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幼儿教育,在线不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95字)

2020-09-25 幼儿教育,在线不了

幼儿在线教育,或许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锌财经,作者:葛煜。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我不打算续费小孩的线上课了”,北京的家长韩涛告诉锌财经。

从今年疫情开始,因为“不想孩子在家花太多时间用电子产品看动画片”,韩涛就给自己家小孩报了斑马AI数学思维的幼儿教育在线课程。在此之前,他一直给孩子报的是线下辅导课。

趁着疫情和暑假,在线教育的战火蔓延到了幼儿教育领域。除了猿辅导之下的斑马AI,还有VIPKID的青少儿英语、掌门一对一少儿教育、跟谁学的幼儿教育课和字节跳动的瓜瓜龙思维等。

对这些新老教育机构来讲,K12教育领域的拉锯战已经打了许多年,不管线上还是线下,渗透率曲线接近平缓的同时,是获客成本的不断升高。

因此,各家头部品牌又把战火烧到了幼儿教育领域。但随着疫情褪去,学校复课,像韩涛想法一样的家长并不在少数。

由于年龄过低,孩子们并不能独立完成一堂30分钟的线上课程,根据韩涛的亲身经历,大部分时间需要家长的看护和辅助才能完成一节课。某种程度来说,这种教学模式与家长的报课心理其实是事与愿违,相当于自己花钱当托儿班的教学助理。

幼儿在线教育,或许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战火始于K12

幼儿在线教育的兴起是有理由的,与这片相对空白的市场呈鲜明对比的,是已经一片红海、却竞争日益激烈的K12在线教育存量市场。

一直以来,线下的教学机构普遍面临着获客难与老客续费难等问题,就算将阵地转移到了线上,仍旧要面临同样的难题。

究其原因是整个K12教育市场已经过了快速渗透的阶段,造成投入成本高、获客难度大。

尤其是今年暑期,教育类公司挥金如土,广告费的投入持续走高。一味地采用课程降价与做活动的手段,与大量烧钱的行为很难维持营收平衡。

据了解,猿辅导的投放费用在2020年持续飙升,已经超过传统教育巨头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仅在6月份就高达4.75亿元,超过去年的3.6亿元。

除了广告费用,电话销售团队也是教育机构高昂的成本中心,比如在线少儿一对一英语学习平台Vipkid的电销团队一度接近万人,哒哒英语、沪江的电销团队也曾高达数千人。

当学校恢复正常教学时间,本就激烈的竞争环境随着孩子课余时间的减少愈发白热化,大家烧钱的动作则进一步扩大。

况且,随着越来越多赛道上的玩家入局,少了投资者的青睐后,K12领域的在线教育从业者们也很难喘气。

2020上半年,教育创业公司获投数跌至4年来最低峰。整体来看,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了113起投融资事件,比2019年同比减少32.34%,比2018年同比减少66.96%。

字节跳动招兵买马从从内容和产品的角度开始入局教育,而淘宝教育则主打做平台和工具,用教育在线化撬动存量市场。

K12教育的存量市场,当下也只属于几家头部品牌的烧钱大战。在这样的背景下,战火蔓延到相对空白幼儿教育市场,也并不意外。

空白的幼儿教育市场

与K12教育领域不同的是,目前幼儿在线教育的市场相对空白。

据了解,韩涛为孩子报的斑马AI课程是猿辅导旗下今年2月由斑马英语升级成的专注2-8岁少儿多学科教育品牌。

韩涛告诉锌财经,他是从抖音的渠道上了解的斑马AI课程。和大部分线上课的模式一样,学生可供选择的上课时间段都比较弹性,早中晚分别有两个时段。并且,每节课时长20分钟左右,课程内容主要是教给孩子一些学科常识。为了刺激消费,大多数品牌还会选择免费赠送直播课。

幼儿在线教育可能确实是个相对空白的市场,但也不是一门好生意,毕竟客单价低,获客成本高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相比较下来,低幼线上课的可盈利点还是较少,但这也阻止不了大家烧钱的决心。

