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俞渝的高招?“庆渝年”来了新“演员”!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003字)

2020-08-10 俞渝的高招?“庆渝年”来了新“演员”!

李国庆称,前些天,他收到了一纸诉状,自己和俞渝都成为了被告,原告是他们儿子。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中新经纬,作者:常涛。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01 李国庆微博喊话儿子:法庭见

李国庆在微博称,自己在7月后忙于为其个人创业项目“早晚读书”所欠账的四本解读书备课,突然就有新的官司找上门,“内心翻江倒海,五味杂陈”。

李国庆称,前些天,他收到了一纸诉状,自己和俞渝都成为了被告,原告是他们儿子。目的是要求法院确认他和俞渝为儿子代持当当股份的代持协议有效。

李国庆称,“儿子,无论你是什么国籍,你懂得维权、懂得使用规则维权、懂得使用法律武器维权,一点儿也不丢人,我感到欣慰,更为你感到骄傲”。

但创业读书项目的李国庆在微博中引用了两句不太恰当的比喻,他称:“ ‘打断骨头连着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可能是绝大多数人的想法,他们也许会对你口诛笔伐,恨不得把你淹死在吐沫星子里。”

李国庆还喊话儿子,“既然你下了战书,我也自然会在法律规则框架下和你过招。”

02 “法庭见”背后的股权游戏

为何此时提出被代持协议的有效性确认?彼时签订代持协议有何背景?8月10日,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记者向李国庆本人提出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有律师分析,这背后依旧是当当控制权的争夺。而要厘清确认被代持协议有效性之后有何影响,还要从当当的股权结构说起。

根据2020年7月16日,当当法务部发布的《当当网股东离婚诉讼不影响当当网的运营与治理结构》显示,俞渝、李国庆、孩子和管理层,约定了他们在控股公司的股权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这个比例,扣除代持因素,目前同步映射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中。

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股权比例为俞渝64.20%,李国庆27.51%,管理层8.29%。

此前当当副总裁阚敏也透露,俞渝持股52.23%,李国庆持股22.38%,他们的孩子持股18.65%(由父母代持),两个管理层合伙企业持股3.58%、2.93%。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李国庆“抢”章时,在张贴的告知书中曾称,自己有当当45.855%的股权,加上其他股东支持,共计53.87%表决权同意其担任新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当当法务部在上述通知中表示,股东行使权力,应当按照工商登记的比例为依据,不能将《婚姻法》混淆进入公司治理中。股东的配偶,无权因配偶身份就行使股东权利。李国庆自己代替法院将股权进行5:5分,以此增加自己的股权比例,召开股东会的行为,于法无据。

对此,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中新经纬表示,在李国庆与俞渝离婚之前,两人股权加在一起构成夫妻共同财产。但在离婚前,两人应按照登记股权行使权力。“李国庆认定自己有45.855%的股权,是假设了离婚前提。”

赵占领表示,如果法院确认代持协议有效,则李国庆在离婚诉讼中要求平分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股权,就应当先刨除所代持的儿子的股权。这就导致李国庆最后平分的股权远达不到二分之一(大概37%),即使加上支持他的其他小股东的股权(大概6%)也不到二分之一。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对中新经纬分析,“庆渝年”大戏已来到3.0版本。目前,李国庆持股22.38%,并非绝对大股东,确定代持协议有效直接关系到当当控制权归属。“目前尚不清楚当当对控制权股份有无特殊约定,但就现在看,股权之争要看他们的儿子站谁。”

李国庆9日晚再次发微博表示,“把俞渝已经及可能会采取的步骤做一个回顾和推演”,第一点就是通过代持诉讼把本来非常可能平分的夫妻共同财产先行分割一部分出去。

“如果成功,则可以对保住俞渝在当当的控制权有非常大的帮助。为此,俞渝以父子亲情可能受到毁灭性破坏为代价也在所不惜。这让我也是醉了。扪心自问,无论面前有多么大的利益,至少为父的我,不会想到、更不会用这种方法让儿子去告他的母亲以达到目的。”

第二点是,代持诉讼将无疑最大限度作为无限期拖延离婚案件判决的棋子。

2019年7月,李国庆正式提出离婚诉讼。阚敏称李国庆多次向当当借钱,此外对于离婚和解的条件多次反复。2020年6月15日,李国庆与俞渝离婚案二次开庭,公司及家庭财产分配等仍未有最终结果。

03 俞渝高招?能否显效?

李国庆在微博中,对儿子所提供的证据材料来源以及律师等提出质疑:“你这次所有的证据材料都是俞渝提供给你的,对吧?虽然是第一次打官司,你要对所有这些证据的真实性负全部法律责任。你的律师也是俞渝帮你找的,对吧?律师费是不是俞渝替你付让你告你爸妈?”

李国庆还告诫儿子,“就算形式上也做了被告的俞渝和你充分打配合,你要想赢的话,还真是有很多关要过。你虽然很有自信,但有没有想过万一自己被人当枪使的后果?你还年轻,人生的路还很漫长。”

赵占领分析,目前不了解李国庆、俞渝与儿子签订代持协议的背景,不清楚背后的真实原因和目的。但从常理判断,二人仅有一子,且儿子未参与当当的经营管理,通过“赠予”股权给儿子再代其持有,似乎没有太大的必要性,不排除代持协议背后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安排。

赵占领表示,李国庆说儿子“要想赢的话,还真是有许多关要过”,看来,这份代持协议的效力应该会存在很大的争议,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李国庆主张协议无效的理由是什么。“合同法第52条规定了合同无效的5种法定情形,会是‘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还是其他呢?”

自2019年初当当上演夫妻档“拆伙”,至今风波不断。

2020年4月26日、7月7日,李国庆先后两次带人前往当当办公区,先是强行取走了公章,后又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7月7日晚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在官方微博通报,李国庆被行政拘留。7月14日,当当网发布内部信称“被抢”的公章、银行U盾等重要资料已于7月13日被相关部门追回并归还当当,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