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专访程武 | 腾讯影业、新丽、阅文影视三驾马车将驶向何处?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037字)

2020-10-20 专访程武 | 腾讯影业、新丽、阅文影视三驾马车将驶向何处?

56个项目背后,透露了什么信号?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娱乐资本论,作者:少年于谦、刀刀。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我们澹泊书局有个IP特别好,叫《赘婿》。”演员郭麒麟一本正经地表示。台下许多观众会心一笑——这不是《庆余年》里的梗吗?

10月19日,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在上海举办联合发布会。临近下午五点,本次发布会最重磅的项目《庆余年》第二季正式亮相。凭《庆余年》中范思辙一角爆红的郭麒麟来到现场,提起他和范闲在《庆余年》里开的澹泊书局。《赘婿》则是他刚拍完的另一部阅文IP改编剧。

在《庆余年》中饰演姐弟的宋轶和郭麒麟在《赘婿》中再次合作。从预告片来看,这部作品的画风和节奏和《庆余年》有相似的味道,主角宁毅像是从《庆余年》里穿越过来的范思辙,也是经商奇才。显然,这是三家公司在《庆余年》成功后的再次合作。

“这不是简单的三家拼起来的发布会,也不简单只是为影视这一个领域孤立地来做的发布会,而是整个IP构建的生态体系。” 腾讯集团副总裁、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腾讯动漫董事长程武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希望在把各个产业链垂直领域做好的前提下,以IP为核心把大家联合起来取长补短。”

从2011年程武首次提出以IP联动文娱行业的核心理念,再到第二阶段腾讯影业、新丽和阅文都建立起了以IP为核心的内容生态模块化能力,程武认为在第三阶段,腾讯和阅文要做的就是真正地把它们整合和联动在一起。

56个项目背后,透露了什么信号?

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发布会推出了四个联合项目——《1921》、《人世间》、《庆余年》第二季和《赘婿》。

显然,腾讯和阅文想打造更多的《庆余年》。

改编自阅文IP,由腾讯影业牵头开发,并与新丽传媒、阅文集团联合承制的《庆余年》能否复制?最先仿照这一模式生产的就是《庆余年》第二季,建党100周年献礼片《1921》和《赘婿》。

按照程武的规划,整合后三家公司将拥有更加明确且清晰的定位,成为腾讯和阅文深度布局影视业务、强化数字内容业务耦合的“三驾马车”。

其中,新丽是以电影、电视剧自制内容为主,定位于头部精品,打造更多的爆款;腾讯影业以主控主投为主,辅以自制,电视剧和电影并重,和业界不同的优秀创作团队合作;阅文影视由原来的阅文影业升级而来,更多立足阅文丰富的网文资源,通过聚焦与外部合作伙伴的方式联合开发,来更体系地推进网文IP的影视化,同时也会更多地参与到外部的关键作品当中。

以现实主义剧集《人世间》为例,这部改编自作家梁晓声作品的剧集由腾讯影业牵头开发,与新丽传媒一起制作,讲述了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至改革开放后的今天,一群平民子弟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史诗故事。

“今后会有更多项目由三家或两家携手打造。”程武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腾讯影业早在小说出版初期,就获得了该作品的全部影视版权。随后,腾讯影业找到了《人民的名义》导演李路和《中国式离婚》的编剧王海鸰,又邀请了新丽的团队进行创作把关,“没有一个团队具备无限的带宽和所有的能力”。

除了高举现实主义大旗,“主旋律”也是整合后三家联合开发项目的主要方向。比如这部由上海市委宣传部发起、黄建新执导的建党100周年献礼片《1921》,电影讲述了首批共产党人救亡图存、领导革命的故事,主投主控方是腾讯影业,阅文影视也参与出品。

除《1921》外,片单里的《我们的西南联大》和《石头开花》也是由主管部门发起的主旋律项目。前者再现了抗战时期的西南联大,后者则是讲述脱贫攻坚故事的时代报告剧。

经过几年的发展,这种“政府牵头+头部影视公司制作”的模式已成为常态。

有能力拿到这类重点主旋律项目的公司,要么深耕影视行业几十年,经验丰富,如博纳影业;要么曾出过爆款主旋律作品,有作品背书,如北京文化。作为互联网影企,腾讯影业能开发《1921》殊为不易。

