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武汉极客青年买特斯拉历险记,从铁粉到被拉黑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682字)

2020-08-18 武汉极客青年买特斯拉历险记,从铁粉到被拉黑

自己作为一个特斯拉的“铁粉”,居然因为一次购买陷入自己喜爱公司转卖的“黑名单”中。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i黑马(ID:iheima),作者:龙二。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90后的拼多多用户张一(化名)是一名快递员,从家乡小镇到武汉打拼已经十年了。张一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看财经、创业新闻,关注科技、互联网,作为一个上进青年,他喜欢互联网科技大佬那些传奇的故事,也喜欢新潮的科技产品。努力工作赚到钱后,他就会购买新潮电子产品,还曾买过大疆无人机。

张一很崇拜被媒体喻为“硅谷钢铁侠”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张一很早就开始关注特斯拉,他甚至没有特斯拉时,就加了很多特斯拉车主群进行交流。拥有一个特斯拉,是这个小镇青年的梦想,除了特斯拉炫酷汽车本身,马斯克所代表的“极客精神”也一直激励着他。

今年7月,“宜买车”作为拼多多商家,在平台发起“汽车团购活动”,商品是特斯拉中国Model3,价格为每台25.18万元,而同款车型的官方指导价再减去新能源汽车补贴后是27.155万元,在拼多多买就可以省下2万元。

身处疫情核心区的武汉,张一在疫情期间感受到人生无常,他下决心给自己买一辆特斯拉。作为一个在拼多多买过苹果手机,大疆无人机的用户,他觉得买一辆特斯拉问题也不大,而且这次能省下2万块,这是要寄非常多快递才能攒下来的。

他在规定时间内抢单成功后,“宜买车”的工作人员联系到他,要了邮箱地址和身份信息,拿邮箱注册完特斯拉官网账号后,工作人员帮他下了单,支付了尾款。之后,张一就美滋滋的等着8月13日完成交付了。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拼团成功后,特斯拉并不打算把车卖给他。因为特斯拉得知,这笔订单是“从拼多多团购处来的”,因此提出有“转卖”行为,拒绝向他交付车辆。8月14日,这笔订单已经被特斯拉取消了。

张一跟特斯拉沟通了好几次,甚至向特斯拉提出“要不我重新下单也行”,可特斯拉回绝了张一,并且告诉他,“你已经没有购买资格了,系统已经记录在案了”。

几天过去了,拼多多也提供了一些解决方案,全额退款,或者再下一个单,可是张一就想要自己的车。8月16日下午,张一知道了上海的秦先生已经和特斯拉完成了交付,他更是感觉莫名其妙,心急如焚。

特斯拉称,拼多多这批消费者违反特斯拉“禁止转卖”的协议,根据合同可单方面取消此订单。并且他们给消费者提供了两个选择:一是到特斯拉官网重新下单;二是起诉特斯拉,要求特斯拉按合约进行交付。

后拼多多“秒拼”事业群小二乐福回应称,该车辆是消费者本人与特斯拉签订了购买协议,并且消费者并没有转卖意图,其购车用车也并为有任何“恶意”,拼多多只是作为代买方,给予一些优惠力度。

张一万万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特斯拉的“铁粉”,居然因为一次购买陷入自己喜爱公司转卖的“黑名单”中。

特斯拉此举是否合理合法?

特斯拉在“禁止转卖”的条款中提出:“Tesla直接面向最终客户销售车辆,对于任何我司认为其目的是为了转卖的订单或者有其他非善意目的的订单,我司有权单方面解除本协议。”

转卖的定义是购买车辆后转手卖给其他买家,但拼多多表示,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并不存在“车辆先卖给拼多多,拼多多再卖给消费者”的情况,拼多多在事件中,扮演者代消费者支付购买的第三方,特斯拉的条款中并未禁止消费者购车时找第三方代付,特斯拉单方面拒绝交付或涉及违约。

若特斯拉不认可拼多多在此次事件中的行为,则需要提供拼多多违反公认道德的相关证明。但特斯拉在处理此事时非常直接,在其自身认定下取消了交易,他们似乎都拥有“无条件否决权”。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北京市法学会电子商务法治研究会会长邱宝昌认为,“宜买车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不是特斯拉车辆的买卖关系,双方是委托支付的关系,宜买车受消费者委托,代为支付了汽车价款。”邱宝昌说,“消费者自己在特斯拉官网下单,是与特斯拉签订的电子合同,现在单方面拒绝交付或取消订单,都是违约行为。”

