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家用美容仪“等风来”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614字)

2020-09-17 家用美容仪“等风来”

​初老恐惧下的家用美容仪消费潮,不过是一副有时效的安慰药?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DoNews,作者:单立人,编辑:杨博丞。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在变美这件事上,女孩们再次进入新的群体性高潮。

“超声波导入”“高周波电疗”“RF多组双极射频”,产品详情页的文字,新鲜专业又让人疑惑,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下单速度。

数字表现来得更为直接。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2月份,家用美容仪销售额同比增长174%、198%。女孩们用真金白银表达着对家用美容仪的喜爱。

“冻龄心机”下的黑科技消费潮

打开洁面仪,调至温和模式,亲肤柔滑的硅胶刷头,为肌肤清除一天的污垢;蒸脸仪冒出的细腻水雾,为肌肤打开后续补水通道;贴一张面膜,用负离子导入仪缓慢按摩,之后是红蓝光面罩登场,来一次祛痘淡痕术;再接下来射频美容仪上阵,搭配组合使用的凝胶,在提拉、紧致、嫩白模式间切换,完成最后的皮肤护理。

这是29岁溪芮难得的家庭美容时刻。整套护肤流程下来,要花去大约2个小时,丝毫不亚于美容院的复杂工序。“美容院不是没去过,但每次都受变相推销困扰,之前还办过小一万的卡,但因为工作忙,偶尔犯懒,有时还预约不上位置,就白白过期浪费了”,溪芮道出选择在家美容的原因,“差不多的钱,自己在家想做就做,还不限次数,比去美容院划算多了”。

当然,这种耗时耗力的“大工程”,也不是经常有。溪芮告诉「DoNews」,常用的多是局部护理的小仪器,比如眼部按摩仪,因为小巧轻便、耗时短,更容易坚持。但导入仪、射频仪功能虽然多一些,但使用时间长,体积也较大,被束之高阁是常事。溪芮觉得,在美容仪这件事上,买是一回事,使用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着达人们分享的视频,很难抑制下单的冲动。”溪芮几乎是激动地喊出,“你真的是肉眼可见的看到效果好嘛!”在购入射频美容仪时,溪芮仅看过视频后便果断下单了,“在仪器的作用下,博主的法令纹明显变淡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诱惑力?都说25岁女人开始走下坡路,咱不能像明星那样把医美当饭吃,偶尔投资两三千也算不上奢侈吧。”

溪芮坦诚会有冲动的时候,比起彻底理解产品所宣传的黑科技原理,她更信赖博主达人们的推荐,“他们对产品有研究,也有充分实力尝鲜做对比,跟着她们买,踩坑的概率会低一些。当然我也会看下自己承受能力,一般中等价位的国外品牌,还是可以接受的,安全性上也会更有保障一些。”

但在使用体验上,用溪芮的话说,“有些迷”。“第一次用射频美容仪,确实能看到法令纹提升,但用多了就没有惊喜效果了,这感觉就像经常用一套护肤品一样”,让溪芮甚至有些慌乱的还有洁面仪,“我本来就是痘痘肌,用完这个长痘更频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锅,反正是不敢再用了”。

不过,溪芮并不打算放弃继续购入新的美容仪,她觉得效果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有没有才比较重要。最近溪芮又被种草了宙斯小尖刀二代,据她介绍,这款产品不到五千,价格适中,功能齐全,算得上抗衰系列里,性价比最高的一款。

无可否认的是,比比皆是的“冻龄女神”“不老传奇”,确实在今天更强地刺激和影响着女人们的神经,并把大众护肤保养的年龄大幅提前。近至身边的案例,刚上小学的小朋友都喊着要敷面膜了,而远到美容仪使用者,00后们更是不甘落后。

天猫国际提供的数据显示,家用美容仪消费群体中,95后、00后比重已达到30%左右,尽管有着相似的心理动机,但在消费习惯和偏好上,却和85后、90后有着细微差别。

00后可瑜,在疫情期间与朋友AA,购入了一台国产脱毛仪,“脱毛仪与脸部美容仪不同,对肤质没什么要求,使用也有周期性,所以共享的方式再合适不过了。”

在品牌选择上,可瑜并不排斥国货。“国外品牌更多赢在品牌溢价上,但实际功能和功效可能差别并不大”,这是可瑜在看过up主的对比测评后得出的结论。“国产品牌不仅拥有超高性价比,频繁换新也不心疼”。

不过,她也表示,国产品牌的质量并不是特别稳定,“我买过两个金稻的蒸脸仪,第一个不到半年就坏了,第二个摔过一次竟然还能用,到今天也有一年多了吧。”

刚上大二的可瑜,对脸部美容仪的需求还不太强烈,但在美牙贴、美牙仪和头发护理仪器上,前前后后也花费了不下千元。最终让她单的,除了自我追求,也有来自同学的相互影响和比较。

《2020线上家用美容仪消费洞察报告》显示,现代人对美的追求呈现全面化、极致化发展,从脸部到全身,从头部到脚部,无论面部还是非面部美容仪,消费规模均呈现高速增长。