另两个联合开发项目《庆余年》第二季和《赘婿》,则更为典型。用程武的话来说,是“既用了阅文的IP,又用了腾讯影业的主控和规划能力,还用了新丽的制作能力”。在发布会现场,程武笑称,他70多岁的母亲也常常催更《庆余年》第二季。

当然,并不是所有项目都靠这三驾马车拉动。

“阅文有这么多优秀的作品,靠我们自己内部的三驾马车是开发不过来的,和行业共同合作,才能形成有中国特色的、类似日本的ACG版权委员会协作模式或迪士尼模式的新模式。”程武说。

从这次的联合发布会也能看出,和这“三驾马车”合作的影视公司遍布全行业。其中既有导演个人成立的创作型公司如黄建新的三次元影业,李路的弘道影业,也有视频网站。发布会进行过半,当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在《涂山小红娘》发布环节亮相,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上台介绍《一人之下》真人漫改剧时,不少媒体记者都发了朋友圈——腾讯影业的合作伙伴遍天下?

更让人意外的是,电影版《一人之下》居然是乌尔善担任总导演,系列电影共三部,希望融合中国传统文化与当代现实,打造出中国电影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全新类型。

数据显示,阅文目前积累有1340万部作品,每年还在递增,优质IP正在源源不断的产生,好内容并不缺乏。正如程武所言,中国数字内容产业的 “新基建”已基本搭建完成。

但要想持续打造出更多高水准、高价值的文化内容,还需完成“从好内容,到内容产业,再到内容产业链耦合”的三级跳。尤其是网络文学、网络动漫这些“内容源头”和影视行业这个“内容放大器”间的耦合。只有充分利用好这些中国独有的数字内容“新基建”,发挥好影视工业这个“放大器”的力量,才能打造更多“有筋骨、有内涵、有温度”的好故事。

“新丽对于阅文有重要的战略价值,不是一个变现工具”

在此次三方联合发布会之前,程武曾在阅文内部痛陈“公司之弊”。

9月22日,程武发布内部信,点明阅文的内部问题, “我们的组织向心力、奋斗动力和文化价值观出了问题,这比外部的挑战更加危险。”

昨日在回答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关于内部信的提问中,程武再次回应道:

“过去的阅文有自己的一些问题,比如说我们在付费生态、作家IP的打造方面,取得了很好的优势,但没有继续巩固好这个优势。我们在免费阅读方面反应不够敏捷。这些是阅文自己的问题。”

在他看来,此前阅文比较孤立。哪怕阅文收购新丽之后,两者也并没有做到真正的联动和融合。

“大家看到新丽没有完成对赌。但对赌是短期的,新丽对于阅文有重要的战略价值,而不是一个变现的工具,它应该是阅文在IP影视化方面最有能力的一个单元。”

腾讯影业、阅文影视、新丽传媒,三者未来要如何整合?一系列的动作已经陆续展开。

目前,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已联动形成的决策委员会,首批网文漫改项目都在推进中。

8月,影视业务方面的创作委员会也已经成立,由程武和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担任联席主席,协同管理腾讯影业、以及阅文旗下包括新丽传媒和阅文影视的影视项目,并配置既熟悉网络文学业务、也熟悉影视制作的团队,来推动IP影视化开发。

“我和老曹作为联席主席,将统筹所有的IP影视化改编,包括标准的制定、项目的判断和把握。下面会有不同的委员会,哪些IP适合哪个团队,大家协同配合。”程武说,“有点像《火影》《海贼》如何规划自己的版权运营,也有点像迪士尼和漫威会对整个漫威宇宙进行的系列规划。”

的确是时候整合了。

过去,阅文缺乏把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家的作品体系化的转化为影视的能力,这也直接导致阅文虽然手握大量优质IP,但没有很好的将上下游串联起来。

