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2020双创生态升级发展峰会”圆桌论坛:产业生态培育需要什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351字)

2020-09-11 “2020双创生态升级发展峰会”圆桌论坛:产业生态培育需要什么?

来源:企业供图
峰会以“恰峥嵘岁月,创享新未来”为主题,从双创载体、产业资本融合等多方面共同探索双创高质量发展,分为主峰会及两大平行论坛。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9月11日报道

2020年9月4日,作为成渝双创系列活动和创业天府·菁蓉汇系列活动的重要动作的“2020双创生态升级发展峰会”在成都举行。本次峰会是由科技部火炬中心、四川省科技厅、重庆市科技局、成都市科技局、成都高新区管委会、成都市新津区人民政府指导,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成都高新区科技和人才工作局、天府智能制造产业园管委会、中国技术创业协会孵化器社团联席会主办,成都科技企业孵化器协会承办,重庆孵化器协会、首科蓉智研究院协办。

峰会以“恰峥嵘岁月,创享新未来”为主题,从双创载体、产业资本融合等多方面共同探索双创高质量发展,分为主峰会及两大平行论坛。

在主题为“高品质科创空间如何打造”的平行论坛一上,火炬众创孵化博物馆馆长范伟军主持了一场以《产业生态培育需要什么》为主题的圆桌论坛。论坛上,范伟军与西安高新区嘉会坊管理办公室主任杨杉、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曾蓉、四川大学商学院教授朱欣民进行了观点分享。

火炬众创孵化博物馆馆长范伟军表示,我们的载体一定要专业孵化,没有交易就不可能形成逐步优化的生态,让一个孵化器的力量形成产业的局部生态。

在谈及对成都的科创载体具体的建议时,西安高新区嘉会坊管理办公室主任杨杉表示,宽容时代,要允许野蛮生长,在文化允许的小的区域里,允许看起来不太常规的,甚至“不太听话的”让他们去逐渐野蛮生长。如果做创新创业一定要追求主流,从逻辑角度来讲,它是固定的,所以也要更多地去提倡侧枝末端的一些方法。

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曾蓉表示,孵化器要做好,必须要生产出自己的服务链条;在实操过程中,要运用父爱算法体现时间价值;同时,孵化器不仅应该让小企业买单,而是应该帮助小企业融入到大企业的产业生态链当中,提升孵化器在产业链当中的话语权。

四川大学商学院教授朱欣民表示,需求的发现、打造要有技术创新,而不仅仅是产品、功能、工艺的创新,这是新的世界创新的新趋势商业模式的打造是重心,要主动推送,及早地开发、推广。同时还要利用信息技术的边际成本,它有长尾效应,低价甚至免费地推广给用户,让用户在试用中提出反馈意见,根据反馈意见更好地适应用户的需要,进行不断地循环、扩张、升级。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略经删减:

火炬众创孵化博物馆馆长范伟军:优秀的小企业一定是沿着寻找生态的过程慢慢发展的。小企业是寻找便宜路径、寻找政府资产,但优秀的大企业一定是不惜一切的坚持自己的生态道路,这两者融为一体时,这是我们所期待的。今天圆桌论坛,我们请他们三位依次简明扼要的表达一下他们眼里的生态与生态观。

西安高新区嘉会坊管理办公室主任杨杉:我们在构造时,在平台里要考虑环境里四个要素,首先要有源头,第二要有平台,第三是流量,最后一个是要形成一个能量场。还有一个是主观方面,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园区的构造者来讲,从生态的构造者这方面来讲我自己的体会可以用三个词来表述,第一个词是坚守初心,因为做创业孵化也罢,园区建设也罢,其实它是长期实践的过程,跟创业是一样的,过程中间会有非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坚守初心就是一定要时刻提醒你是干什么的。第二是要坚持专业,我们做创业孵化和园区建设,是很专业化的行业,我们一直都走在学习的路上,学习新经济,学习新路径,这是一个专业的活。第三,我想用拥抱变化来说,近几年非常明显地感觉到由于新经济、新业态出现,带给我们最大的冲击,你对很多东西是有点看不懂的。所以得不断地用变化的心态去看待这样一个世界,我们做园区更多的时候是能接触到底层最新的东西,如果你都自己看不懂,那你也许就丧失了一个非常有成长潜力的独角兽。所以这是我从两个方面来理解我对生态的概念。

