

2020-10-28 吞掉家长10亿学费,他凭什么敢在直播间求原谅?

由此,优胜教育陷入“爆雷”风波。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艾问人物(ID:iaskmedia),作者:浅溪。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这儿是小地方,北京的事情对我们没啥影响。”

在李老师的描述中,和北京总部人去楼空的景象不同,位于陕西南部小城市的这家优胜,学生们来来往往,依旧如常去做辅导,甚至都不怎么戴口罩。

这个小机构能如常运转,一方面得益于人口流动较小,疫情带来的影响不大,另一方面是当地租金压力较小,头部机构少,运营成本本身就低。

但幸运的是少数。

自今年4月开始,优胜内蒙古呼和浩特、南京江宁、福州校区、天津白堤路校区等相继被曝出校区关停、退款无门的信息。

到了10月19日,数百位家长、员工来到位于光华路SOHO的办公点要求退课时费,却发现总部已人去楼空。

由此,优胜教育陷入“爆雷”风波。

挣扎

据维权家长给出的数据,仅北京广渠门小区,未退学费已经超过900万元;东直门校区未退学费达800万元,初步估计,仅北京地区的待退学费已达上亿元。有业内人士估计,全国范围这个金额会是10亿甚至百亿以上。

在这之前的3月份,优胜教育的创始人陈昊针对外界“欠薪裁员、全员销售”的质疑,做了回应,表示优胜教育正在积极采取自救。

针对外界描述的“裁员、降薪”,陈昊予以否认,他认为,“员工流转是正常的”,优胜教育基层团队露出一些问题。

疫情期间,优胜教育对教师采取“全天候的监课来管理”,甚至“把财务人员转为审计人员,去做线上监课,帮助提升教学质量”,而跟不上要求的员工就会被优化,能胜任的员工,陈昊表示疫情后会奖励。

除了积极采取自救,优胜还曾与上市公司*ST金洲接触,试图“5亿卖身,谋求曲线上市”,无奈以失败告终。

此外,陈昊还试图通过新品牌“牛师来了”为公司增加现金流、向母公司输血。2020年10月13日,由陈昊担任法人的“泰州牛市来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面对家长和老师的质疑,优胜教育曾于10月17日在官方微博中回应称,“优胜没有破产,优胜还在,而且会越来越好。”

拼命挣扎,救命稻草没能来到,迎接陈昊的只有上亿的负债。

1999年成立,发展20年,已在全国有上千家门店的老牌机构优胜教育,如今为什么会深陷跑路传闻,兵败如山倒?

锋芒

1978年,陈昊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

其父从事数学研究30余年,师从华罗庚,母亲是纳米技术领域的专家,从小,陈昊接受的就是“精英式教育”。

小学时他曾因为一个简单的问题询问老师,却被老师认为是没有好好听讲。

回家问父母,家长也这么说。

上学期间,由于自己学习不如哥哥,而且比较叛逆,他也没少挨父亲的巴掌。

童年的经历让陈昊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快乐地学习。

后来,年仅21岁的陈昊创办了主打个性化教育的优胜。

虽然天时地利都具备,创业早期,陈昊还是遇到过坎儿。

公司遭遇过资金困难,陈昊曾穷到没钱发工资,他只能抵押自己的房子和车子苦撑。陈昊曾在一次采访中讲述,最难的时候,他每天一回家,就将阳台的门锁死,怕自己突然想不通,从楼上跳下去。

后来,优胜通过加盟模式,走轻资产的路线,超越一众重资产自营的教育机构,实现了在全国的快速扩张。

随后优胜教育一共获得了5轮融资,在2011年8月获得天使轮融资,2012年1月获A轮融资,2013年1月获B轮融资,2014年4月获C轮融资,2016年4月完成D轮融资,融资方和金额都未曾公开。

