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何小鹏快跑:身家暴涨50亿美元,他还愿坐经济舱吗?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46字)

2020-09-02 何小鹏快跑:身家暴涨50亿美元,他还愿坐经济舱吗?

何小鹏追求效率和速度的同时也注重质量和节奏。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腾讯新闻棱镜,作者:陈弗也,编辑:张小马,出品:棱镜·腾讯新闻小满工作室。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划重点:

1、从投资“橙行智动”到创办小鹏汽车,作为一个“长期主义者”,何小鹏追求效率和速度的同时也注重质量和节奏。小鹏汽车员工从700人暴涨到而今的3500人,开始进入快车道。

2、上市当天,小鹏汽车股价上涨41%。截止8月28日,小鹏汽车的市值来到161亿美元,超过理想汽车的147亿美元。

3、智能汽车市场的变化,留给造车新势力的空间越来越小。“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老大没想清楚方向,下面的人拼了命地在一个错误的方向干。”何小鹏感叹说。

4、IPO之前,小鹏汽车共完成10轮融资,融资总额约185亿元人民币。投资人、投资机构包括何小鹏、小米、YY创始人李学凌、阿里巴巴、红杉资本等,这些个人和机构绝大多数都与何小鹏关系密切。

5、两年前,何小鹏决定自己下场去做小鹏汽车的时候,雷军曾经问他,“还能坐得了经济舱吗?还能住得惯快捷酒店吗?”随着小鹏汽车的上市,何小鹏的身家暴涨了50亿美元,或许他需要重新思考一下雷军的问题。

北京时间8月27日晚7点,广州瑞丽酒店,距离小鹏汽车 (NYSE:XPEV)纽交所敲钟上市还有两个半小时。何小鹏刚一落座,就向在座媒体感叹创业的艰辛,“3年,真的一晃就过去了,我觉得头发都白了。”

这位小鹏汽车的创始人头发依然乌黑浓密,即便脸上洋溢着笑容,但皱纹依旧不多。很多人没想到,他仅耗时3年,就将这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带到纽交所,首日市值超过150亿美元。

当晚的上市酒会,他一路小跑到台上,举起左手紧握拳头,用了五秒钟才开口说话,“6年前,我创办的UC浏览器已经被阿里巴巴收购,当阿里在纽交所上市时,我虽然很开心,但留着一个遗憾,没能跟自己好友和合作伙伴一起去敲钟。”

如今敲钟愿望实现了。何小鹏在酒会上多次亲吻太太,坐在台下的雷军满脸笑容,一直拿着手机给何小鹏拍照。

雷军是何小鹏的好友,也是小鹏汽车投资人。之前,何小鹏一直用“雷总”、“老大”敬称雷军。这一次,在他的主场,他毫不客气地直呼“雷总”为“雷军”。

上市酒会上,雷军向何小鹏赠送了一千克的金砖,以表示祝贺。小鹏汽车供图。

从长期主义到短跑健将

在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是成立最早的一个。

2014年6月,创业10年的何小鹏将一手打造的UC浏览器以40亿美元卖给阿里,造就了当年中国互联网价格最高的一笔收购案。他本人实现了财务自由,就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等职。

那年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访问阿里巴巴,何小鹏开始思考智能汽车的未来。2014年年中,他与YY创始人李学凌等人投资了小鹏汽车前身“橙行智动”。蔚来汽车此后成立于2014年11月,理想汽车和威马汽车诞生于2015年。

两年前在与作者对话时,何小鹏说,他觉得未来中国会有一家超过特斯拉的智能汽车公司,他非常看好这个行业,但并不看好互联网出身的自己,“互联网人跨界造车,太难了。”

何小鹏投资“橙行智动”之前,从未与汽车产业有过交集。蔚来的李斌、理想汽车的李想、威马的沈晖,都在出行领域深耕多年。

何小鹏早年扮演着“橙行智动”投资人和创业导师的角色。2017年8月29日,从阿里巴巴离职7天后,他正式加入小鹏汽车。小鹏汽车开始进入快车道,员工从700人暴涨到而今的3500人。

