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互联网从此没有美国梦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6138字)

2020-08-09 互联网从此没有美国梦

赴美上市,曾是几代互联网人的梦想

【猎云网(微信:ilieyun)】8月9日报道(文/尹子璇、盛佳莹)

据《华尔街日报》6日消息,白宫方面当天推出一项提案,计划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都必须遵守美国的审计要求,否则这些公司将被迫退市。涉及的中概股大部分是互联网公司,包括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百度等。

同日,美国总统签署两份行政命令,宣布将在45天后禁止任何美国个人或实体与TikTok(抖音海外版)以及WeChat(微信)进行任何交易,并规定将在45天后禁止两者在美国运营。

当地时间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重提美国所谓“清洁5G网络计划”。蓬佩奥声称,正加紧努力从美国数字网络中下架“不可信”的中国应用。其中,点名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以及华为等公司威胁美国信息安全。

过去两年,美国政府一直在游说欧洲各国和其他盟友,一起“围剿”华为,最近几个月,以TikTok为首的中国应用也成为被针对目标。

路透社称,蓬佩奥5日的发言反映出,美国政府正在变本加厉,采取更广泛、更迅速的行动限制中国科技公司进入美国市场。

似乎,中国互联网的美国梦也在全面破碎,而且过程不可逆。

8月7日晚,腾讯发布公告称,“我们注意到,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于2020年8月6日颁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行政命令),禁止与我们的WeChat应用程序相关的且受制于美国管辖的若干交易。本公司正在审阅行政命令的潜在后果以便更全面理解其对本集团的影响。本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发布进一步的公告。”

8月8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援引知情人士的话透露,TikTok最快将于周二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联邦诉讼。该人士表示,这起诉讼将提交给美国加利福尼亚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因为TikTok的美国业务总部就在那里。

此外NPR获悉,诉讼将认为特朗普总统签署的行政令违反宪法,因为这没有给该公司一个回应的机会。据消息人士表示,TikTok还认为,特朗普政府在这项行政命令中所援引的“国家安全理由”是毫无根据的。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必须在9月15日之前将TikTok美国业务出售给微软或者其他美国公司,否则就会在美国遭遇封杀。他表示,“(TikTok)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在美国广受欢迎,人们都为此着迷。但我们不能承受包括华为的这些公司带来的安全风险。”

他甚至在记者发布会上直接表示,没有美国政府就没有这笔交易,所以美国政府必须从中抽取一大笔费用。

字节跳动在随后发布的声明中称,近一年来一直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建设性的解决方案,甚至表示可以将美国业务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但所面对的却是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擅自决定协议条款,甚至试图干涉私营企业之间的协商。在声明中,字节跳动表示,如果美国政府不能给予我们公正的对待,我们将诉诸美国法院。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对于这一系列事件给出了回应,他表示,蓬佩奥等美国政客一再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滥用国家力量打压遏制中国高科技企业,中方对此坚决反对。美方有关做法根本没有任何事实依据,完全是恶意抹黑和政治操弄,其实质是要维护自身的高科技垄断地位,完全违背市场原则和国际经贸原则,严重威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安全,是典型的霸道行径。“我要强调的是,许多目前被美单边制裁的中国企业都是无辜的,他们的技术和产品也是安全的,从来没发生过一起类似‘斯诺登事件’、‘维基解密’的网络安全事件,也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系统’的网络监听监视行为。”

赴美上市曾是中国互联网的梦想

1992年,“华晨汽车”在美国纽约股票交易所上市了。

这是第一个在美股上市的中国大陆企业,华晨汽车发行500万股普通股,IPO价格为每股16美元,筹集资金8000万美元,扣除投资银行的承销费、律师、会计师费用等,实得7200万美元。华晨汽车给国人带来了美股造富的开端。

就在华晨汽车上市不久的1994年,杨致远和大卫-费罗创办了门户鼻祖雅虎;创办微软的比尔盖茨成为世界首富,微软开发的Windows是第一代操作系统;1995年,开发出第一个浏览器“Mosaic”的网景成功IPO并获得巨大成功。

互联网浪潮在美国开始了。

这场浪潮发源于美国,并在未来的数十年里改变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

那个时候,刚在麻省理工攻读物理博士的张朝阳的导师是学校的副校长,他要求他的研究生、博士生对计算机必须要精通,这让张朝阳在实验室工作的最大收获成了运用计算机的能力。后来他发现物理并不适合自己,于是在麻省理工学院谋得了亚太区中国联络官的角色,获得频频回国的机会。

