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一个剧场的诞生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472字)

2020-10-10 一个剧场的诞生

来源:爱奇艺
根本上,迷雾剧场的脱颖而出,并非是在艺术层面完成了质变,而是一些问题正在得到解决。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三声(ID:tosansheng),作者:周亚波。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从《十日游戏》开播到《沉默的真相》收官,悬在戴莹心中的石头暂时落了地。

作为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同时也是“迷雾剧场”的总制片人,戴莹明白,对爱奇艺甚至对整个网剧行业而言,迷雾剧场的实践成果都将意义重大。虽然视频网站平台的剧场化运营并不是新鲜事,但如此旗帜鲜明的“厂牌”化运营,已然成为了一次“众目睽睽之下的实验”。

“如果你了解爱奇艺,就会知道我们背后的创新基因。”在《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对戴莹的多次采访中,谈及迷雾剧场推进、落地并获得阶段性成功的动因,她始终强调这一点。

在“创新”母题下,如何定义迷雾剧场,仍然是值得探究的话题。

外在表现上,不论是以“紫金陈”还是“五元文化”为关键词,迷雾剧场都承接着3年前的“类型剧崛起”,《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的后辈们,拥有了更多的组团作战的空间;内在动力上,日渐多元的用户需求、愈发成熟的制作团队、不断进化的平台定位,三大因素互为犄角,“需求问题”在两两组合当中逐渐得到解决。

短剧不再是单兵现象,剧场化运营并没有束缚创造力,反而提供了更大的内容制作空间,“艺术”和“规模”开始更多地共存,这也就意味着,内容调性和商业调性被更好地协调,这本就是“迷雾剧场”试图解决的另一个问题。

根本上,迷雾剧场的脱颖而出,并非是在艺术层面完成了质变,而是一些问题正在得到解决。而这些问题,关系到用户新需求的创造与满足,关系到剧集制作方一般思路的整体进化,也关系到视频网站平台在整个剧集行业位置与作用的再次升格。

他们以何方式解决问题,便何以“拨开迷雾”。

01 | 类型化

从5月22日释出群像海报,到10月1日全部内容非会员可见,在这场贯穿整个夏天的的“实验”中,5部主题、风格、手法均不相同的悬疑剧先后登场,完成统一标签下的亮相。

成果显而易见。“迷雾剧场”被成功推向前台,品牌本身获得了观众和广告主的双重认可;《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均大火出圈,成为豆瓣“9分档剧集”的同时,引发了广泛的社会讨论和行业讨论。

行业欢呼,观众叫好。需求得到了满足,这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需求的产生和满足存在着相互的作用力。2017年,“国产悬疑剧崛起”成为焦点话题,爱奇艺平台的《无证之罪》与优酷平台的《白夜追凶》成为其中的代表。而在这之前,爱奇艺就已经购买了《坏小孩》、《长夜难明》(当时小说尚未完成)的影视版权,这两部作品与《无证之罪》同出自推理作家紫金陈之手,合称“推理三部曲”。

在这一阶段的创作者,年轻创作者、初创公司开始崭露头角。《无证之罪》走出了万年影业,《白夜追凶》则让五元文化一炮而红,而这两家公司最终贡献了2020年“迷雾剧场”5部当中的4部。

2017年,卢静在担任《无证之罪》的执行制片人期间读完了紫金陈“推理三部曲”,其中,《坏小孩》成为了她最喜欢的作品,“其实可以看到这个故事和别的不太一样的地方,包括小孩的视角,包括艺术表达的空间。”2018年初,改编自《坏小孩》的《隐秘的角落》成为了迷雾剧场第一个启动的项目,卢静担任制片人。

和《无证之罪》类似,《隐秘的角落》的主创团队有着相当深刻的“北京电影学院印记”,《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曾在采访中表示,网剧一方面为很多执着于电影的年轻人提供了新的出口,另一方面,这些受过艺术教育的年轻人,也反过来给网剧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这部分受过美式电影教育的创作者,开始以实用性为基底,将电影“类型片”关于剧情推进、节奏掌控、镜头表达的理论加以运用,在这个年轻人进军网剧的节点上,构成了“类型化”在网剧领域的新突破。

而在另一方面,以万年影业为例,本土故事的改编和项目的筹备经验也很快得到了连轴落地,则成为了剧集类型化的实践基础,相比《无证之罪》对“学院派”主创的倚重,《隐秘的角落》有出现了以导演辛爽为代表的新元素,成为了具备更多可能性的作品。

2017年的《无证之罪》来自搁浅的同名电影计划,2020年的《十日游戏》也十分类似,编剧王沐最开始曾创作过《十日游戏》的电影剧本,最终,为迷雾剧场打头阵的《十日游戏》成为了王沐的首部剧集改编作品。