熟悉何小鹏的人士告诉作者,这个个头不高、长相沉闷的创业者是一个“长期主义者”, 追求效率和速度,但也注重质量和节奏。

“做投资、做人、做企业,都要长期复利思考,这样才能思考得更大。越到后面的笑,越是开心的笑;有壁垒的笑,才是更好的笑。”何小鹏跟作者说,“很多创业者,包括我,都希望能够做好质量,忍受孤独,长线发展才能活得更好。”

2018年11月,何小鹏曾做过一个题为“慢就是快”的演讲,从产品、体系、可持续能力、财务四个方面阐述他对新能源汽车发展速度的看法。

当时小鹏汽车G3延期交付,有业内人士称,这个演讲其实是小鹏汽车无法按时交付的托词。何小鹏告诉作者,那时G3已经达到了交付标准,“但我希望将完美无瑕的产品交到用户手上。”

此后不足两年时间,这位“长期主义者”变成“短跑健将”,朝着二级市场的方向冲刺。

没有股东给我们压力

几个月前,理想汽车传出上市消息,特斯拉的股价开始一路疯涨,股价翻了5倍,这让小鹏汽车员工有了不少上市期待。

多位员工告诉作者,何小鹏又劝他们不要太关注股市,要将精力放在产品和服务上。

而今的资本市场风云变幻。上市酒会上,何小鹏说:“3个月以前,智能汽车在资本市场还是非常非常困难,3个月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源于这些顶级投资人开始意识到智能汽车的时代会真正到来。”

何小鹏告诉作者,上市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多关注和支持,有更多的资金迎接智能汽车时代。

小鹏汽车此次IPO的募资总额约15亿美元,超出招股书预计的最高值12.71亿美元,IPO募资总额也超过理想汽车的11亿美元以及蔚来汽车的10亿美元。

上市当天,小鹏汽车股价上涨41%。截止8月28日,小鹏汽车的市值达到161亿美元,超过理想汽车的147亿美元。

外界认为小鹏汽车突击上市可能是受到股东、投资人的压力,何小鹏否认了,他告诉作者,“没有股东给我们压力,好的股东会给建议、思考,还会给推荐人才。”

但这两年智能汽车市场的变化,留给造车新势力的空间越来越小。

Model 3国产化,让特斯拉在中国智能汽车的销量数据方面一骑绝尘。传统车企也在向智能汽车转型,如比亚迪、广汽、上汽等,都在凸显出生产、工艺、销售、服务商等方面的竞争优势。

何小鹏告诉作者,“作为今天最优秀的观察者,我们觉得我们最重要的思考是什么是终局。”

何小鹏回忆一位企业家跟他说过的话,“诺基亚老板在总结教训时说,我们没有做错什么,我们最终还是败了。”这句话给何小鹏留下深刻印象,他当时正好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创业,后来跨界到智能汽车领域,他特别担心自己的方向走错了。

“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老大没想清楚方向,下面的人拼了命地在一个错误的方向干。”何小鹏感叹说。

小鹏依旧只是追赶者

小鹏汽车的方向是什么?

2018年8月,何小鹏在广州塔用3张PPT做了一场20多分钟的演讲,其中一个观点是“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是制造”。这个观点依旧招致争议,尤其是来自传统车企出身的业内人士。

两年过去,在谈到小鹏汽车的核心竞争力时,何小鹏话锋变软,他告诉作者,智能汽车是硬件和软件的结合体,但他依然强调了软件的重要性。

“硬件肯定赚钱,如果不赚钱,不会有人做硬件。但是,如果只靠硬件,那我们会陷入以往竞争的‘红海’中。硬件和软件服务结合在一起,会开辟一条全新的赛道,智能汽车公司应该这样去做。”何小鹏说。

小鹏汽车在广东省肇庆市全资建设了年产10万辆的整车厂,拥有了整车生产能力。相对于整车厂的投资来说,这家公司在研发投入上更舍得花钱。

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研发总投入37.5亿元人民币,其中,2018年投入10.5亿元,2019年投入20.7亿元, 2020年上半年则是6.3亿元。

