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唯品会徘徊生死边缘,净利大增难掩危机重重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4分钟(1362字)

2020-08-25 唯品会徘徊生死边缘,净利大增难掩危机重重

如何在未来突破天花板的困境或许是唯品会的的当务之急。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极客网,作者:极客网。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如何在人口红利消失的情况下增加用户的忠诚度、寻找增量将会成为每个企业将要面对的问题。

企业财报扎堆发布,唯品会一份看似亮眼的数据却让其市值一夜蒸发约30亿美元。

8月19日,唯品会发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根据财报显示,唯品会在该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6%达到241亿元;归属上市企业的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88.9%为15.36亿元,高于市场预期。

但这样的成绩对唯品会来说并没能带来利好的一面,财报发布后其股价狂跌,市值损失约200亿。截止目前为止,唯品会的市值为118.37亿美元。

逆势增长难掩业务疲乏

翻车的股价或许代表了资本市场对唯品会未来发展的写照,高瓴资本作为唯品会的投资方之一,正在有序减持股票。

事实上,这种行为也加剧了市场对唯品会的不信任,作为国内知名的投资机构,高瓴的举动在不经意间引导着资本市场的风向。

以“特卖业务”起家,是电商行业的第三极,唯品会于2008年成立以来因为差异化的路线打法在原本已经饱和的电商市场迅速崛起,垂直性的品牌特卖业务是加诸身上的标签;洗脑的广告语和在各大综艺、电视剧中的穿插也让品牌知名度不断扩大。

仅仅用了四年的时间,唯品会就登上了纽交所的舞台,尽管体量不小,利润丰厚,但快速扩张带来的风险也伴随着发生。

2015年开始收购乐蜂网,自建仓储物流中心,不再视特卖业务为企业经营发展的唯一战略标准。

2017年唯品会CFO杨东皓表示“未来唯品会将会形成电商、金融、物流的三架马车。”美好的理想终究抵不过骨感的现实。

2019年8月,乐蜂网表示由于公司业务调整,宣布停止运营。

2019年11月,唯品会自运营业务品骏快递也出现问题。因为该业务的经营成本过高,长期拖累唯品会的财务数据,抛开品骏改由顺丰配送对唯品会来说相当于甩掉了一个包袱,但也意味着“三架马车”战略布局与规划失去了重要方向。

在金融领域,唯品会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2019年,唯品会金融业务裁员,拿下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等金融牌照并不意味着发展的一帆风顺,丰富的消费场景也没能让唯品会金融持续下去,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此后,唯品会的多项理财产品先后被停用。

接连两驾马车的折戟让唯品会不得不将重点重新聚焦于“特卖业务”,但营收增速却开始放缓。

个位数的增长趋势触发了资本对唯品会高市值的担忧。对资本来说,比起眼前的净利润,他们更关心的是企业长远的利益发展趋势,显然唯品会已经遇到了天花板,并且迄今并没有除了特卖之外其他可持续竞争的好故事。

以服装为主的垂直类电商发展始终有限,唯品会经过多年的调整也没能成功转型;同时其他电商的猛烈进攻也让唯品会感到吃力,各种补贴轮番上阵,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唯品会的竞争优势。

拼价格拼不过,拼品类也不行,如果没有好的业务转型,唯品会也极有可能出现负增长的情况。

高管离职,引发猜疑

从一定程度上 来讲,CFO杨东皓的离职也是导致唯品会股价下跌的部分原因。

杨东皓见证了唯品会的高光时刻,也经历了唯品会的低谷期,供职长达九年。在财报中唯品会表示杨东皓是因为个人原因离职,也有媒体报道杨东皓离职是要去国内某美妆品牌负责其上市事宜,公司也在物色新的CFO人选。

从杨东皓之前的简历来讲,先后担任过多家企业的高管职务,并且也是唯品会IPO的操盘者之一。

在任职期间,助推唯品会启动线下资源的挖掘,让线上线下流量可以相辅相成。

从时间节点上考虑,杨东皓的离职伴随着财报发布,对投资者来说比较敏感,对唯品会的未来抱有一定的质疑。

疫情的影响让服饰品牌面临着巨大的库存压力,电商领域的直播带货风口唯品会还处于初步尝试阶段,目前对唯品会并没有明显的销量帮助,如何在未来突破天花板的困境或许是唯品会的的当务之急。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