似乎,多一件美容仪,就能多一分美丽,不老滤镜下的冻龄神药,让女孩们心驰神往。

有备而来的“时光密钥”

美容仪备受宠爱,其实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

这艘舶来品,在刚驶入中国大陆时,并没有很快发光发亮。最早敲门的科莱丽,于2012年被欧莱雅收购,后一年便迅速进入中国市场,但在2017年才迎来品牌全面爆发。

科莱丽最先抱住丝芙兰这棵大树,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庇护,后又进入百货专柜,依然收效甚微。与科莱丽命数相似,ReFa进入中国市场后,即便倚赖美容院推荐、家电零售渠道铺陈,同样反响平平。

传统渠道触达面窄度,短暂缠住了品牌们的步伐。直到15年前后,电商和社交媒体的加持,才为美容仪腾飞添上buff。科莱丽、ReFa、雅萌、FOREO、Tripollar、宙斯等品牌相继在中国市场迎来高光时刻。

天猫国际主动培育进口美容仪品类,小红书图文分享的熟人推荐,直播短视频的直观全面,大大缩短了品牌爆红的时间,同样也加快了美容仪产品的更新换代。

从15年入圈,溪芮眼看着一茬茬网红美容仪,“像风一样呼啸而过,而且越刮越大、越来越疾”。“我记得最开始是洁面仪,差不多火了一两年时间,再后来的导入仪、射频仪,只火了一年左右,红蓝光面罩、美眼仪也就几个月吧。”

欧睿国际研究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7年,洁面仪的中国市场销售额,实现了2倍增长。而到了2019年12月,曾经大热的洁面仪品类,用户声量数据同比下降38.75%,热度开始渐退,而轻医美功能的美容仪,声量却同比增长26.85%。

“当你刚拥有了一件新的仪器,下一个流行点又来了,计划总赶不上变化”,溪芮说道,“电影《阿甘正传》中的经典语录,放在这里最贴切不过,‘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消费者端的不确定性,并不代表生产端的无计划性。他们往往有章可依、有法可循。

一些国外流行的趋势,往往国内也有相似需求。此前,露得清就把在美国上市的“痘痘笔”搬到国内,以求在有祛痘需求群体中实现差异化竞争。国外流行点可以拿到国内复制,家用美容仪的创新,也能从医美流行项目中找到灵感。

Ulike中国CEO李淼告诉「DoNews」,Ulike脱毛仪就是韩国医美级冰点脱毛仪科技家用化的案例,只不过机器从大到小,背后需要技术创新和不断迭代,才能真正做到适合家庭场景下使用的仪器。

有时,渠道端也能为流行趋势助一臂之力。天猫国际数码家电负责人仁博向「DoNews」透露,平台提供的数据模型和工具,可以在挖掘新品类、新趋势上,提供精准分析,曾从0到1孵化了“生发仪”品类,并帮助Ulike踩中防脱生发趋势。

有备而来的黑科技,实际理解起来也不复杂。从产品功能分,有清洁、嫩肤、抗老、溶脂、美发等几大类,而以工作原理归类,大致有微电流、激光、射频、超声波和LED等形式,不同工作机制,作用皮肤深度不同,使用方法也各异。

据业内人士透露,国内美容仪元器件的供应链已经比较成熟,不仅可供国内使用,还有部分远销海外。而技术构造比较复杂的仪器,国内厂商也可以快速完成拆机、复制和组装生产。

依托成熟供应链,一批极具性价比的国产品牌横空出世,诸如金稻、木薯、曲草堂、可思美等,在国外品牌把持的中高端市场之外,谋得一席之地。还有一些国外注册的品牌,如Ulike、Notime将代工厂设在了中国。

根据欧睿国际数据,预计到2020年,全球个人护理美容器销售将达到3000亿元人民币。巨大市场红利,吸引着更多玩家入场,其中不乏家电品牌日立、松下、海尔的身影,SK-II、倩碧、玉兰油、露得清等化妆品品牌也纷纷下场。

市场竞争的加剧,让决策门槛本就高的美容仪,在获取年轻人信赖上费尽心思。国内外品牌绞尽脑汁强调自身标签,期待着用户们的“入坑”拔草。

海外品牌努力为专业化背书。日本雅萌进入中国后,先后与医院和丁香医生合作,为其主打的抗衰老效果出具试验报告,并试图将“安全”标签植入消费者心智。

国产品牌则习惯找明星代言,“叶一茜推荐”“杨幂推荐”“李湘推荐”,期许这些名号能抚平消费者的一些疑虑,坚定她们按下支付按钮的决心。

风起于青萍之末。当女孩们感受到一股股热浪时,或许它已经蓄势待发地奔涌而来了。

一副有时效的“安慰剂”?

但风浪会止息,美容仪荣光不再,会不会也在须臾之间?