就以《庆余年》为例,它虽然是过去一年中,网文IP影视化的爆款案例,但却并非由阅文主导,而是在腾讯影业主导下完成的。

4年前,腾讯影业通过市场化的合作获得了这个版权,与新丽达成合作,最终共同制作《庆余年》的第一季,并取得了成功。而这距离这部作品改编权的第一次出售已经过去了十年。

这种版权割裂的情况并不少见,尤其在前几年行业过度迷信IP局面下,版权方不尊重作品的长期价值,好的IP被随意售卖。而到了开发环节,制作方发行方也只想依靠IP影响力来赚快钱。这一度导致有段时间IP作品和粗制滥造划了等号。

做内容,“短期主义没戏”

《庆余年》剧集的成功与主创对原著IP的尊重不无关系。

这部长达400万字作品,程武当年读了两遍;而在主创团队中从导演、编剧、再到演员,几乎都是原著的粉丝。

程武记得在选角时,起初张若昀并非所有人心目中“小范大人”的首选。但同样作为书粉之一的张若昀对人物有着深刻理解,在一间会议室里,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角色阐述,他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我们不会特意用流量(明星)。”程武面对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时,直言不讳,“我们的目的是打造好的作品,而不是为了赚钱,这是初心。”在他看来有流量并非坏事,但相比流量热度,显然角色契合和对原著的尊重更为重要。

同样让程武印象深刻的还有饰演“庆帝”的陈道明,这位老戏骨在对剧本有了透彻理解之后,还亲自参与设计了“庆帝”御书房的造型。

“IP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就是相当大的群体达到共识。我们尊重IP,尊重作品,其实就是尊重用户本身。”

而在对原著尊重之外,《庆余年》的成功也得益于程武对长期主义的奉行以及对行业规律的敬畏。

腾讯影业拿到《庆余年》的版权是在2017年,从制作到开播光第一季就费时三年。程武认为做好内容行业就不能快速变现,一部好的电影和剧集通常都需要以5~10年来打磨。在他看来,IP是长线培育的结果,不是简单买一个版权,然后消费它的影响力。

而为了保证IP的价值不被消耗,腾讯影业也愿意把商业利益多分给一些合作伙伴。虽然腾讯影业在2017年时已经取得了《庆余年》的版权,但生效时间却是在一年后。在了解到上一任版权方可能在即将到期的一年内赶工开拍这部作品时,程武找到了对方,提出了合作邀约。而后者也在之后成为了这部爆款作品的出品方之一。

程武认为《庆余年》剧集的成功首先是得益于小说的成功,而在小说和影视之外,未来还会有更多《庆余年》的游戏和衍生品诞生。

事实上,在《庆余年》之外,一套以IP为核心的上下游工业体系已经在初现。比如另外一个爆款IP《从前有座灵剑山》就实现了“从文到漫、由漫到剧,再到游戏、衍生品”的路径。

而在代表着三驾马车联动的影视创作委员会成立半年前,程武便推动了阅文动漫与腾讯动漫 “网文IP动漫化”的合作,为阅文IP后续在影视、游戏、实体衍生等领域的开发奠定IP视觉化基础。

这套路径和迪士尼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过去三十年间,迪士尼也在扮演者整合者的角色,从收购动画公司皮克斯,再到收购卢卡斯影业和漫威,在迪士尼内部有着不同的影视单元用于定位开发不同的IP。

在程武看来文化以及创意产业最大的特点在于失败率很高,成功率很低。而只有迪士尼的模式是能够把整个产业链整合起来的,通过不同产业链内容的互相的助力、互相的组合,从而分别为不同的产业链带来更大的机会和降低风险。

而从腾讯影业、阅文、新丽的合作,再到外围猫眼、腾讯动漫的助力,整合后“三驾马车”的这套方法论无疑也是在用不同产业链之间的能力赋予到不通IP的开发中。

“我们希望通过IP为核心,以经过市场验证的用户认知为基础,结合我们在不同的产业链中建立的能力,有耐心、有匠心、有敬畏心做好作品,希望能够比传统的模式提高作品的成功率”,程武表示。

相比前两年事无巨细的参与主控项目中,如今程武的精力分配也更偏向宏观协同和战略布局一些。他坦言目前阅文和腾讯动漫已经相对成熟,在未来他会倾入更多时间带领影视板块走向正轨,并且也希望未来能招募到更多关于游戏协同、周边授权和文旅合作方面的人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