邱宝昌认为,特斯拉给出的理由是匪夷所思的,“禁止转卖”不过是一个把消费者拒之门外的借口。在一切购买流程合乎法律规制的情况下,特斯拉并没有选择尊重消费者,它更像个巨人在跳脚闹情绪。

任性巨头,受伤的消费者

不得不说,特斯拉虽然产品优质,一直是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绝对霸主,但是有的时候对待消费者也非常霸道。有媒体调侃特斯拉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巨人,经常伤害到消费者”。

“拼多多购车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前,特斯拉Model3本来也处于风口浪尖上。不少消费者因为特斯拉频繁调价,而向特斯拉提起诉讼。

特斯拉Model3自完成产能目标后,不断调整其定价,仅在2019年6月至2020初间,调整了6次价格,平均一个半月调整一次。张女士在今年4月份购买了Model3,她曾在特斯拉群中得到消息称,近期可能会降价,她向销售人员询问,销售人员表示“不会降的,现在已经供不应求”,有了这句话,张女士才买下这款车。

但半个月后,特斯拉宣布降价,张女士认为特斯拉销售人员存在诱导性消费行为。这样的事并不在少数,据上海法院诉讼服务网显示,今年5月和6月间,特斯拉汽车销售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将以被告身份,面临十多起买卖合同诉讼。

有观点认为,特斯拉的控价行为,或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第14条:禁止经营者与交易相对人达成下列垄断协议:(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

此前,通用、丰田、克莱斯勒都曾因控价被处以高额行政处罚。

外企需入乡随俗吗?

气愤之下,有网友将特斯拉中美官网条款扒出,发现特斯拉对待中美消费者的规则不同。如在定金问题上,美国显示,若取消订单,定金可返还。而对于中国,则显示,“我们即可取消您的订单,并将第一笔付款扣为违约金不予退还”。

曾有3.15晚会曝光过Nike Hyperdunk 2011,在美国,这款鞋中有气垫技术(zoom air),而中国的这款鞋中根本没有气垫,售价还比美国贵500元。最终耐克以因涉嫌欺骗消费者,被罚487万元,全款退回鞋子收场。

造成这种局面,一方面,是因为中国的标准与其他国家不同,所以他们经常会选择钻规则的空子,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在于中国的消费者的维权意识不强,即使权益受到侵害,普遍的观念是“大事化小”。

其实在中国的购物环境下,至于定金规则或者是其他方面,很少有人去反驳,外企更是理直气壮沿用一些不合理的规则。经常会打着高端的幌子,做着低端的生意。

消费者依然希望特斯拉能够真正拿出公平的态度。

邱宝昌指出,如若订购合同的细则不同,那么特斯拉就存在消费歧视问题,同时消费者则会用脚投票。未来,特斯拉应善待消费者,不能因为地域不同,而在销售上有区别。

“在市场上做大做强的经营者都是依法经营,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重视并尊重消费体验,经营者绝不能仅凭一时的技术、销量领先,忽视了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和消费者感受,切记赢得消费者的信任才能赢得市场。”

写在最后

特斯拉多年前就临时撕毁过和互联网渠道的合作,早在2014年,特斯拉就曾与某电商巨头合作过,但最后由于美国总部的反对而取消交付。一直到今年,特斯拉宣布入再次入驻此巨头,并且还做了8天的直播。特斯拉这样的明星公司,一直拥有很多选择权。

张一决定起诉特斯拉,同样的事情发生不同的结果让他想不通,整个过程就因为自己说漏了一句话,而陷入争议的泥潭里。

拼多多表示,将支持消费者依法维权,积极落实车辆交付的工作。当然,本身拼多多作为限时秒杀活动的发起者,积极配合消费者维权无可厚非。

这也为更多的企业提醒,消费者并不需要天天捧在手心,但他们的权益应该得到足够的尊重和保护。游戏规则不是一家说了算,法律才是衡量万物的天平。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没有人是赢家。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