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主任曾蓉:从我实操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一个地方的创新创业生态,可以理解为几点,第一个是政府政策的友好型。各地政府会出台非常多的政策,但是对企业的友好度并不高。第二是产业生态转型,现在很多地方都在发展生物医药,都在发展电子信息,包括半导体等等,在产业链条当中,其实要能真正触及产业的问题。第三是创业者聚集形成固有的生态。成都做软件的都在软件园和环球中心,出了这几条街他们都不去,因为他们大部分可以聊的,可以谈的,可以说的人都在这里。最后,是融资可变性。除了北上广深以外,相对的城市,包括成都、江西、西安,整个投融资环境或者机构相对还是非常少。这几点如果做好了的话,这个地方的生态会更好。

范伟军:目前政府的立场是什么?

曾蓉:我觉得可能跟每个城市的定位不太一样,我们会发现比如在深圳,它是强市场、弱政府的状态,我去深圳调研时,他说我三年内不要去打扰企业,到三年以后他上市交税,不用你管。但是很多像中国一线城市,1.5线或者2线城市来讲,它可能是强政府弱市场的状态,政府有时候不得不前进一步去帮助企业去寻找,比如场景、市场、产业链的打造等等,这个是跟它的发展阶段有关。在我们这个时代,要关注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必须做的,但也要放弃一些能做的。

范伟军:我想讲一个小故事,他们用三年时间投资了一个机器人企业,100万投资天使人,三年那家企业成长到了20亿左右的市值,他们孵化器里说,所有孵化器的员工都不得去接受采访,不得接受任何人去参观。我就在想,企业与孵化器它就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关系,是一个双向选择的关系。我老在思考这个问题,朱教授您怎么看?

四川大学商学院教授朱欣民:我来给你们谈谈生态的理论问题。它来自英文的翻译ecosystem,而且强调Business,商业、生态、系统这三者才是完整的概念。那么什么叫做商业生态系统?它就是承担存在于三维空间中的整个一套经济利益的网络结构。经济利益连起来的网络结构,这种结构中的机构和个人都有经济利益。第一,他们相互联系,第二他们经常相互交往,第三他们的利益是互相促进。最后还有一点,他们的共同目标都是为了把这个事情做大、做强。

这就像我们客观世界中看到的一棵大树,树上有树叶,树叶是长在树枝上,树枝是长在树杆上,树杆是直接独大,所有每一个环节都是互求关系连接,交易中要获得资源。没有利益关系的部门和机构它就不叫做生态系统中间的一个环节。所以我们把这个词儿用在今天讨论的问题上,就有两个,一个创业的生态系统,另外一个是产业生态系统。创业是产业的前端,也就是从无到有要创造一个战略性新兴产业,要培养一个前端,这就是我们说的创业项目到创业企业,到新创产业,最后到一个主导产业,慢慢地发展。这个过程什么东西最重要?终端的需求,也就是树杆栽到地下的时候最重要。你看全球的区域经济的新兴产业,特别是新兴主导产业,它创立的时候通常都是这么几个步骤,第一瞄准世界难题,第二设计解决方案,第三整合全球资源,第四打造独特的产品,然后推出用户使用,获得反馈来优化,融得资金来扩张,最后他还要建立他的竞争壁垒,所有的区域产业从创业到产业都是这个过程。

范伟军:我建议大家给朱教授鼓掌,我一开始一直在想,从上午听到下午总觉得哪不对劲,因为在我的概念里,我觉得生态的东西一定是企业在做的事。孵化器,我们的载体一定要专业孵化,没有交易就不可能形成逐步优化的生态,一个孵化器的力量形成产业的局部生态。

朱欣民:习总书记说,人民有难题,世界有难题,社会有难题,需要我们去解决。我们的技术,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企业都是为了解决人民难题,解决了难题,又给人民创造了幸福,创造了富足,那么人民会来感谢我们,我们的收入就会增多。不论是科学家,还是企业家,还是教育家,都要按习总书记说的话,就是要给人创造获得感、幸福感。