在看到美国随处可见的“硅谷”式创业激情的同时,他也看到了中国的崛起,于是他决定回国创业,用网络搜集和发布中国经济信息,为在美国的中国人或者对中国感兴趣的人服务。

1997年1月初,ITC网站正式开通;1998年2月,张朝阳正式推出了第一家全中文的网上搜索引擎——搜狐(S0HU)。

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张朝阳的股东之一尼葛罗庞蒂投资了美国的另一家互联网网站“热连线”,而正是“热连线”最初发明了网络广告的商业模式,这给张朝阳带来了很大启发。同时,杨致远的雅虎开始火爆美国,张朝阳又开始借鉴雅虎的分类加导航模式,而他的项目最终从曾经用过的“搜乎”辗转变为了后来的“搜狐”。

为了搜狐的融资,在罗伯特和尼葛罗庞蒂的引荐下,张朝阳自费去美国加州见那些亿万富豪。1998年4月搜狐公司获得的第二笔投资者包括英特尔公司、道琼斯、晨兴公司、IDG等,共220多万美元。

在张朝阳看来,当时在海外融资的行为给中国互联网行业起了启蒙的作用。

事实也是如此,张朝阳给出了早一代互联网人的发展模版:把美国的技术和模式搬到中国,最好再用美国的钱来发展他。

在张朝阳刚回国创业的1995年,一名大学英语老师因为外语好被一家和美商合作承包建设项目的中国公司,聘为翻译到美国催账。在西雅图,这名老师去了一家不起眼的公司,第一次接触到了互联网,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单词“啤酒”,结果只找到了美国和德国的品牌。从此,这位英语老师决心利用互联网来帮助中国的企业。

这名英语老师是马云,他创办的阿里巴巴至今改变了数亿国人的购物方式。很多年后,他回忆自己的互联网之旅,一切都始于那个在西雅图输入的单词:“从西雅图的比尔那里,我第一次听说互联网三个字;也是西雅图,我第一次见到互联网。”

李彦宏的故事同样开始于美国,却要更早。

那个时候,除了互联网浪潮以外,还有一个去美国深造进修的出国潮,从北大毕业李彦宏同样奔赴美国读研、工作。

在美国留学读研期间,导师一句话引起了李彦宏的极大兴趣:“搜索引擎技术是互联网一项最基本的功能,应当有未来”。这时候,互联网在美国还没开始普及,但李彦宏已经开始钻研信息检索技术,决心从事搜索行业。

1997年,李彦宏从华尔街前往硅谷著名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搜信)公司。他在第二年写过一本书,在描述微软与网景的战争时,他用了这样的一句话作为开端:“硅谷阳光灿烂,西雅图阴雨绵绵”。

在李彦宏和马云在美国接受自己的商业启蒙后不久,中华网成为了登陆美股的国内首家互联网公司。而美股对中华二字的追捧更是令国内的企业家为之振奋。2000年2月,中华网市值股价一度逾220美元,市值更一度超过50亿美元。

虽然随着互联网泡沫破灭,中华网股价便急速下挫并进入漫长衰落期。但中华网上市打开了中国互联网企业通向纳斯达克之门。

随后,至今依然活跃的新浪、网易、搜狐三大门户在千禧年纷纷奔赴美股,自此“浪狐易”三大门户成型,他们是第一代互联网流量入口,开启了国内的互联网创业热潮,也开始了中国互联网赴美的热潮。

看到国内成熟互联网环境的李彦宏选择回国。五年后,百度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创造了中国概念股的美国神话,首日股价涨幅达354%,是自2000年以来纳斯达克单只涨幅最高的股票。

马云在2003年创办淘宝的时候,美国的电商平台eBay已经有非常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鉴。同时,硅谷的创业者们胸怀梦想、奋力打拼、追求成功的行为让影响了马云数十年,他时刻受到十年前的那种硅谷梦想的感召,相信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Google。

2014年9月19日深夜,阿里巴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上涨38% 市值达2314亿美元。而如今,马云也成为国内新一代互联网人的创业教父。

为什么要去美国?张朝阳曾这样表示:“美国的资本市场如此发达,所以我们不得不跨过太平洋到美国上市,上市整体上有好处,因为有资金,同时给管理层一个特别明确的目标:每个季度都要交成绩单,这对于形成公司文化是非常好的动力。所以我们整天想盈利,形成非常好的文化,当然可以说上市是成熟的标志,拿出别人可能会信。