这个投入量级高于理想汽车,但比蔚来汽车还有差距。蔚来汽车总裁秦力洪今年6月对外披露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他们的研发投入是200多亿元人民币。

小鹏汽车目前在自动驾驶方面略有斩获。

他们是国内唯一自主研发出可用于商业化的自动驾驶软件系统的公司,还研发出两个智能EV平台,能够开发轴距从2600毫米到3100毫米的车辆,这两个EV平台有望降低整车生产的原材料和研发成本。

招股书显示,小鹏汽车计划2021年推出的第三款车型,正是基于上述EV平台研发生产,可以与G3共享大部分组件,开发成本将显著低于G3。

但在智能化上的研发,小鹏汽车依旧只是追赶者。比如不久前,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在今年实现L5级的自动驾驶,而小鹏P7只达到了L3级的自动驾驶水平。

何小鹏开始对造车行业有了更多敬畏心。

两年前的北京车展期间,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痛批造车新势力,“互联网公司造型车就是一天到晚忽悠老百姓”。多数造车新势力选择沉默,何小鹏则在朋友圈“回怼”了一句:“小胜靠智,大胜靠德,最后胜出的一定是优胜劣汰出来的。”

此次上市接受媒体群访,何小鹏说:“说实话,(造车)比想象难多了。实际上,最后还是特别钦佩汽车人,特别敬佩那些大哥级的汽车企业,真的很不容易。”

还愿意坐经济舱吗

小鹏汽车虽然给人以财务稳健的印象,但依旧需要持续的资金输血。

招股书风险因素一栏显示:他们需要在研发领域大量投入以保证竞争优势,但是又不能确保这些投入能够使技术获得突破,也无法确保这些突破可以实现商业化。

小鹏汽车上市之前,何小鹏依靠 “富豪朋友圈”保证资金的持续投入。

作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IPO之前,小鹏汽车共完成10轮融资,融资总额约185亿元人民币。投资人、投资机构包括何小鹏、小米、YY创始人李学凌、阿里巴巴、IDG、GGV、红杉资本、富士康、晨兴资本等,这些个人和机构绝大多数都与何小鹏关系密切。

晨兴资本合伙人刘芹与何小鹏认识了15年,UC浏览器时代就投资过何小鹏。何小鹏“造车”,他又参与了5轮投资。

雷军在何小鹏的创业路上,扮演着“亦师亦友”的角色。16年前,何小鹏创办UC时,获得过雷军的帮助,何小鹏的身上一直都有“小米系”的标签。

阿里巴巴从2017年12月开始投资小鹏汽车,彼时何小鹏刚刚加入小鹏汽车。招股书显示,何小鹏是小鹏汽车第一大股东,持股 31.6%,淘宝中国、IDG分别持股 14.4% 和 6.2%,位列第二和第三大股东。

不仅小鹏汽车,蔚来、理想也都找到大厂“加持”。今年6月,腾讯增资蔚来,坐稳蔚来第二大股东;理想汽车选择美团作为第二大股东。目前,中国的造车新势力逐步形成了“蔚来—腾讯”、“理想—美团”、“小鹏—阿里”的竞争格局。

上市只是小鹏汽车一个新的开始,可以获得更多的融资渠道和市场关注,但他们远未进入安全区。

招股书显示,2019年小鹏汽车的毛利率是-38.2%,2020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是-3.6%。相比之下,蔚来和理想的毛利率已经转正,尤其是蔚来汽车,今年第二季度的整车毛利率达到9.7%,首度实现季度正向经营性现金流。

招股书提到,P7将会是推动小鹏汽车收入增长的主力车型,但这款在今年6月开始交付的新车型,目前仅交付1966辆。

何小鹏两年前在与作者对话时说,当他决定自己下场去做小鹏汽车的时候,雷军曾经问他,“还能坐得了经济舱吗?还能住得惯快捷酒店吗?”

随着小鹏汽车的上市,何小鹏的身家暴涨了50亿美元,整个公司一片欢腾,或许他需要重新思考一下雷军的问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