爆雷前,优胜一步步扩张到在全国400多个城市,拥有1200余家校区,主打一对一个性化教育的全国连锁品牌。

十几年间,优胜教育能通过加盟模式快速扩张,也得益于陈昊善于笼络人才。他曾公开表示,自己始终坚持一件事——不管公司赚不赚钱,每年都给员工涨工资。

“创办优胜后,我做的每个项目(从一对一个性化教育、到早教、幼儿园等项目)都是盈利的。”陈昊曾在接受采访时这么总结。

同时,对于自己的成功,他说:“(这些年)优胜教育不但没有负债,反而储备了大量现金,主要因为‘我们有很好的经营理念和财务管理制度。”

在企业飞速上升的那几年,陈昊本人从2011年起开始担任天津卫视打造的《非你莫属》栏目BOSS团的嘉宾。节目中的他自信张扬,说话犀利,当时更是收获了不少求职者的合作意向。

2017年其又担任了北京卫视《创意中国》的创业导师,另外也担任了天津卫视《卧虎藏龙》等节目的创业导师,担任天津卫视《爱情保卫战》教育专家。

陈昊在节目中个性张扬、语言犀利,言语之间流露出对优胜教育满满的信心。在2017年的一期节目中,当优胜教育被指是线下教育企业时,陈昊快速且强硬地反驳道,“我们也有线上的,你去了解一下”!

囹圄

3年后的如今,这位曾意气风华的企业家却在直播平台上诉苦:

“我从没像今天这样哭过,好像得了病,眼泪自己往下掉,可能是心理太压抑。”

而对于公司资金链断裂带来的欠薪等问题,陈昊则这么解释:

公司在疫情期间的现金流只有以前的1/3,但一直坚持不裁员、不降薪,导致资金链暂时断裂,员工部分工资无法发放,多则四个月,少则半个月。

此番说法被质疑为将锅都甩给了员工。

有优胜教育员工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统计表,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拖欠员工工资人数达438人,最多的单人拖欠金额达15万元。

陈昊还曾在回应中称“欠薪后员工绷不住了,开始撺掇家长退费、罢课,以此换取薪酬”,这种说法遭到了老师们的反驳,“老师上课,产生课时费才能赚到工资,为什么要撺掇家长退费呢?大部分老师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而陈昊把一切归咎于疫情,显然是掩盖了问题的本质。

在疫情之前,优胜已经出现了业绩增长乏力、企业债务攀升、管理不善、拖欠员工工资、退费难屡遭家长投诉等连环问题。

2017年到2019年,优胜教育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8亿元、3.53亿元、3.5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64万元、5919万元、5339万元。

虽然看上去不错,但增速已出现下滑,营业收入增速由2018年的14%下降至2019年的1%;净利润也下滑10%以上。

而多位接受媒体采访的离职员工都提及,优胜整个体系偏向销售,即使教师岗也要求学习所谓的销售话术。

其中一位老师透露,优胜自2016年起在上海通过加盟形式扩张,管理人员都是销售出身,在培训营销技巧方面抓得紧,一度势头很猛,2018年,因为经营不善,关闭了几家,“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出现问题了”。

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优胜教育在全国各地就舆情频发,主要涉及培训退费难、办学不规范、拖欠员工工资等诸多方面。

虽说教育机构"先预付、后消费"十分常见,但优胜教育的推销力度很大,"充一万送一万";家长群里搞"课程秒杀",打六折;99元甚至9.9元让人占便宜的引流课等等。

提前收割了课时费的优胜看起来现金流不错,但一遇到疫情,风险就全都暴露。

由于线下培训业务比重过大,疫情期间突然暂停几个月业务,机构没有新的收入来维持运营,储备的现金不足以应对,疫情发酵后,数70~80个加盟商都出现了资金问题,本就为了赚钱的加盟商眼见线下市场萎缩,将要亏本,便迅速丢盔弃甲,逃之夭夭。

为了保品牌,7个月前,优胜教育开启了“背锅模式”,即对加盟商放弃的门店,由自己来背。

但是无奈抢占市场的高速度,加盟店太多,锅也就多,齐刷刷地一口一口地甩过来,轻资产的优胜教育在背了7个月之后,终于不堪重压。

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加盟商可能是导火索,但根源还是企业管控不力。

据公开资料,2019年优胜腾飞营业利润约5000多万元,负债却超过5亿。

优胜腾飞(优胜教育的经营主体)成立于2011年,比优胜教育晚7年,由陈昊持股85%,为公司最大股东。2017年至2019年,其资产总额从2.51亿元增长至5.14亿元,负债总额从3.57亿元增长至5.09亿元,三年间公司税后净利润分别为3864.12万元、5919.92万元、5339.52万元。