美国股市是世界上最大和最流通的市场,容量巨大的市场,它拥有近乎无限的造富能力。与之对应的,是美股更为先进的管理制度。2006年,新东方在美股上市,俞敏洪就曾表示,是希望借用严厉的美国上市公司的管理规则来规范公司内部,用制度说话,以避免前面出现的人情与利益纠葛。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止7月30日,中国企业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IPO的数量达到29家,去年同期仅有9家。已上市企业完成筹资4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近90%。另外还有6家中国企业通过从OTC转板上纳斯达克,共计融资6.3亿美元。另外4家中国企业通过SPAC合并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其中3家在合并同时并没有融资,另外一家在完成合并同时通过私募融资3200万美元。

而借鉴美国更为先进的技术和模式,从张朝阳开始就是中国互联网人不可忽视的路径,从搜索引擎到交友软件再到前几年Uber代表的共享经济,美国的创新模式一度是中国互联网的先锋。而频繁地对标美国的产品,也曾在一段时间内让国内一些创业者受到批评。

王兴是其中非常出名的一位。家庭优渥的他是当地最早接触电脑的年轻人,他大学被保送到清华,接着又到美国留学读博,2003年,王兴看重美国社交网络的发展,便辍学回国,在清华附近的一栋民居开始创业。

创业失败的他在2005年注意到Facebook,加以模仿成立了校内网,当时,校内网甚至直接复制了Facebook的UI界面;2007年,王兴又注意到推特,他再一次模仿,成立了饭否,但是饭否因为政策原因被关闭。

需要寻找出路的王兴又注意到了一家美国企业,那是一个名叫Groupon的团购网站,于是,中国大陆第一个团购网站美团在2010年正式上线。由于groupon模式的门槛低以及盈利清晰,美团网上线一个月后中国大陆就相继出现了数百家类似的团购网站,后来更是出现了互联网奇观“千团大战”。

360董事长周鸿祎曾不点名批王兴,称国内所谓著名的创业者,就是善于抄袭美国的项目,美国出一个他抄一个。中国创业者应该想想更多的结合中国实际,而不是天天看美国,还是要鼓励中国互联网公司创新。

王兴对外界的批评看得很淡,他曾如此反驳:“创新这个词本身不是一个中国概念。”

毕竟在那个时候,不仅互联网中心在美国,资本也在美国,对标美国的项目,能做中国的Facebook、中国的Twitter,在获取美国投资者的时候是非常重要的。直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的来临,科技行业通过多年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重要的是资本重心也开始发生变化,中国开始有更多的钱关注到科技行业当中。

中国互联网的自主创新道路

从借鉴到超越的改变正在悄然开始。

20年前,中国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基本上是copy雅虎的。Facebook于2004年诞生,随后2005、2006年期间中国诞生了几百家社交网站。所以说中国的创业公司复制美国模式是有历史渊源的。

但中国互联网在立足本地市场时,也进行了大量的创始。

学习了eBay和PayPal的现成经验的淘宝,和支付宝在中国创造出比eBay和PayPal更大的互联网奇迹——移动支付。从银行和支付宝的角度看,快捷支付平衡了风险和便捷,与支付宝合作的银行数量迅速达到上百家。与PayPal相比,具备快捷支付功能的支付宝完全超越了最初学习的美国原型,成为地位不可动摇的互联网金融账户。2014年春节,微信支付更是通过红包的方式把动支付推向前所未有的普及度。时至今日,就连卖菜大妈在街头这种最为末端的支付场景,也在使用着移动支付。

据数据统计,在全球范围内,中国86%的人口运用移动支付,进步率遥遥抢先,其次是泰国,进步率为67%。排名第二的泰国在进步率上落后中国大约20个百分点。

中国外卖O2O平台发源自美国,同样也走出了创新:率先探索出“外卖业务”+“物流配送”双轮驱动的发展模式,让很多没有配送能力的中小型商户也有机会拓展外卖业务。美团外卖建立了自己的配送团队,为海量订单的配送提供支持,立足自有的配送体系,等于拥有了一个可以服务消费者附件3公里生活圈的生态系统,而送餐只是其中第一步。这样的成功模式也被美国的Doordash、UberEats等平台纷纷效仿。

一切都开始了改变,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开启了对美的超越,正如美联社所说,“中国创新公司正在把活力带到美利坚,美国多个企业正在享受这样的‘美遇’”。