齐康表示,自己曾“一度很执着于电影”,但在《无证之罪》有些无心插柳的成功后,有那么一批人看到了出路,也获得了机会。“谁来做”和“做什么”的问题,开始得到解决。

02 | 短剧

短剧形式的发扬光大,实际上也和类型化的推进有着相当直接的关联。一个简单数学题是,在需要观众反馈的内容市场,在总成本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做出数量更多、总长更短的内容,有利于在市场上得到更快速、更丰富的反馈,也让边际成本得到更快的降低。

而反复的实践和模板的搭建,实际上也是发挥类型化优势的一种关键。模板并不意味着千篇一律,在类型化的底色下,各具特色的单个作品反而更容易生长出来。

《十日游戏》改编自东野圭吾小说,在描述人性的同时、爱情戏的加入让它有着天然的更宽的受众面,《隐秘的角落》基于经验又在艺术表达上跳脱了经验,《非常目击》注重画面质感和类文艺片节奏,《在劫难逃》包含了科幻内核和时间旅行的高概念,《沉默的真相》则融入社会派推理,三线叙事也颇具特色。

因为短,所以灵活。“用户或许也不一定知道他想要什么,但是你给了他,他就知道了。”这是戴莹从乔布斯自传当中得到的箴言,放在剧集市场上同样适用。“其实我们的用户心里面可能已经呼唤这个剧很久了,但是他并没有明确地表达。当我们真正把这个产品业态做出来以后,其实你看到这整个市场巨大的一个需求空间。”

某种意义上,“如何满足观众需求”的问题,正在通过“创造新需求”来解决。

本身就被英美日韩等成熟剧集市场教育过的观众,审美培养的成本被提前完成。当他们得到认可的内容时,发酵的过程自然会比预想中简单。

换句话说,短剧不仅提高了“获得认可”的机会,也让试错成本得以降低。这是平台所乐见的,长期来看,也是剧集制作方不应该忽略的方向。

“12集就是最完美的体量。”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采访时表示。

尽管五百同时也强调了“集数取决于内容”,但他还是毫不掩饰自己对短剧集形式的喜爱,并且,他也正在实践者这种喜爱。不论是五元文化,还是2015年发起的以导演为中心、涵盖了影视创作主创团队多个方面的“孤光联盟”,都是短剧的切身实践者。

五元文化和弧光联盟的壮大,正是短剧得到重视的镜面。《十日游戏》、《非常目击》、《在劫难逃》的主创团队,几乎都来自弧光联盟。

一个曾摆在剧集制作方面前的实际问题是:短剧没有长剧赚钱。更进一步,哪怕视频网站平台已经从电视台手中完成了话语权的交接,但采买模式仍然没有跳脱此前电视台的按集购买,这直接导致了“注水剧”的失控,一些适合短剧集的故事也最终因为售卖的需求变成“长剧”。

五百表示,剧集公司也需要站在平台、也就是所谓“金主”的角度去想问题。一个长期依靠注水、依靠不理性市场竞争的市场,定然不能长久。以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行业的各个参与者需要产生整体意识。

2019年9月,相关部门明确发文,开始对注水剧开展打击,鼓励中短剧集,也正是这种长期主义视角的产物。

这一维度下,迷雾剧场的集中展示,在实践层面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在这一方面的信心。包括正午阳光、柠萌影业等头部影视公司都已经在试水短剧,从时间线上,这并不是即时的市场反应,而是来自头部公司自有的对产业整体的洞察。

03 | 剧场

视频网站平台相对电视台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内容的排播不再呈现线性排布,理论上时常不存在上限的排播,让内容的长尾效应愈加明显,这基本已成共识。

但在长尾效应下,内容的分散性也让短剧也有着它天然的劣势:时常短,排播无法拉长,在传播上注重情节发酵和社交媒体讨论的今天,孤军奋战的短剧,在这些方面的先天劣势很难由自身解决。

剧场化运营为解决这一新问题而来。集中展示的功能之外,统一的名牌形象、乃至明确的logo、一体的包装,不仅在时间上以不损害内容的情况下拉长了整体的排播与宣传期,也让旗下的作品反过来为品牌本身增值。

2018年年初,爱奇艺官方宣布了“爱青春”和“奇悬疑”两大剧场化运营计划,并将用户运营纳入到了具体的计划当中。两年过后,用户运营的社区性被淡化,形式上接近长视频网站核心功能的新品牌“迷雾剧场”诞生,剧集内容本身成为了更为聚焦的核心点。

