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分拆成瘾的百度,让“亲儿子”小度也独立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155字)

2020-10-01 分拆成瘾的百度,让“亲儿子”小度也独立了

来源:官网截图
那么,如此地位“亲儿子”为啥也要独立呢?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虎嗅APP(ID:huxiu_com),作者:古泉君。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分拆成瘾的百度,又让一个事业部独立了,而它的目标,依然是独立融资上市。

9 月 30 日,百度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以下简称“小度科技”)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虽然是独立融资,但融资完成后,百度公司对小度科技仍然拥有绝对控制权,小度科技的相关业务及财务数据仍将继续在百度公司整体财报中体现,据百度官方披露,投后估值达约 200 亿元人民币。

百度官方也明确,独立融资是为了开启国内上市的进程。此前亿欧曾报道称,百度计划分拆小度(包括智能硬件和AI语音交互系统两部分)独立融资,并很有可能选择到科创板上市,目前在组织结构上已经做出了一些调整。

小度和 Duer OS 是百度内部相当总是的板块,每年都要拉出来秀一秀业绩。那么,如此地位“亲儿子”为啥也要独立呢?

补贴出的智能生活

百度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简称SLG)成立于 2018 年 3 月,由原百度“度秘事业部”、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和收购来的“Raven Studio工作室”共同组成,那时还在百度的陆奇领头。到后来,陆奇离职,SLG 总经理一职由景鲲担任,到 2019 年 5 月,在 SLG 表现出色的景鲲晋升为百度的副总裁。

2019 年 2 月,前锤子 CTO 钱晨于加入百度,负责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简称SLG)中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而此前钱晨所在的百度投资的智能硬件公司“小鱼在家”,也在调整中被合并进 SLG,最终这个事业部涵盖了人工智能语音助手+硬件这两大块内容。

语音助手是目前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落地最普遍的一项功能,而语音助手最常见的载体,就是智能音箱。是什么助推了智能音箱市场的爆发?答案很简单,补贴。2018 年 6 月,也就是 SLG 成立后的三个月,百度发布了首款自有品牌智能音箱“小度智能音箱”,随后靠着补贴这个利器,份额开始逐渐攀升。

市场研究机构 Canalys2020 年上半年智能音箱出货量数据显示,百度的小度智能音箱系列在全球的份额排名第三,中国第一,如果再细分的话,带屏智能音箱这个品类百度是全球第一,Q2 出货量 307 万台。

百度也不是一开始就确立了补贴路线。2017 年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发布了一款智能音箱——Raven H,售价 1699 元,由当年 2 月份收购的渡鸦团队研发。而就在当月的“双十一”上,野心十足的天猫精灵,把天猫精灵卖到了 99 元的“倾销价”,京东的叮咚 TOP 更是只要 49 元,Raven H 的扑街是注定的,最终只生产了不到一万台,这样的量级,显然承担不起推广 Duer OS 的重任。

随后,百度彻底放弃了高端打法,一个猛子跳进了补贴的血海。2018 年 3 月 26 日,百度宣布战略投资小鱼在家,很快双方合作的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被厂长李彦宏站台推了出来,甚至批准千元补贴计划,把售价压缩到 599 元,以及后来又发布的售价 89 元的廉价版“小度音箱”,小度在家 1S 是首款带屏幕的智能音箱产品,而补贴后售价仅为 89 元小度智能音箱,则是为了冲量和教育市场。Canalys 的文章中也指出,在国内带屏幕智能音箱领域,百度几乎没有竞争对手。放弃 Raven H 这个“干儿子”,SLG 在百度是“亲儿子”的地位。

2019 年的 Q2,百度实现了 3700% 的夸张增长,从而超越谷歌,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音箱供应商。

在刚刚结束的 2020 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发布了小度首款人工智能产品小度真无线智能耳机。售价 399 元,补贴价 199 元,依旧是补贴低价的路数。百度甚至还为产品售罄道歉,宣布补贴价继续。到了 2020 年,补贴依然是小度带货最有力的武器。

除了价格补贴以外,百度在营销上也花了不少钱,你能在不少综艺节目上看到小度的身影,总之俩字,烧钱。

分拆成瘾的百度

小度智能音箱如此低价,目的当然也很明显了,硬件不赚钱,目标是为了推广 Duer OS 生态。毕竟如今的 AIoT,你不讲个生态的故事都不好意思出门。毕竟智能音箱这个盘子始终还是太小了,除了智能音箱以外,还需要让自然语音交互能力更多地落地,这就需要合作伙伴的加入。而过去百度也是一直贯彻了这套思想,通过低价硬件,笼络用户,进而发展生态,吸引合作伙伴。

景鲲今年 8 月曾披露,小度助手(DuerOS)目前已有 500+ 合作品牌的合作伙伴生态、4W+ 开发者的开发者社区。

但是,这样的数据是补贴换来的,而再转换为营收还是个漫长的过程。一味地补贴,对于业绩报表的拖累是无法避免的,投资人总会担心你烧钱的钱打了水漂。而从百度的口径来看,未来依然不靠硬件赚钱,也就是说,补贴还会继续。

这时候,把它独立出来就是最好的办法了,独立融资乃至上市,一方面可以获得更强的融资能力,另外也能把财报中的坑填一填,未来好的数据可以拿到百度财报里说一说,烧掉的钱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一个可以参考的样本是微软小冰,今年 7 月 23 日,微软宣布将人工智能小冰业务分拆为独立公司运营,微软将保持对新公司的投资权益,并授权新公司使用及继续研发完整的小冰技术。二者都是互联网巨头,分拆的也都是人工智能助手业务。

当时小冰的分拆,一些观点认为是为了“接地气”,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是因为这块业务近四、五年来的投入并没有换回与之对应的营收,这和小度的情况接近。

人工智能、AIoT 要烧钱,这是这张牌桌上玩家的共识。独立融资等操作,也是为了更好、更方便地继续烧钱。但烧到最后,比拼的还是产品里、生态的规模、使用的体验……另外,烧钱不可能永远持续,到最后终会分出个胜负。

这些年,百度开始把除搜索、信息流等平台业务以外的部门进行分拆,除了小度以外,度小满金融,百度网盘等都有独立上市的消息传出,未来 Apollo 等业务分拆也不是不可能。虎嗅文章《百度为何分拆成瘾?》中国曾分析,百度连续分拆业务的原因大抵有三:

搜索业务作为 PC 时代“现金牛”,衰退必不可免,大批烧钱业务自然是带不动;

诸多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潜力业务,纷纷“ST”,没变成现金牛自然要除掉;

辅以新故事的分拆,是市值管理的一大利器。

但更长期的视角显示,走在老路上的百度,市值持续向上并不容乐观。

每一个独立的子公司,都是百度的一次“自救尝试”,让子女独立去闯一闯,发达了自己也能跟着吃肉,小度,应该也不是最后一个,但这个补贴养肥的儿子,也需要想一想,除了低价以外,自己能给“爸爸”带来什么。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