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共享电单车2.0时代:从野蛮生长到聚焦下沉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81字)

2020-10-01 共享电单车2.0时代:从野蛮生长到聚焦下沉

频频受罚的共享电单车在“新国标”发布后,重燃战火,三大巨头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秦子舒、杨燕。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2019年上半年《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的发布是共享电单车行业的一个节点。

在这之前,摩拜和ofo率先推出共享电单车,盲目入场,因为不合标又被连夜清场。在这之后,电动车有了“合法身份”,日均7亿次的骑行需求量,吸引了大量资本入场,共享电单车进入2.0时代。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共享电单车数量已超过100万辆,预计2025年共享电单车投放数量将超过800万辆。和几近饱和的共享单车行业相比,这是一个朝阳产业,也是共享行业巨头的最新赛道。

各地政府不一的准入尺码和共享出行行业重资产,高耗损的烧钱扩张法都让人质疑,马路边五颜六色的共享电单车会不会重蹈ofo和小蓝车的覆辙,在资本退去后,消失于历史的舞台。

共享电单车的夺城之争

现在的共享电单车市场可以总结为:三大玩家滴滴青桔,哈啰,美团三足鼎立,其他零散品牌在三四线城市百花齐放。

哈啰是三家中最早开始投放电单车的平台,早在2017年就开始在三四五线城市试水。据其官网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2月底,哈啰助力车入驻超320城,占领约7成市场。但在疫情后,面对滴滴青桔和美团的后声夺人,夺城攻略变得白热化。

2020年4月,滴滴青桔先获得首轮超过10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同月21日,青桔单车又获得B轮1.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为软银中国、君联资本。随即宣布和爱玛电动车,雅迪电动车合作。根据雅迪集团(01585.HK)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财报,在其他行业受疫情影响纷纷折戟的情况下,雅迪逆势而行,上半年营收高歌猛进,较2019年同期增加约87.5%。其中电动踏板车销量同比上升107.3%,电动自行车销量同比上升90.8%。

雅迪的捷报得益于团购客户的发力。其在半年报中表示,在疫情期间人们对于替代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和共享微出行行业的兴起推动了电动车业务。

同时,据媒体报道,4月份,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企业下单百万辆以上的共享电单车订单。同时电动车企业新日股份(603787.SH)在和投资者交流时称,“美团是公司的重要团购客户之一,截至4月20日,公司已取得团购客户下达的需在二季度交付的订单约为30万辆整车及相关配件。”

各方的蛛丝马迹都证明了几大巨头在蓄力发展共享电单车。中信证券的分析师陈俊斌认为,有了共享单车的发展经验,加之新国标等相关政策为规范管理和发展电单车市场提供标准,一度被限制发展的共享电单车市场如今放量在即,将带动整个产业链协同发展。

用户体验和运营成本难平衡

家住湖北咸宁的谭老师是电单车入驻咸宁后的第一波“吃螃蟹的人”。省力,速度快,对于家离工作单位5公里谭老师说是最经济的选择。共享单车解决出行最后三公里的问题,共享电单车作为两轮出行工具的补充,聚焦3-10公里短途出行的痛点。

“从锦龙路到金桂路,再到银泉大道,然后到我家大概四五公里。今天我下班后连续扫了二十几辆电单车,黄色的和青绿色的那种,大概走了三公里,七点多一直走到八点才扫了一辆车。”谭老师晒出了一系列扫车截图。

谭老师表示,因为很少能遇见有电的车,在这之后很少再去扫电单车了,基本都靠骑自行车。

另一个出行者广泛抱怨的问题是还车难,找不到停车点。和普通单车不同,电单车必须定点停放。“明明已经在电子围栏内,APP仍说不在还车点,”“连续找了五个,说距离还车点还有两百米。”电单车原本省时省力的优点在还车这一环节消失殆尽。

在微博上,用户对于共享电单车的出现大多是由欣喜到失望。共享电单车定位不准、停车点无法换车、运营区停车被收调度费成为所有品牌的通病。

哈啰和青桔共享电单车方的技术人员都表示,正常的路面停放中,受周边建筑和电磁干扰,会出现定位不准确的问题,目前已通过北斗高精度定位系统+基站增强系统来确保车辆定位的稳定性,未来可以获得更精准的定位。

电单车充电则是将电池在专业充电仓库集中充电,由换电员在后台系统指导下,对路面车辆进行更换电池。在东莞全面禁止共享电单车之前,负责一家电单车运维的邓师傅表示,做电单车的运维要比普通单车难得多,从电池的维护到车辆检修,比维护普通单车时归类、摆放的简单工作要耗时耗力的多。

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说,还车难、电池没电背后是共享电单车平台在运营成本和用户体验之间的抉择。“还车点越多,运维成本就越高,那么对于目前还普遍都不在盈利状态的电单车平台来讲是一个矛盾的问题。可如果不足够便利,对于消费者的便利性又是一种损害。”

一个电单车解决方案公司表示,除了一辆共享电单车大约2000-3000元本身的成本,同时锂电池的成本和损失率也很高。一般来说,续航70公里的电池价格在1000元左右。高昂的成本和锂电池更换成本需要运营企业前期投入,大大增加了投入成本。

重资产,重运维,高耗损和较长的投资回报周期,都让看似蓬勃发展的共享电单车行业布满了荆棘。

市场准入将决定电单车的未来

2017年9月15日,北京市交通委颁布《北京市自行车停车秩序专项整治方案》,文件中明确了北京地区不发展共享电动单车。其他一二线城市也纷纷出台管理规定,整体上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单车。自年初开始,接连爆出各品牌共享电单车连夜撤出的消息。

哈啰方面表示,一线城市由于共享单车前期粗放式发展的后遗症,造成中大型城市管理普遍趋于保守态度。下沉城市对电单车是相对欢迎的和宽容的,这些市场里公交系统不像一线城市这么发达,所以居民出行对助力车有非常强烈的需求。

张毅也称,“我相信所有的这个厂商运营方都有清晰的定位,他们的定位目标就不会放到一线城市里面;他的方向一定是相对下沉的市场。”

据调研报告展示,2020中国共享电单车用户主要分布在三线城市和四线城市及乡村,分别占36.2%和34.6%。

从今年年初开始哈啰单车开始在全国三四线城市召集“城市合伙人”,招聘范围为地级市和县级市,其中一条加盟条件为“具备本地化资源,能够辅助共享单车本地化方案输出”。本地化资源包括政府资源,本地推广及媒体资源等。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滴滴、美团、哈啰也清楚地列出了政商资源的选项。比如哈啰出行在成都、南昌等地招聘政府拓展专家、资深政府拓展等人员,月薪在1.3万元-4万元之间。

哈啰出行方面表示,从起步至今一直以直营为主要经营方式,部分区域开放城市合伙人也是业务发展过程中的多种尝试。

对于共享出行行业的几大巨头,电单车是为了弥补其业务生态链上的空白。滴滴方面表示,青桔希望通过共享两轮车让整个城市的活跃程度变得更高,四轮产品和两轮产品在滴滴出行大战略中,两者相辅相成。

哈啰从单车到电单车,到2018年开始推出的顺风车业务,2019年成立的两轮车“换电服务”,也努力完成出行生态链的闭环。

业务铺的更广的美团将共享出行归类到新业务,其CEO王兴也多次表示,即使共享出行业务2019年严重亏损,两轮车的推广也是有利于公司业务多元化,打通其吃喝玩乐行的全方位布局的。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