“拨开迷雾,点亮光明”的slogan下,“迷雾剧场”正在承担着运营形式的打样作用。在具体作品表现中,“迷雾剧场”并不承担过多的“探索”意义,不论是以悬疑为核心的内容层面,还是以12集左右体量为代表的形式方面,国外都已经有现成的模板;但在剧场化运营当中,“用一个剧场抛给暑期档”的排播实际上已经类似于一个S级长剧的运营,而这种深度的协同作战则成为了新的课题。

五部作品中,不论是多次出现的绿藤市(地点)还是严良(人物),有意的联系都有加入。这类小尝试也都意味着,迷雾剧场在尝试补全外部的整体化运营与内容的逻辑关联。戴莹表示,这一方面只是初步的探索,也未必一定要形成联系特别紧密的系列,但这类有意的连接,无疑增强了一些作品之间的整体感。

戴莹没有透露过多招商方面的数据,但她很明确地表示,“在一些跨界合作和传统意义上的招商上,整体上作为一个刚刚诞生不久的剧场已经相当成功。”

收官后,爱奇艺关于迷雾剧场的复盘已经马不停蹄地开始。戴莹透露,既有的经验一定会用到来年的新呈现当中,而更有创新意义的产品或许还在路上。“虽然远没有到复盘整个剧场经验的时候,但目前来看,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后面或许会有更多可以期待的东西。”

04 | 平台

剧集向C与内容为王的口号,都已与视频网站平台的发展产生了紧密的关联。在这一更长的历史进程中,视频网站不仅完成着自身角色的进化,也完成着与市场交互能力的积累。

更早,在跑马圈地时代,视频网站作为挥舞资金的入局者出现,资金成为了他们面对电视台竞争的显要优势。但当历史变革完成,一些遗留问题开始成为视频网站平台的痛点,版权争夺战的老路显然并不指向着长期发展,更合理的内容成本与质量把控,更面向未来的C端付费体系,成为了视频网站走向盈利正途的思考路径。

平台需要并早已开始更多地站在用户一边,洞察的积累也随之变得更加深入。

2018年第三季度,爱奇艺会员收入首次超过广告收入,成为了首要收入来源。2019年,爱奇艺付费会员数量率先突破1亿大关。2019年底到2020年出,三家视频网站陆续推出“超前点播”功能,2020年,爱奇艺在迷雾剧场开播之际宣布推出“星钻会员”,其中一项服务就是提前解锁所有超前点播,很难说其中没有关联。

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在2020年半年财报电话会上提到,“提高ARPU值仍将是重点。”与此对应,与之对应的内容质量的提高和付费体系的实践,成为了落实的重点。在这一层面上,迷雾剧场的确成为了“创造需求理论”的新实践。

“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划时代的标志。在这之前,我们(在影视内容上)只有电影和长剧这两种类型,只创作这种类型。”戴莹在接受《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采访时表示,“短剧集的诞生增加了创作的语境,不同体量的故事可以根据它的长度去做更大幅度、更符合作品本身的创作;同时,用户也多了一种类型化的选择。”

与短视频完全创造了一种新的内容消费需求不同,迷雾剧场下的短剧的“创造新需求”,更多地体现在对市场整体进化的推动上。

迷雾剧场最为成功的《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导演辛爽和陈奕甫对观众而言都是新人,但都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这背后,爱奇艺都在导演人选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辛爽曾是Joyside乐队的成员,在湖南卫视综艺《幻乐之城》中崭露头角;在拍《沉默的真相》之前,陈奕甫的主要作品都是短片和广告片,编剧刘国庆则是他在南加州大学的同学,他们都在迷雾剧场中得到了机会。

“我们去看这两位导演的时候,会去看他们之前的作品,包括短片、广告片。在专业判断的基础上,给他们配备成熟的制片团队和制作团队来保证生产,所有的新的团队的合作都建立在这一基础上的。”戴莹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同时,这种洞察能力,也早已通过每年对新导演的使用而积累多时。迷雾剧场成为了一种结果,并同时成为了链条向下一次转动的推动。这背后,平台本身能力的积累与话语权的提高相辅相成,资金优势、数据优势和平台优势,促使着平台与制作方的关系继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不论长剧短剧,已经很少有剧集公司会闭门造车了,都是更早地与平台取得合作。”戴莹表示。更加直接面对用户、也受主观客观因素影响必须要站在用户一边的平台,成为了这场“众目睽睽的实验”下更深刻的主导者。

新的形式,新的表达,新的制作团队,新的平台运营:“迷雾”下呈现的,是一次剧集行业问题的会诊,是一场秩序的重塑。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