范伟军:请各位嘉宾对成都的科创载体提一点具体的建议。

杨杉:成都一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几年前就一直在研究,这两年我们非常深刻的感觉就是成都在各方面已经超越了我们。举个例子,有一天我们看了范书记关于产业生态的文章,城市的一把手能用这样的语言来对产业经济、产业生态有这样的阐释,这对我们是一个幸事。如果要说有一个小小的建议的话,上头有这么好一个领头人,他应该是一个好好的传承,不能中间是端看的,领导的一句话,他如果是比较专业的,在中层和底下是认同,一致的认识变成行动和机制落下来,这样的话可能对我们所有做产业服务的人来讲,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因为目标指向非常清晰,这是从操作层面来说。

另外,希望所有做双创载体或者行业主管部门领导,有一点我们要提醒大家,就是要在文化方面,要从创新创业的核心本质去了解,本质是尊贵创新,宽容时代,甚至允许野蛮生长。人流的进化都不是从主流出来的,都是从侧枝末端出来的。如果我们做创新创业一定要追求主流,那实际上从逻辑角度来讲,它是固定的,还是要更多地去提倡侧枝末端的一些方法。曾蓉:我因为从2013年开始就负责整个成都市的孵化器管理和运营,这么多年有很多感触。如果让我对成都市孵化器提一些建议,有几点,第一范老师给我们推荐过上海的孵化器,它有一点非常重要,它所有的服务是自己的供应链,我们现在在实操过程中,很多孵化器建立的服务体系很多时候是非常弱的关系,也是刚才朱教授提到的没有交易、交付的能力。如果孵化器真的要做好的话,你必须要生产出自己的服务链条。

第二,在实操过程中,我在讲课过程中会提到两个观点,这是文化观点非常适合运用到孵化器和管理当中。第一个是时间价值,未来所有的竞争都是时间的竞争。我们会发现,提供80多项、90多项、100多项的服务是做不好的。怎么帮助孵化器快速成长,节约他成长的时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另外,在现在服务升级的观点当中,是父爱算法,而不是母爱算法,母爱算法是你有什么我都给你,而父爱算法是我们应该有交易。

第三个建议是我记得范老师讲的一句话,孵化器真正的买单者不应该是小企业,帮助小企业融入到大企业的产业生态链当中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这里面就必须要提升孵化器在产业链当中的话语权。

朱欣民:我特别喜欢成都,我今年60不到,45年前我跑汉源用15 块钱买了几斤花椒,到火车北站下来把它卖了,从北站一直逛到春熙路,真是太好了。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在这定下来,以后我当兵到了西藏,考大学,再考川大。川大毕业考研究生再考到北大,北大之后把我扔在中科院干,以后到美国留学,到英国留学。成都这个城市在中国是战略大后方,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研究,四川怎么能发展? 四川的科技创业怎么能做起来?我的基本感受是盆地不适合生产,即便是现在有飞机,有高速,你的运输成本比起沿海来,你还是高。所以四川的发展方向是高科技软硬件结合的产品。高科技六大产业中发展最快的是信息技术,没有五六年就要换代,你要做小独角兽,按照瑞士世界经济论坛的观点,小独角兽,超级独角兽必须要有打造10年、15年,年均营收增长达到40%以上。所以虽然我们七八战略信息核心,过去几十年技术进步最快,新产品、新业态,新服务模式,还是信息技术。我们应该把四川科技创新创业重点放在这。

第二,信息技术进步很快,通常四五年一代新的信息技术出现,就造成一个很大的问题,新产品、新思路不断的涌现,可是需求没涌现。它不像制药业这样千百万人等着药出来,药不出来人都死了,那是两个极端。因此,信息技术重在需求的发现、验证、培育和应用。而发现、验证、培育和应用关键就是商业,要解决新产品、新服务、新业态,怎么能够为全国人民、全世界人民接受消费,那就需要使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的技术来把人类需求进行个性化的分析,进行个性化的匹配和推动,主动往前推。需求的发现、打造要有技术创新,而不是现在我们理解的仅仅是产品、功能、工艺的创新,这是新的世界创新的新趋势。我们国家已经走在前面。重心是在商业模式的打造,要主动推送,要及早地开发、推广。

第二,要利用信息技术的边际成本,它有长尾效应,低价甚至免费的推广给用户,让用户在试用中提出反馈意见,根据反馈意见更好地适应他的需要,采取不断的循环、扩张,不断地来升级,因为信息技术它有它的特点,这就要求进步非常快,产品升级,把你的模式,把你的产品推到全国,推到全球。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