植根于中国特殊国情的拼多多在近年崛起,黄峥在融资B轮过程中见了数十位投资人,投资人问他第一句话:你这个模式美国有对标吗?黄峥说是全球第一家。因此投资人不投,融资受挫。如今的拼多多已经成为中国电商的新模式,黄峥还曾如此告诉媒体人李志刚:当时不仅在中国出现400多家模仿拼多多的公司,在美国也出现了山寨拼多多公司,美国倒过来模仿中国了。

曾经被海外针对的华为,同样代表着中国的进步。截至2019年四月份,华为拥有1554项专利,领先于诺基亚(1427)、三星(1316)等公司,是拥有5G标准必要专利数量最多的公司。对于华为的领先地位,《华尔街日报》曾评价道,“华为在5G领域的影响力,与前几代无线网络时代中国公司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而如今被针对的TikToK,是第一家几乎占领美国的中国公司,TikTok是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中国公司之一,在美国已被下载超过1.75亿次,在全球范围内被下载了20亿次。过去的一年里,TikTok一跃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App之一,展现了极高的营收能力、变现能力、用户粘性,不断冲击着Facebook全球社交媒体头号霸主的地位。

在外界看来,互联网的新力量,将来自于中国。

今年8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列出了全球成立于2000年之后、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非上市公司。前十名占全球独角兽企业总价值的28%。全部来自美国或中国。其中,蚂蚁集团成立于2014年的蚂蚁集团估值超1万亿人民币,蝉联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而从城市来看,北京已经成为了全球独角兽之都,有93家,远远超过旧金山的68家,其次是上海和纽约。

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互联网市场,并且成为很多互联网创新的发源地。如果说华为代表着技术的领先,从1984年开始研究美国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表示,TikTok代表另一种领先——商业模式的领先。

深谙“海外市场不是一个市场,而是多个分散市场”的TikTok在每个市场都采取了极具当地特色的“本地化运营”,从个性化推荐、到邀请Justin Bieber等明星入驻,再到孵化本地网红,大招频出,把国外用户圈得死死的。

因此,这成了TikTok被瞄准的原因。人们总是会对自己不够了解、却又比自己厉害的东西产生莫名的恐惧。

有趣的是,在TikTok被针对的时候,美国市场的其他短视频应用获得了大量的增长,其中发展最快的一款短视频叫做Likee,它的开发商是BIGO,而BIGO是来自于中国的另一家老牌互联网企业——欢聚集团。

曾经的中国被美国模式带领着发展,如今的美国正在感受中国创新的威力。

早在多年前,马云在接受一家外国媒体的采访时,被问到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中国超过美国怎么办?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的经济实力是比较强大的,如果有任何一个国家超越了他们,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击和压制。

当时,马云的回答是,西方的文化目的在于比出一个输赢,但我们中国,讲究的是求同存异,和谐共处。

可惜,特朗普的想法和马云不同,他基于政治立场的行为,让一直对TikTok抱有巨大敌意的Facebook CEO 马克 · 扎克伯格也说:“我只是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无论解决方案是什么,都必须格外谨慎和认真对待。”

今年5月21日,在被问及如何看待近期美国收紧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监督审查的行为时,百度董事长李彦宏表示, “我们确实很关注美国从政府层面在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这种管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当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李彦宏表示, “我觉得根本的判断还是,如果是一个好的公司,上市的选择地其实是非常多的,并不局限于美国。所以我们没有那么担心美国政府的打压会对公司业务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

近日,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张一鸣也表示,字节跳动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的抄袭和抹黑。但我们仍然坚守全球化的愿景,不断加大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地市场的投入,为全球用户创造价值。

参考资料:

《渴望、做空、撤离,中概股的美国往事》熊飞白

《马云:我把梦想带回美国》 长江商报

《留学改变我的世界》,李彦宏

《网易、搜狐、新浪度过二十年,中国互联网踏上新征程》 钛媒体 

《张朝阳:留学美国曾狂放不羁》 新华网

《张朝阳的搜狐创业故事:坚持就是胜利》 大学生创业网

《王兴:上半场借鉴,下半场除了借鉴,还有啥?》 中国网

《从抄袭硅谷到被硅谷抄袭,被逼出来的“中国创新”》 钛媒体 

《【O2O案例】美团外卖:创新模式成全球样板》 罗超频道

《李志刚:在中国创业复制美国模式行不通了》 新经济100人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