拥有28万微博粉丝的美容医生王冠,经常收到粉丝私信,询问美容仪到底有没有效。因为个体差异,一般他不会作正面解答。但他也指出,在抗衰需求上可以使用家用射频仪做维养。

王冠从侧面肯定了部分美容仪的有效性。对于溪芮使用洁面仪后,痘痘频繁复发的情况,王冠表示,“长痘本身就会导致屏障受损,摩擦过度也会破坏皮肤屏障,从而加剧痘痘复发。”

因消费者使用方法不当,或无法坚持使用,最终导致使用效果差,或达不到理想预期,美容仪常常被被扣上“智商税”的帽子。

美容仪的尴尬处境不止于此。红蓝光面罩引发的轻度视觉不良,频频见诸各社交平台吐槽贴中;各品牌拆机测评,亦在视频中被反复比较,质量好坏高下立判,缺点也无处躲藏。

一些产品因为技术门槛不高,出现过多模仿者和分羹者。在淘宝上输入“洁面仪”词条,显示共计4032款商品,销量最高的电动洁面仪,为某一国产品牌,外形与科莱丽洁面仪非常相似,价格却便宜了一半不止。

流行总会招来追风者。去年11月,金稻曾因涉嫌侵害Luna系列产品的设计专利,而被FOREO告上法庭,最终被判以停止侵权并赔偿300万元的处罚。FOREO是国内洁面仪市场启蒙品牌,其糖果色的Luna系列洗脸仪,曾被众多品牌模仿和跟风。

单纯复制不能一劳永逸,造风者的命运也摇摇欲坠。今年7月份,科莱丽正式官宣关停的消息,作为洁面仪的开山鼻祖,2001年便把声波科技拓展至个护领域,2007年因美国脱口秀女王宣传一炮而红。但到了中国市场,却没打破产品线单一、盈利不佳的藩篱,只停留七年便草草收场。

功能单一的洁面仪,热度下降已是事实。但王冠却以医美项目作类比指出,“有些看起来不火的医美项目,并不代表需求的消失,而是变得太家常了,纹眉、双眼皮术早成了最基础的项目,美容仪产品也一样,有些看似风头已过,殊不知它依然是小白们入门的首选。”

在他看来,人们对美的需求是没有时效的,所以美容仪也不是短暂的阵风。科莱丽退场,金稻败诉,只是为行业敲响警钟:行业的大势,并不代表个体的运势,无论是造风者,还是追风者,不变化无核心,无论如何也等不到“风”来。

竞争加速的“捕风游戏”

市场乱象似乎并未阻挡消费者热情。

有业内人士曾指出,中国美容仪行业虽处于起步阶段,但追求流行趋势的速度,却明显快于国外,中国反而有望成为新品研发和潮流创新的主阵地。

仁博也感知到相似变化。“相对产品外观,国外消费者更在意产品功效。而从天猫国际来看,国内消费者既看中产品设计,也越来越看中功效,同时对美容仪的需求更加精细化。从年龄来看,国内消费者更趋于年轻化。”

《美容仪产品市场洞察报告》则显示,消费者不仅对美容仪的专业度提出更高要求,他们也更期待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设备,同时对使用时长、制作材质以及产品价格也有不同诉求。

于品牌而言,多元消费需求,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抓住流行点背后,是对冲突洞察力的考验”,李淼进一步解释,“就像很多女孩喜欢吃又害怕变胖,所以才成就了很多网红代餐品牌。想脱毛但又怕疼还会反复,所以才使无痛不伤肤强脱毛的Ulike代表流行,这是思维创新带来的技术创新。”

李淼指出,从行业数据可以看到,中国美容仪器市场在不断扩容,也在不断进行技术淘汰。美容仪做大容易,做小却非常困难,这期间可能需要上万次测试,才能实现多功能的集成化、智能化和小型化,而对技术的占领,才是品牌强生命力的根基。

“近来,天猫国际也在加速引入,功能更细分、科技含量更高的美容仪器,如美颈仪、面膜仪、击斑仪等”,同时,仁博也补充到,院线级、医美类的美容仪产品,如注氧仪、超声刀等,也被提到重要位置。

归根结底,整个市场已经进入一场技术升纬战。

《2020美容仪品牌分析报告》显示,电子美容仪从最初的蒸脸、按摩、导入导出等简单功能,已经快速发展至可延缓衰老、淡化细纹等轻医美功能;相比于更新迭代迅速的电子美容仪,功能相对单一且更新换代需求不是那么迫切的产品,已经呈现下降趋势。

相比国外品牌,国产品牌在核心技术上并不占绝对优势。“技术壁垒更高者,往往拥有全球顶级的光学零件、电子芯片和独家专利技术、发明专利,这是竞争对手根本无法比拟的优势”,李淼表示。

DoNews了解到,Ulike、Notime代工厂虽然都在中国,但Ulike已经拥有14项专利技术、3项发明专利;而Notime的核心原料均为进口。

尽管国内供应链已相当成熟,“但与国外工厂的差距,还需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李淼认为,要想参与到全球化进程的高速发展,自动化生产是必须之路,Ulike如今以“能信息化的绝不手工化,可以机械化的绝不人工化”来律己,以求不被时代抛下。

事实不止一次告诉我们,风口并没那么容易捕捉。但历史也向我们证明,勇立潮头的奋楫者总会被眷顾。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