债台一天天高筑,为自救,优胜还曾尝试与2018、2019两年累计亏损90亿的上市公司*ST金洲接触,想以5亿卖身,期望通过曲线上市解决缺钱的问题。

然而这笔引发深交所关注的交易,最终被叫停。

由于管理不力,优胜的口碑也出现了大滑坡。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公示了一批“投诉数量大、解决率低”的教育培训机构。其中,优胜教育因在1个月内接到193件投诉,解决率3.63%而位列榜首。

这是优胜教育第3次被“点名”。自2020年7月20日到9月20日短短两个月内,优胜教育已上过2次“黑名单”,监管部门也提示广大家长谨慎选择该机构。天眼查显示,优胜教育目前集中出现了57起司法诉讼、47个立案信息、38个开庭公告。

优胜的溃败,揭开了在线教育行业的暗痂。

淘沙

受疫情影响,前两年爆火的教育培训行业正有大批机构在倒闭,今年2月开始,平均每天有上百家机构注销。

在线教育中概股跟谁学一夜暴跌500亿,被质疑8成用户造假;号称成人英语培训三巨头之一的韦博英语,去年10月由于资金链断裂,接连爆出上海、北京、成都、杭州等地多家门店停课、关闭,学员甚至还遭遇了“套路贷”,而员工们被拖欠工资、奖金,也是深受其害。

显然,韦博爆雷时尚未发生疫情,而疫情后尽管头部教育机构的业绩均出现大幅下滑,但并非所有机构都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究其背后的原因,其实是“优胜和韦博们”扩张过快、对加盟商管理不力、风险意识薄弱,这些问题迟早都会爆发,而疫情加速了一切溃烂的过程。

爆雷之后,优胜的应对举措也足见创始人陈昊的不成熟。

10月15日,优胜的公司经营主体——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悄然从陈昊变更为唐芳琼。

法人变更一事,被外界纷纷认为陈昊“设计好了一切。”

对于紧急更替法人这一做法,北京的许律师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无论属于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陈昊都逃避不掉责任。“资金出现问题是陈昊当法定代表人期间出现的问题,另外,紧急更换法人的行为,对他本人也很不利,许律师说,“这意味着他是有预谋的。”

10月21日的直播中,陈昊先是含泪讲述了疫情期间优胜教育经历资金链断裂的历程,又表示需要15天时间来改造公众号,以及在线上开通家长沟通专区解决问题。

直播中,陈昊坚称钱都用在支撑经营上。包括出于教学环境安全考虑,为全国50%校区换校址,谋求上市,以及疫情冲击。

并对将法人紧急更换为母亲作出解释,称是为了贷款还债,自己股份没变,仍是责任人。还透露父亲身患癌症,但自己“一毛钱都没法给他”。

对此,不少希望解决退费问题的家长在维权群里吐槽,直播只是在演戏,陈昊可以得“最佳奥斯卡”。

10月25日,陈昊在个人微博和抖音号发文称,晚上8点会准时直播,给大家汇报工作进展。

陈昊人前人后的分裂还在上演,维权家长愤怒的讨伐声依旧不绝于耳。

在《艾问人物》(iask-media.com)看来,陈昊在公众面前坚称绝不跑路,对于优胜的问题,却一概甩锅给疫情与没给员工降薪,逃避自己管理不力的真相,一面说着会及时解决问题,但另一面却对于上亿的退课费无能为力。他像极了一个月亮与六便士全都要的大人,却在问题发生后成了一个痛哭流涕,无力解决问题,只求众人放他一马的小孩。

一味追求利益,缺乏核心管控的企业,架起来的只会是空中楼阁,一触即溃。

永远只想胜利,不去反思失败的企业家,只会在最后一次失败里,赔掉所有。

没有人能够永远“优胜”,没有谎言不会被时间拆穿。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