据了解,猿辅导光在整个暑假在梯媒广告、冠名综艺与学习强国、人民日报推出免费直播课上就花了不少钱。

暑期档烧钱的还有跟谁学、学而思与有道等。有道在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等各大卫视黄金时段投放广告,跟谁学和学而思则也采取冠名综艺的方法。

也就是说,前面的窟窿还没有填好,后面就要为开学季继续烧钱。

烧钱的老毛病没有改掉,客单价也高不上去。

韩涛这次选择的斑马AI数学思维课的收费则是体验课和年费两种模式,体验课49元/10节,数学思维课总价是2800元,大约48周的课,每周五节课。

只是,线上教学模式可能适用于K12阶段的孩子,幼儿在线教育难免会面临不少困难,有时,也来自家长的迷茫。

韩涛告诉锌财经,自己家的孩子上了一个多月的线上课了,还是没能养成上课的良好习惯,主要是线上教育场景性没有那么强;其次,六岁前的孩子视力发展很重要,线上课必备电子产品,让家长内心也很矛盾;不同于学科教学内容,兴趣班如果采用线上模式,几乎零互动性。

幼儿在线教育的核心竞争力显然与其模式相悖。教育从业者张雷告诉锌财经,幼儿教育的核心竞争力来自于老师的负责,线下幼儿教育机构,考验的是老师对学生耐心,但线上教学老师无法盯紧每一个学生,效率会大打折扣。

反观K12在线教育,即便迎来了开学季,仍有客观的市场需求。不像幼儿在线教育,开学即“死亡”。

还没来得及飞速发展的幼儿在线教育,快速被打上一个问号。

幼儿教育的边界

随着幼儿在线教育进入大众的视线,其饱受着众多争议:小孩真的有必要小小年龄就承担如此大的教育压力吗?电子产品对小孩身心健康的危害有多大?

教育机构金宝贝的员工徐亚男告诉锌财经,他认为2-8岁儿童的大脑不能过度开发,并且使用电子产品就是在线教育最大的硬伤。

“早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但是家长喜欢炫耀与攀比,99%的家长不会认真思考这样的教育对孩子是否真的有用,很多从业者其实也是一头雾水”,徐亚男说,目前的早教大多还是做的应试教育的延伸,这与国家教学大纲其实是有所违背。

大纲强调,生长发育正常是健康的重要标志,这种“发育”是有一定规律的,既是连续的,又是阶段性。在不同年龄阶段,孩子有不同的发育标志。但由于它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又有明显的个体差异。

很显然,幼儿在线教育无法把控这些内外在的因素。

另外,如果早教阶段就开始应试教育,同样不利于孩子的正常成长。“应试教育的核心是让人学习和遵守已知发现和规则,受到这样教育的孩子是无法去探索和发现未知领域和新鲜事物”,徐亚男告诉锌财经。

据了解,徐亚男所在的团队曾在疫情期间也尝试过线上课的运营,不过他断定,当线下教学活动恢复正常秩序后,九成的家长们不会继续选择线上课的教学模式。

区别于传统的课堂模式,在线教育不仅伤眼,还缺失了孩子的平行社交,也就是孩子间的学习与互动。

其次,在线上课对孩子注意力的引导并不符合其发育特征,课堂的趣味性也很难保证。

“早教更多的核心内容是让孩子亲眼去看、亲耳去听、亲手去摸,接触真实的世界”,张雷告诉锌财经,在早教时期,孩子需要大量的实际接触和体验来积累自己的认知,这点线上是很难满足的,就算满足了视觉和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是无法通过线上来完成的。

其实,同样的疑惑也来自家长。

韩涛说,他身边许多望子成龙家长在为孩子报低幼教育班时,像极了《三十而已》里的精英妈妈顾佳。孩子不仅要接受学科教育,还要学习钢琴、舞蹈、画画等综合教育。

但幼儿在线教育,在素质教育上无法提升孩子上课的效果与注意力;在兴趣上,又无法满足互动性。

老牌教育巨头,想要依靠幼儿在线教育回血的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